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b0w超棒的都市小說 白首妖師 ptt-第二百三十四章相伴-xs749

白首妖師
小說推薦白首妖師
“这……”
众人听着方寸的话,顿时错愕至极。
谁也没想到方寸居然会把话说的这么重,竟是一点情面也不留。
尤其是那话里的轻视之意,竟是一下子便让人感觉到两人之间的差距拉开……
这位神目公子,是一直被人说成天资达到,甚至超过了当年的仙师方尺的奇才……
可方二公子这时候却像是表现出了一种态度。
方家还有人在清江城的时候,你哪里来的脸自称奇才?
尤其是九仙宗三位长老以及七族一众炼气士,甚至脸上都已不知该出现什么样的表情,目光也不知什么时候便从走出了大殿的方寸身上,转到了身边的神目公子身上,然后便看到神目公子这时候已经闭上了他那一双玉质的眸子,脸上看不出什么表情,只剩空白。
输了!
有人忽然就从这沉默里解读出了一些人心里的想法!
若说神目公子赶在此时出山,有着因为方二公子名声飞涨,因而想要与他碰一下,甚至夺一夺这名望的话,那经得了如今这殿里的一幕,便只能说神目公子所有努力付诸东流。
甚至说,输得很惨!
殿内两次交锋,他非但没赢,反而确实像是与方二公子拉开了距离。
倒像是证实了他与方二公子间的辈份。
这可怎么办,抱了雄心壮志而来,却输成了这么副惨样子。
这是开局不利,还是满盘皆输?
……
……
“方……方二公子……”
而在方寸走出了殿时,脸色同样也有些阴沉。
似乎赢了神目公子这两阵,并没有让他感觉到半分的开心。
倒是那位看起来已经彻底认命,犹如烂泥一般被架出了殿的薛执正长老,眼看着便要被架到灵雾宗下方的大狱里去,却忽然在这时候挣扎着,向着方寸叫道:“你说话……可算吧?”
方寸脚步停住,回头看了他一眼,道:“算!”
说罢了这句话,他便直接踏上了腾云,向着灵雾宗客殿而来。
在他身后,小狐狸紧紧跟着他过来了,再之后,鹤真章、梦晴儿等人,也都急急的跟了过来,他们每个人的脸上,都是既担心又好奇,既有些好奇方寸是如何做到了,让薛执正长老坦然认了罪的,也有些担忧,因为这时候的方寸看起来,似乎心情并不怎么的好……
再过之后不久,小徐宗主与两位长老,也过来了。
他们似乎都有着无尽的疑问,但看这时候的方寸脸黑黑的,便不敢随便问。
“九仙宗孟仙子来访……”
也在此时,殿外有人通传,众人顿时面面相觑。
作为柳湖城时的同窗,方寸、鹤真章、梦晴儿、孟知雪、雨青离等人,关系自然不差,但是这一次她随着神目公子过来,却因着接连有事,一直都没有过来,倒是梦晴儿昨夜时,私底下去拜会她,说了一会子话,还顺便从九仙宗弟子口中套出了神目公子的不少秘密。
而直到如今,方寸却还一直没有与她私底下说过话。
“让她进来!”
方寸似乎一点也不意外孟知雪会来,慢慢抬了下手。
孟知雪是独自一人前来,只见她身上穿着一袭白裙,但在外面,却罩了碧色轻纱,整个人显得风姿婉约,更胜从前,但也不知是不是错觉,总让人觉得她比之前少了些锐气。
“方二公子、鹤师弟、梦师妹……”
孟知雪进来之后,一一行礼,还向着小狐狸笑了一下。
小狐狸只是警惕的看着她。
“你入九仙宗时间也不短了,为何修为并无太大精进?”
方寸看了她一眼,皱了皱眉头,问道。
孟知雪缓缓摇了摇头,并没有回答,却是笑道:“我的天资比起方二公子来,实在是差得太远,当初从柳湖城分别时,我的修为还高过了方二公子一些,但如今才只半年未见,方寸公子便已是半步凝光境,与我相差仿佛了,一旦破境,修为之上,便会超过了我……”
微微一顿,她轻声道:“声名之上,更是无法比拟,在柳湖城时,方二公子便颇有才名,而到了郡宗,你帮守山宗寻回宝身法,激将六宗,斩杀犬魔,而后又走五宗,立声名,乐水宗石壁留字,云欢宗折花为剑,而今在灵雾宗内,更是与我九仙宗的神目公子这等奇才暗地交锋,且大获全胜,怕是经此一事,方二公子将会名满清江,成为公认的第一奇才了!”
这番话,听起来虽是恭维,但周围众人已忍不住皆皱起了眉头。
旁人说这些话并不新鲜,但孟知雪的话……
方寸皱了皱眉头,道:“有话直说!”
孟知雪咬了咬嘴唇,沉默了一会,忽道:“我有一事不懂!”
方寸抬头看着他,并不开口。
孟知雪犹豫了一下,还是坦然道:“方二公子,别人看不出来,但我却看得出来,这一番你与陆霄师兄暗中斗法,确实是你赢了,赢得很漂亮,便是知雪来时,我九仙宗三位长老,都还气得在殿中破口大骂……可我更关心的,灵雾宗薛执正长老,你是不是真的……”
“这……”
鹤真章与梦晴儿等人闻言,皆是大吃了一惊。
他们一直跟在方寸身边,便是有些事方寸不讲,又岂有看不出来的,堂堂灵雾宗长老,忽然被拿入大狱,便是用脚趾头想,也知道一定有些问题,对这等事,他们是乐于见到的,便是猜到了有些猫腻,也不在意,可是孟知雪究竟与他们不同,这个呆子知道了这些事……
而方寸在这时候,则没有回答,只是静静的看着她。
孟知雪的脸红了一下,但还是看着方寸道:“我不知你是怎么让那位薛执正长老认罪的,但那卷案宗,我也看了,上面太多的漏洞,陆霄师兄说这是构陷,虽不好听,但……”
“但确实是实话是么?”
方寸看着她,淡淡道:“因为那案卷,本来就是胡扯的!”
“你……”
孟知雪一下子惊住,抬头看着方寸。
一边的鹤真章与梦晴儿两个,也都有些傻眼,微微张大了嘴巴。
“而想让那姓薛的认罪,也很简单!”
方寸淡淡开口,道:“早在他刚被关进大狱的时候,我便已经去喂了他一颗丹药,你们还记得白厢书院有位名唤灵秀的教习吧,她擅长巫蛊本领,我也学到了一些,甚至炼的蛊比灵秀教习还好些,那姓薛的服了我的蛊,小命便已攥在了我的手里,而在他被带入那大殿之前,我更是已经传音,让人先去大狱里见了他一面,并且与他谈好了相应的条件……”
“他到了殿上,若是想说对我不利的话,我便会在他说出口的一瞬间,让他蛊虫入脑而死,神仙也难救,而他若是认罪的话,我倒是会给他一个机会,只削去他金丹境修为!”
“剩下的事情,便是他与雨青离的事了,到时候我不会再插手,他与雨青离一战,若是输了,自然是小命留下,而若是他赢了,哪怕将雨青离打死在我面前,我也不会再难为他,他不是傻子,自然会估算哪一点对他更有利,凝光境与筑基,他也认为自己能赢雨师弟!”
“所以,他才会一入殿,便立时认了所有的罪!”
“……”
“……”
这一番话,说得场间人皆是大吃了一惊。
似乎觉得没有这么简单,但细细一想,却又理所当然。
就算他们自己,放到了那个位置,真要选的话,怕也是一样的选择。
只是,方二公子居然将这个答案说了出来。
而且是如此坦然,皆告诉了孟知雪……
下意识的,他们的目光,尽皆落在了孟知雪身上。
只见这时候孟知雪轻轻咬着嘴唇,似乎心间也有万千念头升腾,只是强自忍着。
而方寸在这时候,则是一脸冷漠的看着孟知雪,道:“你若说是构陷,这当然是构陷,还是我花了极大的代价,给了灵雾宗极大的好处,才做到的构陷,在你孟仙子眼里,这当然是不对的,或许还是罪大恶极,而在那些七族的人,或是你们那位狗屁的瞎眼公子眼中,同样也是认为本公子狡诈心黑,所以,你如今知道了真相,是不是要跑去告发我,寻个真相了?”
“你……”
孟知雪一下子抬起头来,目光定定看着方寸。
方寸也冷淡的看着她,面无表情,了解他的人都知道,这已是心情极度不好的表现。
孟知雪嘴唇都快咬出了血来,然后才忽然道:“我去告发你,会有用么?”
“当然没用!”
方寸冷淡的道:“告诉你真相,便是因为你什么都做不了!”
“我……”
孟知雪急急开口,但身上的气势,却又一下子垮了下来。
“确实是这样!”
过了许久,她才轻声叹道:“方二公子,我是真来请教的,这薛长老的事情……”
微一沉默,她才道:“你觉得是对的么?”
方寸看着她,过了半晌,才脸色微缓,摇头道:“当然不是对的,构陷便是构陷,这等行径本就是坏的,你们要查,要指责,我也无话可说,但话说回来,本公子心里……”
他轻轻敲了敲心口,道:“还是有些不痛快的!”
孟知雪的脸色,已然变得有些苍白。
方寸则微俯了身体,看着她的眼睛,道:“我可以不构陷,你们有更好的办法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