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都市小说 催妝笔趣-第四十章 豁然開朗推薦

催妝
小說推薦催妝催妆
凌画一边说着凌云扬的事儿,一边细细观察张乐雪的反应。
张乐雪听到那些趣事儿,也跟着张老夫人和张炎亭一起笑,待她说完那些趣事儿后,她似愣神地陷入了某种回忆片刻,她暗暗觉得,也许这件事情,虽然她因要离京处理的急了些,也不是不可行。
只要张老夫人不一口否决,张炎亭没意见,张乐雪对凌云扬不反感,那就有戏。
张老夫人笑呵呵地说,“倒是个有意思的孩子。”
凌云扬年少时,纨绔做的十分出名,据说他过生辰,京城方圆千里的三教九流都进京给他过生辰,京城各大酒楼客栈人满为患,让京兆尹的人在他生辰之日前后紧张了好几日,生怕出什么事端,连她那时不关心京中传言,都有所耳闻,可不是凌画口中区区方圆百里。小小年纪,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后来凌家遭难,凌云扬改好了,回归了家里,拾起学业,开始读书。宴轻却放弃学业,成了那个接班人,跑去做纨绔了。
好看的言情小說 催妝 txt-第四十章 豁然開朗分享
宴轻与凌云扬玩的方式不同,但却有一点相同,这两个人让京城内外的纨绔子弟,成了一个圈子,除了吃喝玩乐那点儿事儿,纨绔圈子里面的人,没人干违法犯纪逼良为娼仗势欺人那些事儿。京中的老百姓提起来,竟然也是观感大好。
不得不说,让人又是生气,又是好笑。
凌画试探地问,“乐雪姐姐见过我四哥吗?”
张乐雪脸一红,但还是如实说,“去年见过一面。”
“哦?”张老夫人也愣了,“乐雪,你见过凌四公子?”
张乐雪点头,小声说,“去年,我与晴意外出逛街,遇到了点儿麻烦,一时被人缠着不能走,凌四公子正巧路过,帮了我们。”
她看了凌画一眼,将自己心中的疑惑说了,“那时凌四公子身边跟着几个人,像是江湖游侠,其中一人脸上有刀疤,我与晴意道谢后,没多说话。那时我不知是凌四公子,还是晴意说是凌四公子。”
凌画虽没细问凌云扬是怎么认识张乐雪并且瞧上人家的,但去年有几个人来找凌云扬,她却是知道的,她笑着说,“那几个人我知道,是四哥以前做纨绔时,认识的兄弟,去年他们遇到了些麻烦,没法子,进京来找我四哥,我四哥帮着解决了,他们待了两日,便离京了。”
张乐雪点头,看向张炎亭,“我回来后知道是凌四公子帮我们解围,便请哥哥备上谢礼送去给凌四公子。”
张炎亭接过话,“他没收,说随手为之,当不得重礼相谢,后来祖母病倒,我便将此事按下了。”
张老夫人笑道,“你们两个孩子,私下瞒着我,我倒不知道还有这么一桩事儿。”
她拍拍凌画的手,笑着说,“这样说来,也算是相识过,还要多谢你四哥,对他来说随手而为,对女儿家来说,任何麻烦,都是大事儿。”
她试探地问,“你四哥可否有心仪的姑娘?”
凌画心想,我四哥是有心仪的姑娘,但是在您老人家面前,我却不能说,否则岂不是被您知道我四哥惦记着您孙女,也会暴露我不怀好意帮着自家的猪拱您家的白菜了?
她面不改色地摇头,“我四哥没有心仪之人,我才敢跟您提起结这门亲。”
张老夫人又笑着问,“他不做纨绔了,还与过去的那些人有来往?”
凌画斟酌着说,“没什么来往了,毕竟如今再不比以前,我四哥一心备考,将来入朝为官,更是要谨慎,但话虽如此,若是有以前的兄弟遇到麻烦,找到我四哥帮忙,我四哥还是会帮的。”
张老夫人点头,她因为宴轻跑去做纨绔,起初对纨绔的观感恨屋及乌,没那么好,但如今几年过去,心结解开,自然不会如以前一般想法了。虽然她没见过凌云扬,但从凌画口中了解了这些,觉得倒是个挺有趣的好孩子。尤其是还帮过张乐雪,随手为之,不要谢礼,更见品性珍贵。
她笑着问,“你明日就要出京了,这一回离京多久才能回来?”
凌画道,“快则一两个月,慢则年前。”
“要走这么久吗?”张老夫人觉得太久了,尤其是她刚刚新婚。
凌画点头,“江南漕运的事情有点儿棘手,非我亲自去不可,牵扯的事情颇有些复杂,怕不是一时半会能轻易解决。”
张老夫人以前对凌画了解不多,听的都是传言,五花八门,说她什么的都有,听的最多的,无非是厉害两个字,后来因着宴轻闹出婚约转让书的事儿,陛下圣旨赐婚,她才打听了些,据说她的确很厉害,时常在江南,一年到头在京中待的时间屈指可数,如今听她这么说,她便忧心起来,“老身记得你大婚前不是刚从江南漕运回来?如今刚大婚几日,就又要离京,那小轻呢?他是待在京城,还是跟你一起出京?你们这般年轻,夫妻两个人,不能分居两地太久。”
提起这个,凌画最是无奈,“我觉得他应该待在京城,我出京办的事情,有些危险,他若是跟我前去,恐将他陷入险境。”
张老夫人心里透亮,凌画的危险,多数来自东宫与温家,东宫与温家恨不得杀了剐了她,离开京城天子之地,才方便他们动手,她点点头,“有这个顾虑是对的。”
她看着凌画,话音一转,笑着说,“不过你掌管江南漕运已有三年,如今还不是依旧好模好样的?看你身子骨不适合习武,应该是靠身边人保护吧?小轻的武功,可是极好的,三个炎亭,都打不过一个他。”
凌画眨眨眼睛。
张老夫人笑着说,“你要离京,他是什么想法?”
凌画如实说,“他说想去江南玩。”
张老夫人笑起来,“那你就带着他去。”
凌画讶异,“老夫人觉得我应该带他去?”
“应该,怎么不应该?”张老夫人有不同的看法,“当年我家老头子教导他十八般武艺兵法,这还不够,老侯爷又私下给他请了江湖顶厉害的人教武功,你不要小看他的本事,不是老身夸他,让他自己出京,只要不是绝顶的高手,都不是他的对手。他虽做了个四年纨绔,但打下的底子,总不至于扔的毛都不剩了。他天赋惊人,厉害着呢,若非如此,老侯爷、侯爷,我家老头子他们三个也不至于含恨九泉,青山书院的当世大儒陆天承也不至于与他断绝师徒关系。”
凌画自是知道宴轻有本事的,但是听了老夫人的话,觉得大概她还是低估了宴轻的本事。或者说,她这三年来的经历和习惯使然,将人划归到自己人后,便习惯性的给与保护。
“我家炎亭,他没有那么高的天赋,我家老头子也知道,所以,从来不对他太过苛责要求。但小轻不同,他是有天赋,才让人觉得若是这样一辈子下去,才是可惜。”张老夫人叹气,“他既想去,你就带他去吧!出去走走,也许他就不会再困居京城这尺寸之地吃喝玩乐耗费光阴了。”
凌画虽然觉得,宴轻做纨绔没什么不好,哪怕多少人都觉得他这样荒废自己很是可惜,但是她并不觉得,人生一世,做自己喜欢的事情,自由自在,随心而为,只要不辜负自己,便不是虚度。
就比如她,如今做的事情,其实并不是自己喜欢的事情,刀光剑影,鲜血白骨,尔虞我诈,勾心斗角,她觉得累,又不能放弃。
宴轻不同,他没有这些负累,便可以随心所欲。
但是换句话又说回来了,他想去江南玩,若只因为她身边危险,避免牵累他,便拒绝他不让他去,是不是也没有做到让他随心所欲?
她因为条条框框,考虑的太多,以至于将自己困住了,紧固了自己,却也在无意识下,用自己的思维紧固了宴轻。
他今日便生气了呢!
张老夫人这一番言语,也算是点醒了她,让她一下子豁然开朗了,觉得今日来这一趟,才是真的值了,诚心诚意对老夫人道谢,“多谢老夫人点醒我,既然如此,我就带他一起去江南,也免得我人还没走,就舍不得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