火熱連載都市小说 兩界修笔趣-第296章 不能離開看書

兩界修
小說推薦兩界修两界修
欧阳靖楠的这一举动也是让其他的人都有些意外,尤其是安德鲁斯卡。难道这个修为如此高深的人还是情缘未了?
“呃……能不能先放开!”陆晨也是被欧阳靖楠的一个拥抱给弄得措手不及,除了陈小曼,他可没有拥抱过其他的女人,这个拥抱让他那还有些不稳定的灵魂似乎格外的活跃。
当欧阳靖楠放开陆晨的时候,自己的脸也跟红苹果一样了。
“阁下!欢迎回来!”接下来安德鲁斯卡的举动让大伙再次震惊。只见他对着眼前的陆晨做了一个隆重的礼节,然后恭敬的说了一句。
他的这一举动斯勒德是最吃惊的了。安德鲁斯卡这个老头子他还是比较了解的,作为教会里仅次于教皇的红衣大主教,自然会被自己家族重视,一般这个老头子平时高傲的很,对外界的事情也是不闻不问,今天这是怎么了,为何会对一个东方年轻人如此恭敬。
寓意深刻都市言情 兩界修討論-第296章 不能離開推薦
陆晨听到安德鲁斯卡的话,也是愣了一下,不过马上就想到了原因,肯定是这个老头子认出了自己。但是他是通过什么途径知道的呢,按说以他对这个老头子修为的了解,远远达不到跟自己能交流的层次,上次那个会面就是很好的证明。
突然,陆晨想到了一个可能,眉头不禁皱了起来。那就是他见过自己灵魂不在体内的肉身。也怪自己太大意了,想到这里他不禁想起来那个地下室的场景,以及那个伤害到自己的十字架。这次真的是凶险异常,不仅自己的灵魂受到了伤害,就连肉身都暴露在了他人面前,如果对方真的有什么坏心思,估计此时的自己应该在找下一个肉身的路上或者魂飞魄散了。
想明白这一切的陆晨对安德鲁斯卡也是充满了感激,于是他对着这个老头子轻轻点了点头。
“如果阁下方便,还请到教堂内休息!”安德鲁斯卡看到陆晨对自己的善举,也是激动异常,于是便提出了一个这样的要求,在他看来,这种存在如果能到教堂内对自己的修为指点一二,那肯定可以让自己在修炼之路上少走不少弯路。
还不待陆晨回答,有个人不干了,这个人就是库巴斯,此时的他已经从刚才的惊慌之中清醒过来。心中更是肯定了这个陆晨的问题,此前的一切似乎都是针对自己家族来的,这一切都太过诡异。如果这个叫陆晨的真的有过人的本事,又在自己的庄园待了这么久,肯定有更大的计划,一旦让他走出去,肯定会对他们家族非常不利。
在没有弄明白情况之前,他是不可能放他离开的。家族跟教会之间的事情他是一概不知的,哪里会在乎安德鲁斯卡说什么,反正他就知道一点,陆晨不能离开。于是他开口了,语气也强硬的很。
“我觉着这件事情还是查清楚再说,陆先生不能离开!”
话音一落,所有的人都看向了他。尤其是陆晨的表情变得有些古怪,他看着库巴斯,总觉着这个人的相貌跟那个地下室有点相似,除了那个人异常消瘦跟苍白,其他五官相貌越看越像。
“他已经醒过来了,为什么不让我们离开!”欧阳靖楠也不干了,开什么玩笑,还留在这里,在这十几个小时内,她既不能见陆晨,又被限制了自由。更为恐怖的是,她还知道这里人死了都没有人理会,虽然不知道陆晨是如何活过来的,可是她是一分钟也不想待在这里的。即使去教堂,那种圣洁的地方也比在这里安全。
斯勒德其实跟自己的儿子一样,也不想让陆晨离开。这里发生的一切绝对没有那么简单,此时他们家族最为重要的事情正处于关键时刻,一旦出现什么意外,估计一切就会功亏一篑。到时跟自己家族一起合作的那些其他家族甚至一些国家的大佬也不会罢休,毕竟那件事情是几百年来家族一直在不断努力的事情。
好看的都市异能 兩界修-第296章 不能離開鑒賞
安德鲁斯卡没有理会库巴斯,只是静静的看着斯勒德。他相信斯勒德作为罗斯费勒德家族的掌舵者,这些方面多少会了解一些,不会像年轻的库巴斯一样草率的做出决定。
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小說 兩界修-第296章 不能離開分享
好文筆的都市言情小說 兩界修討論-第296章 不能離開鑒賞
不过斯勒德的回答却是让安德鲁斯卡有些意外了。
熱門都市言情 兩界修 愛下-第296章 不能離開展示
“呃……毕竟是在庄园出的事情,要不咱们先沟通一下。放心!我们绝对不会为难这位先生跟欧阳小姐!”
一边说着,斯勒德一边看着安德鲁斯卡,说实话他也不想得罪这位红衣大主教,但是与整个家族的利益比起来可能要两者权衡取其轻了,何况家族的这件事情跟他们教会的利益也是有关联的。
只是安德鲁斯卡的脸色越来越难看,他看向斯勒德的眼神中,冰冷带着些可怜。他没有办法当着陆晨的面跟所有人解释修炼之人的可怕之处,但是他知道要对付斯勒德,陆晨应该不会费很大的力气,就是看他会不会跟这帮人一般见识。
“看来罗斯费勒德家族真的不想要教会这个朋友了!”安德路卡斯的这句话不可为不严重。他这话一说完,就发现斯勒德的脸色开始变得有些苍白,此时他心中也变得非常不安,这个安德鲁斯卡到底是出于什么目的,为了一个年轻人不惜跟他们整个家族翻脸。
“那也行,就留下来咱们说说清楚!”陆晨知道这个老头子在维护自己,但是他没有想到的是竟然维护到了这个地步,本来自己过来就是要找人的,并且从宫纬来嘴里已经知道了,陈小曼很有可能就是被这个家族给软禁了。
也怪自己以前考虑的太多了,都是最近这些世俗的东西让自己的脑子考虑的越来越多,为什么不直截了当的问呢。
“好!那我陪阁下留下来!我倒是要看看,还有什么要说清楚的!”安德鲁斯卡这个倔强的老头子似乎也跟斯勒德对抗到底了。本来他就是一个单纯的老头子,也出出于维护罗斯费勒德家族的角度想把陆晨带走,既然人家不领情,还要纠缠到底,那他也就无话可说了。但是能留下来陪一个自己仰望的人,也没白忙活一场。
“每次都这么麻烦!”福莱希斯曼拍了拍自己身上的尘土自言自语的说道。进去那座圣山似乎简单,就是每次被送出来都不知道会送在哪里,例如这次,自己就被送到了一个农场的仓库内,一间满是灰尘的仓库,搞得自己灰头土脸的。
从仓库内出来,他看了看周围的环境,又是一阵苦笑,这是一处早就荒废了的农场,周围一片荒凉,除了那间已经破败的仓库,旁边的房子早就倒塌了。
就在福莱希斯曼打算动用自己的法力迅速离开这里的时候,他的心里突然“咯噔”一下。脑海里冒出一个问号:
怎么会动用了那个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