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絕倫的都市小说 影帝現任是前妻 易千城-413.我會奔向你熱推

影帝現任是前妻
小說推薦影帝現任是前妻影帝现任是前妻
霍承翔垂眸,目光深邃。
“我们回这里做什么?”
男人扶着车门的手紧了紧,棱角分明的脸上闪过一抹歉疚,他犹豫片刻才道:“我们既然决定重新开始,那就从这里的腊八粥重启一下。”
顾盼抿着唇,眼底仍有些许抗拒,她在自己最好的年华曾在这个地方过了最黑暗的一年,她只要看一眼那扇大门,腿都不自觉地发抖。
“我们换个地方不可以吗?我不想来这里,拜托……”顾盼的尾音有些颤抖。
她到了这里才发现,自己确实原谅了霍承翔,但却始终没有走出那个卑微的自我。
而那个卑微的她不在心里,不在她身体里的任何一个角落,就困在这栋她以为能让自己拥有幸福的房子里。
霍承翔难得想要给她一次正式的道歉,想要跟她一起与过往那些自己给她的不堪道别,怎么可能让顾盼继续躲避。
他松开扶着车门的手,不等顾盼反应已经将她的安全带解开直接将顾盼抱了出来。
等顾盼从天旋地转的不适感中缓过来时,她已经被霍承翔抱着放在里客厅里的沙发上,他给他顾盼开了电视,便径自去了厨房。
直到这一刻,顾盼才发现她离开这套房子足足有八年的时间,这八年来,这里的一草一木几乎都没有任何变化,所有的装饰摆设都是跟她离开之前一模一样的。
她还记得电视柜旁边的那一盆吊兰,是当年她刚住进来的时候买的,如今已经长得十分茂盛了。
但当年她离开的时候,因为自己一心都扑在霍承翔身上,那一束吊兰已经奄奄一息了。
顾盼不知道是谁将这里的一切照顾的那么好,眼前的这一套婚房对现在的她来说与她离开时是曾相识,但又大有不同。
那时候顾盼住在这一套房子里,虽然说名义上被称呼为家,但是却清冷的让她像是觉得自己住在一个可怕的牢笼里边一般,每天期待着自己的丈夫能够回家看她一眼,但日日都是独守空房。
那样的过往,让她无力反抗却久久难忘,大概是因为当时觉得自己深情错付,才会导致至今的耿耿于怀。
这一刻,顾盼才真正明白霍承翔为什么非要她来这里不可。
她缓缓起身,环视了一圈最后停在了厨房门口。
男人高大挺括的背影在厨房里忙活,他身上围的那条围裙再次掀起顾盼的记忆。
当初她买那条围裙时,确实是有自己小心思的,那时候她跟霍承翔已经结婚半年时间,他除了被老爷子强制要求要来住的那几天,基本上不回来。
后来,家里的保姆告诉她要抓住男人的心,首先要先抓住他的胃,当时顾盼似懂非懂,跟着保姆学做菜,买菜时无意间看到这条围裙,顾盼喜欢得不得了,便将它带了回家。
那时候,顾盼围上这条围裙给他做饭时,她希望自己即便不是他心里的静香,也能是他那个唯一的哆啦A梦,陪在他身边将他照顾好就行,但后来他用冰冷无情的话将她敲醒。
她连做他的哆啦A梦都不配。
过往,让顾盼的眼底爬上猩红,眸中渐渐染上了湿意。
她眼神复杂地看着眼前的男人,不知自己该如何开口跟他说话,心里有太多疑惑,当年根本不情愿踏入这里一步的男人,是如何知道这里的每一个细节,又是如何将每一样东西都按照她离开之前的摆放习惯一直不变的。
男人没有回头看顾盼,他仍旧在认真的处理手里的食材,可其实只有他自己知道早已熟悉这里一切的他,在顾盼出现在厨房的那一刻,他就已经开始手忙脚乱了。
“你……经常住在这里?”顾盼犹豫再三,还是开了口:“我记得你说过这里是你最讨厌的牢笼。”
她没有跟男人藏着掖着,心中有心结既然决定重新开始了,那便像他说的一样一样重新清理好了。
“那一夜你消失得无影无踪去找了老爷子,知道某些真相之后,我就住进了这里。”霍承翔自嘲一笑,倒也不避讳会不会难堪:“那锅腊八粥其实我吃了,一整锅有点多,一个吃了三天才吃完。”
“哦!”顾盼听到他说这些,不知为何并未觉得欣喜。
是他们有缘在那样惨烈的结束那段婚姻之后还能重逢还能遇见,但如果他们从此一别两宽,各自生欢,他吃不吃那锅腊八粥跟她都没有关系了。
她再意的是自己给他时,他能视若珍宝,而不是她失望透顶后,他幡然醒悟过来,才珍惜怀念。
“顾盼!”霍承翔将砂锅盖好,转身看向她:“那一年,我欠你一句道歉,对不起在你走了九十九步,要迈出第一百步的时候,我却将你推到了千里之外。一句道歉弥补不了我对你做过的事情,但我想既然重新在一起了,我该给你的曾经一个交代。”
顾盼站在那儿,压抑着自己的情绪,不想让眼泪不争气地出逃,她沉默了许久才做到,但其实眼底还是模糊了一片。
这个时候,她才明白人活一生最怕的从来不是人家对不起你,而是那个对不起你的人,突然醒悟过来跟你道了歉,你才崩溃地发现原来自己一直以来的耿耿于怀,那些受过的委屈,难忘的卑微,不过是一句廉价的道歉就能轻易洗去的。
顾盼将鼻翼间的酸涩忍了下去,她抬眸看向眼前深邃的眼底蓄着紧张歉意还有愧疚的男人,所有在脑海成行的质问,到了嘴边就剩下一句:“你就是一个混蛋。”
咬牙切齿都不能表达她心里此时的感受,说原谅他可其实她更加怨恨的是自己的卑微,可究其根本这些都是他给的,在她的允许下给的。
他们两个人都有错。
如人家说的,感情的世界当真受了伤,那也不过是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罢了。
怪得了谁,只怪他们命中注定有那么一遭?
跟霍承翔重逢开始,他跟自己道歉过无数次,直到今天走进这套房子里,她似乎也没有那么难以释怀了。
男人快步上前,一把将顾盼搂进怀里:“以后不要做哆啦A梦,就做我静香。”
顾盼僵硬在原地,抬了抬手却还是没有环住他的腰。
这件事情,应该是那个保姆告诉他的吧?
霍承翔得不到顾盼的回应,坚硬的下巴抵在她的肩膀:“以后你站在原地,那一百步由我来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