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iogk熱門言情小說 《學魔養成系統》-345 相似的一天,不同的夜熱推-8righ

學魔養成系統
小說推薦學魔養成系統
教师休息室,李峥正要走,突然瞪起眼睛。
【学资掠夺成功!】
【楚佑华→李峥】
【楚佑华学资:138327→138310↓】
【李峥学资:157→174↑】
李峥,先是惊讶了起来。
发生了什么?
怎么不知不觉……就薅了一把?
是因为他在沈越岑面前声望下降?
还是因为碰壁影响了他的信心?
或者是间接惹到了宁儿?
又或许是……
他只是单纯的被我学魔吸了。
李峥,再是愧疚了起来。
左手抓住右胳膊,心中悚然。
我的魔之力……很难控制啊……
不过想到楚佑华为了宁儿的资源,竟是不惜搞这么一套,实在是有些过于苟且了,他虽确有巨佬之资,手段却也突破过了李峥的底线。
我李峥学了这么久,征化学、屠物理、虐生物、爽信息、干数学,造火箭……
到头来,还不如一个妈妈么?
嗯……好像是的。
反正不是一路人,吸点就吸点吧。
李峥,终是真香了起来。
从香的角度来说,楚佑华是何等的肥美,怕是每天掉毛都不止这么多了,就薅了这么点,应该也感觉不到吧,大概睡一觉就能长出来了。
接下来,解其纷终于干了一件人事儿,领着李峥和张小可去吃了全校最好吃的拉面。
其实,也不过马马虎虎。
不过毕竟是蓟大的面,有种知识的味道。
楚佑华那通电话的真实目的,也是在这吃面的工夫才解开。
但有一件事,解其纷依然没有解开。
“那你又是怎么认识沈院长的?”解其纷放下筷子问道,“他是谁的面子也不给的那种人,而且现在只收博士,再说怎么看他都挺讨厌你的……怎么就这么随随便便开口了呢?”
“实力吧。”李峥闷头吃了口面,“在绝对实力面前,沈老师也不得不放下个人成见了。”
“我不信。”解其纷又想了想,突然有些担忧,“李峥,你要小心啊,我又想了想沈院长看你的眼神……我感觉,他是存心要整你,先把你收编了,关屋里慢慢整……”
李峥闻言也是一个哆嗦。
这么一聊,好像也说得通的样子……
此时,他又想到了静静发来的姥爷肌肉照。
那张照片脸部有些模糊,看的时候,自己的精力也都集中在了一身腱子肉上,没注意到是沈越岑……
这会儿,想到未来四年,要被这样的人整理,李峥还是有些慌的。
他转头咽了口吐沫,冲解其纷道:“你别吓我……堂堂老院长,不会这么无聊吧……”
“反正我感觉不太对。”解其纷抿嘴道,“你们有什么私人恩怨啊,是不是之前不经意冒犯过?”
李峥又是一个哆嗦。
记得静静说过,她是被姥姥姥爷一手带大的。
作为姥爷,养了这么久的静静白菜,突然就被一个帅逼抢走了……
这其实也还好,关键之前……亲闺女也有类似的经历。
作为吃过一堑的姥爷,严防死守养了很久的静静白菜,似乎也说得过去。
想到最后,李峥也只是摇了摇头。
“无所谓了。”李峥哼笑道,“我一向以学服人,沈老师与我接触几日,怕就会爱不释手,将心爱的……知识,拱手相送了。”
解其纷摇头拍了拍李峥:“算了,你顶得住就行。”
正说着,一直在搞手机的张小可凑了过来。
“喂喂,情报型小可搜集到资料了。”张小可握着手机嘟囔道,“楚佑华确实是行业巨佬,不过褒贬对半开,褒的人说他确实做了很多开创性工作,将我国量子工程拉到了世界水平,贬的人认为他言过其实,忽悠资源远大于学术贡献,我反正是看不懂了。”
“你不用看懂。”解其纷抬手笑道,“现在搞量子的70%都是忽悠,资源越多的越能忽悠。”
“那你还塞我过去?”
“我不是说了,他有点东西,进去还是能接触到一些真东西的。”解其纷抬手一插,“你先混进去捞到资源和资历,然后用那70%忽悠的资源,做那30%货真价实的事情不就好了,曲线救国,能屈能伸嘛。”
“你自己怎么不能屈能伸?”
“怎么又聊回我了?我的事儿轮不着你们想。”
“但我偷听的时候,楚佑华说的几个词格外刺耳……”李峥憋着笑说道,“几何形统一场论,规律的不均匀性,用数学模型诠释物理规律的演化……哈哈……这是你以前的课题么?为什么每个字都充满了民科的味道。”
“嗨,谁又没当过空想民科呢。”解其纷一笑,摆着手起身,“我再弄几个小菜去,你们聊。”
看着解其纷有些强颜欢笑的落寞背影,张小可拿起筷子指了指李峥。
“师父你太过分了,怎么能这么戳人痛点。”
李峥夹着面笑道:“我们很熟了,可以这么玩。”
“不是的,很熟的人也有不可侵犯的痛点。”张小可正色道,“以后解老师不说,你不要提这些了。”
“小可,你知道这些词汇代表着什么么?”
“朦朦胧胧……”张小可确定解其纷走远后,才凑过来轻声说道,“就感觉是科幻小说里才会出现的,一个人妄想要统一物理学的感觉。”
“几乎是吧。”李峥点头解释道,“统一场论几乎可说是现在能想像到的,物理学的最高顶峰,相当于用一套数学模型解释宇宙万物,是令从古至今所有物理学家‘朝闻道夕死可矣’的理论,最关键的是,现阶段如果真的要研究这个理论,那就不可能避开量子物理,但解老师是拒绝前沿量子理论的,只能勉强接受最基础最经典的那一套量子学说,这就相当于他要把整个大海的水运到自己家里,却连一个像样的容器都没有,所以我才开玩笑说是民科。”
待李峥说完很久,张小可才忽然反应过来笑了一下,点了点胸口又指了指李峥,一脸虚伪的笑容:“呵,我都听懂了,有Get到,原来如此,嗯嗯。”
李峥也没理她,自顾自叹道:“不过我一直很好奇,像解老师这样绝顶聪明的人,会用什么方法去研究呢……就算是一个荒唐的课题,应该也会很有趣吧。”
“哼,说的对,一定会很有趣吧。”张小可跟着点头。
……
每个人都度过了相似的一天。
每个人却都拥有不同的夜晚。
这一晚,李峥列出了一个928本的书目,并且喜气洋洋下单了124本,他并不准备太早地运用学资突破科技,而是选择将已有的关键知识尽可能点亮,反正都是前置,早晚都是要学的。
……
这一晚,张小可反复在床上翻滚,提前预演起未来的景象。
“嗨呀,怎么就考到光明学院了嘛。”
“没怎么复习,就全市前100名了?”
“嗯嗯,樱湖也是个好学校,跟仁大附五五开吧。”
“啊?樱湖峥神?那是我小弟啊,天天缠着我跟狗狗一样,烦死啦,哈哈。”
“嗨呀,我其实对金融也没什么兴趣啦,就是小弟李峥求着我帮忙,勉强报一下吧。”
“二叔你问我考上了哪个学校?哎哎哎不行的不行的,光明学院罢了~~对对,三本三本~~”
越滚越激动,根本就睡不着啊!
……
这一晚,解其纷在给老母亲脚指甲涂药的时候,不经意间被发现了手机里的照片。
“这姑娘是谁?”老母亲眼儿一瞪,抓起了老花镜,握着手机仔细打量起来。
解其纷瞥了一眼,无所谓地继续上药:“嗨,介绍相亲的。”
“相亲?”老母亲惊叹抖脚,“这姑娘看得上你?”
“看不上,没成。”解其纷说道,“待住了,脚别乱动。”
“傻儿子,你得自己争取啊。”老母怒而拍床,“你怎么了你?你多好啊,长得精神又是蓟大教授,我刚刚就开个玩笑的嘛,哪个姑娘看不上你?当年找你相亲的媒婆都给我们家门敲烂了你知不知道?”
“说了,别乱动。”解其纷按着老母的脚笑起来,“瞎激动什么劲儿,就这样,挺好的。”
“你懂什么,男人得主动啊。”老母指着解其纷骂的更凶,“你就往那一坐,混不吝无所谓的样子,还要人家姑娘贴上来么?”
“行了,弄完了。”解其纷起身,用胳膊擦了把汗,“就算人家能看上我,我搞研究也忙着呢,没工夫搞对象。”
“研究研究,都研究二十年了,什么时候是个头儿啊。”
“科学无止境。”
“又找揍,我揍!”老母拿起痒痒挠就要抽。
解其纷抓起手机就笑哈哈朝外跑去,一路跑到卫生间,本来还期待母亲追上来,但在探头的时候,他只见到母亲叹口气,捂着心口坐回了床头。
解其纷的笑容也跟着凝了下来。
走到洗手池前,洗手,刷牙,洗脸。
而后抬起头,看到了那满是斑痕的镜中,那张失败的脸。
接着,咧嘴一笑:“老民科了。”
擦干洗净,解其纷回到了自己的卧室,开灯关门。
如果李峥此时站在这里,至少会四重瞪眼。
这里挤满了真正的“书柱”。
确切的说,是数以千万计的草稿纸捆绑在一起,扎成一捆一捆的堆叠在一起,就像是一个考卷仓库。
这个仓库只留下了一条过道,通向床和书桌。
解其纷一路抚着“书柱”走到写字台前,伸了个懒腰,右手提起笔,左手按开了计算器。
老民科真正的一天,开始了。
……
这一晚,楚佑华在研究所的办公室待到了很晚,屏幕上堆满了有关李峥、安宁和沈越岑的内容。
最终,他咬着指甲撇下鼠标。
什么东西都是……
拿什么和我比。
饮恨之间,叩门声响起。
“进。”楚佑华立刻换了副神色,满面和蔼。
助理探了半个身子进来说道:“科大那边给您订好机票、酒店了,后天上午9点,您可以走头等舱安检通道,到时那边有安排接机。”
“头等舱?”楚佑华眉色一皱,“不用不用,经费这么紧张,经济舱就可以了,酒店也从简,最普通的房间。”
助理犹豫道:“那边都安排好了……”
“那就改,能节约多少是多少。”楚佑华抬手点到,“跟他们说,再给我搞头等舱我就不去了。”
“好。”助理微笑点头,“所长,您真是我们所有人的榜样。”
“不要说这些。”楚佑华笑着摆了摆手,“恶心。”
“嘿嘿。”
助理走后,他原地思索片刻,而后点开了之前就在桌面上的某个逼呼网页,勾上了匿名回答。
【本人物理竞赛国集选手,李峥我接触过,狂的要死,不会真的有人不知道他妈妈是科技部管经费的吧?】
【高中生进航天系统,不是皇亲国戚让你进?自己去搜索“安宁”吧。】
【沈院长的课我上过两节,实话实说,无聊且迂腐,就像听一个老说书先生背八股。但不得不说,沈院长长得是真精神,非常满足公众对于老科学家的意淫。】
【利益相关,匿了,曾在沈越岑老板手下工作过,我当时也是抱着崇拜心情进去的,但搞了半年,也没见过沈越岑亲自下场做任何事,后来才从师兄们嘴里知道,沈老成就全在霸着超算,不说院士,你把超算资源随便给一个博士生半年,成就也不一定比沈老差就是了。】
【本人量子工程圈人士,坐标中南科大,因为学术会议的关系,帮BOSS给楚佑华老师订机票和住宿,楚老师毕竟是传说中的顶级大神,BOSS给的预算很多,我也卡着预算定了头等舱和大套房,谁知道楚老师知道以后就急了,一定要立刻改成普通的,还打电话骂我“经费这么紧张还搞这个?”吓得我哭着就把机票给改了……我虽然对楚老师科研成就了解有限,仅从为人上来说,楚老师也是业内第一等的。】
【呵,逼呼可以啊,杨振华、楚佑华这一等人物都有人喷?怎么不喷袁隆平把你们喂太饱了?】
如此激昂了一个多小时后,楚佑华才关上了电脑。
他刚要起身,又忽然想起了什么。
忙又打开电脑,远程登陆了一台境外的虚拟机,书写起邮件。
【尊敬的科技部领导、同志:】
【贵部……安宁司长,滥用职权……其子……国家核心工程……】
【现其子李峥已……可想而知,在今后的经费预算方面……徇私之嫌。】
【另……安宁在蓟京地区……3处个人房产来路不明……】
【事关国家安全与科政廉洁。】
【望明察。】
再次关上电脑,楚佑华长舒了一口气。
这一天,可算是自洽了。
……
这一晚,周毅苦着脸放下了手机。
【尊敬的周环环:】
【承蒙厚爱,感激涕零。】
【怎奈,沈越岑教授,执意要将我收入门下。】
【虽然我心向环,奈何沈老乃女友静静之姥爷,若是不从,怕是踏不进静家了。】
【愿您与史宝儿早日成环。】
【成大环。】
【——您的小峥峥】
……
这一晚,沈越岑要到了下学期蓟大本科生“全部”的课程安排。
别的不说,单是这个excel文件都下载了一会儿。
借着台灯的灯光,沈越岑面色严峻地打开了工程计算软件。
嗯……这上千的科目,首先排除掉有前置条件的课程……
再排除英培没法选的……
再排除小语种……
呀哈!
还是有上千门!
那么接下来,是一道数学题……
设学生李某,力图要排满自己的课程表,周一到周日早9到晚9一刻不停地上课到晚九点,那么究竟如何选课,才能在互不冲突的情况下将课表塞满呢?
这就要微一下子了……
一下不行,就两下。
对了……还要排除物理专业的课程,不要和静静碰到。
谈女朋友?
贴我的小静静?
一分钟也不会给你!
先学它一个礼拜。
看你还有力气找小静静的!
不消片刻!
屏幕上,便输出了一张完美的997课程包。
沈越岑随即肌肉一绷。
怕是你不知道,我沈越岑自4岁混迹学海以来,始终保有一个圈内唯一雅号。
突然,沈越岑嗖地扫向了屏幕上方,眼儿一瞪。
那里,有一面饱经沧桑的老锦旗。
绣金有书——
【蓟京大学,数学系研究生院,79级四大金刚之首】
【学魔】
【沈越岑】
男人,至死都是少年。
即便,始于那个春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