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秀都市异能小說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ptt-第920章 隨手挖坑貝爾摩德讀書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小說推薦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杯户町。
步美背着书包,一手拎着袋子,一手撑伞快步走在街上,心情很不错,想着等到了汇合的地点,一定要跟大家高高兴兴地说句:好久不见,假期很想念大家!
一辆车停在前方,后座的中年大叔撑伞下车,弯腰跟开车的人道别后,走向路边的公寓。
“咦?”
步美停下脚步,抬头看了看男人进的公寓,眼睛一亮,快步跟上去,等着男人刷卡,跟着进门。
中年大叔长着一张和气的脸,进电梯后,注意到步美跟进来,笑道,“小妹妹,你家是新搬进来的吗?你去要去几层,我帮你按电梯。”
步美刚想欣然答应,脑海里突然冒出某个语调平静的声音:
【女孩子一个人在不熟悉的地方搭电梯,发现电梯里只有一两个陌生人、或者有陌生人突然挤进电梯的时候,最好等下一趟,如果赶时间,也要记得别在对方之前按楼层号……】
“我……我忘了,”步美假装疑惑回想,走出了电梯,“抱歉,我要等一下我哥哥,叔叔你先去吧。”
对方也没觉得一个小女孩会危害这里的安全,善意笑了笑,按了自己住的楼层号,在电梯门合上前,又笑道,“我是住在27楼的住户,有空可以带你的家人过来做客哟!”
“谢谢叔叔。”
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ptt-第920章 隨手挖坑貝爾摩德看書
步美看着电梯门关上,心里松了口气。
看来不是坏人,她是不是太小心……不对不对,池哥哥还说过——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电梯重新下来,步美上了电梯,按下十一楼的楼层号,等电梯门再度打开,确认到了十一楼后,抬头看门上的号码,按响了门铃。
“叮铃叮铃!叮铃叮铃!”
门内半天没有回应。
步美站了一会儿,又按了门铃,出声道,“池哥哥,你不在家吗?我是步美,我上学路过这里想来看看你。”
“Half a moment(马上)!”
对讲机那边传来女声。
步美惊讶,女、女人?
很快,门打开。
身材高挑女人穿着浴衣,探头看门外,一头浅金色卷发随意束在脑后,有一缕卷发垂落在肩膀上,水绿色瞳孔映着站在门口的小萝莉,带着一丝疑惑和好奇,开口的日语不太标准,“你是来找非迟的吗?”
“啊,是啊,”步美点头,甜甜地自我介绍,“姐姐你好,我叫步美。”
贝尔摩德笑了笑,借着门的遮挡,右手背在身后,把紧握的枪放回腿上的绑带上后,拉开门,依旧用不太标准的日语道,“进来坐吧,你是来看望他的吗?”
克莉丝-温亚德在杯户市立饭店接受警方询问时,是一个不会说日语的美国人,她做戏也要做全了。
“嗯!我上学路过这里,所以想顺便来看看池哥哥的感冒有没有好一点,”步美点头进门,张望了一下,看到跑出来的非赤和非墨,笑着打招呼,“非赤!非墨!咦?有小猫啊?”
“是非迟前几天捡到的哦,”贝尔摩德关了门,往客厅走,“他给猫取了名字叫无名,好像是生病的流浪猫,他带猫去治病,之后就带回家了。”
步美蹲下身,朝站在半开的房间门前的无名伸手,认真自我介绍,“无名你好,我是步美。”
渣猫无名不吃那一套,扭头就进了房间。
“它不太喜欢跟人接触,”贝尔摩德在步美身后弯腰,就像个温柔亲切的知心大姐姐,轻声道,“它只愿意让非迟抱,就算是我想抱它,它也不肯呢。”
“它那么害羞啊,”步美转过头,试探着问道,“姐姐,你真漂亮,是池哥哥的女朋友吗?”
“谢谢,不过还不是哦,”贝尔摩德眼里含笑,“我只是听说他病了,所以来照顾他。”
步美这才想起自己过来的目的,连忙问道,“那他有没有好一点?”
“不是很好,他从昨天开始就在发烧,没什么胃口,吃了药也没能降温,刚才才睡着,”贝尔摩德戏精附体,直起身,故意微微皱着眉,露出担忧的神情,走到池非迟的房间门口,打开房门看了看,放轻声音,“他还在睡觉,我们还是不要吵醒他了。”
步美跟上前,看到床上沉睡的池非迟头上搭着湿毛巾,点了点头,把手里的袋子递给贝尔摩德,小心翼翼地压低声音,“姐姐,等池哥哥醒了,拜托你把这个给他,里面是我昨天晚上跟我妈妈一起做的小兔饼干,原本我是想带给柯南他们尝尝的,不过池哥哥身体不舒服,就送给他吧,步美希望他快点好起来。”
贝尔摩德接过袋子,看着步美认真的神情,笑着轻声问道,“把东西给他,不担心你的朋友生气吗?”
步美摇了摇头,“不会,大家不会生气的。”
“那你跟我来。”贝尔摩德轻手轻脚地关上门,带步美到厨房,开始给步美打包食物,“你也给你的朋友带点礼物吧……”
十分钟后,步美拎着一袋食物出门,礼貌地跟贝尔摩德说了再见,走向电梯时,才发现自己忘了问对方的名字,不过看到门已经关上,考虑到自己已经耽搁了很久,还是返回去,快步走进电梯。
1102号客厅里,贝尔摩德关上门后,到房间门口看了看,发现池非迟还没醒,一个人吃了早餐,在客厅里抽着烟发邮件,中途顺便帮池非迟换了一下搭在头上的湿毛巾,而后又悠然去洗澡、换了衣服、把自己的东西都收拾好,拿出红色签字笔在卡纸上写了一段话,盖上唇印,才带着自己的东西出门。
“啪……”
客厅门被轻声关上,下一秒,寂静的屋里沸腾了。
【送红包】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抽红包!
非赤、无名、小美和非墨跑去围观桌上的那张纸条。
房间里,池非迟睁开眼,坐起身靠在床头。
非墨来回飞着,最先折返回房间,落到床头柜上,嘎嘎汇报,“主人,我们全程盯着,家里没有留下奇怪的东西,贝尔摩德把自己的东西都收走了,包括洗手间下水口的头发,只留了一张纸条,上面写的是她和经纪人还有解约的后续事务要处理,所以先回美国去了,让你记得要去医院,不要让她担心,还留了一个唇印在签名上……主人,她是不是故意的?其实她完全可以不开门的啊。”
“嗯。”池非迟伸手拿过放在床头柜上的水杯,喝了两口水,“她让步美放学再跟朋友分享食物,就是为了让柯南在小学放学后才能得到消息,只要步美提起,柯南肯定会想到她,然后到我这里来,而在柯南到之前,她早就收拾好东西、安然脱身了。”
非墨思索,“那她把柯南引过来……”
“坑我,”池非迟把杯子放回床头柜上,重新躺好,“她纸条上没写步美来过的事,等柯南找上门,以柯南的好奇心,肯定会向我追根究底地提问题,只要我和她的说辞有一丝半点对不上,柯南就会怀疑我,就算柯南不怀疑我是组织的人,也会怀疑我和她的关系,而就算我到时候临时支开柯南,偷偷发邮件跟她串供,也可能被柯南发现……”
没错,贝尔摩德还是在赌。
随手挖个坑,赌赢了,柯南就会开始偷偷留意他,相当于给柯南一点小提示,赌输了也没什么损失。
就算他找上贝尔摩德,质问贝尔摩德为什么开门,贝尔摩德大概也能糊弄过去,她都可以帮贝尔摩德找好说辞——
‘你生病在家休息,要是有人找上门,却发现你不在的话,说不定会怀疑你偷偷离开家干坏事,我看只有一个七八岁的小女孩,就开门了,让她看到你确实在生病,对你也没有坏处,把那个小女孩糊弄过去,对你来说应该没问题的吧,拉克?’
‘我不跟你说一声就提前离开?我是觉得再待下去,要是有人再去找你,说不定会给你惹麻烦,而且我也该走了……’
而在贝尔摩德看来,他不知道‘柯南就是工藤新一、正盯着组织查’这件事,要是他面对小孩子就掉以轻心,说不定根本不会在意她有没有给一个小女孩开门。
贝尔摩德这个坑,还是熟悉的味道,还是熟悉的配方,一样不管能不能成、都不暴露自己,一样想坑得他连什么时候掉马甲、自己为什么掉马甲都不知道,就被柯南标红。
还好,他早防着贝尔摩德,怎么可能在贝尔摩德待在自己家的情况下,还睡得那么沉?
身体不舒服,那也得在睡觉时分出一半的心神警惕着!
“再就是,她跟柯南、小哀和FBI的对决吃了点亏,她心里不平衡,想吓唬那两人一下。”池非迟又道。
就算他没掉坑里,也能吓唬一下柯南和灰原哀,反正开个门、说几句话就可以拍拍屁股离开的事,贝尔摩德何乐而不为?
“吓唬柯南和小哀啊,”非墨砸吧了一下嘴,“那就没事了,主人,那你饿不饿?要不要吃点东西?”
池非迟裹紧被子,闭上眼,“等我睡醒。”
贝尔摩德走了,他也可以踏踏实实好好睡一觉了。
而且贝尔摩德好像也没坑得丧心病狂,确定柯南那群人会被引过来再离开,这样一来,要是他病情加重、烧得浑浑噩噩,至少还有人能送他去医院或者帮他叫救护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