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人心弦的都市异能小說 人到中年-第一千一百八十四章 熊凱的心情!展示

人到中年
小說推薦人到中年人到中年
“做自己。”我说道。
“陈哥,你说我这辈子是不是完了,娶不到老婆了?”熊凯问道。
意味深长地看了熊凯一眼,我心里有些叹息。
多好的小伙子,不仅是外表帅气,而且心底也善良,虽然说在魔都,或许条件比较一般,但是熊凯家里的房子,怎么说也要好几万一平,其实只要置换一套三居室,要取个老婆,问题也不是很大。
要知道如果说魔都人还没啥条件,那外地来魔都打工的年轻人租房子的,是不是要哭死了。
所谓比上不足比下有余,没有必要去攀比。
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小說 《人到中年》-第一千一百八十四章 熊凱的心情!推薦
“熊凯,我知道也许你和许沫沫分手,对你的打击有些大,但是我们没有必要去攀比,然后今天我找你,其实是有件事要和你说的,如果你说实话,那么后续我觉得很多事情,会有一点转机。”我开口道。
“陈哥,是什么事情呢?”熊凯看向我。
我要不要将许沫沫怀了熊凯孩子的这件事告诉他呢?他知道了这件事,会怎么样呢?
“你喜欢许沫沫吗?”我问道。
“喜欢,当然喜欢了,可是许沫沫马上就要结婚了,而且我觉得我配不上她。”熊凯说道。
到了这种时候,熊凯已经被许沫沫一脚踢开了,他居然还觉得是自己配不上许沫沫,或者说大概是觉得自己不能给许沫沫幸福吧?
“你觉得许沫沫喜欢你吗?”我问道。
“她应该是喜欢我的,只是她想找更好的。”熊凯说道。
“许沫沫怀孕了,然后–”我刚说到这里,我的手机响了起来。
“什、什么,她怀孕了?”熊凯双眼大睁,吃惊地看向我。
手机响着不停,我示意熊凯先冷静,接着接起电话。
这电话是沈冰兰打给我的,她找我,估计是有什么事情。
“喂,冰兰。”我说道。
“陈哥,你在哪里,你和熊凯见面了吗?”沈冰兰问道。
“见了,怎么了?”我问道。
“陈哥,你和熊凯说了许沫沫怀了他孩子的事情了吗?”沈冰兰说道。
“刚要说,怎么了?”我诧异道。
“你在哪里呀,我想过来。”沈冰兰开口道。
“行,我发地址,到了你敲门就行。”我说着话,就将电话一挂,给沈冰兰发了个位置。
“陈哥,你刚刚说沫沫怀孕了,沫沫是奉子成婚的吗?这也太快了吧?”熊凯焦急道。
现在的熊凯,特别的焦急,估计是她觉得许沫沫怀孕了,那么他就彻底没戏了,只是他万万没想到许沫沫会这么快就怀了许雁秋的孩子,对他来说有些淬不及防。
看着熊凯现在这么急切的模样,我深呼口气,我觉得这件事还是不能隐瞒熊凯,我也不想许雁秋去背这个锅,很多事情,还是讲清楚比较好,而且这件事沈冰兰是非常清楚的,毕竟林森他们去查,肯定有证据的。
“对,怀孕了,而且许沫沫也的确要结婚了,是在七夕情人节这一天!”我说道。
“这、这么快呀!”熊凯眼神一下黯淡了下来,估计是彻底的死心了。
“她怀的是你的孩子!她有三个月的身孕了,她的孩子就是你的,她和许雁秋交往可没那么久,他们在一起最多一个多月,她骗许雁秋,说她怀孕两个月了。”我直言不讳道。
“什、什么,孩子是我的!”熊凯吃惊地连续后退几步,瞪大眼睛看着我。
“怎么,你不信?还是是说你们没有发生过关系?”我眉头一皱。
寓意深刻都市言情 《人到中年》-第一千一百八十四章 熊凱的心情!分享
如果熊凯和许沫沫交往的过程中,没有发生任何的关系,那么这孩子就成疑了,但是许雁秋是接盘侠,这是板上钉钉的事情。
“这–”熊凯尴尬地看向我。
“行,你不说那就算了。”我说道。
“不,不是的,我们发生了,有几次没有做措施,那时候沫沫会愿意和我在一起,就不会带措施。”熊凯急道。
听到熊凯这么说,我心下一定。
“也就是说,那是五一放假后那段时间?”我问道。
“嗯。”熊凯点头。
“那就是你的了,孩子现在差不多三个月,现在是七月下旬。”我说道。
“可、可是,发生了三个月不到吧?”熊凯说道。
“你傻呀,哪有那么精准的,是医学方面是大致推测时间点的,除了你还有谁呢,她就和你和许雁秋接触过。”我说道。
熊凯还是有些楞,不过他之后突然激动起来。
“我、我的孩子,这孩子是我的!”熊凯激动道。
看着熊凯现在这模样,看着他拿起手机,要打电话的时候,我一把抢过了他的手机。
“喂,你急什么呢,现在你要打电话给许沫沫吗?”我问道。
“我、我差点忘了,她把我拉黑了,陈哥要不用你的手机打。”熊凯开口道。
“我说熊凯,现在许沫沫和你分手了,她怀着你的孩子要和别的男人结婚,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呢?你现在找她有什么用,你要让那个男人知道孩子不是他的,是你的,这才行,你知道吗?只有许沫沫和那个男人分手了,兴许你们可能还能在一起的!”我忙说道。
事情哪有那么简单,现在熊凯去找许沫沫,能够什么用,我可以断定许沫沫肯定是不认的,许沫沫是那种不见黄河不死心的那种人,这一定要从根源出发。
“这、这,那我该怎么办?”熊凯焦急道。
“等一下,等冰兰过来再说。”我说道。
“冰兰妹妹也知道了呀?”熊凯尴尬地说道。
“嗯,是她去查的,你先别急,如果孩子你们要留下来,那么你会有个孩子,当然了,这件事不是那么简单的,到时候我会想办法见一面许雁秋,至于许沫沫,她是该为自己做错的事情去买单,起码不能让她去结婚。”我说道。
“可是,他们领证了吧,现在还来得及吗?”熊凯紧张道。
“兄弟,孩子是你的,不是那个男人的,你不要有什么顾忌。”我说道。
“嗯嗯,我知道,我明白,谢谢陈哥你今天和我说这些。”熊凯重重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