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q86好看的言情小說 諸天福運 ptt-第四百四十六章 早有準備看書-2rm7c

諸天福運
小說推薦諸天福運
巡视过程十分顺利,并没有出现什么狗血桥段!
想想也是,神行符和通讯符的大量运用,让燕云大都督府辖下再无死角,信息的传播速度陡然加快,让传统的一些蒙蔽手段失去了大半作用。
起码,在基层政权没有出现大规模腐蚀之前,地方上不会出现所谓的土豪劣绅,起码明面上如此。
少了这些直接压榨百姓的存在,燕云百姓的负担自然轻松太多,加上官府组织的以工代赈活计,手里有了余钱支配,这个年自然过的无比充实。
看着那一张张朴实无华的笑脸,柴大都督的心情相当不错。
当然问题也是有的,只是燕云大都督府成立时间太短,等以后各地的工坊发展起来,商业流通频繁速度加快,百姓们的口袋会逐渐充盈起来。
说起来,不管什么时代什么世界,大部分社会矛盾和问题的根源都在发展落后上。
只要生产力和生产效率提高,地方经济发展速度加快,百姓生活水平提高,许多矛盾自然迎刃而解。
越靠近边塞,百姓的生活水平越是低下。
主要是,商业流通不畅,农田出产不高,水利设施几乎可以忽略不计,还没形成拥有地方特色的支柱产业。
总之一句话,此时的边塞地区一无是处。
比如,后世的边贸重镇张家口,此时却是简陋的军州,并没有形成特有的边贸集散规模。
此时塞外一片混乱,也不用指望能够进行正常的边贸交易。
至于云州,咳咳,差点忘了已经卖给了童贯,那边的情况比燕云其余地方差多了。
听闻,只是听闻哈……
大宋朝廷接受和管控云州,并不是十分顺利。
主要的问题是,大宋官场那一套,放在云州这样的地方,根本就不适用。
一些想要捡便宜抢功劳的将门子弟,霸占了云州的军职。
可惜他们的能力不行,把云州那片搞得乌烟瘴气。
童贯不知道是不是不想和这帮将门子弟走得太近,还是其他什么缘故,总之这厮会和亲信王禀驻云州之后的太原城。
总之,只是有些见识,又懂一些军事的存在,都看得出云州的不妥。
像是云州这样的关键地方,最好能用经验丰富的老将驻守。
可大宋军界有实力,资历足够的老将,几乎全部出自西军这就导致朝廷好好的西军老将不用,竟然启用了汴梁城中一干早就堕落的将门子弟。
尼玛,在云州这样的边关重镇,竟然还有胆子玩什么平衡的把戏,简直就跟找死没啥区别。
就柴大都督收集到了的情报,若是金兵真的从云州南下,根本不用指望守军的战斗力。
莫不是,童贯还以为金兵也能用岁币打发?
没有理会云州那边的破事,柴大都督和吴用巡视完了燕云之地,带着轻松愉悦的心情返回幽州大都督府。
正好赶上了上元节,又是一番喧嚣热闹。
叫柴大都督和手下文武诧异的是,大怂竟然派出使节,带着大量礼物在上元节时期,主动来到幽州大都督府致以节日的问候。
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怂使名唤李纲!
啧,看这厮的行事做派,还有其他的一些表现,应该就是历史上那位名臣了。
也不知道怂廷派他过来干什么?
面对所谓的历史名臣,柴大都督心中波澜不兴,没有什么激动的情绪,也没有什么见到名人的复杂思绪。
李纲乃是大怂培养出来的标准士大夫,和燕云大都督府的行事作风格格不入。
加上此时的大怂还没有彻底完蛋迹象,根本就不用指望能够轻易招揽。
就算招揽到了,也不知道该如何安排。
总不能一过档,立刻就身居高位吧?
此时还在中低层打拼的一干梁山头领,还不得炸窝?
毫不客气收下大怂奉送的节礼,柴大都督的回礼就是一副他的亲笔字帖,写得中规中矩毫不出彩。
就看李纲那不停抖动的面皮,就知晓这厮心中不知道在怎么吐槽。
柴大都督毫不在意,笑吟吟问道:“伯纪先生此行,可有什么重要事务?”
“没有!”
李纲回答干脆利落,摇头道:“官家派我等前来,最重要的目的是希望两家的关系能够一如既往的和睦!”
“某倒是没有折腾的想法!”
柴大都督悠然道:“就是不知道,大怂朝堂上的那些位,会不会耍上不得台面的小手段!”
“大都督过虑了……”
李纲的脸色有些难看,却又不知道该如何反驳。
“某倒是希望自己过虑了!”
柴大都督说话没什么顾忌,也用不着顾忌什么,嘿嘿笑道:“说句不客气的,大怂那位有些不切实际的自大,身边又是一帮子吹捧起家的存在……”
“大都督慎言!”
“好好好,某也不想多提这样的话题,不知贵使打算在燕云之地待多久,需不要要派人陪伴?”
李纲有些迟疑,缓声道:“朝廷派李某过来,有让李某常驻幽州城的打算!”
“听大都督的意思,李某能够自由在燕云之地走走看看?”
说到最后,眼神中多了几分期望。
“那是自然!”
柴大都督摆了摆手,不以为意道:“伯纪应该知晓,大都督府的文官系统简陋得很,甚至许多职位都空缺着,一个人恨不得当几个人使,哪有闲情逸致当导游?”
李纲的面皮又是一阵抖动,也不知道他是不是想到了大怂多到发霉的官员,不由自主问道:“燕云之地多豪杰,应该不缺才华卓绝之辈吧?”
“这些人,都得从底层做起!”
柴大都督也没有隐瞒自家心思,悠然道:“骤然提拔到高位,到底是梁山人马的燕云大都督府,还是燕云汉儿的大都督府?”
说到这里,笑道:“说白了吧,某信不过他们!”
李纲默然,没有在这样敏感的话题纠缠,又说了一阵闲话后便告辞离开。
离开时,又确定了一遍可以在燕云之地自由活动,这才满意告辞。
“大都督,要不要多派一些人手盯着?”
吴用很快赶了过来,听了柴大都督的说辞后眉头一皱,直接道:“不能太过放任!”
“没必要!”
柴大都督摆手道:“按照正常流程就成,派遣数位武艺达到二流的好手跟随保护就成!”
“难道大都督就不怕怂使暗地里使坏?”
“实力不足,又能使什么坏?”
说到这里,嘿嘿笑道:“若是他真能说动某些燕云能人投奔大怂,某还要感激他帮忙驱除了不稳定因素!”
见吴用还有些耿耿于怀,他笑道:“不要担心人才流失,咱们控制区域内的人口可不少,不要忘了本寨那边!”
吴用恍然……
确实如柴大都督所言,大都督府能够控制的人口,加上本寨的话,妥妥的超过两千五百万。
这是什么概念?
比起最鼎盛时期的辽国人口,都要多上许多。
至于人才,随着本寨那边的学堂学生一批批毕业,到时候将会出现成千上万认同大都督府,和大都督府一条心的人才不停涌现。
到时候,怕是区区燕云大都督府,不一定能够消化得了。
这时候,若是燕云本地的豪杰受不得大都督府‘轻视’,主动投奔大怂的话,大都督府自然是巴不得越多越好。
这些家伙,基本上都是在燕云当地很有一些影响力的家伙。
他们若是选择主动离开,大都督府少了某些不稳定因素不说,等本寨那边的学堂培养的人才井喷,自然而然就能将这些燕云豪杰留下的空缺补上。
“不用担心人手不足!”
柴大官人悠然道:“等燕云这边的各级学堂开始普及,到时候自然不缺!”
“另外,若是救急的话,本寨培养的那几万精锐将士,可都是经过夜校培训的家伙,分散到了农村基层稳定地方,还是不成问题的!”
吴用连连点头,赞叹道:“大都督真是高瞻远瞩!”
可不是么,就他所知,宋江那厮还在梁山水泊的时候,柴大都督执掌的后营,就已经开始了夜校的强制培训工作。
当时,在梁山还引起一阵不小风波.
不少前营头领冷嘲热讽,可没少说怪话和风凉话,总之就一个意思:柴大都督闲得没事瞎折腾!
甚至,后营有不少学渣将士,主动跑去加盟前营,这些经过严格培训的家伙,可都成了前营各部的基层骨干。
后来,随着梁山主力外出征战,这些受过简陋教育,能够读写书信以及文件的家伙,只要没死都混成了军中的底层军官,混得好的甚至都进入了中层序列。
只是时间一长,没人在意他们以往的来历和表现罢了。
吴用因为对情报收集和分析比较感兴趣,所以才知晓主力之中,还有这部分来自后营的存在。
眼下,听得柴大都督如此言论,一时间真的是钦佩有加。
他可不认为,那时候的柴大都督就有染指燕云的雄心。
只能说,机会都是留给有准备的人,若是换成宋江就得抓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