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p614超棒的都市言情小說 託塔李天王 愛下-第六百六十六章可怕的餘元分享-jffby

託塔李天王
小說推薦託塔李天王
李靖看着惧留孙竟然以金仙的身份,与姜子牙夹攻余元,真是不要面皮了,不过姜子牙其实也算不得一个帮手,在三人的战场之中,反而有些碍手碍脚,使得惧留孙不能施展全部能力,余元明显也看出这一点,他总是刻意往姜子牙这头引导惧留孙的攻击,惧留孙往往攻击到一半,就撤回攻击,这打的极为难受。
“姜子牙师弟,你且退下,在一旁给师兄掠阵,若是有容空,就用打神鞭偷袭便可。”
听了惧留孙之言,姜子牙喜出望外,不过面上却没有任何变化,乐得惧留孙让自己后撤。
“惧留孙师兄,你且小心,子牙在一旁给你掠阵!”
姜子牙说着,就寻一个机会,后撤几步,离开了二人交战的范围,手中擎出打神鞭,眼睛紧紧的盯着余元,看看有没有机会偷袭。
惧留孙可不比姜子牙,在姜子牙离开战团之后,惧留孙过了几个回合就把余元再次压制住,若不是余元金光锉在惧留孙身边徘徊,余元早就落败了。
“既然你逼贫道,贫道就让你跟你的好师侄做个伴把!”
余元说着,退后一步,手中的如意乾坤袋再次出现在手中,可是这如意乾坤袋刚一祭出,只见一个带着翅膀的法宝出现在自己法宝上空。
还没等余元反应,李靖身影就出现在了空中,只是随手一捞,就把那如意乾坤袋捞在手中,其他人都没有看到李靖是如何做到的,只看李靖的身影一闪,就凭空抓住了余元的法宝。
而在余元对面的惧留孙哪里能放过这个好机会,一拍腰间,腰间一道金光闪动,只见那道金光犹如游龙一般,只是一个闪动见,就已经把余元束缚成你个粽子,此时余元的一身法力,全部都被禁锢,站立在那里。
“哼~,余元,你再嚣张呀,跟贫道走吧!”
惧留孙一声大喝,提着被绑成粽子的余元,又把余元的金光锉收走,深深的看了余元一眼,纵身返回了西岐的军阵。
而李靖则手里提着刚才余元的如意乾坤袋,身形一闪,也转身离去了,战场之上只剩下姜子牙,姜子牙看了看惧留孙背影,又看看李靖消失的背影,叹了口气,轻拍四不像,整理心情,继续安排西岐的兵马返回大营。
在来到大营之后,惧留孙禁锢住余元的一身法力之后,就把其交给了姜子牙,姜子牙此时也已经把军营里的一应事物全部分派给收下诸人,自己也陪着阐教众人来到绑着余元的地方。
“余元,姜某当时已经跟你明言,你若一再执迷不悟,就会步你弟子的后尘,现在如何?你还有何话说?”
此时一身法力被禁锢,又被五花大绑的余元轻蔑的看了姜子牙一眼,冷哼道。
“姜子牙,不是贫道小瞧你们,你们在场的阐教众人,有一个算一个,只要贫道不想死,就算你们阐教众人一起出手,又能奈我何?”
余元这句嚣张的话,让阐教众人都心中火气,而其中以广成子最先忍不住火气,手中雌雄双剑一下子出现在手中,眼睛盯着余元,冷声道。
“既然你找死,那就别怪贫道了!看剑!”
广成子说着,手中法决掐动见,雌雄双剑迎空飞起,在天空之中盘旋一圈,然后交叉成剪刀状,然后剑芒一闪,朝着余元绞杀而去。
雌雄双剑本就锋利无比,再加上有剑芒的加持,更是声势骇人,此时无论是姜子牙,还是阐教的其他人,都觉得这余元是咎由自取,到这时候还如此的嚣张,一切都是自找的。
而在远远看着这里的李靖,和被李靖刚刚放出来的杨戬,却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这余元,这余元乃是修炼肉身之人,他如此嚣张,肯定不是无地放矢的。
特别李靖看到了此时即使看到那声势好大的攻击,面色还是没有半分的变化,就连刚才嘴边的嘲讽的笑意也没有收敛半分。
雌雄双剑交叉,一下子就绞杀在了余元的脖颈之处,广成子想象中的鲜血四溅并没有发生,甚至雌雄双剑根本没有在余元的脖颈之处留下一道白印。
“怎么可能……”
还没等广成子开口,姜子牙就猛的上前几步,来到余元的身旁,绕着余元转了几圈,确定余元没有半点伤痕,这才阴沉着脸,返回一众阐教金仙面前。
此时的广成子比姜子牙还难看,因为这次他也算是全力出手,自己阐教的二代弟子,玉虚宫击钟之仙,全力一击却没有把这个截教的三代弟子怎么样,这人是丢大了。
“雌雄双剑?这就是阐教击钟之仙的手段么?哈哈哈~,广成子,贫道的后背也有些痒,来吧,给贫道的后背也来一下,正好现在贫道不方便抓痒!”
听了余元的嘲讽之言,广成子脸上更加阴沉了,说实话,广成子不是没有见过这般肉身强大之人,不过那都是远古时代,称霸大地的巫族才有的,现在这余元肉身居然凝练到了这种境地。
在远处,观察着场中情况的李靖脸色也好看不了哪去,扭过头来,看向同样面容严肃的杨戬,开口道。
“二郎,你看到这余元的肉身了么?肉身凝练到如此程度,都没有突破,这肉身要突破金仙境界的桎梏,看来需要肉身的强度比我想象中的还要强些。”
杨戬面色苦涩的点了点头,开口道:“李靖师叔,这肉身一道修炼杨戬本知道很难,没想到居然恐怖如斯,原本我还想着渡过大劫之后,就试着突破,看来,这进度还要缓一缓,只要也要达到这余元的地步,再言突破。”
李靖也点了点头,他原本的想法与杨戬一般无二,准备渡过大劫,凭借功德和天庭的信仰之力,以及句芒祖巫精血进行突破,看来自己也是想的太过简单了,李靖叹了口气,重新把目光投向远方余元处。
刚才一愣神之间,不知道阐教众仙如何商量的,只见太乙真人已经祭出九龙离火罩,把余元扣在其中,开始发出法决,九条张牙舞爪的火龙在法宝之上盘旋不定,一股一股的火焰凭空产生,炼化着余元。
只见太乙真人咬了咬牙,右手光芒一闪,朝着自己左手腕割了过去,一股鲜血激射而出,随后太乙真人也不在乎,还在渗着血的手腕,朝着激射出去的鲜血发出几个手印。
那鲜血在空中扭曲一下,一分为九,分别注入九条火龙之中,火龙得到了太乙真人的鲜血的助力,猛的膨胀了一倍有余,身上的鳞片都片片张开,那枝枝叉叉的龙角之上,竟然泛出金光,送去火焰之中,原本赤红的火焰之中,待了一丝金线。
阐教众人都惊异的看着太乙真人,众人虽然知道九龙离火罩厉害,却没有想到还能如此,刚才那带着金线的火焰,明显已经超出金仙能掌控的火焰的极限,隐隐有些法则的痕迹,众人以为这下余元定然死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