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ofp精彩都市言情 我是半妖-第一千兩百二十五章:我不管你了,怕不怕分享-6od7d

我是半妖
小說推薦我是半妖
陵天苏觉得她就像是一根拉得极长极长的细线,再微微用力动上一下,怕就是直接裂弦绷断。
他试图抽了抽手腕,却发现吴婴体内的鬼岚枷咒危机早已度过,实难想象那柔软纤细的手臂里,怎会蕴藏着如此强大可怕的力势,竟是将他压得挣扎不得。
他低喘咻咻,忍得辛苦极了,幽蓝色的眼眸染上层层血丝,他尽量放缓声音,说道:“你先起开。”
吴婴听懂了他话中的意思,故意装作不懂,眯起细长的眸子,分明格外锋利的眼眸此刻竟是给人一种别样柔媚之感。
她将脑袋在他胸膛上蹭了蹭,说道:“我不。”
陵天苏目瞪口呆。
想不到你堂堂越国太子殿下,办事前与办事中的变化竟是如此天差地别,方才那个一脸怂包且傲娇说着我不要的那个求饶受气包去哪里了?
他涨红的脸色多了几分深肃的神色,他目光深深的看着吴婴说道:“我虽不懂你为何弃晋从离,但我知晓你必然是有着不得不这么做的理由,可如今这般形势,若我不管不顾,稍有不慎,你若怀上了敌国世子的孩子,又当如何自处?”
以吴婴的性格,今日床榻间放肆是一回事,明日天明,却又是另一回事儿了。
他并不认为,只不过是睡了一场,吴婴便会放弃一切,同他一起回家做他的女人。
她有着让他看不懂的坚持,这个坚持让她立在风雨之中,她必须是最强大的太子吴婴。
若是此时,她因为孩子身份暴露,这满朝上下,皆是虎狼之徒,她又当如何自保。
陵天苏满腹郁结。
吴婴却没多大反应,咬着他的锁骨,眼眸微黯,轻声说道:“我是鬼婴,鬼婴是绝对无法诞生子嗣的。”
陵天苏看到她低伏黯淡的模样,忍不住捏了捏她的脸颊,似是想让她打起精神来:“别手什么‘绝对’这种胡言乱语了,七界不是有传说,鬼婴不入 轮回,可如今骑在我身上的这个人又是谁?”
吴婴可怜兮兮地看着他,目光之中带着几分希翼。
看到那卑怯又弱小的希翼之光,陵天苏觉得自己方才那些话全部白说了。
因为他发现自己败在了这样的目光之下。
让人心疼,让人不想在看到他失望的目光。
他深深吸了一口气,勃然大怒道:“吴婴!这可是你自找的!若是自己倒霉出事了,我可是不会管你的!给我松开!”
吴婴被他忽如其来的怒吼声吓得双手一松。
带着哭音道:“不要你走……”
陵天苏双手得了自由,却没有将她掀开,反手啪的一巴掌甩在她的屁股上:“我何时说要走了!到时候出了事,可别来哭鼻子求我!我真的不会管你了啊。”
他抬首看了她一眼,似是在做最后一遍确认,掷地有声的说道:“我真的真的不会管你了啊,你怕不怕?”
吴婴没有说话,咬着指节,另一只手指不断临摹着他的眉眼。
陵天苏故意装出一副恶狠狠的样子,实则紧张说道:“我可混账了,在京都睡了很多姑娘都没负责,她们我都不予理会的,你这般惹人厌,还长得凶,我自然更不会管你了,我是真的真的真的不会管你的,你别在那傻乐,我没跟你开玩笑。”
‘不会管你’这几字的确说得掷地有声,铿锵有力,绝情寡义。
可在绝情的言语,被他这般肯定的重复着重好几次,未免就让人觉得有些可笑可爱了些。
此刻的吴婴便是觉得他可爱极了,比当年那副血淋淋含笑的模样更加让人爱了。
啊……
不行了。
好想将他弄哭怎么办。
可是她怂,又不敢。
所以只好将唇边那扩散美丽的弧度强心弯了回来,摆出一副认真让人捉摸不透神色的模样,静静看着他说道:“嗯,知道了。”
陵天苏怒道:“你知道个屁知道!吴婴你说说你干嘛非要这样,你矜持一点好不好?”
吴婴乖乖点头:“好,我矜持,你来动。”
陵天苏:“……”
吴婴水汪汪的红色眼睛再也看不到半分杀气,只有可怜柔软的讨好,她扯扯他不知道何时跑出来的狐狸耳朵:“陪我……”
陵天苏败下阵来,最后时分,嘴上似乎又小声重复了一遍‘我才不管你死活,笨蛋!’。
可他满脑子里都是算计。
算计的自然不是吴婴,而都是京都里的那些伪善迂腐权贵,以及北离那群虎视眈眈的冥族,这些隐患于吴婴而言,可谓是与虎为谋。
这个看起来挺聪明强大的太子殿下实际上就是个不中用的蠢货。
所以说,该怎么样才能灭了那群恶虎,让这个蠢货笨蛋在这越国皇宫里睡上一个安稳的觉。
嗯,那壁炉里的木料算不得什么好木,冬天都煨不暖她的身子。
冬日漫长,得尽快找个时间,去一趟海神界,那里的雪海之巅,生了最后一株魁怀神木。
取来人间,便可焚烧照耀千年不灭,尤其是还有着蕴养鬼灵之神效,可勉强一用。
某位铁骨铮铮的世子殿下在说完不管身下那位正嘤嘤鸣泣的少女后,心中却自主的将那珍贵无双的灵木规划到了‘算不得什么好木’的范围之中。
就连只存活在传奇中的魁怀神木,也不过是勉强一用。
午夜,陵天苏扯过被子盖在她的身上。
吴婴愕然道:“我已经不冷了。”
陵天苏歪着嘴冷笑:“你这是在委婉的下逐客令?”
吴婴赶紧手脚并用的缠了上去:“我没有!”
“别闹了,我渴了。”
吴婴道:“那我抱着你,去给你倒茶喝。”
陵天苏一脸古怪:“为何要抱着过去?”
吴婴脸红了一下,哼哼唧唧道:“不想分开,一刻也不想。”
话刚一说完,屁股又挨了一巴掌:“不要随便勾引人。”
他无语的想着,不过是睡了一觉,何以让她的情感有了如此大的变化。
“倒什么茶啊,那葡萄就很多 汁甘甜的,我要吃葡萄。”
吴婴怔道:“你分明没有吃葡萄,怎么知道甜。”
陵天苏眯起狐狸眼,目光落在她的唇瓣间:“我就是知道。”
吴婴顿时脸色一红,觉得今夜当真是从老天爷那里赊过来的。
她伸出纤细玉臂,手指在被子上蹭了蹭,然后捞了一颗葡萄,送到他唇边,睁着一双水晶晶的眸子看着他:“我可以喂你吗?”
陵天苏没有回答,低头就咬住那颗葡萄,嚼吧嚼吧吞了,果然很甜。
“还要。”他张大嘴巴。
吴婴眼中满满都是跃跃欲试,好像是一个小女孩像要给一只可爱小动物投食那般,带着雀跃的兴奋与期待。
她索性端过整个盘子,一颗颗的拈来喂给他吃。
陵天苏就一颗颗的吃着,蹙眉看着她青青郁郁的肌肤伤痕,想来是很疼的,可她却丝毫不在意,一门心思的放在喂他吃葡萄上面。
胸口好堵。
蠢货果然就是蠢货。
又一颗葡萄喂过来,陵天苏偏头躲开,正欲说话,却看到她一脸受伤难过的神色,心中咯噔一跳,只好先咬住那颗葡萄,含在口里含糊不清道:“你把那个木盘里的瓷瓶拿给我。”
吴婴取过那瓷瓶递给他,看着他青痕十分严重的腰,问道:“是要上药吗?”
陵天苏懒懒掀了掀眸子,没有回答,只是淡淡吐了两个字:“葡萄。”
吴婴又继续喂葡萄。
“你这殿里有帕子吗?”
吴婴舔了舔手指间的甜腻汁水,奇怪道:“我又不是女子,留那帕子做什么?”
陵天苏目光一下变得很是奇怪。
(ps:群里小可爱说今天要去学校了,所以提前更一章,希望去学校之前能够看到,开学了,大家学习也要努力加油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