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0sgu爱不释手的小說 重生東遊記 線上看-第1061章 公主被捉-r7kny

重生東遊記
小說推薦重生東遊記
不过这些法宝大多数都是为魔族量身定制的,并且杀伤力极强,所以大部分情况下,也只适合魔族的人使用。
一行几人进入藏兵阁之后,魔君随意挥了挥手,笑道:“此去琴川路途遥远,而且有许多魔将把守,其中有一些魔将是魔界战神的手下,战斗力十分强大。”
“甚至还有一股暗中的势力,可能也会偷袭咱们,所以你们可以在这里面选一件称手的兵器以作防身,否则到了路上真打起来的话,可能会有些捉襟见肘。”
“此处是我们魔族的藏兵阁,里面的法器很多都属上等,你们可以任意的挑选。”
言罢,魔君洒然一笑,坐在旁边的案几上静静的看着几人,似乎在用眼神示意他们可以开动了。
不过非常的出人意表,赵东来等人并没有表现出任何的贪婪之心,甚至在这么多的兵器面前,他们没有丝毫的心动。
也没有人主动站出来挑选兵刃,这又再一次令魔君诧异不已。
“怎么?”
“是不知道该如何挑选,还是看不上这些兵刃?”魔君眉头微微一皱,不解的询问。
“嘿嘿。”
不等赵东来开口说话,追月却是嘿然一笑,嘀咕道:“不知魔君想听真话还是假话?”
“当然是真话!”魔君嘴角一言,脸上浮现出一股好奇的神色。
其实从他看到追月的第一眼,就已经对此人的身份产生怀疑了。
一个看起来明明像个童子的人,却拥有超过六千年的功力,而且身上除了道门罡气与仙气之外,居然还有一股若有似无的上古龙气,以及上古魔族之气。
不过这两股气息都似乎被封禁了,所以看起来并不是特别的明显,但就算只有一缕气息,也是完全逃不出魔君的法眼。
所以对于这个似魔非魔,似龙非龙的小仙童,他其实是充满好奇心的。
“真话就是看不上啊。”
这时旁边的小人参精却插嘴道:“咱们几人可是在南海归墟圣境中待过三日的人,怎么可能看得上这些藏兵阁里的法器呢?”
“那南海归墟圣境之中,什么样的仙器都有,就连上古时期水神共工的龙角都被我们拿到了,当时大公主还任我们挑选,所以这点东西怎么可能入得了我们的法眼呢?”
“不过话又说回来,您毕竟是堂堂的魔君嘛,而且又如此好心好意的让我们挑选兵刃,我们也不能拂了您的意对吧。”
“所以我认为咱们还是应该挑选一件才对!”
“哦……”
“原来如此……”
魔君似笑非笑的点了点头,对于眼前的这种情况也就心中明了。
可是冰柔公主却不太理解他们这种表现,当场忍不住反驳:“南海归墟圣境是什么地方,比我们魔族的藏兵阁还要厉害吗?”
“咱们藏兵阁里的法器之多,也是包罗万有的,平常魔将想进入藏兵阁是没有这个机会的,你们居然还要嫌弃藏兵阁,难道你们天界和凡间真的那么富有吗?”
“柔儿……”
魔君却是伸手拍了拍她的肩膀,笑着提醒道:“你没有去过凡间,所以不知道那南海归墟圣境是什么样的一个所在。”
“不过早年我曾到过南海,也曾见识过那归墟圣境的盛况。”
“南海归墟圣境,乃是四海龙族的藏宝之所在,里面的法器确定是包罗万有,而且归墟圣境之大,几乎有三四个无忧阁的规模。”
“里面的法器更是多不胜数,你大伯手中的那件穿云铃法器,就是当年我从归墟圣境中带出来的。”
“东来公子等人既然曾经到过归墟圣境,那么看不上我们这小小的藏兵阁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毕竟咱们这藏兵阁中,也确实没有归墟圣境中那么多的上古神兵。”
“不过我倒是想看看,各位上次在归墟圣境之中拿到过什么样的兵刃?”
“另外……你们说的那只上古水神共工的龙角,又是怎么一回事呢?”
魔君边说边饶有兴趣的打量着众人,对于归墟圣境的藏品,他心里确实是服气的。
早年他只是曾在归墟圣境中随手一捞,就取得了穿云铃这等至宝,对于归墟圣境里其它的法宝,当然也是充满了好奇之心。
只可惜他当时也只是在归墟圣境中逗留了片刻的时间,便被两条老龙给轰了出来,所以归墟圣境里其它的法宝,他却是无缘一见。
既然眼前这几个年轻人手上有归墟圣境取出来的法宝,那么见识一下,长长眼界也是不错的。
“不知诸位是否愿意与本君开开眼界呢?”见众人怔在原地一言不发,魔君又再度询问起来。
“当然可以。”
赵东来洒然一笑,随即右手轻轻一扬,便大方将自己的配件——无邪剑,当场幻化了出来。
此剑一出,顿时整个藏兵阁中都变得寒冷了几分,那一抹阴冷的剑光在黄昏的灯光下,确实是强大而诡异。
“无邪剑。”
魔君一脸赞叹的嘀咕:“当年龙族太子手持此剑,斩杀了不少的魔族大将,所以这柄无邪剑,我的印象是十分深刻的。”
“只是方才我打量了一眼,却隐隐察觉到此剑有形无实,不知是何原由?”
“因为没有剑灵。”
赵东来尴尬的耸了耸肩,苦笑道:“神魔大战之后,此剑便被封存于归墟圣境里,剑灵早在数千年就已经离开了,如今也不知寄居于何方。”
“没有了剑灵的加持,此剑看起来自然也就有形无实了。”
“不过等到魔界的事情一了,我便会前往寻找剑灵,相信有了引灵诀的加持,找到剑灵也是早晚的事情。”
“引灵诀?”
魔君闻言不由得眼珠子一转,嘀咕道:“那不是上古时期女娲娘娘留下来的法诀吗,据我所知,普天之下能识得引灵诀的人也不超过四个吧。”
“一个是女娲娘娘本尊,一个是不周山神,一个是女娲娘娘的亲传弟子吟霜仙子,另一个则是曾在不周山中拜师女娲娘娘的历代妖圣,如今历代妖圣之中,也就只剩下青玄一人了。”
“难道东来公子也懂引灵诀?”
“我不懂。”
赵东来咧嘴一笑,朗声道:“我虽然不懂引灵诀,但不周山神懂啊,他会帮我们寻找剑灵。”
“而且此前吟霜剑灵被困于赤炎山之中,也是不周山神帮我们找到的,日后再想找无邪剑灵,想必应该也不会很难!”
“什么?”
“你们找到了吟霜剑灵?”
此言一出,顿时又把魔君给惊着了。
其实不仅仅是魔君,就连东华上仙也被吓了一大跳。
因为关于寻找吟霜剑灵一事,他其实不清楚的,当时他已经被大巫祝给抓到了幽冥绝狱之中,对于外界的许多事情都一无所知。
如今却忽然听闻赵东来等人找到了吟霜剑灵,那这样说来,吟霜剑岂不是已经归位了?
想到这里东华上仙便有一些惊喜不已,有了吟霜剑的加持,再加上强在的吟霜剑诀,那么赵东来的身边岂不是又多了一个强有力的助手
要知道当年吟霜仙子可是攻破南疆魔族的第一大功臣啊!
此时他也就明白了为什么陆灵雪没有出现在魔界的原因,原来这只小蝴蝶精已经得到了吟霜剑,并且在暗自修行吟霜剑诀,这才没有跟随赵东来一起进入魔界。
想到这里东华上仙平静无波的心里也开始有些涌动起来,对于他来说,这绝对是一个天大的好消息。
天界自从吟霜仙子神游太虚之后,已经许久许久没有出现过厉害一点的女战神了。
如果陆灵雪能够得到吟霜仙子的真传,那么天界必将再添一员猛将,到时候八仙平安六界之时,陆灵雪必然会是很好的帮手。
当然对于魔君而言,此时他内心的冲击更大。
要知道魔君早年可是单相思吟霜仙子很多年啊,在战场上二人交手无数次,他早就已经深深的爱上了吟霜仙子。
甚至早年在赤炎山中与吟霜仙子赌斗之时落败,以至于连自己的坐骑黑白魔龙都输给了吟霜仙子。
当然那一场赌斗,魔君其实是故意输的,毕竟在自己心爱的女人面前,输一场又如何呢?
只可惜魔族被封印在幽冥之渊后,他就再也没有见过吟霜仙子了,后来听闻吟霜仙子将剑灵封印在了赤炎山之中,并且让黑白魔龙看守,而她自己则追随女娲娘娘神游太虚,现也没有出现过。
哪里料到如今却忽然听到了关于吟霜剑的消息,这让魔君沉寂了数千年的一颗心,又再度泛起了微澜。
“你刚才说什么?”
“吟霜剑灵?”
“难道……吟霜仙子又出现了?”魔君暗自咽了咽口水,生平见识过无数大风大浪的他,如今居然也有一些不太淡定了。
毕竟他当年爱吟霜仙子着实是爱得太深了,深到甚至可以为了吟霜仙子而放弃整个魔族大业。
但令人遗憾的是,吟霜仙子根本看不上他,所以魔君也只能暗自单相思了。
“没有……”
赵东来无奈的耸了耸肩,苦笑道:“吟霜仙子自从神游太虚之后,就再也没有出现过,但她本就属于天界的天凤一族,她神游太虚之后,吟霜剑自然是留在了天凤一族。”
“后来天界的天凤一族与海龙的龙太子联姻,天凤一族将吟霜剑作为聘礼送到了四海龙族的手中,四海龙族将没有剑灵的吟霜剑藏了在归墟圣境数千年的时间。”
“后来陆灵雪无意中在归墟圣境里取得了吟霜剑,此剑与陆灵雪有着极深的渊缘,当年吟霜仙子曾救过灵蝶一族的族长,而且二人交情还颇深,所以此剑识得灵蝶一族身上的灵气,相互吸引之下,也就使陆灵雪成了吟霜仙的新一代主人。”
“如今陆灵雪手持吟霜剑去往南疆的赤炎山中,在黑白魔龙的指点下已经开始修行吟霜剑诀了,相信不用多长时间,新一代吟霜仙子肯定会横空出世。”
“所以魔君今日所作的决定,其实是极其明智的,否则七千年前的惨案,必定会再度重现。”
“唉……”
一听吟霜仙子有了传人,魔君心中自然又是五味陈杂,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他当年苦恋吟霜仙子多年,结果吟霜仙子正眼都不看她一眼,如今吟霜仙子消失无踪,她的传人却横空出世,想到这物事人非,他又怎么能不平添一些感慨呢。
叹息过后,魔君勉强咧嘴笑了笑,沉声道:“既然连吟霜剑都落到了你们的手中,我又有什么好说的呢?”
“吟霜剑是魔族的克星,有吟霜剑在手,咱们是很难胜出的。”
“何况我方才看你们几人身上还有一股清气流露出来,想必你们身上应该还有克制魔气的法宝吧,否则就凭你们几人的修为,是断然不可能进入幽冥之渊来闹事的。”
“没错。”
赵东来缓缓将手伸手袖口,从里面将那块小小的天仙金莲掏了出来。
笑道:“相信以魔君的眼力,应该能认出这是什么东西吧?”
“哼哼。”
魔君就算不用眼睛看,单是神识感应到那一股子清气,也能猜到这里魔民们命里最大的克星——天仙金莲。
当年魔族之所以战败,还有一个重要的因素,那就是海龙太子在昆仑山中求到了天仙金莲,天仙金莲专克世间一切妖魔邪气,魔将一旦触碰到天仙金莲,身上的魔气瞬间就会被净化一大半。
所以说天仙金莲是魔族绝对招惹不起的东西。
“你赵东来当真是令我越来越看不懂了。”
魔君半眯着双眼盯视着赵东来的眼睛,沉声道:“这天仙金莲好歹也是举世少有之物,而且金莲仙子已经死,你怎么还能得到天仙金莲这么宝贵的东西?”
“赵东来,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何在你身上总是会有那么出人意表的事情发生?”
“我就是我,不一样的烟火。”
赵东来不以为然的耸耸肩,笑道:“我的天仙金莲是怎么得到的,你不用担心,你只需要明白一个道理,那就是我们想要多少天仙金莲,都可以得到。”
“其次,金莲仙子虽然死了,不代表金莲仙子就没有后裔。”
“不过这都不是咱们现在要探讨的问题,毕竟现在咱们已经是同一阵线的人了。”
“当务之急应该是把暗中针对魔君的那一股势力给揪出来,而且我还有一个好的办法。”
“什么办法?”魔君眼珠子一转,当场追问起来。
那股暗中针对魔君的势力,其实已经存在数千年了,一直以来都是魔君的眼中盯,肉中刺,无奈那股势力实在是过于神秘,所以一直以来也没能将其连根拨起。
再加上魔族的事情本就多得不得了,他也没有太多的心思去做这些事情,所以这些年略一放松,那股暗中的势力就立即得到了无限的放大,现在几乎已经有些影响他的决策了。
所以当务之急也确实是得先把那股势力给清除才行。
“其实很简单啊。”
赵东来微微一笑,朗声道:“魔君只需要放出一点风声,就说冰柔公主跟着我们前往雷击山了,我想那股势力肯定会就不惜一切代价想要杀死我们和冰柔公主。”
“如此一来,他们不就上勾了吗?”
“然后咱们再前后夹击,这些暗中势力别说全军覆没,至少得元气大伤吧?”
“说不定还能引出其中一些重要人物也未必!”
“只要咱们的计划能成,那么魔君现在的忧患基本上就可以完全得到解除了!”
“我同意!”
不等魔君开口说话,冰柔公主已经点头附和:“我觉得东来公子这个计划十分得体,而且也非常有效。”
“如果能够将他们引出来的话,那咱们就有机会摸清他们的底细,到时候再对付起来,也就简单多了。”
“父王其实可以假借我被赵东来挟持的理由,把他们给引出来啊。”
“这……”
“不太好吧?”
魔君眉头一皱,略微有些迟疑的说:“如果真是如此,那你岂不是很危险?”
“那股势力十分庞大,你们几人未必能对付得了,万一有半点失算,就会将你们置于险境,那可就赔了女儿又折兵。”
“无妨。”
赵东来却是摆了摆手,冷静的分析:“冰柔公主的修为我是见识过的,相信她完全有自保的能力,而且还有魔君暗中相助,相信问题不大。”
“其次,舍不了孩子套不着狼,这个道理魔君应该比我懂,想要打败敌人,不流血牺牲怎么行呢?”
“我这一路走来,也是吃了很多苦,流了很多血,才打开今天这个局面的。”
“魔君总不至于还想着空手套白狼吧,天底下哪里有这么好的事情。”
“再者说了,只要咱们谋划得当,那肯定就能将损失降低到最小,甚至不费一兵一卒就能拿下那股暗中的势力,前提是魔君信得过我。”
“行吧!”
既然赵东来都把话说到这份上了,魔君还有什么理由再排斥呢。
当下略一点头,沉声道:“如此,那本君就将此任务交给你了,我和东华上仙在暗中保护你们,随时准备接应,相信一定可以马到功成。”
“另外……”
说到这里他又扫视了前方的东华上仙一眼,随即笑道:“我知道你们身上都法宝,并不需要藏兵阁里的兵刃,不过有两样东西,你们肯定非常需要。”
“一样是定息丹,一样是灵蛊丹。”
“这两样东西肯定可以派上用场,而且还会有大用!”
言罢,魔君右手轻轻一挥,手掌心中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幻化出两个白玉瓶子。
两个瓶子一个是方的,一个是圆的,看起来造型有怪怪异。
不过相同的是两个瓶子里面都有一股浓郁的药味弥漫出来。
“哦?”
赵东来闻言不由得诧异道:“这两种丹药是什么东西啊,对于我们来说有何用处?”
“当然有用处。”
这时冰柔公主却将其中一个玉瓶从魔君手中取了下来,笑道:“这个玉瓶里的丹药叫做定息丹,只要服下了此丹,就能完完全全将你身上的气息给掩盖住,听清楚哦,是完完全全。”
“也就是说,服下此丹之后,你身上的所有气息都会消失不见,而且此丹服下之后可以保十四天的药效。”
“在十四天之内,你们不需要再利用其它的功法来刻意掩盖身上的气息,此丹的效果比你们掩盖气息的功法更胜千倍。”
“服下此丹之后,再往你们的身上注入一丝丝的魔气,那么你们的身上就会显示出魔族的气息,如此一来,就算是我父王也无法再猜出你们的身份,只当你们就是普通的魔民。”
“所以说此丹对于你们来说,绝对是有用处的,尤其在前往击雷山的琴川的路上,可以躲过很多魔将的追杀。”
“有了此丹在手,你们一路上就会方便许多。”
“那太好了!”
这东西不正好是赵东来梦寐以求的吗?
虽说之前在进入幽冥之渊的时候,妖圣也传了他们一套掩盖气息的功法,而且效果也不错,但毕竟这只是功法罢了,并不可能完完全全的掩盖自己的气息,也许用来糊弄一下普通的魔民还可以,像魔君和魔族长老这样的强者,那是无论如何也糊弄不过去了。
再者,用妖圣所传的功法来掩盖气息,也非常的耗费功力,所以并不适合长期使用。
只不过赵东来并不惊通医道,所以也就不知道这里面具体包含了哪些药材,所以一时间倒也看不出真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