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qums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说 唐朝第一道士 ptt-第七百三十章 禁城封坊事端多推薦-e15s6

唐朝第一道士
小說推薦唐朝第一道士
有道是,能在武侯当差的。
就没有一个不是从战场上下来的。
可以说。
武侯当中。
除了那些各家各府安排进去的新人之外,所有人,基本都打过战,上过战场的。
可以说,每个人的身上,都背负着军功。
而且。
能升到副队正的,那军功也着实不小。
况且。
眼前的这个副队正,军功都可以累积升到校尉了。
只是可惜。
在长安城当差,论的可不是什么军功,论的乃是背景。
就好比有爵者的那些子嗣,一入军中,即为校尉。
想要在长安城中军职想要上升,基本是不太可能的,除非战争。
当下这的个副队正。
而且还是一根筋的人物,想要升职,那更是不可能的了。
要不然。
以他一个副队正之职,敢叫嚣梁国公的儿子。
这要是放在别人的身上,要么放行,要么劝阻,断然是不可能执行钟文所下达的命令的。
“你敢!!!”房遗爱见众将军提枪持戟,心中大怒。
他可从未受到过这样的对待,这对于他来说,这是羞辱,更是对他的一种蔑视。
“众将士听令,十息过后,如他们不退者,杀!!!”在副队正的眼中,没有什么敢不敢的。
他只听令行事,根本不惧眼前这个人是谁。
上头的命令,可是特别说了。
下到黎民百姓,上到皇子等一众人等,一概不得出坊。
只有解禁了之后,才方可出坊。
房遗爱瞧着当下,数十名将士还真提枪持戟一步一步往着他们走来。
心中即怒,又恨。
他的那些护卫。
即便真能打,也断然是不能跟这些武侯们打的。
此刻,可谓是弩张剑拔了。
房遗爱的护卫们,也纷纷拔出武器出来,周护在房遗爱的身边。
这可是房相的二子啊。
如真要是出了事,他们的生死,可就不是他们所能掌握的了。
“十息已过,退与不退,不退那就当叛国罪名当场格杀!”副队正他们瞧着十息之数已是过了,又是大喝一声。
随着他的一声喝之后,将士们纷纷拿着武器往着房遗爱他们奔去。
正当此时。
远处好几架马车往着永兴坊而来。
“住手!!!”当马车还未到,马车之上的人就疾呼了起来。
所来之人。
正是从宫城中赶回来的房玄龄。
当他瞧见永兴坊门口的一幕,差点没吓坏。
那些将士们,真要是把他的这个儿子给格杀了,那可真就应了那句话,白发人送黑发人了。
当将士们听到那一声疾呼后,也随之停下脚步,静待那马车上的人前来。
“父亲。”当房遗爱听到自己父亲的疾呼后,心中大定。
只要他自己的父亲一来,一切也就简单了。
毕竟。
他父亲可是最为被圣上所看中,更何况,还有着梁国公之名,更有着中书令之职在身。
就眼前的这些将士,那也得听从他父亲的号令不是。
可他并不知道。
当下的长安城中。
不要说是中书令了,哪怕是皇子太子一系的人,都不得随意在长安城中行走。
更何况。
刚才他们还得了武侯的告诫,哪怕是圣上,估计也不会管他们了。
此刻的长安城,一切以清查为主。
可不论你是什么官职,又是什么爵位,在将士们的心中,一切以命令为大。
但是。
当房玄龄从马车上下来后,瞧着当下这个场面,怒斥道:“谁给你们的权力,敢对我儿痛下杀手!还有没有王法了!!!”
“我等接到的命令,禁止一切人等从里坊中出来。”副队正有些紧张。
面前所站着的人,乃是房相。
“哼,我等要离开便离开,我看谁敢阻止!”房玄龄怒喝一声。
“父亲,他们刚才还想要格杀于我,父亲,你可要为我做主啊。”房遗爱见自己父亲回来,顿时眼泪开始往下掉,向着他那父亲哭诉道。
而此时。
从塔楼离开的钟文,正好来到了永兴坊。
钟文瞧着当下的场面,冷眼看了看后,直接从半空中落了下去。
“没人阻止你们离开,但离开的唯一途径,只有一条路,死!!!”钟文一落地后,就冷言而道。
当钟文从半空中落了下来之后。
惊得在场的人心中直突突。
谁也没想到,这半空中还有人落下来。
哪怕是认识钟文的房遗爱,也都愣在了当场。
房玄龄瞧着钟文突然出现,心中更是大恨。
房玄龄的心中,认为钟文这就是专门找他的麻烦,要不然为何在此时出现?在他认为,钟文摆明了就是纠着他房玄龄不放了。
“钟少保,你这是打击,你这是搅乱我长安,搅乱我唐国,我定要向圣上告你去。”房玄龄恨恨的指着钟文。
如他房玄龄能弄死钟文,此时的他,估计能把钟文弄死个千儿八百回的。
“云罗寺的,长安东北角各里坊,归属于你们管辖,如有任何人出里坊,我拿你们是问。”钟文也不理房玄龄的叫嚣,催动着内气,大声向着皇城方向喊去。
云罗寺所来的那几人,以及上清派所来的那向个,正在皇城。
此时乃是用人之际,钟文断然是不可能放弃这两大宗门的人不用。
随着钟文的一声大喊之后。
片刻之后,半空中直接跃来了三个光头。
“钟施主安好,即然钟施主发话了,我云罗寺定当尊从。如今我唐国内外忧患,也是该我云罗寺施以援手了。”云罗寺的那三人,一落地后,就向着钟文行了佛礼。
钟文随之也回了一礼,“这里,我就交给你们了。”
话一说完的钟文,直接纵身而去,也不管房玄龄是何想法。
云罗寺的那三人,瞧着已是离去的钟文,无奈的叹息了一声,“各位施主,请回坊间府上吧,如再耽搁下去,我云罗寺也不好交差的。”
云罗寺此时来长安的那三人,以云鼎为首之人,向着房玄龄,以及赶过来的魏徵等人施以佛礼道。
房玄龄众人,或许会对钟文不喜。
但对于云罗寺的人,却是会以依礼相待。
“三位大师,并非我等不回,而是这般做法,这是要搅乱我长安,搅乱我唐国的。”房玄龄依然愤慨道。
“施主,长安乱不了,唐国也乱不了,你就安心回去吧。”云鼎笑了笑说完后,就往着一边退了几步,让出道来。
云鼎的也不是一个傻子,自然是知道,此时的长安,断然是不能由着任何人乱来了。
他可是从上清派的人嘴中知道,在东极岛发生的所有事情。
而且。
他们也从寺中传来消息得知,钟文乃是一位绝世高手,估计连他们云罗寺的寺主,都无法应对的。
面对着这么一个绝世高手,他们这些小僧小徒的,哪有不听话之理。
随着云鼎他们退后之后。
副队正他们,却是提枪持戟的看着房玄龄等人。
最终。
房玄龄等人也无法,只得回了永兴坊中去了。
至此,永兴坊的大门,也随之关闭了。
这样的场景。
在长安城不少的里坊当中上演着。
就好比此时。
西市的怀远坊,就有着不少的番邦人正在大闹。
更有甚者,带着不少的人开始冲击着怀远坊的坊门,把坊门都给破坏了。
不过。
当程咬金得到了消息之后,就带着上千人直扑怀远坊了。
怀远坊。
可以说属于番邦人的天下了。
因为临近西市,怀远坊中的人员,以番邦人居多。
这些番邦人,多以西域诸国的人数为最。
其中,不凡有突厥人,龟兹人,以及波斯人。
当然。
唐国人也是有的,只不过居于少数。
放眼长安城,这样的里坊也有着不少。
基本都处于长安县所属的里坊。
且大多数的番邦人,基本都居于怀远坊中,以及西市就近的一些里坊,这样也便于他们行商等诸事。
同时。
西市也好,还是这些里坊当中,隐于暗中的百骑司人员,也要多于其他里坊。
“所有番邦人,即刻退回自己居所,如有不听令者,格杀勿论!!!”当程咬金一到,看向坊中的番邦人,眼中的怒火开始升腾。
程咬金着实不喜欢番邦人。
曾经的征战,对于他来说,一直在唐国境内征战。
而后对西域的征战,却是没有他的份,这让他程咬金心里很是不爽。
而今。
好不容易有了这么一次机会,他巴不得这些番邦人发动袭击呢,这样的话,也就可以证明,他程咬金依然还能征战,依然还能沙场秋点兵。
程咬金的到来,可影响不了什么。
更是牵动着怀远坊中各国的暗探更急于要把长安城弄乱。
随即,纷纷提着弯刀,大肆喊话,“唐国要把我们全部格杀,如不抵抗,我等就得等死,拿起武器,与唐国人拼了。”
随着这些暗探们的喧染之下。
越来越多的番邦人,开始加入到冲击里坊外的唐国将士。
乱。
很乱。
当钟文一到怀远坊后,就瞧见程咬金手持马槊,对着那些番邦人大肆收割着人头。
“上清派的,此时也该你们来处置了,到怀远坊来。”钟文也不再看热闹,催动着内气,又是向着皇城方向喊了一声。
“是,钟前辈放心,我们一定办好。”那志森拱了拱手后,也不再多话,一个纵身之后,就跃了下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