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5zxh好文筆的都市小說 玄渾道章 起點-第一百三十四章 上星渡重宇看書-yyo0u

玄渾道章
小說推薦玄渾道章
东庭府洲正堂之内,项淳在看罢姚庄师兄弟二人画影之后,若有所思。旁边许英道:“师兄,怎么样,我说得没错吧?”
项淳点头,他自是看得出来,这二人剿杀异类生灵是假,宣扬安越府洲才是真。
在岳萝那个宣讲出来之后,其他府洲也不是蠢人,见到明观之印的影画好用,他们自也会拿来用的。
只是姚庄这二位恐怕是事先也没想到半途会遇到一头神怪,所以整个过程有了一丝瑕疵。
可项淳认为,有时候事情做不圆满并不一定是坏事,此二人的目的只是为了扩大安越府洲的名声,从而招揽更多人来,现在这等错漏反可能会起到比原先更好的效果。
他心下感慨,所有人都在使劲,东庭这里显然也不能放松。
他问道:“那盛剧排演的如何了?”
许英回道:“正在进行之中,可要小弟去催一催?”
项淳摆手道:“不必去催,此事急不得,让他们慢慢打磨。”
他很清楚,若把这场争夺比作一次斗战,那么这正在排演的盛剧便是一个正在祭炼的法器,虽不见的一定要留待最后才使用,可一旦拿出来,就要起到一锤定音的作用,让对面没得翻身。
许英有些着急道:“可是小弟以为,纵然盛剧还不能放出,那影画也不能就此停下啊,不然不知多少人才要被其他府洲抢走。”
虽然他前些时日对宣扬一事有些反对,可这些时日看着来东庭的人明显增多,感觉明观之印的确又十分好用,态度来了一个大转变,现在反倒是成了支持者。
项淳道:“师弟说得也是,我东庭独有一处地陆,又与异神土著对抗百年,能入影画的东西着实不少,不过这事我们不懂,还是交给下面的年轻后辈去为吧,”
许英忙道:“是,小弟这就去招揽人手,尽快把此事安排下去。”
他正要离去,项淳却是喊住了他,便又转身问道:“师兄还有什么吩咐?”
项淳叮嘱道:“切记谨慎而为,也需知晓‘过犹不及’。”
他在提醒许英,就算是弄出影画,也不能是粗制滥造,那样反而会造成恶劣影响,如若如此,那样还不如不做。
许英想了想,明白了这里的意思,也是谨慎回道:“是,小弟会盯着的,若有妨碍,必不让致其露丑于外。”
项淳点点头,这里他倒是相信许英的。这位师弟或许偏执,但却也是异常较真的,就是有时候不知不觉会走偏,但若是提前给他一个正确方向,那做事还是很得力的。
待许英走后,他再度看向训天道章,向崔岳问询道:“崔玄正?不知你那里如何了?”
崔岳带着人去往安山深处搜剿复神会,这一走就是两月余,幸好有大道之章可以随时两边保持沟通,不然他早派人去寻了。
话音落下,有一道光幕在他面前绽放开来,崔岳的身影出现在了那里。
此前明观之印只有玄柱那里可以获得,而未置入训天道章之中,那是因为道章早有律限,有些影响较大的章印不能直接置入此中。
现在玄廷的律限已然定下,于是明观之印呈现其上,崔岳等人闻知此印的用途后,也自是第一时间将之取为己用。
项淳此时看过去,见崔岳与余下几名浑章修士立在一处林荫之中,旁边是一个泉眼,有水流自里冒出来,周围有氤氲水气弥漫。
而可以见到,四下还躺着一些戴着面具的黑衣人,其中有一些是被打碎陶人,但还有一些则是有着血肉之躯的。
崔岳道:“项主事,两月时间,我等寻到了两处复神会的据点,只是战果不多,好在我们由此寻了一些线索,并由此找到了这里。
此间极可能是复神会的一处重要驻地,我们现在已是到了入口附近,若是一切顺利,那么我们可在月末赶回。”
项淳神情严肃起来,道:“崔玄正,可要支应?”
复神会虽然目前还没有表现出足够强大的武力,可能存在这么长时间,绝然不是那么简单的。
崔岳显是也心中有数,道:“内里情形不明,我不会强攻,会以观想图先行试探,若是可以,那便顺势拿下,若不成,我便会先行退回。”
项淳沉声道:“我稍候会向玄首禀明此事。”
崔岳没再多说,对他打一个稽首,光幕便散了去。
而与此同时,虚空之中,金郅行在离开了内层之后,就潜渡虚空,回到了那一条与浑空老祖交通的碎星带上。
他到此便设法传递出了消息,可是在此等了大半月,才被上宸天遣来的修道人接引到了一处荒星之上,并让他继续在此等候。
又是一个月过去,终有一名赤袍器灵到来,在此人接引之下,由一条星桥跨过天门,来到了一团庞大如星云的气光之下。
这里仍是在虚空之中,乱星霞光并举,到处都是破碎陨星和飘荡尘埃,但能感觉到虚空外邪到此减弱了些许。
金郅行抬头看着那团星云气光,知道去了那里,自己才算到真正进入了上宸天,他问道:“金某何时才能入内?”
那赤袍器灵冷冷道:“有了消息,自会通传金玄尊。”
金玄尊笑着点了下头,他面上表现的很洒脱随意,一点也不急躁。可心中却是不屑,你上宸天有什么好神气的?迟早有一天被天夏平灭。
待器灵走后,他也是唤出大道浑章,一如之前,将自己所处之地展现给了张御观看,并将情形略微说了下。
张御看过后,道:“金道友,上宸天既然带你到了这里,稍候定会放你入内,你到了里间,不用再时时传报了,只需拓下影画,寻机传来便可,毕竟上宸天也有几位大能坐镇,难说你之所为会否被他们察知。”
金郅行不由一凛,忙是应下,待收了大道浑章之后,他便在立在此地耐心相候。
再是两天过去,一道白光自那气光之中落下,浑空老祖出现在了他面前,打一个稽首,道:“金道友,灵都上尊要见你。”
金郅行心中一震,这位他是知道的,其地位与显定在幽城相仿佛,只是上宸天这里,这般人物不止一位罢了。
因为上宸天这里,至今还维持古旧宗派的格局。
上宸天,实则就是归上宸派所统御,而在底下,还有依附于上宸派的各个小派,有少数玄尊就是出自这些小派。
他倒是没想到这位要见自己,一时也是有些犹豫,是不是要对自己施加一个神通,可以将过去一段记忆暂时篡改,譬如他去往天夏的那一段……
可是再一想,对方若是对他没有敌意,不用手段,也看不透心里,若是怀疑,那用神通却容易适得其反,故是终究没这么做,问道:“可是现下么?”
浑空老祖对他一点头,道:“道友随我来吧。”说着,便就那云光之中升腾而去。
金郅行心光一运,随他而来,片刻之后,他只觉自己穿过一层瑰丽而壮阔的星云,恍惚之间,似见一条跨越虚空的枝蔓,那如雾群星像是托于此枝一叶之上,只这景象一晃而过,便就不见。
待他再是得见实景后,发现自己落在一处上下清浊分明的广阔天地之内,海陆山川,日月星辰,俱皆齐备。
这里并没有浊潮,而上宸天似也没有以禁阵遮掩的意思,以他目力,自是可以一举望见极远之地。
此刻可以见到,在这方地陆之上存在着一座座难以计数的人间州城,其大多沿着大江大河分布,宛如珠串相连,观城中之人的打扮,皆是结发髻,穿古服,而且一应诸俗,仍旧是古风古貌。
这一瞬间,他好像看到了那个记载之中万载不变的世界,不觉脱口道:“神夏?”
浑空老祖沉声道:“道友说得不错,正是神夏。我上宸天才是神夏之正朔,是得了古宗传继的,而那些自言天夏之人,不过是窃据中位,夺名妄称罢了。”
金郅行恍然道:“原来如此。”可他心中却是暗自鄙夷:“当真金某没读过古卷?幽城的记载可是清清楚楚,非要弄个分明,你们上宸天才是逆贼啊。”
这时他见江河之中忽有一条蛟龙窜起,水河漫过江岸,一座岸边城池霎时就被淹没,那蛟龙不顾城中之人哭喊哀告,上去吞食人牲,待吃饱之后,心满意足回到了水中,而天中不是没有修道人路过,但都是对此凄惨景象视若不见。
金郅行诧异道:“异类修士?”
浑空老祖冷淡言道:“算不得,只是一些看守洞府的孽畜下界偷腥而来的后裔,姑且先蓄养在那里,若要炼丹炼器,也是方便我辈取用。”
这时他又看金郅行一眼,似若无意道:“金玄尊,若是看够了,那便随我去见上尊吧。”
金郅行心神微紧,他收回目光,笑道:“好,这便道友前去,不要让上尊久等了。”
浑空老祖拿拂尘一摆,前方重重浓云分开,露出一座飞虹相衬的拱形宫门,后方隐隐约约可见无数宫宇殿台,他脚下有气光云雾一托,就乘光往那里去。金郅行镇定心神,也是随后跟上。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