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都市小說 超能仙醫 起點-第九百四十三章 我可以做你的丹田!鑒賞

超能仙醫
小說推薦超能仙醫超能仙医
而在唐烈精心谋划着什么的时候,此刻的唐锐,仍没有放弃为自己修复内伤。
为保安全,他索性就在尹无相家中住下,没多久,奉允儿把林若雪也接了过来,让唐锐能最大限度安心。
只是,唐锐的进展并不顺利。
他翻遍仙医传承,都找不出一个能行之有效的办法。
下丹田的溃散,让他无法行气,自然也就不可能施针,这就像一个死循环,把他牢牢套在其中。
砰。
一拳砸在床板之上,声音沉闷,拳头生疼。
而本应溃烂粉碎的床板,没有半点变化。
唐锐从未感到过如此的苍白与无力。
“也许,这梦幻一样的人生,到这里就结束了?”
脑海中,更是响起这些自嘲的声音,梦魇般纠缠不断。
他无奈的躺下来,混混沌沌的,竟是就这样睡着了。
不知多久,直到一股柔和的芳香钻入鼻孔,他这才幽幽睁开眼眸。
数米外,色.欲正在煮水热茶,末梢微卷的长发,近乎完美的侧脸,再加上窗外的一缕逆光打入,整副画面静止而美好。
超棒的玄幻小說 超能仙醫 起點-第九百四十三章 我可以做你的丹田!熱推
只是,这股香气吸入的越来越多,唐锐心中就越是有种打破美好的冲动。
“你的香水里有催.情的成分。”
唐锐撑着身子坐起来,苦笑说道,“我都这个样子了,还来调理我么?”
“你醒了?!”
色.欲吓了一跳,接着,俏脸便化作通红。
端起一盏茶,色.欲坐在了床榻旁边,红唇轻启:“棒.子国多是这种五谷茶,不知你能不能喝的习惯。”
“还有命喝就不错了。”
唐锐调侃了一句,接过那杯五谷茶,润喉清肺。
但紧接着,他便用余光扫到,色.欲轻轻褪下了外衣,长至大腿的丝袜,也在一点点卷了下去。
噗。
满口的茶水顿时喷了一身。
“你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色.欲顿时停下动作,紧张问道。
顾不上清理茶渍,唐锐汗颜开口:“鹿姑娘,鹿红月,你这到底是玩的哪一出啊!”
不说他现在根本没这方面的兴趣,即使他真馋鹿红月的身子,林若雪可是也在这座宅院里面,这要是被抓个现行,自己现在的实力,真不是林若雪的对手啊!
一时间,唐锐脑补出许多情节,动作激烈,暴戾四射。
“对不起,怪我没有说清楚。”
色.欲想了想,似乎在整理措辞,片刻后才缓缓开口,“之前你提到说,如果能帮你外接一个丹田,就有机会让你激活另外两处丹田,从而疗愈你的内伤,我想……我可以做你的丹田。”
唐锐先是本能一惊,然后,惊讶退去,改用一双古怪的目光盯着她。
很显然是不能相信她的措辞。
“你应该知道,七宗罪中,每一人都掌握着一部独特的功法。”
“嗯。”
唐锐回忆起几个画面,说道,“贪婪老妪的功法以爆发力见长,而暴怒的功法似乎与情绪相关,怒火越盛,实力越强,其中给我印象最深的,还是暴食那个胖子,他竟可以靠着燃烧脂肪,来换取强大力量,哪怕是我,也对这种手段闻所未闻,见所未见。”
色.欲点点头,反问:“那你知道我的功法是什么吗?”
“唔……”
想起第一次与这女人的交锋,唐锐道,“我记得你最擅长的兵器也是鞭子,应该就是与鞭击有关的功法吧?”
谁知,色.欲却否定了这个答案:“鞭击是因为月亮门不善战斗,嫉妒为了帮我提升实力,才把他的功法传授给我,那并不是属于色.欲的功法。”
唐锐一怔,随即也就恍然。
与其他几座分部不同,色.欲分部承担的任务,更多是以美貌为武器,那与之相匹配的功法,恐怕是魅功才对。
“我获得的功法,名叫《嫁衣》。”
“它除了像传统魅功那样,迷人心智,乱人心魄,还有一个最大的功用。”
“那就是助人修炼,当两人结合,施功者的丹田便与这个男人连接起来,让他像是拥有两颗丹田一样,大幅度的提升修炼速度,当然了,这对施工者本身来说,并不会有任何的加成作用,所以功法的名字才被叫做《嫁衣》。”
忙活半天,到最后,获益的却是男人?
这功法够恶毒的啊!
唐锐不禁想起,之前钟意浓被新八旗的岳家强行灌输《无欢功》,也是借女人身体,帮男人提升修为,与这《嫁衣》,倒是有异曲同工之妙。
只不过,《嫁衣》的设计显然更加巧妙,竟能以丹田共享的手段,让男人在修炼时,事半功倍,得到双倍收益。
“把这种功法传给你们,除了方便任务,更多还是帮助那些黑羽林高层修炼提升吧?”
唐锐眯起眼睛,寒戾在其中一闪而过。
色.欲没有否认这个说法,而是说道:“不过你放心,毕竟我是分部领袖,拥有一定的话语权,所以到目前为止,都还是完璧之身,你不必因此芥蒂什么。”
“我不是这个意思。”
唐锐苦笑道,“总之,这份好意我心领了,但不能因为我丹田被毁,就让你付出自己的身体,天底下没有这种道理……”
话才说到一半,那股诱人的香气突然逼近,色.欲直接把他扑倒。
近距离看着这张绝世容颜,唐锐当即就怔住了。
“放心吧,若雪那里我打过招呼了。”
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小說 超能仙醫 愛下-第九百四十三章 我可以做你的丹田!讀書
“呃,这么说你考虑清楚了?”
“你是我的救命恩人,若是连这点事都做不了,我无颜面对自己的良心。”
说到这,话音顿了顿,色.欲又小声的补充一句,“而且,你实在是一个让人欢喜的男人,把身体交给你,我无怨无悔。”
这张床是那种仿古家具,红木的床架上,挂着薄如蝉翼的白纱。
顷刻,白纱落下。
两人的身影在白纱后缓缓融合,同时间,色.欲启动《嫁衣》,将自己的丹田,自己的真气完全交给唐锐。
“连接上了。”
在唐锐耳边厮磨一声,色.欲便不再打扰,静静感受初为女人的幸福。
唐锐却不敢有丝毫分神,尝试去调动色.欲的真气。
当真气受他驱使,正式开始游走的那一刻,停滞了许久的《圣心诀》,终于又再一次运转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