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ynov精华都市言情 蓋世笔趣-第八百六十七章 黑嫗相伴-jjkv8

蓋世
小說推薦蓋世
四道虹光,呈四角,将煞魔鼎围住。
那位面容和秦雲相似的老者,须发皆白,两条长长的眉毛,如两条银色小蛇垂落,看着老态龙钟的他,也仅是阴神境中期修为。
怒目圆瞪的他,见到魂游境的秦雲,竟敢直接开口大骂:“帝国待你不薄,你竟然背弃帝国,去敌对国度讨生活!秦雲,你还有脸回拜火城?”
“我只是路过。”秦雲脸色一暗,以眼神催促虞渊,别理会这些人。
明明境界更高,更显年轻,他却有些畏惧此人。
“阁下何人?”虞渊好奇道。
“秦枫,拜火城秦家的族老。”老者傲然道明身份,斜了虞渊一眼,又补充了一句,“秦雲要喊我堂叔!”
虞渊讶然,“这么大岁数了,还没秦雲境界高,您就别倚老卖老了。”
秦雲立即涨红了脸,“家族珍稀的灵材、丹丸,我都用来雕琢有天赋的族内小辈了。培养秦家优秀的下一代,才是我在意的。我和有些人不一样,成了七神宗之主时,心中也只有自己!”他这是拐弯抹角地,讥讽秦雲。
“天赋差就天赋差,借口真是多。”
虞渊哼了一声,视线在另外三位身上游弋了一下,发现那三人同样都是阴神境。
最强的一人,阴神境后期,瘦如竹竿,偏偏身穿一件淡青色宽松长。
他虚空飞逝而来时,虞渊差点以为,那就是一杆迎风猎猎的青色幡旗。
此人佩戴着一枚芥子手镯,眼神锐利,直勾勾看向虞渊指头上的乾坤戒。
“嘿,人心不足蛇吞象。”
虞渊暗自腹诽,心里马上有数了,知道这位该是对他的乾坤戒,有点别的想法。
“郑东邦。”
见虞渊看向那人,秦雲撇了撇嘴,淡然道明那人来头,“拜火城,郑家的老祖。”
他又随手指向,另外两个只有阴神境初期修为的老者,“巫山和巫水,拜火城巫家的两个族老。”
只有在面对秦枫时,他神态举止才有些拘谨不安,毕竟秦枫乃他长辈。
他年少时,没少被秦枫鞭打训斥,骨子里就对秦枫有阴影。
郑家和巫家的两个族老,他压根没放在心上,他在晋升阴神境,通过外界的磨砺,抵达阴神境中期,顺势加入七神宗以后,每每和郑家、巫家的人打交道,这两家的老人都是陪着笑脸的。
他为七神宗宗主时,在赤阳帝国的权柄,仅次于国师周苍旻。
“赤阳帝国……”
听他介绍的虞渊,暗暗点头,心中有数了。
这时,他终于明白世俗王朝的修行者,的确和另外两块大陆相差太远。
各大帝国有天赋,真正有才干能力的人,有的在年幼时,就被那两块大陆的宗派势力相中,只待跨入破玄境,就领回去。
幼年没露头的,一旦拔尖,展现出不凡的天赋和境界,也会被宗派吸纳。
部分桀骜不驯的散修,等修行有成了,同样会去裂衍群岛,芜没遗地,荒神大泽之类修行者集中的地方。
常年留在各大帝国的,大多都是认命了,资质稀松寻常者。
譬如眼前四位,个个还都是秦雲长辈,至少活了百年,或两百年之久,才堪堪抵达阴神境。
他们,即便运道来了,这辈子的修道极限,恐怕也就魂游了。
不太可能,有更高的成就。
“我不到三十,就已经修到阴神,他们一两百岁,也就这样。”虞渊内心嘀咕一句,都懒得和他们多啰嗦。
“算了,既然你曾经出自秦家,我就不为难他们了。”
挥挥手,他对那位秦枫说道:“从哪来的,就回哪儿去吧。”
秦枫纹丝不动,只是以严峻的神情,凝望着族内晚辈秦雲,喝道:“别再执迷不悟!只要你诚心回头,在你还没有酿成大错之前,我可以求大皇子网开一面!”
“他是杨楚河收的徒弟……”秦雲摇了摇头。
“那你袖手旁观,我们要擒下此子,押他交给大皇子!”秦枫又道。
虞渊心生不耐,知道碍于自己的出身,秦雲该是不好对族老下手,正打算自己来的他,转念一想:煞魔鼎的几位新生煞魔,他还不知道深浅和厉害之处,不妨……拿眼前几位一试。
呼!
率先浮现的,乃是浑身裹着黑色长袍的黑妪。
整张脸,都被黑袍兜住的她,只露出灰白色的碎发在外,她一出来,就以低沉而绝望的声音,不断地低声细语,仿佛在悲痛地,呼唤她死去儿子的亡魂。
“呜呜,呜呜!”她突然哭嚎起来。
一股直达人心的阴暗悲戚邪念,像是荡漾起来的水波纹,向八方蔓延。
拜火城四位阴神来客,几乎在顷刻间,眉心绽出血痕!
阴神境后期,竹竿一样干巴的郑东邦,身披的青色长袍,表面忽有一只神异的禽鸟振翅,释放出安魂凝神的蒙蒙光晕。
喀嚓!
仅数秒,神异禽鸟祭出的光晕,就遭受不住黑妪的邪魂冲击,有了碎开的征兆。
郑东邦心头巨震,似想不到虞渊有如此厉害煞魔,更想不到虞渊一言不合,就立即动手开干。
眼看着光晕逐渐裂开,这位拜火城的最强者,赶紧向城内逃亡。
至于,巫家那两位,名叫巫山和巫水的,只是阴神境初期的老人,没此类能瞬间护身的器物,早已七窍流血。
巫山、巫水,七窍流淌着的,竟是黑色和绿色的血水。
虞渊瞥了一眼,哑然失笑,“修炼什么不好,偏偏暗中去修炼巫毒教的毒术。拜火城的巫家,背后原来有巫毒教的痕迹,可惜了。”
名叫巫山、巫水的,两个巫家的族老,挣扎着要逃离时……
黑妪的身影,一分为二,分别钻入两人的眉心识海。
然后,两个修炼毒术的,巫家的族老,顿时发出令人毛骨悚然地凄厉尖啸。
阴神境中期的秦枫,眼角流淌出血迹,他颤抖着,指着秦雲,想大声指责两句。
秦雲叹了一口气,“还不快回拜火城!你看不出来吗?如果不是少爷手下留情,你现在和巫山、巫水,该是同一下场!”
秦枫迟疑了一下,不敢看虞渊,反而恶狠狠地瞪了秦雲一眼,“你会有报应的!”
他也转世离去。
拜火城的高大城墙,朝向煞魔鼎的一处,此刻密密麻麻地出现了很多人影,他们远远观望着,却不敢轻举妄动。
“郑老爷子回来了!”
“巫家两个老祖,似乎……要死啊!”
“秦雲都没有动手,那个暗月城的小子,放出了什么东西?怎如此可怕?”
他们只敢远远嚷嚷。
须臾后,拜火城巫家的两个族老,眼眶深陷,神采渐褪。
黑妪的身影,从两人眉心飞离,在虞渊的感知中,似在悄然变幻……
黑妪的煞魔本魂,和那件乌黑的袍子,始终在切换着,看着是两个黑妪,分别钻入巫山、巫水的眉心穴窍,其实一个是灵体,一个是衣裳,而且两者能随心转变,令人不可捉摸。
两个黑妪,半途重叠合一,在虞渊身前轻轻躬身致意,旋即融入鼎面。
巫山巫水的尸身,像是被弓箭射杀的大鸟,无力地从高空坠落。
“拜火城,应该没人阻拦了。”
虞渊心念一动,煞魔鼎再次凌空飞去,没多看巫山巫水尸骨一眼,而是暗自和虞依依沟通,去了解黑妪的更多奇妙。
同在鼎内的秦雲,眼中流露出诧异,他近期都在虞家镇附近,没去蛛城。
他并不知道,虞渊手持的煞魔鼎,如今已经这般的厉害,随意释放的一头煞魔,就能让巫山、巫水死亡,让阴神境后期的郑东邦不战而逃。
“七神宗!”他忽然开始期待接下来的行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