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fco4精品都市小說 無限武俠冒險 春風渭水-第三百五十五章:神話vs神話熱推-qglvk

無限武俠冒險
小說推薦無限武俠冒險
平天十策。
国运、龙气。
绝代大宗师修为。
……
在这时候,就连黄裳也不由得多看了夏云墨两眼。
如果这家伙当皇帝,或许真是中原之福。
黄裳斟酌了片刻,对夏云墨道:“你……不是此界中人。”
这并不难猜测,黄裳学究天人,曾与各派高手交手,精通天下武学。
但根据探子打探回来的消息,夏云墨的武功几乎都是与此界似是而非,或者完全迥异。
而且他最初是出现在金轮国,更早之前,却没有关于他的丝毫讯息,突然就冒了出来。
再加上此人身上具有龙气,竟隐隐能与忽必烈抗衡。可以黄裳的消息渠道,竟都不知有这样一个皇帝,
以黄裳的修为,已然了解破碎的奥妙,自然能够猜出了夏云墨的身份。
夏云墨点了点头道:“不错,我是天外之人。忽必烈也是,只是他并非人族,而是域外天魔,一旦真正复苏,就会召集他的同伴,占领、甚至毁灭这方世界。”
“域外天魔?”
黄裳、王重阳、葵花老祖都捕捉到了一个关键的信息。
夏云墨耸了耸肩,他开口解释了一番,并不介意把忽必烈的信息透露出来。
三位大宗师的目光渐渐变得凝重起来,他们能够分辨的出来,夏云墨说的是真话。
“难怪……难怪老祖我总觉得那家伙身上有着不详的气息。”葵花老祖目光若有所思。
他活了数百年,早已淡漠了国家、民族、荣辱。
而葵花老祖本身,就是倚靠龙气和天材地宝来延续寿命,大宋原本国运强盛,幅员辽阔,能够满足他的需求。
而在忽必烈崛起之时,他感到了四海列国的气运,都朝蒙古涌去,一条黑色的幼龙腾空而起,仰天咆哮,展示并吞天下的气魄。
葵花老祖在黄裳不知的情况下,偷偷出了一次宫,想要潜伏在那幼龙身边,一如当年辅佐宋太祖一般,成就从龙之功,吸取龙气。
但他踏入草原时,心头就泛起不详的征兆。
犹豫了片刻,葵花老祖还是忍受不住龙气的诱惑,暗中寻找到了忽必烈。在见到忽必烈的那一刻,他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不详征兆。
这位活了几百年的老怪物,竟然生出心惊肉跳的感觉。
他当机立断,离开了草原。
如今回想起来,那种可怕的悸动,依旧让他为之心悸。
此时,夏云墨诚恳道:“那域外天魔时不可想象的大敌,我希望帝师能够加入我们,这样胜算就要大一分。”
“意见很好。”黄裳沉默片刻,叹息道:“可惜,你要反陛下。”
他出身世家,深受皇恩,明知眼前之人欲对圣上不利,他又怎能“助纣为虐”?
夏云墨道:“所以……帝师是打算拒绝么?”
黄裳做了个手势,很快,两个黑衣人从阴影中浮现出来。
“一刻钟后,除了我们五人,汴河百丈之内,不要有其他人。”
“是。”
黑衣人一闪而逝,显示出了一流的身法。
“帝师是何意?”夏云墨微微露出疑惑之色,不解的问道。
倒也不是怕黄裳做出不智之事,四位大宗师联手,莫说汴州,便是整个大宋都可能被颠覆。
“稍等片刻。”
黄裳只是淡淡的说道。
一刻钟后,原本热闹繁华的汴河,已经彻底冷清下来,除了他们五人外,几乎听不到其他人声。
黄裳将一杯酒饮下,倏然起身:“夏宗主,黄某身受皇恩,担任帝师一职,今日得知尔等欲行欺君叛上之事,自当全力阻止。”
旋即,黄裳又是一笑:“来吧,夏宗主,使出你的全力,让黄某能给陛下一个交代,也给自己一个交代。”
“好!”夏云墨豁然起身,并不魁梧的身形,却给人神山轰隆拔地而起的感觉:“如你所愿。”
王重阳等人对视一眼,纷纷施展轻功,飞至两岸观战。
他们目光牢牢注视在夏云墨、黄裳身上。
这两人中,一位是大名垂世数数十年,从无一败的帝师黄裳。
另一人,是如若流星般崛起,平金轮国乱,战域外天魔,夺武林盟主,败无名僧的明宗宗主。
这是两个近乎神话的人物。
神话对神话!
两人目光对视,在碰撞的一刹那,仿佛有雷电炸响。
他们身形一动不动,仿佛连呼吸都已停滞。
但全身上下都各自升起一股庞大的气势,威压整个汴河,就连观战的三大宗师,也仿佛心头有有一座山压下。
轰!!
下一刻。
两人由极静化为极动。
大伏魔拳!!
墨二!!
两人同时轰出一拳。
黄裳这一拳乃是九阴真经中的大伏魔拳,拳法阳刚,与道家的一昧阴柔武学不同,稳实刚猛之气,招式玄妙无方。劲气恢弘,张扬的拳力如同劲浪般翻滚。
夏云墨则是打出一招墨二,拳势不但惶惶霸道,更似蕴含着亿万众生的伟力,有改天换地之志。
轰!!
双掌交击,爆发出世间最为猛烈的碰撞。
整个画舫距离的颤抖起来,不到一个呼吸的时间,就轰然破碎,化成无数齑粉。方圆数十丈之内的河面,更是掀起惊天骇浪,一重重朝天卷起。
一切言语,一切笔墨,都绝无法勾勒出两人交手时万分之一的惊心动魄。
两人对拼一掌,各自向后退了十来丈距离,
哗啦啦!
黄裳气劲一动,一条条浪涛如龙腾空,星月光辉洒在其上,鳞片熠熠生辉,张牙舞爪,排箫怒吼,极具灵性。
“去!”
随着一声疾呼,水龙咆哮,朝着夏云墨抓了过去。
隐隐中,这水龙游走间,似乎还蕴含了一丝鞭法在其中。
这正是九阴真经中的白蟒鞭法,只是如今黄裳已经臻至大宗师境界,将这一绝学又提升到了崭新的层次。
“起!”
夏云墨手一抬,浪涛炸开,冲天而起,化作一道厚重的水墙,将他全身上下遮掩住。
但这水墙远远不能阻止“白蟒鞭法”,于是夏云墨催动从庄聚贤那里习得的“寒蟒吞天功”,一条冰蟒破水而出,散发出森然寒意,在水龙突破厚重水墙的那一刹那,冰蟒撕咬了上去。
轰!
哗啦啦!
冰蟒水龙同时破碎。
冰晶和水珠向四面八方激射而去,劲风嗤嗤作响,最后再地面留下一排排坑洞。
这也是黄裳要提前清场的原因,否则两位大宗师交手,随意一点战斗余波,就能让四周一片狼藉,对于普通人来说,那就是一场无法逃避的天灾。
轰轰轰!!
劲气碰撞下,水面不断炸开,一道道滔天水墙自河边拔起。
汹涌的浪涛水墙在溃散之后,水面上赫然不见夏云墨与黄裳的踪影。
“他们打到水下去了!”王重阳眉头一扬。
“老祖,你猜猜帝师在多少招后落败。”王重阳笑道。
葵花老祖满是皱纹的脸上,露出一抹笑意,淡然一笑道:“最多一千两百招。”
王重阳道:“那我猜一千五百招。”
一旁的庄聚贤听得暗皱眉头,他虽然败在夏云墨手中,又被其收服,知晓对方是一尊惊天动地的大高手,却也绝不认为夏云墨能够胜过黄裳。
黄裳大名垂世数十载,在天下武者眼中,他就是一座不可攀登,不可超越,只能仰望的存在。
那怕庄聚贤自身成为大宗师后,也丝毫不敢兴起挑战黄裳的想法。
可在葵花老祖和王重阳这两位大宗师的眼中,似乎黄裳有败无胜。
葵花老祖瞥了一眼暗皱眉头的庄聚贤,却不甚在意。
庄聚贤虽看似拥有大宗师的修为,但实际上还差的太远了,无论是修为,还是心境,都远远不到家。
如庄聚贤这样的大宗师,葵花老祖若是愿意,只需要三招就可以轻松制服。
当然,这和他修炼的《葵花宝典》有关。
若换作王重阳,那就需要五到十招。
葵花老祖摇了摇头,用叹息的语气道:“黄裳的武学天赋可算的上是千年一遇,绝世奇才。若他潜心修炼,或许不逊夏云墨。但可惜,他是帝师,他的心思有一半都是放在这个腐朽的王朝之上。”
“当年我与帝师一战,看似一招险败,但真正的差距却是百招、千招。即使我与先天功大成,也没有信心能胜过黄裳,不过也并非没有取胜之机。”
王重阳目光露出追思之色:“但当初在明宗与夏宗主坐而论道,我却连出手的想法都没有。”
葵花老祖淡淡道:“这是夏小子精神异力的缘故,那小子肉身打磨的无瑕无疵,近乎完美。真气亦是浑厚至极,蕴含阴阳。再加上他强大的精神异力,简直找不着破绽,怪物,真是个怪物。”
轰轰轰!!
一重重波浪炸开,水花飞溅。
原本安宁的汴京也是一片骚乱,随着两人在河底的打斗,那怕他们都刻意压制,但仍然让整个汴京宛嗡嗡颤抖不休,宛如大地之下有一头怒龙翻身。
无论是身怀绝技的武林高手,手无缚鸡之力的婴儿小孩,传承百年的世家豪门又或者贩夫走卒寻常百姓,在这一刻都感受到了一股莫大的恐怖,恍若末日来临。他们被吓得哇哇大哭,四散奔逃,却不知该逃亡何处。
“两股精神波动在冲撞,他们在展开精神层面的交手了。”王重阳凝重道。
“夏小子和黄裳都有强悍的精神修为,他们的精神波动若完全释放开来,整个汴京都会落入虚幻的大梦之中。”
葵花老祖面容也越发凝重起来,目光透过翻滚不息的江面,直视水面里那两道快的几乎看不清的身影。
庄聚贤皱着眉头,满脸疑惑。
嗯??
他们究竟是在说什么?
……
大宗师征战,自然不单纯是肉体力量的较量,他们的精神也在不断交锋。
只是精神的交锋,往往是无形的。眼前这两人都擅长精神绝学,这才显示出非同凡俗的碰撞。
墨三·永世沉沦!
水面之下,夏云墨浑身竟滴水不沾,干燥至极,一层无形气场将他与水面分离开来。
只见他满头青丝飘扬,眸子里泛着一抹骇人的血芒,手臂高举,掌缘向下,以掌做刀。
哗啦!!
一刀斩下,在水底就好似浮现起一轮圆月,清辉光芒洒落整个河底。这“月色”带着梦幻般的力量,任何有意识的生灵一旦沾染,就会陷入幻境之中。
“催魂神爪!”
黄裳面容凝重,伸手一探,举手投足间缥缈潇洒,态若神仙,这又是九阴真经中的绝学,催魂神爪。
昔年,他的九阴真经中有移魂大·法和摧坚神爪两门绝学。后来他在两门绝学上重新推演,合二为一,就有了如今的催魂神爪。
这一爪抓出,飘忽灵动,变化无方,更有一股精神力量凝聚在五指之中,五指轮转间,似乎蕴藏着无穷的奥秘,让人为之痴迷,为之疯狂。
哗啦!
哗啦!
“永世沉沦”所映衬出的月光,被催魂神爪抓的支离破碎,但催魂神爪似乎也变得慢了起来,掌中蕴含的无形波动也变得浅淡起来。
轰!!
最后,夏云墨的的手掌劈在黄裳的催魂神爪之上。
在这一刹那,爆发出了人世间最璀璨、最梦幻、最迷离的碰撞。
无数梦幻般的景象,在河底演化,碰撞,消散、湮灭循环往复,永不停歇。
河底的游鱼、螃蟹等各种有灵生物,原本是惶惶不安,向四面八方奔走,可在此时却都安定了下来,陷入到了森奇古怪的幻境之中,向河底沉了下去。
咔嚓、咔嚓。
一个呼吸后!
好似镜面支离破碎的声音传出,紧接着夏云墨的掌缘突破了摧坚神爪,携带这残余劲力,斩向黄裳的胸膛。
黄裳双眸迷离,他的催魂神爪还是未低过夏云墨的永世沉沦,神魂陷入幻境之中,可在不到百分之一个呼吸,他就再次清醒过来。
九阴真经,横空挪移。
在这关键时刻,黄裳身影一闪,已然出现在河底十余丈之外。
可黄裳虽避过关键的一击,但胸口衣襟撕裂,并留下了道一寸左右的伤口。
“胜负已分。”在上面观战的葵花老祖面带微笑,淡然道:“一千一百三十一招,是老祖我赢了。”
王重阳却摇头道:“不,黄裳还未真正落败。我与他交过手,这位大宋帝师,可要比老祖你想象厉害一些。”
葵花老祖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也对,他的九阴真经中也有疗伤的法门,而且还有几门绝学未使出来。”
“庄聚贤面露沉思之色,点了点头,虽然不太清楚他们说的什么,但点头就对了。
汴河底部,黄裳运转玄功,那道伤口中留着“夺命十三剑”的死意,虽然没有立即恢复,但也在朝好的方向发展。
与此同时,黄裳催动“螺旋九影”,整个人瞬间就化作九人,而这九个人都是相同容貌,相同衣饰,就连伤口也是一模一样。
在夏云墨的感应中,这九道身影,竟然都是真实的。
摧心掌!
九阴神爪!
鬼狱阴风!
大伏魔拳!
白蟒鞭法!
……
在这一瞬间,九道各自施展绝技,向夏云墨杀来。
“有意思!”
夏云墨眸光微微一亮,再次与黄裳斗了起来。
不得不说,黄裳是一个很好的对手,在本世界中,除了夏云墨,和化作忽必烈的“域外天魔”,只怕没有一人是他的对手。
此人大名垂世数十载,一人镇压一国,果然有着常人难以想象的高深修为。
而且黄裳的九阴真经是他征战武林后创出,囊括百家精华,十分全面,有与夏云墨抗衡的资本。
夏云墨肉体完美,无瑕无疵。
而黄裳易筋锻骨篇,亦是顶尖的锻体之术。
夏云墨的日月真气可驭万物,阴中有阳,阳中有阴。
黄裳的九阴真气虽属阴柔劲气,但他却早已修炼到了阴极化阳的地步。
夏云墨擅长精神秘法,天魔迷梦大·法更是为他解决无数强敌。
而黄裳的精神武学同样不弱,移魂大法、催魂神爪都有惑乱众生之威。
而与夏云墨交手的顶尖高手,最头疼的的太阳真气的治愈之力。耗费千辛万苦击伤对手,结果眨眼睛就恢复过来,属实叫人绝望。
在黄裳的九阴真经中,同样有疗伤篇。
总的来说,这两人都是让人绝望的存在。
但夏云墨却更加完美,根基也打磨的更加牢固,就连治愈之力,也远比黄裳的疗伤篇更强悍。
轰!!
水波炸开。
第一千一百一十九招,夏云墨打出墨一,连绵不休的劲力完克螺旋九影,任由如何变化,只是一掌轰出。
第一千二百三十招,夏云墨将阴阳结合,雷霆劲力涌动,湖底雷光狂闪,第二次击中黄裳。
第一千三百五十一招,夏云墨催动北冥神功,产生出强大吸力,形成漩涡。黄裳来不及施展横空挪移,不得不与夏云墨硬拼一掌,伤上加伤。
第一千四百零二招,夏云墨再次击中黄裳。
第一千四百零三招,黄裳真气开始散乱起来。
第一千四百二十招,夏云墨以伤换伤,终于将黄裳重伤。
地一千四百二十二招,……
……
汴河两岸,王重阳笑道:“老祖,看来是我赢了,你需请我喝酒。”
葵花老祖若有所思,旋即笑了笑:“皇宫中还有几坛好酒,明天老祖我给你送来。”
而庄聚贤却是满面惊骇之色,他竟然真的胜了武林神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