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3e6m优美都市言情 大清隱龍 ptt-4658 人生如賭局展示-esxby

大清隱龍
小說推薦大清隱龍
为君难啊,为君难!为君难就难在听实话太难,从古至今的是忠言逆耳的,真相永远都非常残酷,让人不舒服!
为什么会这样?就是因为大多数的人都不愿意面对真相,现实从来都不会顺着人的yuwang,却满足人的野心的!
都想做一统中原的美梦?都想全球争霸?都想大权独揽?这一切不是理想,这是野心,这不过就是你不切实际的yuwang而已!
为君难就难在他很容易把yuwang和理想混淆在一起,而周围的马屁精或者野心家们,又经常的旁敲侧击让你有这样不切实际的想法和念头!
这个天下也只有元首一个人能够如此敲打同治帝,把现实残酷的真相都给摆出来让他看明白!
一盆冷水泼过去,直接点醒你……你不行,你这个国家也不行,差的太远了,你连股票市场增值的钱从哪里来都不知道,你还以为自己能搞现代化的国家?
你得先低头,知道你自己的不足,承认你的差距,有了这样的认知,你才有可能迈入新世界!
如果你拒绝承认这个世界的残酷和你自己的不足,那么请烧掉后面的密信,一个人在老路上继续前行吧!
载淳怎么可能吧师傅的密信给烧掉,师傅越是骂他,越是嘲讽他,越是揭开他的伤疤,他也就越敬佩师傅!
因为这是人成熟的唯一途径,骂你的才是对你好的,佛家讲究消业障,靠什么消业障?
靠的是艰难困苦,靠的是被人骂醒你,打醒你!而不是一群马屁虫陪着你天天开心!
不知道什么时候,庆三爷已经退出了梅坞,几名太监主管也离开了,小小的梅坞只有同治帝一个人。
后面的信札终于打开了,肖乐天回答了那个看似简单却拥有大道理的故事问题!
“京津铁路为什么从一千万的盘子,一下子暴涨到八千万,这多出来的钱究竟是谁给的?实话告诉你,这里一定是有泡沫的!”
“多出来的钱,是有虚实两部分构成!”
“如果抛出掉你手里所捏的基本盘不算,就按照一千万股的流通股计算……股票化其实很简单,就是将一个公司,一项生意进行均等的分切!”
“京津铁路建成通车,这里面要有很多投资的,你要修铁路、买铁轨、铺设路基、建造桥梁,购买火车头和车厢……最起码你还得买煤烧啊!”
“这些需要花钱的数字记录在一起,就形成了一个公司最初的固定资产!你想进行股票化,就是要把这个固定资产进行平均分割!”
“假如说京津铁路所有资产一共一千万银元,你发行一百万股,那么自然就是一股十元钱了!”
“你发行一千万股,自然就是一股一块钱……同股必须要同价!技术股和管理股分是特殊情况,可以另说!”
“股票上市发行,投资者买走目的是要赚钱的,而赚钱靠的是什么?两条路,一个是吃每年分红的红利!”
“而第二条路就是等待股票上涨,然后吃价格差!”
“股票为什么会上涨?先说实的一部分,那是因为公司在赚钱,总资产在增加,而总股票数量不变,这才引发股价上涨呢!”
“京津铁路在运营中,每天都赚钱,赚了钱干嘛?多买一点煤炭储存起来,多买点车厢拉货物,再多上两列火车头……仓库再建造一些,哪怕最后你在账面存款增加了!”
“这一切都说明你的固定资产发生的增值,一千万的固定资产半年之后就变成两千万了,这就叫赚钱了!”
“但是你赚钱了,当初的总股票数量是不能变的,还得是一千万股,这样一平均,你这股票价格是不是就应该两块钱呢?”
“这是真实的财富增长,是最安全最妥帖,没有后顾之忧的!可是京津铁路如今涨的如此凶猛,变成了八千万市值了,请问你这京津铁路真实的资产真的增值到八千万了吗?”
“好吧,这就又谈论到一个虚钱的概念了,也就说涉及到了股市的赌博性!”
“人生就是选择,人生就是赌未来!别说股市了,人或者每天都在赌,做生意的在赌明年高粱价格是低还是高!”
“当官的在赌他投靠的上司,究竟能红还是下大狱?”
“当年八旗入关之前,追随你们先祖努尔哈赤的很多部落,不也是在赌博吗?拿命去赌一把,胜了就是后面几代人的荣华富贵啊!”
“就连华族大学里那些学生选专业,然后出校门工作,不也是赌吗?他们谁知道二十年后,那个专业会大红大紫,那个专业是没落的黄花?”
“都是赌,人生就是一个大赌场,你难道不许股市里的股民赌一赌?”
“京津铁路买卖兴隆,日进斗金,这是人们都看得到的,所以投资者就会对未来有一种幻想的预期,这种幻想的预期就会让人有持有赚大钱的yuwang!”
“这种yuwang就会推着股票价格往前跑,从两块跑到三块,四块甚至八块!”
“这是虚的,完全是一种心理作用来支撑!举个例子,京津铁路从两块钱涨到三块钱,这叫凭空增值的一千万银元!”
“但是这种增值是多少市场交易额办到的呢?也许哪一天就成交了十万银元,结果价格就冲到三块了!”
“十万银元是真实成交,而增值的一千万却是账面上的富贵,也就是说九百九十万的价格,是空的!”
“是股民想象出来的!能明白吗?并没有什么九百九十万银币的交易,这市值就涨上去了!”
“后面会有两种结果,一种是大家信心不退,都认为这个虚数是真实的,这公司最后能赚出来,那么这个虚的价格就不会掉!”
“虚实相结!股市就是一个心理战的战场……那么问题来了,这个游戏作为你一个君主,一个国家的施政者,你应该怎么面对?”
载淳看着密信久久无语,他终于知道自己缺的课太多了,自己的亲政其实准备的一点都不充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