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7as好看的玄幻小說 踏星 ptt-第兩千零三百章 我保了展示-t2e5q

踏星
小說推薦踏星
如果是以前,不知道木邪是自己师兄的前提下,陆隐会担心,尽管没有这层关系,木邪也不可能帮他。
木邪面对的是夏神机,一个从道源宗时代就存活下来的老祖,与九山八海同辈,是人类最巅峰的强者,而木邪呢?是在树之星空成祖,没有那么深的底蕴,甚至他的年纪还比不上文祖,凭什么对抗夏神机?
但现在,陆隐是一点都不担心,不为别的,就因为木邪是他师兄,是木先生认可的弟子,这就够了。
木先生收徒那种近乎变态的要求,放眼人类历史有几人可以做到?但凡能做到的都非常人,比如青平,比如陆隐自己。
木邪既然能被木先生承认为弟子,自然也是一类人,这样的人面对夏神机,陆隐不担心。
“木邪?”,夏神机不解的望着,“你怎么会出现?”。
木邪平静看着夏神机,“夏祖,我想保下这个人”。
夏神机目光一变,脸色冰冷,“你在跟我说笑?你知道他是谁吗?”。
“知道,但也不需要知道,无论他是谁,我保了”,木邪说道,语气很轻松,就像喝水一样。
夏神机脸色难看,“他是陆家嫡子陆小玄,是我四方天平必杀的死敌,这你也要保?”。
木邪笑道,“我说过,不需要知道他的身份,这个人,我保了”。
夏神机眼睛眯起,“原因”。
“不想说”,木邪直接回道。
陆隐古怪,师兄这话回的能把夏神机气死,身为神武天老祖,何人敢违抗他,更不用说跟他顶嘴,但师兄这每句话都顶着来,连他都受不了,好像求战一样。
夏神机喘着粗气,“看来我四方天平对寒门的放纵让你自大了,木邪,别以为是祖境,我们就拿你没办法,历来人类祖境死的可不少,若非寒门的作用,你早已被扔去界外界”。
木邪淡笑,“我不会死,你杀不死我”。
夏神机目光陡睁,笼罩顶上界的神武刀域轰然炸响,风云突变,天地间无数刀锋斩向木邪,呼吸的,看到的,一切都化为了刀锋,那些空气,看不见的气体都成了神武罡气,化为锁链朝着木邪捆绑而来。
这是陆隐第一次看到这种层次的祖境爆发威能,如同天摇地动,如同–灭世。
在这种威能下,他的一切手段都显得可笑,哪怕是提升到祖境层次的外物都不可能保得住他,这是人类另一个层次,一个跨入神之领域的层次,这就是神,对于修炼者来说的无上强者。
从普通人跨入修炼者,区别在于身体与星能,从普通修炼者跨入星使,区别在于星源,星源可化解一切星能,而从星使跨入半祖,区别就是内世界,内世界一出,星使的手段无所遁形,可以被直接碾压,以上这些,不存在绝对无法跨越的距离,唯独此刻,感受着夏神机的祖世界,陆隐才感觉到何为无法跨越的距离。
他可以越级单挑强者,却无法改变一个大世,夏神机,可以改变整个树之星空,让树之星空成为他的领域,陆隐想要反抗,等于跟整个星空为敌,别说打不打得过,他甚至都不知道怎么跟星空为敌。
这才是祖,真正的祖,与辰祖的诸天星辰,符祖的符文道数一样,一片天覆盖一片天,树之星空的天,被夏神机的神武刀域覆盖。
天威不可测,然而在茫茫天威下,存在一粒石子,绽放夺目光彩,驱散了这无法反抗的天威。
夏神机目光紧盯着木邪,“就看你的邪舍利能不能挡住我神武刀域的压迫”。
木邪淡淡道,“说是舍利,其实也就是粒石子,石子这种东西需要打磨,压得越狠,反而越光滑”。
“狂妄”,夏神机抬手,无穷刀锋取代了苍穹,垂落斩下,从远处看根本就是一场雨,一场完全由刀锋组成的雨。
陆隐毫不畏惧的抬头望着,他无法反抗夏神机的祖世界,无法对抗这天威,但他无惧,死又如何,即便死,他也要看清这刀锋,看清这神武刀域。
木邪嘴角弯起,脚下,邪舍利光芒忽然收敛,而后化作一个个文字,如同有生命一般转动于舍利之外,不断转动,范围也在不断扩大,无穷刀锋落下,文字巍然不动,任由刀锋斩落,整个空间都在崩溃,根本撑不住祖境力量的撕扯,陆隐看到了黑色,可以吞噬一切的黑色,不是星空黑洞,没有任何异象,就是一种黑色,纯粹的黑色。
祖境力量对撞撕毁虚空,每一条虚空裂缝后面都是那种黑色。
黑的渗人,黑的让人不敢接近,如同深渊之口。
不过现在不是考虑那些黑色的时候,陆隐紧盯着头顶,文字不断环绕,刀锋不断撞击,形成了循环的虚空蹦碎,一旦这些文字撑不住,他就要死了,但他从未担心,木邪师兄,不会败。
夏神机脸色难看,对于木邪,他们其实并不是太了解,这个人从出现再到成祖,没有什么太显赫的战绩,也没做过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别说他们,就连陆家都没怎么在意过,直到他成就半祖,他们都以为只是一个散修半祖,而木邪也从未表现出令人震撼的实力,所以从始至终都被忽略了。
直到此人渡祖境源劫,才真正引起了陆家以及树之星空所有庞然大物注意,可惜已经迟了,他很顺利渡过祖境源劫,然后成祖,很顺利,非常顺利,简直就是水到渠成的让人眼红。
而成祖后,他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成立寒门,并发下宏愿,誓要铲除红背,拒绝了陆家与其他家族拉拢,而他成立寒门的初衷与目的也让陆家欣赏,并得到陆家支持。
这片星空如今的历史记载的是寒门创建于四方天平,实则那是四方天平给自己编造的光辉历史。
四方天平这四个字出现在陆家被放逐之后,而寒门,在陆家时期就早已成立,不过那时候因为陆家太过鼎盛,寒门名声不显,尽管如此,寒门也在陆家支持下运作,铲除不少红背,就是没现在这么高调而已。
所有人都以为陆家支持寒门成立是拉拢这个人的手段,但其实不是,那么多年过去了,陆家从未主动拉拢过木邪,而木邪真就为不断铲除红背努力,由于时间太长,渐渐的,没有家族拉拢木邪。
当初陆家被放逐后,四方天平试探过木邪一次,但木邪依然不愿被拉拢,只想铲除红背,最终四方天平也放弃了,而且因为寒门对于红背的抓捕,树之星空确实减少很多损失,最终木邪与寒门的存在被默认,而且权势极大,这些都是在四方天平默认下的。
至于木邪的实力,因为他一直在树之星空铲除红背,这些红背顶了天是个半祖,所以也就无人能逼出他真正实力,即便在主宰界面对永恒族祖境强者,他也是在白望远等人之后出手,表现的实力没有太强。
夏神机从不认为木邪能对抗他,这是不可能的事,树之星空真正屹立巅峰的唯有他们三人,就连龙祖都不够资格与他们并列,木邪此刻的行为在他看来是狂妄了,真以为四方天平没动过寒门,是因为顾忌他?
夏神机已经在考虑怎么处置木邪。
但随着时间流逝,他发现自己的神武刀域竟然压不住木邪,这是不应该的,想着,神武刀域威能暴涨,无数刀锋奇异般融合,化作一柄指天之刃,缠绕整个神武刀域内的神武罡气,斩。
这一刀刚刚成形,顶上界到处开裂,明显承受不住夏神机如此威力的一刀。
夏神机斩出的动作一顿,如果这一刀斩出,不管木邪能不能挡住,顶上界就麻烦了,至少要死一成人,无数修炼者心神崩溃,这不是四方天平愿意看到的,“木邪,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退走”。
木邪表情认真了,“这一刀确实极强,但,依然杀不死我”。
夏神机目光冰冷,忍不住想出手,但想了想还是没有,顶上界是他们四方天平的地域,代表了四方天平在树之星空的无上权威,一旦顶上界破败,损失的是他们又不是木邪。
呼出口气,“看来你真想护住陆小玄,那我就当你的面,斩了他,寒门职责是抓捕红背,希望你不要违背初衷”。
陆隐突然心跳加速,冥冥中,令人毛骨悚然的危机感出现,他急忙取出尸体,并看向四周,这股危机感并没有因为他取出尸体而减弱,反而越来越强,就像一柄刀已经架在脖子上,让他无法呼吸。
来自哪里?夏神机的分身?还是其他什么?究竟来自哪里?
他忽然想起了什么,瞳孔化作符文,肩膀出现烛神小人,符文道数四散,妄图以符文道数查看危机。
他看到了,陆隐望着脚底,脚底的符文道数竟凭空消失了一条线,一条自他脚底延伸而出的线,“师兄”。
对面,夏神机第一次听到师兄,他诧异,师兄?木邪是陆小玄师兄?
“木邪,你是陆家的人?”,夏神机厉喝,陆小玄喊师兄,必然就是陆家的人,否则木邪凭什么这么帮他,此人竟然也是陆家遗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