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g3s8精品小說 無限諜影 愛下-第兩百零七節 入門(上)推薦-p7st0

無限諜影
小說推薦無限諜影
阿魅羽遁走,留给峨嵋却是一地鸡毛。
其实峨嵋的景物倒没受多大损伤,荀兰因以太元洞的禁制一直护持着,阿魅羽也只是展现了其诡奇、隐秘居多,并没有展现其毁灭性的一面。
但对峨嵋来说,本该是预先发现异界妖魔,然后故意待其有所行动时,三仙二老一举出动镇压妖魔的剧目,就算是布下了两仪微尘阵,也不过是增加一些传奇性,传到其他宗门耳中,让人惊叹几句两仪微尘阵的厉害,其实对峨嵋的威名反倒有利。
可是,最后的结果却是妖魔成功遁走,峨嵋就尴尬了,这可是出动了东海三仙、嵩山二老,还有一个妙一夫人助攻,连布下两仪微尘阵的六合旗门都没留下对方,传闻出去,恐怕连那些魔教、旁门中人都要幸灾乐祸,兼蠢蠢欲动。偏偏这还不好掩饰,虽然斗法时有太元洞禁制镇住外溢之力,但太元洞禁制也不能完全遮掩,更不是能隔断时空的两仪微尘阵,瞒不了峨嵋之外的正邪大能。
不过比起峨嵋威名可能受损,三仙二老恐怕更加担心的是如何防范这妖魔,阿魅羽在与众人相斗时展现的奇能,只有与之相斗的齐漱溟等人才深深明白,众人的飞剑法宝,除了天遁镜对其略有克制之功,连无形仙剑、太清金光神雷等以往对魔教、旁门颇具克制之功的都伤她不得,这等奇能仅从防御、生存、诡奇已堪比邓隐的血影神功,只是没那么凶残。
齐漱溟顾不得今日曾经观战的弟子心中是如何波澜,下了掌教法旨,命髯仙李元化暂时主持日常庶务,才入门的后备弟子师尊未定时,由其传授峨嵋功法,而三仙二老则要商量最近一连串与异界来客的冲突,将异界修士的优先级在与峨嵋有敌对关系的势力中重新排序,并拟定策略。
再说王动和栖云洞中,以及在太元洞的小一辈,出了阿魅羽这档子事,看得目瞪口呆,一场壮我士气、弘扬峨嵋威名的灭魔大战没看到,反倒看到妖魔从容退走,俱都良久不语,不知该如何出口。
倒是李英琼到底道心甚坚,最先清醒过来,肃然道:“诸位,没想到这和我们一路随行,并带上山来的羽虹竟然是妖魔所化,我等失察的责任是不能推卸的,现在诸位师长要商量应对异界的妖魔和魔修之事,我等不用惊慌,更不可道心动摇,须知邪不能胜正,是自古以来的真理。”
“英琼说得不错,失察之责,首先在我,是我先遇到羽虹的,英琼不过是与我们在幻波池洞府会合,这妖魔如此厉害,据李师叔刚才说,便是他也看不出来,全靠在灵空天界的长眉祖师传偈,掌教真人才知道有异界妖魔潜入了本山。”吴文琪面带惭色。
“这件事我看与英琼固然责任不大,便是吴师姐也没多大责任,这妖魔不如何方神圣,如此厉害,连几位师长的飞剑法宝都俱不能伤,何况是我们肉眼凡胎,又怎么看得出来呢,说来也是她想潜入峨嵋,否则在半路上动手,吴师姐只怕头一个便会遭她毒手。”新上山的裘芷仙道。
“不错,诸位师长必然明白,不用担心。我等都是才入门不久,接下来便应该如平常一般,做好自己的功课就好。”说话声音柔柔的,却是墨凤凰申若兰,她虽然也是才入门不久,但却是带艺投师,原本是红花姥姥的弟子。
几女说话间,髯仙李元化又至,安抚众人,王动本心怀警惕,担心因为阿魅羽之事,令峨嵋也怀疑自己,不过李元化却并未有什么特别对待,反而向众人宣布,此番上山之人,除了杨成志和南姑姐弟还没有得到掌教允准,申若兰、王动、裘芷仙等师承已定。
王动想想,随即恍然,峨嵋虽得气运垂青,上有长眉真人,外有诸多大能友人,玄真子本身也擅长先天神数,但是自己从投胎开始,就算是玄真子也没办法分辨出自己是否从未进入过轮回,唯一能辨别自己可能存在异界背景的只有蜀山世界的世界意志。但长眉真人自灵空天界的提醒必是来自世界意志,阿魅羽再如何诡秘,在蜀山的主场还是瞒不了世界意志,但王动与之相比就如尘埃了,原本任何世界再如何封闭,仍然存在与界外交互的可能,比如谁都无法预测和完全阻止的空间裂隙。
像王动在法迪尔位面遭遇的位面潮汐就是时空裂隙的一种,区别只在于是次级位面自己法则不完整引起的,还是与高阶位面交互产生,有时候则是内外因一起造成的。每次这种空间裂隙诞生,多少都会造成外来物种的进入,有的主动,有的被动,所以世界意志也不可能全部阻止,只要任其进入本位面循环,最终变成位面的一部份,便等若变成了蜀山世界的一部份。
因此,有阿魅羽闹了这么一场,世界意志又没提醒有王动的异常,峨嵋诸人便先入为主认定长眉真人的提醒中只有阿魅羽这一个异界来客,反倒是洗白了其他人。
单栖云洞这几人是这样安排的,旧的如吴文琪师承是餐霞大师,这个当然不可能改变,李英琼是三英二云之首,同拜妙一真人夫妇为师,日后是掌教嫡传的身份。申墨兰、裘芷仙拜入妙一夫人门下,但只单算荀兰因一脉的师承,却不算齐漱溟的传承,这想是两人的女子身份,能入的传承同样以女师为宜,而峨嵋门下的女性师长就那么几个,餐霞大师、元元大师、荀兰因三四人而已,原本还有一个屠龙师太,但她已遵长眉之令在其飞升后改投宇宙六怪这一的心如神尼,却只能算峨嵋友人了。
至于王动,既无背景,也不像申墨兰、裘芷仙是女子,能入峨嵋门下已经是幸事,既然李英琼对他有援手李宁之德,心中感激,已决定助其入门,但也只限于若是入门有碍时,愿意帮其向妙一真人求情,却不太可能在传承上说什么,她到底只是一低辈弟子。
王动的座师安排的是醉道人,他门下倒也简单,除了慈云寺一役时收了个周云从,便只有两个道童松儿和鹤儿,不过这次除了王动,倒是还有一人被安排拜入醉道人一脉,那就是严人英。
严人英的来历比王猛(王动现在的名字)可厉害多了,他是苏州东洞庭山女仙严瑛姆的侄孙。严瑛姆是可以和长眉真人论法的女修,其修为之高,长眉真人飞升后,她和极乐真人李静虚都是魔教中人最惧怕的几个玄门宗师之一了。
而且严人英是三英二云之一,会拜入醉道人门下,原因和王动是迥然相异的,王动是没背景才扔给醉道人,而严人英是太有背景了,严瑛姆都不想表现得让人感觉是在抱峨嵋大腿,但实际的确还是在抱大腿,所以算是随便找个师傅,有个名份定在峨嵋即可,否则如果拜入妙一真人门下,又争不过李英琼和齐漱溟那几个儿女,拜在其他支脉,严瑛姆又瞧不上,倒不如就拜入醉道人门下,有名份师傅即可。
反正严人英的修道是注定坦途的,修三代不是白叫的,除了峨嵋功法,严瑛姆的大玄天章是能最高成就金仙的道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