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棒的都市小说 夢迴大明春討論-633【國際化的北京國子監】鑒賞

夢迴大明春
小說推薦夢迴大明春梦回大明春
王渊的变法改革,不仅在地方,更在肮脏的京城,这破北京的市容他受够了!
人畜粪便是肯定没有的,那玩意儿属于上等肥料,不知多少人抢着捡走。但生活垃圾随处可见,阴沟里的水臭气熏天,若遇沙尘暴再下雨,泥泞能够淹没腿肚子。
五城兵马司的功能太多太杂,身兼民警、刑警、巡警、火警、城管、环卫等诸多职责。就那么点人而已,哪里顾得上来?
就拿环卫来说,五城兵马司自己不扫地,而是定期让差役去完成。
这些差役,属于徭役的一种,以“坊”为单位安排。即老百姓按照社区,轮流免费打扫清洁,优点是行政开支较低,缺点是隔很久大扫除一次。
于是,王渊给五城兵马司下令,让他们满城抓捕乞丐,抓捕那些苟活在城外的自阉者。把这些人组织起来,发给统一制服,全部转化为环卫工,负责清扫北京城的公共区域。由户部发给口粮和月薪,仍归五城兵马司统管。
城内乞丐,见一个抓一个!
一些职业乞丐,吓得只能去城外乞讨。一些穷困百姓,故意到城里当乞丐,等着被抓去做环卫工。
王渊是内阁首辅,又不是开善堂的。环卫工人足额之后,若还有乞丐被抓,直接送去西山烧炭、烧石灰、制水泥。
半年不到,京城市容焕然一新,天子脚下乞丐绝迹。
五城兵马司也被整改,分出盗房、火房、巡房等部门。一些专管治安,一些专管消防,一些专管巡逻……权责清晰,责任分明,哪里出问题了更好追责。
原有人员肯定不够,从京营士卒当中挑选补充,反正京营里面还有许多闲汉。
以前不是没人想过这么搞,而是朝廷财政困难,细分职责之后必须扩招,如此一来就开销太大。现在不怕,国库有的是银子,还担心发不起工资?
三个印度婆罗门子弟,住在南城外的客栈里,他们已经震惊得麻木了。
这三个家伙,分别姓迦乃士、特里维迪和舒拉克,都出身于南印度西部地区的大族。天竺棉会控制国政之后,汉人立即成为高贵人种,遥远的大明也被传为“鲜花盛开之地”。
三人于是被家族派来留学,学习更先进的文化知识,等将来回到印度,更方便给那里的汉人当狗。
他们在出发之前,就已经能够使用汉语交流。第一次停靠是在新加坡,那里跟印度港口没啥区别,第二次停靠则是在广州,宽阔巨大的城池把他们吓傻了。
接下来又在杭州靠岸,六十多米高的灯塔,让三个婆罗门子弟想要下跪。
天津以东的工厂区,浓浓黑烟喷着火星,仿佛一只只从地狱爬出的怪兽。听说那里就是噩梦起源,率先产出廉价的棉布,把南印度的传统纺织业冲击得一塌糊涂。
到了天津北,可怕的蒸汽巨兽,沿着铁轨而奔驰,把他们带进更加光怪陆离的世界。
“今天进城,带你们去国子监注册。”黄煦敲开他们的房门。
三人站在过道,齐刷刷朝黄煦作揖:“多谢先生!”
十多个奴仆跟着下楼,黄煦皱眉道:“带这许多家奴作甚?一人只许带一个,专门给你们背书箱。”
“是!”三人乖乖听话。
南城外和东城外都非常繁华,外地商贾多住在城南和城东。商业的兴盛带动城市繁荣,城墙根下到处都是民居,并且在城外形成了街市。
舒拉克走到街道上,好奇左右张望,看到许多背着书箱的士子。他忍不住问:“这些都是学生吗?”
黄煦解释说:“应考士子。下个月就会试了,他们如果考试过关,就能被取为进士,然后授予各种官职。”
特里维迪问道:“他们都是贵族吗?”
黄煦笑道:“他们大部分是平民出身。在大明,只要户籍正常,每个人都有资格读书考试做官。”
三个印度青年面面相觑,一时间不知该说什么才好。
突然,一群官差出现,把靠外围的解释弄得鸡飞狗跳。
工部营缮司郎中汤训,正是王渊的贵州老乡,也是一起拜入王阳明门下的同窗。他手里拿着营造图纸,大手一挥,最外围零星的民房就要被拆除。
这些民房,本就属于私人违建,朝廷可以直接拆了。当初刘瑾在城东建玄明宫,就拆除了上千户违建房屋,而且一分钱补偿款都不给。
王渊自然不能这么做,否则民间声誉就毁了。
汤训又指着几座坟茔说:“贴出告示,半月之内必须迁坟,每座坟墓给三块钱的补偿费。”
舒拉克问:“这是在做什么?”
黄煦也有些不明白,走过去抱拳道:“见过汤师伯。”
火熱都市小说 夢迴大明春笔趣-633【國際化的北京國子監】分享
“你是?”汤训回头问。
黄煦说道:“弟子黄煦,师从若虚公。敢问这是要营建何物?”
汤训回答:“筑城,等会试结束就开工。东城和南城都要增筑,把这些民房框起来,不然城外太乱了。”
“原来如此。”黄煦恍然大悟。
又闲聊几句,黄煦不便再打扰,抱拳告辞离开,又给三个印度青年解释。
印度青年们已经麻木,这大明果然富庶啊,城外那么多民房,说筑城便筑城,得花多少金银才够?
历史上的北京城,只增筑了城南,而且草草了事,因为修到一半没钱啦。
现在嘛,城东、城南一起增筑,反正国库里有的是钱!
而且还不免费征发役工,全部花钱请农民工做事,让京畿百姓们勤劳致富。
城墙使用青砖和水泥修筑,地基用三合土夯实。只要修得足够厚重,坚固程度不输给米浆黏合的墙体,建筑成本还能大大降低。
进得城门,三个印度青年,顿时深吸一口气。
街道太整洁了,跟印度的城市相比,北京就好像是神明的花园!
环卫工人分段清扫,七品以上的官员,如果觉得某段街道太脏,可以直接去五城兵马司告状,偷懒被抓住是要吃挂落的。
每隔一段路,都有箩筐作为垃圾箱。若有商户或居民,敢把垃圾乱丢乱倒,“巡警”可以直接开罚单。
因为乱开罚单引起的纠纷,已经出现好几次。虽然难免扰民,但收效甚佳,就连京城孩童,都知道垃圾应该扔进箩筐,否则爹妈就要被罚钱。
来到国子监登记注册,又交了一百块学费,再交五十块钱住宿费,三个印度青年就被安排到宿舍中。
这是一个四合院,他们还以为能独享院落,谁知竟分到双人间,而且还没有奴仆的床位。
五十块钱,就是五十两银子啊,一年下来就这住宿条件?
忍了,大不了搬出去租房住。
迦乃士和舒拉克合住一屋,特里维迪被安排在另一屋。
屋里已经有人了,特里维迪抱拳道:“见过兄台!”
那人起身回礼:“苏龙国朱星,见过朋友,不知朋友来自哪国?”
引人入胜的玄幻小說 夢迴大明春-633【國際化的北京國子監】展示
特里维迪惊讶道:“你不是大明国民?”
朱星笑着解释:“我从极东之地而来,已经在大明学习快九年,先皇陛下还赐予我大明国姓。大明的科举太难考,我到现在也只是秀才,若下次再考不上举人,就只能去钦天监做杂官了。”
在印度,赐姓是大事,能够抬升种姓。
眼前这异国学生,居然能赐皇帝姓氏,怕是拥有了贵族身份,特里维迪的态度立即变得更加恭敬:“请问你的国家,跟大明的关系很好吗?”
朱星拿出地球仪,指着上面说:“此为大明,渡过万里大洋,便是我的家乡。”
特里维迪晕乎乎问:“阿难国在哪里?”
“阿难国?”朱星寻找一阵,“在这里,你的故乡也好远啊。”
特里维迪看着地球仪,整个人彻底傻了。
特里维迪只能转开话题,问道:“你在大明九年,还没有结婚吗?”
朱星说:“已经结婚了,还生了两个孩子。我的妻子,是太后遣散的宫女,比我年长六岁。但她很贤惠,我每月十天住在国子监,二十天住在自己家里。国子监是免费的,这是先皇的恩赐,先皇甚至赏了我一处宅院。先皇是世界上最伟大的皇帝,他去世那年,我斋戒吃素了三个月。”
“你不回自己的国家吗?”特里维迪问道。
朱星说:“我为什么要回去?我已经是汉人了,我有北京的户籍,我的孩子也是汉人。”
两人瞎聊一通,特里维迪的心情非常复杂。
只听院子里吵嚷起来,特里维迪出门一看,却是自己的两个同伴,被四合院里其他国子监生围观。
雅利安人种,明显跟汉人长得不一样,国子监生都跑来看稀奇。不仅对着他们指指点点,甚至嘲笑他们是白鬼,这让印度青年不理解,汉人的皮肤明明也很白啊。
朱星也跟着出来,对特里维迪说道:“你们最好取一个汉名,可以少些鄙夷。我刚来的时候,也天天被笑话,那时我连汉话都不懂。”
特里维迪说:“你帮我取一个吧。”
朱星随口说道:“韦迪就不错,还可以请先生赐字。”
突然,院子里有人喊道:“自请削藩的郑王来了!”
“快走,去看贤王!”
院子里的围观人群,瞬间走得干干净净,三个印度青年没搞明白状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