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絕倫的都市异能 大唐掃把星 線上看-第646章 狄仁傑推薦

大唐掃把星
小說推薦大唐掃把星大唐扫把星
室内坐着一个男子,他正在看书。
呯!
房门被踹开。
男子抬头,白皙的脸上多了愕然,旋即惨白。
“不!”
徐小鱼一把就扑到了他,旋即反剪双手。
贾平安缓缓走过去,伸手抓住男子的头发,猛地提起来。
“孙三花?”
男子下意识的点头。
“三花聚顶?”
贾平安伸手拍拍他的脸,“谁让你指使王蝶等人伏击我?”
孙三花浑身颤抖,“没……没有人!”
“你觉着自己能坚持住多久?”
贾平安微笑。
孙三花强笑道:“我不知道……”
“沈中官。”
外面有人突然喊了一声。
沈丘出去,再回来时说道:“交给刑部。”
外面进来的正是王琦。
“灭口?”
贾平安微笑道。
这是毫无疑问的污蔑!
长孙无忌再无聊也不至于会往李弘的身边掺沙子,犯不着!
王琦冷冷的道:“你可去弹劾。”
孙三花被拎了起来,旋即堵嘴。
贾平安很满意的模样。
周醒讥诮的道:“武阳侯可是想用刑泄愤?可惜了。”
“不。”贾平安的眼神轻蔑,“你们要倒霉了,另外,多谢了。”
“可笑!”
晚些,刑部大牢里。
孙三花蹲在最角落瑟瑟发抖。
不知过了多久,外面传来了脚步声。
一个男子走进来。
“王兄!”
孙三花激动的扑了过来,双手抓住围栏兴奋的道;“你可是来救我的吗?”
男子点头,打开了牢门。
“快!”
孙三花伸出双手,示意男子解开绳子。
男子看着他,神色古怪的道:“一路走好!”
一根绳子套住了孙三花的脖颈。
一双脚在挣扎着。
“果然是够狠!”
角落里传来了一个狱卒的声音。
晚些有屎尿味传来。
……
第二日早上,王琦到了刑部。
“王主事!”
一个小吏跑过来,“孙三花死了。”
王琦身体僵硬,“谁杀了他?”
“他是用绳子挂在栏杆上自尽了。”
王琦回身,眼中有怒火,“哪来的绳子?”
孙三花死了。
硬邦邦的躺在了牢中。
甚至看似不打眼。
“绳子是在稻草下面翻出来的。”
看看,逻辑完全补满了。
随后刑部的呵斥让王琦颜面无光。
“我们帮了贾平安的忙!”
陈二娘低头道:“昨夜百骑在,若是被百骑带走,贾平安无法报复。他断定有人会灭口,所以刑部拿人他乐于见到……而我们就成了替罪羊。”
周醒的脸涨红,恼火的道:“算来算去,咱们竟然还为他做了嫁衣!”
宫中,李治沉默良久。
“流放!”
某为声名赫赫的儒学专家莫名其妙的就被流放了。
……
“武阳侯,孙三花死了。”
包东带来了消息。
“我等了一个早上啊!”
贾平安不满的道:“罢了,此刻告假也来得及。”
包东满头黑线。
武阳侯告假……脱岗!
“尚书!”
值房里的任雅相放下毛笔,“公事时你总是叫老夫任尚书,一旦要告假你总是说尚书,很亲切?”
老家伙果然看穿了所有。
但我依旧苟!
贾平安露出八瓣牙齿,“下官编书!”
“去吧。”
贾平安随即开溜。
昨日他食言了,回去被老大和兜兜缠着不放,他果断答应今日翻倍,这才脱身。
“现在的孩子都不好哄了啊!”
贾平安不禁感慨着。
前方,两个官吏在吏部外面等候。
年岁大些的那个官员竟然是四品官。
“辛刺史!”
有人路过微笑拱手。
官员微微颔首。
边上的小吏……不,一看官服就是八品。
那八品官多半是随从,看着很是严肃。
当着上官的面你玩严肃,上官会给你好脸才见鬼了。
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小說 大唐掃把星 迪巴拉爵士-第646章 狄仁傑熱推
又是一个不会做官的人啊!
贾平安为此人默哀一瞬。
“狄判佐。”
辛刺史叫了一声。
八品官认真拱手。
哪怕是下官给你行礼,你也得回一个。
辛刺史很恼火的随意颔首,“去问问。”
狄判佐寻了门子,门子淡淡的道:“等着就是了。”
吏部守门的都牛逼!
狄判佐板着脸道:“先前通禀许久,就算是缓缓行走也该来了,为何不来?”
门子看着他,打个哈哈,“那你自家进去问就是了。”
“那又如何?”
狄判佐说着就进了大门。
可……
这里是吏部啊!
都市小說 大唐掃把星笔趣-第646章 狄仁傑看書
你这么一进去,回过头弄不好就上了吏部的黑名单。
关键是边上的辛刺史也上了。
老夫冤不冤?
“狄仁杰,回来!”
贾平安止步。
卧槽!
狄大侠?
狄仁杰回身,“使君,先前有人为了求见吏部官员给了他钱,咱们没给,他便有意刁难……”
门子骂道:“血口喷人,你哪只眼睛看到了?报名来……狄仁杰,回头让你悔不当初。”
有大佬去京城办事,连文书都不敢得罪。
这些人兴许成事不足,但绝对败事有余。
辛刺史果然喝道:“狄仁杰,退下。回头老夫再处置你。”
狄仁杰回首指着小吏,认真的道:“辛使君,当时那官员握着他的手,下官看到有亮色闪烁,随后他双手交叉进长袖中。这天如此热,为何要如此?定然便是把金银收了进去,此刻去搜,若是没有,下官甘愿受罚。”
门子的面色白了一下,回身喊道:“有人闹事!”
几个掌固出来了,门子在他们的身后,右手动了几下。
辛刺史上前,淡淡的道:“老夫汴州刺史辛吉,此事归去后老夫自然会处置……”
一个暗示,几个掌固就冷笑着回去。
狄仁杰放低了声音,“辛使君……”
“住口!”
辛吉冷笑道:“阎立本说你在他的注视之下丝毫不乱,可见大才。你当然不乱,却是胆大包天!”
狄仁杰深吸一口气,“下官无错……”
哪怕是面对后来的女皇,他依旧是这个姿态。
辛吉淡淡的道:“自大!”
“狄仁杰?”
贾平安上前,拱手问道:“可是在汴州为官的狄仁杰吗?”
狄仁杰不认识贾师傅,郑重行礼,“正是下官。”
是你就好啊!
贾平安看看辛苦,“狄兄这是……”
狄仁杰苦笑不语。
有担当,更不是那等得了抱怨的机会就滔滔不绝的怨男。
辛吉看着贾平安,突然问道:“可是武阳侯?”
贾平安拱手,“正是贾某!”
辛吉的眼中多了些阴郁,“久仰。”
你久仰我什么?
贾平安感受到了敌意。
那几个掌固在窃窃私语。
“那人一看就是个想哗众取宠的。”
“是啊!”
狄仁杰神色平静。
可贾平安早在边上看了整个过程,上前说道:“刚才谁刁难了狄判佐?”
那个门子躲在后面,此刻上前,“武阳侯,并非……”
辛吉打断了他的话头,“此事与武阳侯无关。”
“你说无关就无关?”
贾平安知晓狄仁杰大概要倒霉了。
这是我这只蝴蝶的影响?
他又想到了狄仁杰的宦途,在下面多年磋磨,几十年后才到了长安。
难道今日也是一个起因?
辛吉冷冷的道:“老夫说了,与你无关!”
我也很想说雨我无瓜,但不好意思,我看中了这个判佐!
“此事狄判佐可有错?”
“辛刺史!”
里面来了一人,“请随我来。”
辛吉冷笑着看了贾平安一眼,但眼角竟然是在瞟着狄仁杰。
狄仁杰突然笑了,“宦途……多艰!”
所谓判佐,只是判官的副手,按照职权来分的话,也就是个治安小队长的级别。
跟随辛吉来长安,就像是治安小队长随身保护大佬。
以后风光无限,连阿姐都要听从其建言的狄仁杰,此刻却是个被上官收拾的耿直汉子。
但仅仅从前面的观察能力和分析能力来看,不愧是名传青史的破案小能手。
贾平安看了他一眼。
“等着!”
狄仁杰从这一眼中看到了愤怒,“不必,武阳侯,不必如此!”
贾平安回身,淡淡的道:“狄判佐我听闻乃是人才,辛使君就为了吏部小吏的污蔑便想惩治他,贾某敢问……汴州百姓如何?”
你的手下没犯错,你为了拍吏部小吏的马屁,竟然要处置他,汴州百姓何辜?竟然轮到了你这样的庸官。
周围人不少。
辛吉面色潮红,拂袖道:“老夫且进去,晚些出来与你理论!”
“哈哈哈!”
李敬业来了,大笑着。
憨货!
贾平安问道:“这是要去何处?”
李敬业看了一眼狄仁杰,“这人是谁?”
狄仁杰认真拱手……
李敬业也只能拱手。
“汴州判佐狄仁杰。”
狄仁杰很认真。
李敬业只好很认真的道:“千牛备身李敬业。”
历史上狄仁杰既有坚持立场的不动摇,也有随机应变的本事。
但显然这位是个礼仪达人。
“武阳侯被下官连累,下官惶然。”
狄仁杰再拱手。
咱就不能好好说话?
贾平安无语,拱手道:“见义勇为……”
我从来都是个路见不平一声吼的汉子!
他看着狄仁杰,微笑道:“狄兄在长安还要待多少时日?”
狄仁杰想到辛吉的安排,“大概八日。”
足够了。
贾平安和他约下了喝酒的日子,随后和李敬业离去。
辛吉出来了,正好见到贾平安离去的背影。
他的脸冷了下来,“你与此人认识?”
狄仁杰摇头又点头,“以前不认识,不过今日却一见如故。”
辛吉冷笑,“你好自为之。”
我这又错了?
狄仁杰觉得辛吉是在寻机对付自己。
难怪此次来长安他叫了自己随行!
狄仁杰低头思索着。
随后就是歇息。
辛吉从此刻起不再多看他一眼,进出也不叫他,狄仁杰跟着出门,辛吉回头,“你且在此。”
狄仁杰心中冰凉,但却没有畏惧。
“敢问辛使君,下官所言所行可有错?吏部门子跋扈,拿辛使君来耍弄,下官出头……为何辛使君不满?”
狄仁杰目光炯炯
但他知晓,是因为辛吉不愿意开罪吏部。
可后面没事了啊!
而且就算是为了这个,值当你把我给废掉?
辛吉拂袖而去。
狄仁杰仰头看了一眼天空,说道:“辛使君,可是要处置下官?”
他不是蠢货,从辛吉的言行中就看出了端倪。
一个刺史,在汴州高高在上。而狄仁杰只是个治安小队长,堪称是蚂蚁般的小人物。
辛吉真要弄他,回头能让他无处容身。
辛吉回头笑了笑。
很和气的微笑。
狄仁杰双拳紧握!
……
吏部。
崔建突然问道:“汴州刺史辛吉所来何事?”
小吏说道:“说是来求见尚书……”
崔建幽幽的道:“他难道和唐尚书交好?”
小吏摇头。
这是来跑关系了。
崔建沉默良久,“他应当要来这里。”
小贾说这个辛吉有些过分……报仇说是一顿美酒,太吝啬了。长安食堂刚出了美食名曰佛跳墙,据闻美味无比,就是贵不可言。
让小贾请客!
话音未落,外面有人说道:“崔郎中,汴州辛使君来了。”
“请进来。”
崔建抬头。
辛吉含笑进来,“见过崔郎中。”
“辛使君请坐。”
崔建神色平静。
“辛使君此来可是为了风评?上次汴州有人说辛使君行事太过霸道了些,官吏们惶然不安……辛使君,这不妥。”
辛吉:“……”
他在汴州两年了,此次长安出现了空缺,也是想谋划一番。可崔建一开口就让他懵了。
我得罪了他?
不能啊!
崔建神色严肃,“辛使君,那些风评都在吏部,不过还未证实。”
没证实……但也难说。
崔建的话模棱两可,却是吏部官员的拿手好戏。
晚些,辛吉神色恍惚的出了吏部。
此行……失败了!
但他找不到原因。
回到住所,狄仁杰在看书。
辛吉冷哼一声。
“辛使君!”
狄仁杰起身,从容的道:“辛使君这是要迁怒于下官吗?”
“你好自为之!”
——你死定了!
狄仁杰突然微笑,“如此,下官自然请辞。”
上官针对你,你还有一线生机。上官仇视你,赶紧闪人。
他出了住所,不禁有些茫然。
“狄兄!”
贾平安策马而来,笑容满面。
狄仁杰拱手,“见过武阳侯!”
贾平安笑吟吟的道:“狄兄这是准备出去?正好,一起饮酒。”
狄仁杰哂然一笑,“也好。”
他回去拿钱。
辛吉随后出来,见到贾平安后,冷笑道:“和相公为敌,你倒是好胆量。”
竟然是长孙无忌的人。
贾平安突然就笑了起来,欢喜不已。
竟然撞到了这等棒槌。
“使君!”
狄仁杰出来了。
辛吉冷笑,“你这是寻到了高枝,可老夫改变了主意,老夫在汴州一日,你便要在一日……”
这是威胁!
不!
是赤果果的剑拔弩张。
一个治安小队长面对自己上司的上司的上司……只有被碾压的命。
狄仁杰依旧平静的道:“使君,下官可辞官。”
他本不是那等愿意低头的人,前阵子被人冤枉,他依旧是不辩解,不求情,若非阎立本刚好见到他,赞许了几句,怕是就要折戟沉沙了。
此刻被辛吉碾压,他唯一的选择就是硬扛。
“老夫说过……”
辛吉盯着贾平安,“老夫在汴州一日,你便只能在一日,就算是你寻了靠山,依旧无用,不信……你尽可试试。”
他自始至终都没看狄仁杰。
辛吉走了。
狄仁杰苦笑,“何苦为了我树敌?”
贾平安敏锐的发现他竟然自称我,而非下官。
老狄,我只想和你接个头,可你竟然想辞官?
狄仁杰叹道:“辛吉带我出行,看来是早有预谋。可……辞官也不能,回去备受煎熬……狄家世代为官,一代比一代差,到了我这里,竟然要为民了,哈哈哈哈!”
狄仁杰的祖父在先帝时任职尚书左丞,父亲却一路下滑,只是长史,到了他,科举出仕,还是最没出息的明经,出仕后任职判佐……
老狄家一代不如一代,狄仁杰也难免要唏嘘一二。
“喝酒去!”
贾平安热情邀请。
【领红包】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微信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领取!
晚些二人去了铁头酒肆。
卫无双好奇的看了狄仁杰一眼,随后亲自伺候酒菜。
喝过三巡,贾平安问道:“狄兄可有何抱负?”
狄仁杰仰头干了,“这酒怕是不便宜。至于抱负……从今日起,我的抱负便是能不做官。”
他笑了起来。
“这个要求……”
“难。”狄仁杰笑道:“武阳侯为狄某出头,狄某感激不尽,不过辛吉在朝中有奥援,武阳侯……此事我来想法子。”
“可有法子?”
贾平安笑了笑。
狄仁杰看了他一眼,“没有。”
贾平安起身,俯身拍拍他的肩膀,“我听闻汴州判佐狄仁杰刚直不阿,第一次谋面……不错。你只管回汴州去收拾东西来长安。”
狄仁杰喝的有些多了,低头叹息。
贾平安走了。
狄仁杰自斟自饮,突然抬头:“我带的钱怕是不够。”
正在练字的许多多没抬头,“武阳侯在这里不花钱。”
这也太过分了吧?
狄仁杰皱眉。
“另外!”
许多多仿佛感知了他的想法,说道:“武阳侯在这里没请过客,你是第一个。”
“难怪一见如故,果然是义气无双武阳侯!”
狄仁杰突然大笑,“可我岂能坐视他为我得罪人?男儿……做了便是!”
他昂首出去,再次出现时,是在吏部门外。
正好出门的辛吉看到他,神色冷漠。
“下官见罪于辛使君,甘愿受磋磨。可下官却不肯背负污名,此欲加之罪也!”
欲加之罪!
狄仁杰抬着头,神色平静,仿佛雷霆加身亦无所惧。
辛吉面色铁青!
吏部门外,恍如平地一声雷!
……
求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