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fcv9好文筆的玄幻小說 《西遊之絕代兇蟾》-第六十七節 滿載而歸推薦-f34ay

西遊之絕代兇蟾
小說推薦西遊之絕代兇蟾
眼看局面已经完全处于掌控之中,云翔一脸轻松地走到了那曲主簿的身旁,笑道:“曲主簿,你可知道,我们为何不愿伤你?”
曲主簿战战兢兢地道:“为何?”
云翔笑得更开心了,道:“因为我知道,你一定是个聪明人。”
曲主簿果然是个聪明人,忙问道:“你想要怎样?”
云翔道:“素来传闻天河府物产丰富,我听人说,天河府的府库掌握在你的手中,不知可否见识一番?”
曲主簿顿时脸色大变,慌忙摇头道:“万万不可,若是府库丢失,元帅定然不会饶我,我便是死,也不敢领你进去。”
云翔的笑容顿时僵在了脸上,摇头叹息一声“罢了”,便转身回到了座椅之上坐定,好整以暇地端起茶杯喝了起来。曲主簿顿时摸不着头脑,一脸惊疑地看着云翔,也不知他到底打的是什么主意。
这时,雉妖知书忽然走上前来,对着一旁的豹风笑道:“豹小弟,你可知道,姐姐我也最喜欢聪明人了。”
豹风奇道:“知书大姐,这是为何?”
知书道:“小弟,你还是去凡间太少了,许多事情都不知晓。凡间那两广之地,流传着一种生吃猴脑的办法,姐姐我也曾试过一试,却发现人脑比猴脑还要好吃,尤其是那聪明人的脑子,啧啧,一说起来我就流口水呢。”
一听这话,曲主簿顿时一个哆嗦,脸色也开始发白,却听得一旁的苟全已经腆着脸凑上前来,忙问道:“知书,我也曾吃过不少生人,却从来不曾听到个生吃人脑的,你且说说,该如何吃法?”
知书似乎天生便看不上苟全,狠狠地白了他一眼,冷哼道:“你个狗头,哪里吃过什么好东西?这生吃人脑可是个精细活,谅你也不曾尝过。这吃法,要将一个聪明人的脑壳磕开,却不可伤了他的性命,然后趁着他那脑袋灵气最足的时候,将其一口口的吃掉,吃完之时,他方才会咽气。这法子还有一个好处,就是他的部分神魂也搀着脑子一起吃掉,对于我等修炼大有好处,而且,下了地府之后的鬼魂因为神魂不全,也是痴痴傻傻,倒也能省下一些麻烦。”
苟全听了这话,咽着口水道:“还有这等好事?那我可一定要尝一尝了。这样吧,知书,我也不与你们争这个聪明人,趁着这个苏将军还没咽气,我便去吃他了,这个聪明人你们自己分配吧。”说着,他已是大步朝着地上的苏将军走去。
那苏将军虽然身受重伤,神智还在,忙求饶道:“大圣爷爷饶命,莫要吃我,莫要吃我。”曲主簿虽然很少见过妖族,却也对其凶残有些耳闻,此时吓得嘴唇发紫,哆哆嗦嗦地已然说不出话来。
云翔眼见火候差不多了,悠悠地道:“若是天庭责罚,八成也就是个打落凡间重新投胎罢了,可若是连神魂都不全,那投胎的指望也不大了,即便是转世做人,也是个痴傻之人,当真是可惜了。”
曲主簿终于难以再支撑,连忙道:“莫吃我,我带你们去府库,带你们去便是。”
这话一出口,云翔便与知书交换了一个会心的笑容,心中已是大喜过望,没想到,这曲主簿比想象的还要怕死,最后的手段还没有施展开来,他便已然屈服了。
他霍然起身,笑道:“识时务者为俊杰,知书大姐,既然曲主簿如此聪明,今日这活脑怕是你就吃不成了。”说着,他使了个眼色,苟全已是一扑而上,将那苏将军一爪拍死,算是彻底灭了口。
云翔缓缓走上前去,对着那曲主簿一阵叮嘱,听得他暗暗心惊的同时,却也只能连声称是。
一行人出了前衙的大门,门外守着的那十几个副将立刻便拥了过来,纷纷道:“曲主簿,情况如何?苏将军与方将军何在?”
曲主簿感觉到一旁云翔那尚在自己体内乱窜的灼热气流,又见虎靳几人已是笑呵呵地散了开来,将十来人尽数围在了中间,心中微微一叹,只得一脸凝重地道:“情势不妙,两位将军尚在里面研究应对之策,我与赵将军另有要事,要先回元帅府一趟。对了,你们可以先行去东门加强守备,以免措手不及,苏将军与方将军稍候也会去东门应敌。”
众副将惊道:“莫非还有人要来攻打天河府不成?”
曲主簿道:“不可不防,元帅既然将守城重任交给了我们,我们自然不可掉以轻心。”说着,他又取出了从两位将军身上抄来的军符,上前展示了一番,那十几个副将不疑有他,慌忙便赶往东门而去。
云翔笑着一拍曲主簿的肩膀,对着他一竖大拇指,一行人便继续朝着元帅府而去。
天河府的府库,到底有多少宝物?一般人也许不会知道,不过,曲主簿却能够如数家珍,因为,天河府的进出账目,本就是他一手主管。
“龙肝三千斤,凤髓一千八百斤,猩唇六千斤……”这是天河府五个月的进项,按理来说,应该是每年三月和九月进献给天庭的,现在则正好是进献的前一刻。
云翔随手翻阅着那本账簿,忽然注意到,每个月里,天蓬元帅都会支取一个不小的份额,加起来足有产出的四分之一,顿时心中了然。看来,这天河府果然是一份肥缺啊,油水当真是不少。
至于那些宝物的下落,不用想也知道,当然不会是他自己享用了,王母娘娘送给东华帝君的,还有碧波潭万圣老龙王享用的,应该都是从这个渠道流传出去的,至于到底为他换来了什么,也只有他自己知道了。
眼下已然扯破了脸皮,相互间倒也不用留什么台阶了,云翔是毫不客气地打开了乾坤袋,将那如山般的药材尽数收入其中,心中已满是收获的喜悦。这些药材若是省着点用,足够双叉寨用上个十年八年了。
最后,脸色煞白的曲主簿亲自送一行人出了天河府的西门,那曲主簿思虑了半晌,终觉得自己罪责难逃,最终也一咬牙,舍了仙箓,直接逃往下界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