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2t51超棒的都市异能小說 冰與火之魔山 ptt-0939章 殺一人而降兩黨-ub5y5

冰與火之魔山
小說推薦冰與火之魔山
猎狗只是听东城的子民们说起过红神庙。
东城的子民基本上都是红神的信仰者。
当他顺着临河大道来到红神庙广场,和魔山与亚莲恩一样,还是被彻底震撼了。
红神庙的宏伟高大超过了猎狗的想象。
红神庙的广场之大,足够容纳上万的军队。
巨龙和白龙停在广场里,看起来也没有飞翔在天空中那么巨大了。
广场太大,就显得巨龙也小了。
猎狗和他的五百卡斯格斯岛屿上的勇士一起来到了红神庙广场。
魔山和亚莲恩已经跟随本内罗大牧师进入到了红神庙的大门。
红神庙里面供奉着一面神:红神拉赫洛。
魔山号称光明使者,红神之子,他不来参拜一下红神拉赫洛,也是说不过去的。
魔山和亚莲恩来到瓦兰提斯,第一个来的地方,就是红神庙,可见他对本内罗大牧师和红神面的敬重。
梅丽珊卓在从两万里的亚夏来到维斯特洛大陆的时候,就专门来拜访过本内罗,并进行了对亚梭尓·亚亥转世英雄是谁的探讨。
寒神和红神,是对立的两个神。
当寒神要借助黑暗力量对世界进行统治的时候,红神成了他最坚决的的反对者。
而红神祭司们,从火焰中间解读到了各种各样的信息,寻找亚梭尓·亚亥转世的英雄成了他们最终极的任务。
当魔山杀掉夜王,终结了异鬼的南下,他的神子地位就在红神祭司中得到了最强大的确立。红神的大牧师、大祭司们,都确认魔山是亚梭尓·亚亥转世,于是,支持魔山就成了红神祭司们的不二选择。
在瓦兰提斯,这个规则也是红神牧师们的执行原则。
当丹妮莉丝作为魔山的使者来到瓦兰提斯,要象党和虎党臣服,成为魔山旗下的封臣,这得到了大牧师本内罗的大力支持。大牧师本内罗在瓦兰提斯的影响力无人能及,他站出来公开表态支持丹妮莉丝和魔山,瓦兰提斯的象党和虎党不管多么的痛恨他,都不得不考虑本内罗的表态。
本内罗的支持使象党和虎党更容易的就选择了向魔山臣服,并和丹妮莉丝签署了投降协议的初稿。
*
猎狗骑着独角兽进入广场,两队百人团红袍战士向他走过来,示意他从坐骑上下来。
猎狗注意到这些人虽然没有穿铠甲,身上却都是挂着弯刀。他也听说过红神庙的‘火焰之手’的武装。猎狗在东城生活的时间并不长,但每天接触到的子民,都在谈论红神庙里本内罗大牧师了不起的神迹,还有火焰之手的种种光辉事迹,他心中有数,于是下马,让斯卡格斯的勇士们停下,就在广场列成一个方阵。
随后,他一人跟着火焰之手的领队,走进了红神庙大门。
红神庙里面的院子极大,道路曲折往复,无数的亭台楼阁,就好像一个完全的不同的火焰般的世界。里面不管是墙壁、房顶、还是地面,都是红、黄、金、橙等绚烂的色彩,令人眼花缭乱,色彩斑斓的火纹图画到处都是,就好像是走进了一副无穷的鲜艳的彩色图画中。
在一处宏伟的建筑大门前,领路人停下,做出手势,示意猎狗进入。
猎狗进入,就看见了一尊必须要抬头再抬头才能看见全貌的巨大神像:拉赫洛神像。
拉赫洛是个沉静而优雅的男子,巨型的石雕充满了灵性,那眼珠看着猎狗,令猎狗感觉到下一个心跳那眼睛就会对他说出抑扬顿挫的话来。
目光下移,猎狗看见了本内罗大牧师。本内罗大牧师的奇特样貌和遍体的刺青令猎狗看得暗暗称奇。然后他就看见了魔山和亚莲恩,他们正在神像面前为拉赫洛点蜡烛。这里的蜡烛也是五彩缤纷,各种各样鲜艳的颜色,以红、黄、金、紫、橙为主。
猎狗双手合十,对门边的侍僧施礼,然后在得到了允许后,也走上前去礼敬红神,然后净手,开始为红神拉赫洛点燃蜡烛。猎狗看见魔山点燃了不同颜色的蜡烛,于是,他也把各种颜色的蜡烛挨个都点了一支,然后下跪,在心里默默祈祷。
猎狗向来鄙视神灵,但不知道为何,在看见红神拉赫洛的神像的时候,他就想到了绝境长城外面和异鬼的战斗,想起了自己亲眼看见并战斗过的那些尸鬼和异鬼,他想到了不远万里来到维斯特洛的梅丽珊卓夫人,梅丽珊卓做了很多在当时看来是‘邪恶’的事情,但她的终极目标就只有一个:杀死夜王,终结异鬼,拯救人族。
而最终魔山在梅丽珊卓、大智者、火术士公会的数百火术士们的帮助下、当然还有安盖的黑曜石神箭的精准射击下——魔山寒冰剑杀死了夜王,终结了异鬼的进攻。而这一切,人们都传说,是红神的意志造成的结果。
猎狗因此对红神充满了敬仰。拯救人族的神,得到了猎狗的虔诚礼敬。
梅丽珊卓夫人就是红神祭司,她就是一个最强烈的红神意志的象征符号。寒神是为了奴役人族,统治世界,而红神,是为了终结异鬼,终结黑暗,拯救人族,从这一点,猎狗对红神充满了尊崇。
只有经历过和异鬼的生死战斗,才知道异鬼和尸鬼究竟有多么邪恶可怕。
*
最后,本内罗大牧师把圣水点在了魔山、亚莲恩、猎狗的额头上,供奉红神的仪式正式结束。
本内罗大牧师把魔山、亚莲恩、猎狗一起让进了他的静室,这是大牧师给人开解请愿的地方。
“桑铎·克里冈将军,我知道你对国王陛下送一条龙给虎党杰夫很是不满,你是国王的弟弟,你的态度和言行也会影响到军心,现在国王陛下就在这里,你当面问他吧。”本内罗大牧师说道。
猎狗一怔!
他是第一次来到红神庙,第一次见到本内罗大牧师,牧师怎么会知道他心里的想法?而魔山注意到本内罗说猎狗是他的弟弟的时候,猎狗竟然没有任何的抵触的情绪,仿佛那就是一件自然而然天经地义的事情。这令魔山心中微微的异样:猎狗竟然没有表现出抵触反感敌意,这是奇迹。
“大牧师如何知道我的念头?你在火焰中看见了什么?”猎狗恭敬的语气说道
“火焰告诉我,侯爵的念头不通达。”本内罗大牧师淡淡说道。
“把一条龙送给该被送上绞刑的人,我不知道这是为什么?除非那……很愚蠢!”猎狗把家伙两个字吞了回去。
“我不想多杀戮,如果可能,我希望能多一些和平。”魔山说道。
“哼!”猎狗一声冷笑。
“我不是不能杀杰夫,也不是害怕杀掉他后城市内乱,如果有很好很和平的办法就能征服这里,我为什么不用呢?”
“嗯,好主意。那么在奴隶湾,你送出去了几条龙给那些所谓善主、贤主、圣主?”猎狗头向后仰,用下巴对着魔山。
亚莲恩看不下去了,她出来护着自己的男人了:“桑铎将军,你知道丹妮莉丝在没有兵、没有钱、没有雇佣军、没有贵族力量支持的情况下,是如何拥有的军团,然后征服奴隶湾、征服多斯拉克人的吗?”
“她有龙!”
“对,她有龙,国王陛下也一样,有龙。”亚莲恩笑道。
“可她并没有送出任何一条龙给敢于不尊重她的奴隶主。她是要龙去战斗,而不是把龙送给敌人。”
“她送了。”
“哦,我可从未听说过。”
“因为你和她接触得太少,而我,知道了和她有关的所有的故事。”
“好吧,说来听听,我迫不及待了。丹妮莉丝在什么时候什么地点,把自己的龙送给了她的敌人然后征服敌人的?”猎狗语气充满了挑衅和讽刺。
“在阿斯塔波。”
“噢!”猎狗都有站起来要离开的冲动,但他看了一眼魔山和本内罗大牧师,出于对大牧师的尊重,他忍住了。
“当年,丹妮莉丝身边只有乔拉·莫尔蒙,阿戈、乔戈、拉卡洛三名血盟卫,还有数十名卡斯部众。他们从东方巨城魁尔斯坐船来到了奴隶湾,进入了第一个城市阿斯塔波。在阿斯塔波,有她需要的军团:无垢者军团。”
“阿斯塔波的善主训练无垢者战士,并把他们卖到世界上的任何地方,不管是谁,只要出得起钱,就能够从善主的手里购买到无垢者军团。丹妮莉丝以外来女王的身份,向善主提出购买无垢者军团,但她其实并没有钱。于是,在谈好了价钱购买八千无垢者后,她提出用自己的一条龙来交换军队,善主同意了。”
“丹妮莉丝顺利得到了八千无垢者的指挥权,然后,她把龙交给了善主。但是,龙是丹妮莉丝的孩子,善主得到了龙,却根本无法使唤龙。他不得不请求丹妮莉丝帮助他驯龙,告诉他该如何让龙听他的话,于是丹妮莉丝说出了一句高等瓦雷利亚语言:龙焱!龙喷出了龙焱,烧死了善主,重新回到了丹妮莉丝的身边。丹妮莉丝不费一兵一卒一金一银就得到了八千无垢者,并顺利占领了阿斯塔波。”
亚莲恩说完丹妮莉丝的故事,猎狗听得一愣一愣的。
他是第一次听到丹妮莉丝这样的起家故事。
他知道是自己和将士们都鲁莽了,他们想得太天真,真的以为国王陛下会给杰夫一条龙。
魔山说道:“兄弟,当我们顺利收编象党和虎党的军队后,再花一些时间把贵族们的情况都摸清楚,就会对这里的政务官进行一次大的调整,并安排我们的军团和人手进入瓦兰提斯,进入执政厅做事务官。当一切就绪,瓦兰提斯纳入了有序的管理,我才会把小龙提魅从维斯特洛带到瓦兰提斯。杰夫当然不会驯龙,他不得不向我请教驯龙的秘密,而我只需要对提魅说出一句他听不懂的龙语,提魅就会喷出龙焱烧死杰夫。杰夫在驯龙中遭受到龙的攻击而死,这只能说明龙不肯认主,他和龙无缘,他的命运注定了他无法成为真正的龙骑士。杰夫被他的龙烧死,其他贵族也无话可说。杰夫死后,我自然有权收回龙。”
猎狗瞪着魔山,过了好一会,说道:“国王陛下,你以前是血腥残暴,现在是阴险狡诈,令人心里发寒。”
“一切都是为了和平的过渡,只死杰夫一人,这就是少杀戮。以红神之名发誓,这并不是阴险狡诈,这是只拿首恶,从者不问。”魔山淡淡说道。
猎狗耸耸肩膀,起身,对本内罗大牧师鞠躬致敬,然后对魔山和亚莲恩分别看了一眼,转身走了出去。
魔山和亚莲恩也要起身离去,本内罗大牧师摇摇手,说道:“国王陛下,亚莲恩亲王,我要请你们在我这里吃一餐饭,顺便再等另外一个人的到来。”
“谁?”
“杰夫!”
“他也要来?”
“陛下当着东西两城人的面在天空宣布要送杰夫一条龙,杰夫已然深信不疑。”
“即使是这样,他不是该在执政大厅等我吗?”
“他追来这里迎接陛下和亲王,才能显出他的臣服和忠诚。为了得到龙,杰夫已经放弃了虎党领袖的傲慢和对陛下的敌意抵触。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一条龙的许诺,已经充分激起了杰夫的贪婪。”
亚莲恩笑道:“我听说虎党的杰夫有勇有谋,如此看来,不过也是一个蠢人。”
“杰夫如果不蠢,瓦兰提斯的执政官就该是他了。虎党的军事力量远在象党之上,但是,已经连续两年,都是象党的人做执政官,而不是虎党。”
杀杰夫一人而降两党,这正是魔山所希望得到的最好的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