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連載言情小說 神級農場 ptt-第一千九百二十一章 和藹可親看書

神級農場
小說推薦神級農場神级农场
鹿悠在水元宗的时候,曾经见过几次沈湖,每次沈湖给她的印象都是非常的严肃,而且炼气9层修士虽然在夏若飞等人眼中不算什么,但是在水元宗那些炼气低阶弟子,甚至是鹿悠这样连炼气1层都没到的弟子眼中,沈湖还是很有威严的。
可是今天的沈湖,却一反常态,和蔼得让鹿悠心中都有些发憷。
有口皆碑的言情小說 神級農場 txt-第一千九百二十一章 和藹可親熱推
世事反常必有妖。
鹿悠心中直打鼓,她一开始对修炼是充满期待的,不过前天晚上刘执事的表现,却给她上了生动一课,如今她也算是经历过修炼界这个特殊社会的毒打了,内心变得敏感而警惕。
鹿悠是知道自己颜值的,而沈湖这个掌门实际年龄虽然不清楚,但看起来也就四十来岁的样子,这位满脸堆笑的掌门,难道是对自己动了歪心思?
沈湖的气质还算是脱俗,毕竟是修炼者,但现在他在鹿悠心目中的形象,一下子就变成了那种油腻大叔,满面的笑容也变得有些猥琐。
鹿悠心中不禁一阵害怕,她很清楚这位可是炼气9层修士,而自己却连炼气1层都没到,在沈湖面前,她可是一丁点儿反抗能力都没有的。
“掌门,您……您找我有什么事儿吗?”鹿悠强忍着心中的害怕,低声问道。
沈湖见她声音有些颤抖,也不禁一阵奇怪,他根本不知道自己已经被鹿悠误会成见色起意的猥琐大叔了。
“没什么特别的事情,就是临时有事回国,而刚好你们两人在京城执行任务,所以找你们简单聊聊!”沈湖说道。
“我们?”鹿悠微微一愣,顿时暗暗松了一口气。
超棒的都市异能小說 神級農場 線上看-第一千九百二十一章 和藹可親相伴
引人入胜的都市小說 神級農場 愛下-第一千九百二十一章 和藹可親讀書
原来是找她和刘执事一起,那应该就没什么事儿了,不过也不敢掉以轻心,万一这位沈掌门有什么特殊的癖好呢?
“当然了!”沈湖有些奇怪地看了鹿悠一眼,“进屋说吧!”
说完,他就转身走进了房间。
鹿悠还在发愣,刘执事已经轻轻地拉了拉她的袖子,低声说道:“赶紧进屋,别让掌门等我们!”
“哦!”鹿悠不由自主地跟着刘执事走了进去。
她此刻也是心一横,反正伸头一刀缩头也是一刀,沈湖真的想要用强的话,她根本没有任何反抗的能力,大不了到时候就鱼死网破,唯死而已,反正不能被他得逞。
鹿悠带着壮烈的情绪,犹如上战场一般的走进了沈湖的房间。
沈湖也能感受到鹿悠的紧张,不过他以为鹿悠就是那种低阶弟子见到掌门人时的紧张情绪,所以也没有多想。
“都坐吧!”沈湖说道,“你们要喝点儿什么吗?”
刘执事连忙说道:“掌门,不用了,不用了,您有什么吩咐就说!我们都不渴。”
就连刘执事都感觉沈湖今天的态度和蔼得有些过头,她的心中也不禁开始犯嘀咕了。
沈湖微笑着点点头,接着把目光投向了刘执事,问道:“你的伤势如何?”
刘执事脸色一黯,说道:“还是无法运气修炼,掌门,我可能以后都……”
精华都市小說 神級農場 ptt-第一千九百二十一章 和藹可親分享
沈湖轻轻地叹了一口气,说道:“这也没有办法,我查探过你的伤势,我也无能为力!夏……”
沈湖说到这一下子警醒了过来,及时刹住了车,他差点儿没注意直接说出了“夏前辈”三个字,如果说出来的话,也许鹿悠也未必能联想到夏若飞,但万一呢?真要是被鹿悠发现了夏若飞金丹期修炼者的身份,那夏若飞一怒之下,说不定补全《水元经》的事情就彻底没戏了。
沈湖心念急转,及时地补救了一下:“下次你可不能犯这样的糊涂了!我不是千叮咛万嘱咐,对世俗界普通人不能随意动用修炼者的手段吗?要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的道理!那位金丹前辈亲自出手惩戒你,又岂是我们这些炼气期修士能轻易化解的?”
刘执事哀叹道:“属下知错了,掌门,这次能留住一条命,属下已经知足了。”
“你知道就好!”沈湖冷哼道,“这样吧!这次回去之后你就在宗门慢慢养伤,就算是不能痊愈,也无法修炼,水元宗也会养你一辈子的!”
刘执事虽然不知道夏若飞的真实身份,但却知道鹿悠拥有《水元经》全本以及灵晶,而且也知道那位金丹期修士要关照鹿悠的事情的,更何况她这也算是因公受伤了,所以沈湖也不可能因为她已经废了,就把她逐出水元宗。
说白了,还是因为她知道得太多了。
如果不是夏若飞随意提了一句,不能取刘执事的性命,沈湖都恨不得把刘执事直接除掉,毕竟她让水元宗陷入了巨大的危机中,另外死人也是绝对不可能泄露秘密的。
但既然这样行不通,那就只能把刘执事养在宗门了,总之不能随意赶出去,否则消息就有可能泄露,鹿悠的安全也无法保证。
刘执事自然不知道她已经在鬼门关转了一圈,听了沈湖的话之后,刘执事露出了感激的神色,说道:“多谢掌门关怀!属下即便是不能修炼了,也一定会为宗门做出力所能及的贡献!”
#送888现金红包# 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热门神作,抽888现金红包!
沈湖微微点头,接着把目光投向了鹿悠,神色变得更加和蔼了:“鹿悠,我听说那位金丹前辈还赠予了你一部功法,还有一枚珍贵的灵晶?”
鹿悠心里直打鼓,看起来到目前为止,沈湖应该没有觊觎她美色的意思,现在既然沈湖问到了功法和灵晶,那么说……他可能是觊觎这些修炼资源?
鹿悠心中暗暗松了一口气,修炼资源真要是被夺走,那也就算了,反正她现在对修炼的热情也没有那么高了。
“是的!掌门!”鹿悠小心地应道,“刘执事告诉我那枚蕴含了大量灵气的晶体叫做灵晶,另外前辈还赐予了一部功法,名字叫做《水元经》,我看了一下内容,似乎和我们入门时拿到的功法有些相似。掌门,功法和灵晶我都带来了,您可以先看看……”
沈湖闻言连忙摆手说道:“不用不用!既然那位前辈明确表示这是送给你的机缘,那我身为掌门又如何能够抢夺呢?而且你要记住一句话,法不轻传,虽然《水元经》和我们宗门的功法类似,但你手中的这部功法应该是更加珍贵的,所以,在没有得到那位前辈允许的情况下,你绝对不能再给任何人观看,明白吗?”
沈湖也是担心鹿悠啥都不懂,随随便便就把功法给人看,如果是世俗界的普通人可能还好,但若是修炼者,尤其是修炼过《水元经》残本的水元宗修士看到了,难免就会生出歹念,就算不明着抢夺,私底下偷偷抄录一份也受不了啊!到时候这部功法流传了出去,然后被夏若飞发现有人修炼了完整版的《水元经》,那他沈湖真是浑身是嘴也说不清啊!
鹿悠听了之后,懵懵懂懂地点头说道:“我知道了,掌门。”
沈湖又叮嘱道:“最稳妥的办法,就是你先牢牢地把功法都记在心里,然后就把它销毁掉,这样就不会有泄露的可能了!”
沈湖说完之后,越来越觉得自己这个想法很有道理,马上又说道:“对!就这么办!鹿悠,你最近几天的任务,就是把这部功法背下来,然后再销毁掉。另外你一定要牢牢记住,除了你之外,这部功法绝对不能传给任何人,包括我这个掌门在内,除非是那位金丹前辈允许你这么做,明白吗?”
“是!我知道了!”鹿悠说道。
她看着眼前的掌门突然又变得正气凛然,心中也不禁一阵嘀咕,这位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啊?
沈湖说完之后,表情又变得温和了许多,接着说道:“鹿悠啊!这位金丹前辈既然会赠予你功法和灵晶,说明他还是很看好你的天赋的。我昨天了解了一下,你的天赋却是非常不错,而且体质是偏向水属性的,所以《水元经》这部功法和你非常的契合,你一定要努力修炼,千万别辜负那位金丹前辈对你的期望!”
“哦!好的!”鹿悠说道。
“今天找你来呢!还有一件事。”沈湖和蔼地说道,“你也知道,我们水元宗其实是隶属于天一门的,而没三年天一门都会从各个附庸宗门中选拔一批弟子,进入天一门潜修。今年又是选拔进修弟子的年头了,我们水元宗分到了两个名额!我看你的天赋可以说是万中无一,所以宗门准备重点培养你,把其中一个名额给你。”
刘执事在一旁,表情有些古怪。
鹿悠这些新弟子都是刘执事在负责,她自然知道鹿悠天赋的确不错,但要说万中无一,那却有些夸张了,至少在水元宗内部,和鹿悠天赋相当的弟子,都有好几个。所以她心里很清楚,沈湖对鹿悠的关照,多半还是因为那位金丹前辈,只不过又不能暴露前辈身份,所以才会把鹿悠的天赋夸张成了万中无一。
实际上刘执事对那位金丹前辈的身份也是非常好奇的。
鹿悠听了沈湖的话之后,直接就愣住了,她说道:“让我……到天一门去进修?”
“如何?”沈湖微笑着说道,“各宗门到天一门进修的弟子,都是享受天一门弟子同等待遇的,在天一门无论是修炼环境,还是修炼资源,都比咱们水元宗要强得多,你进入天一门修炼三年,保守估计也能达到炼气5层甚至炼气6层的境界!而如果留在水元宗的话,那修炼速度就会慢不少。”
鹿悠小心地问道:“掌门,请问……这天一门也是在英格兰吗?”
沈湖神色有些古怪,说道:“天一门并不在英格兰。”
“那……那是在欧洲?”鹿悠又问道。
沈湖哭笑不得,一般的弟子如果听说有这么一个珍贵的进修名额,早就感激涕零了,而这个鹿悠看起来却好像一点儿都不激动,反而是问这问那的,而且问的问题都是那么的无厘头。
不过这位可是夏前辈的朋友,所以沈湖也不敢表现出不耐烦的神色,他继续面带笑容地解释道:“也不是,鹿悠,修炼界宗门虽然不少,但是在海外开宗立派的,就我们水元宗一家,其他宗门最多也就是在海上,绝大部分宗门都是分布在华夏的,天一门也不例外。”
“在华夏?”鹿悠犹豫了半晌,然后说道,“多谢掌门的栽培,不过……这个名额我能不能不要?”
一旁的刘执事已经羡慕得不行了,她可是太知道这种进修名额有多珍贵了。以往实力低微的水元宗一般都是分一个名额,今年突然多了一个名额,多半就是为鹿悠准备的了。那位前辈居然都能影响到天一门,而且还指定把这个名额给了鹿悠,这实在是太令人羡慕了。
当刘执事听到鹿悠说不要名额,忍不住失声道:“鹿悠,你别犯傻啊!在天一门修炼,和在我们水元宗修炼,那是完全不同的!这个名额非常非常珍贵,你怎么还不去呢?”
“不要逼她。”沈湖说道,“鹿悠,你为什么不愿意去呢?”
鹿悠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掌门,我家里人并不知道我修炼的事情……”
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说 神級農場 起點-第一千九百二十一章 和藹可親
沈湖毫不在意地说道:“这很正常,修炼界和世俗界本来就是两个世界,你就算是告诉你家人,恐怕他们也不会相信的,说不定还以为你遇到骗子了呢!可是,这跟你去天一门进修有什么关系吗?”
鹿悠说道:“我是在英格兰那边留学,所以才能加入水元宗,同时又兼顾学习;可是,如果我去天一门进修,那就必须回国了,我英格兰那边的学位证都还没有拿到,如果中断学业回国的话,家里人会非常失望的。而且……我觉得我的天赋也没有您说的那么好,我到现在都无法主动吸收灵气修炼,所以,这个珍贵的名额,还是让给宗里其他弟子吧!”
沈湖哭笑不得,他没想到鹿悠的理由居然是这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