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yegz火熱連載都市小說 極夜玩家 愛下-010 吞噬·追逐·新時代(第二十八集完!)讀書-wd4e6

極夜玩家
小說推薦極夜玩家
一场风暴即将在纪家部落的上空落下,肉眼可见的风眼在悄然酝酿,此刻已经稳固,周边气旋仍然在狂烈暴动,犹如上古巨兽全力咆哮,似乎要将领域里的一切都撕裂般。
费钰景的十根手指颀长美丽,半身披血,手上有一簇又一簇深黑色的火焰在燃烧,她矗立空中,脊背挺拔,仪态雍容华贵,略显苍白的脸颊上透出一丝红晕,眼角微带泪痕。
随着一声令下,无数虚空战舰的火炮齐齐瞄准了下方的部落建筑,统一开火,流星般的重型炮弹砸落,燃烧起沸腾的火花。
一声声惨叫此起彼伏,面对如此密集的火炮攻势,大部分魔术使用者只是在看到那些光亮的一瞬就化为了灰烬,只有玩家才能抵挡住这么猛烈的进攻,以守护者之盾为前排,他们齐聚在一起,且挡且退,再也没有反抗的念头。
这是一场屠杀,预谋已久的杀戮之战,成名之战。
无光女皇费钰景打算用纪家人的鲜血浇注起自己的王座,纪家部落的人始料未及,前段时间他们还陷于黑王发狂的阴影中,非陆又成了一片战火,人人自危,可谁都没想过会有真正的大势力敢对五大王座之一出手,没想到在黑王尚还健在的情况下就发动如此猛烈而绝情的攻势!
费钰景眼瞳中没有一丝光芒,冷冷看着还在负隅顽抗的玩家们,这些都是黑王圣决之后残留的纪家精英,一小部分来自外家,不过现在纪家成了这种情况,外家的人早就撕毁契约逃窜到其他大陆了。
这一小撮接近百人规模的玩家军团就是纪家最后的战力,黑王氏族的最大优势在于全民皆兵,在他的狼性模式培育下,下到几岁的孩子,上到七老八十的老人都有一战之力,可在这么多无情的虚空炮弹下,原本还能作为一份战力的这些人,连眼睛都没来得及眨一下就湮灭在空气里了。
费钰景再一次深刻领会到昔日李想在灾厄长城和她对战时曾自信说过的一句话。
“在不远的将来,机械一定会改变这个世界。”
作为先驱和伟大的机械师之一,兰斯洛已经身体力行的证明了这点,李想建造的新极夜和塞西莉亚的威赛克斯亦是如此。
新极夜如今最令人头疼的既不是他们人数众多的中坚玩家力量,也不是强悍制造魔术使用者的技术,而是那个体量仅仅占据不到百分之一的绯红重工。
它生产着当下七大陆最先进的武器装备,机械装置,和威赛克斯联合后,掌握了最前沿的技术,能在短短一个月内建造完成一个超级编号城市,基建设施完全,防御能力极强,同时它拥有七大陆唯一的机械军团,里面全是悍不畏死,和灾厄异种一样消耗大量也不担心,不心疼的机械生物。
给带有一丝人性的机械生物装上最优质的武器装备,投入到战场中,它们无惧生死,没有痛觉,即便严重毁坏依旧能严苛有序的执行命令,不需要操练就有极高的熟练度和配合度,还能源源不断的生产!
这样的军团,简直就是作弊。
她已经听说过有势力妄图染指新极夜而被暴揍的消息,能一夜间就一整个世家蒸发,新极夜显然已经掌握了超过超级世家的资源和力量,他们隐而不发恐怕只是为了等待李想的归来。
费钰景深吸一口气,目光继续下沉,成为君主级后,她的实力又有了质的飞跃,可以说是傲视七大陆的寥寥几十人之一。
很多人都下意识忽略了费钰景,目光只锁定在李想、鸣绪和白冬雪三人身上,只因他们是近些年风头最劲的年轻玩家,有晋升9级的可能,然而早就堕落灾厄阵营,曾被白家地十六老祖放弃的费钰景已经达到了这个层次。
她依靠共食逆袭,成为年轻一代里迈入最高序列的第一人。
同期的李想前去星海时还只是7级,白冬雪更是只有6级,和她有着不小的差距。
由于共食者的特殊性,费钰景始终承受着异样的目光和歧视,而今天,就是她为自己的正名之战。
视线掠过之处,无数人的生机荡然无存,化为生命血线涌入她的身体中。
那些玩家们闻之色变,纷纷退散,竭力避开费钰景的生命掠夺和扫视,她似乎在寻找什么人,若是直接下来参战,恐怕只有黑王才能和她一战!
混在玩家群体里的一名妖冶女子目光惊恐,她有着一头漂亮夺目的银发,穿着标准的黑色立领制服,身材婀娜,有着无尽风情。
找到了。
费钰景将视线投注而下,一下子从人群里锁定了诅咒人偶师的位置。
她果然藏匿在纪家部落,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
诅咒人偶师浑身颤栗,受了重伤的她根本无力和同阶作战,更何况费钰景还是9级玩家们都不愿意碰到的共食者。
“乖乖受死吧。”费钰景噙着冷笑,虚抬右手,恐怖的威压一下子锁定了那十几名玩家,他们的步伐瞬间变得沉重无比,感觉有说不清的威压轰击在身上,难以承受。
诅咒人偶师尖叫一声,双手延伸出无数细黑的线条,将周边的玩家尽数禁锢,操纵起来,希望能抵挡自上而下飞来的费钰景。
费钰景的眼神中没有感情,褪去了所有芳华,只有静默和淡然,全身惟有足以剥夺光明的灾厄气息弥漫,迷蒙的光点在她身侧旋转,来自太古永生者的权柄协助她在那一刹夺走了这片区域最后的光明。
一片漆黑。
须弥间血色蔓延开,诅咒人偶师感觉自己的视觉被剥夺了,周围寂静无声,连那些沸腾燃烧的虚空炮弹也都消失了。
天地间好像只有她和费钰景两人。
不仅是光,还有感知,其他的一切都被费钰景给强行隔绝了。
诅咒人偶师浑身颤栗,下意识就想张开领域逃窜,可在她的结界和封锁下,都是徒劳,只能看着夜空中唯一的光亮,那名少女自空中翻飞,来到她的面前。
“不,不,不……”诅咒人偶师竭力摇头,不知道有多少年没感受过这种恐惧和惊怕了,她朝后退去,疯狂与费钰景拉开距离,却始终难以逃出这莫名而可怕的无光领域。
“我的领域之下,一切都将消失,我既是主宰,亦是真理。”费钰景扬起手,然后背后的长长黑发忽然射出,以极快的速度将面前的诅咒人偶师捆住,然后咔嚓咔嚓声中,骨骼碎裂,血肉横飞,慢慢被她的长发所吸收。
黑发在吸纳了诅咒人偶师的血肉后变得更加柔顺动人,垂到臀部,有着异样的美感。
天亮了。
那些玩家们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见费钰景站在战火纷飞的大地上,宛如女武神,美丽绚烂,让人着迷。
她挥动了下手,然后转身,钻进了裂开的虚空间隙中。
下一秒,无尽的火炮将纪家部落全部吞噬!
……
黄昏的余晖落下,安静的天台处,盘腿而坐的纪小意忽然睁开眼睛,可见瞳孔深处的那一丝黑意慢慢消散,化为虚无,边框则是勾上了淡金色的气息,侵蚀进她的瞳孔,变得有些泛金色。
她长出一口气,身体发出了一记前所未有的脉动,整个楼层都感受到了这次脉动,下一秒,抱着婴儿的纪若雨猛地出现,疑惑地看她。
“小意姐,怎么回事?那强劲的冲击力是你发出的吗?”纪若雨和菲尼斯结婚后,终于在最近有了爱的结晶,菲尼斯被李想净化后只剩下普通人的身躯,不过在纪若雨的力量分享下,活出一两百岁不是问题。
也多亏那一记净化之光,让两人有能力诞下一个全新健康的孩子。
灾厄和人类究竟能否结合,至今还没有定论,也许拟人化灾厄有这个能力,但现在还没先例。
菲尼斯成为普通人后,他们就不必考虑这个问题了。
怀里的儿子睡得香甜,也很健康。
纪小意回头看着她,微微点头:“是,残留在我身体里的沸血诅咒消失了,说明诅咒人偶师彻底陨落,真是可怕,9级玩家都难以幸免在这场战争中吗?”
她的视线飘飞,朝着最远侧,凝视着虚空中无尽的战火。
纪若雨苦笑,有了孩子的她,多了一分母性光辉,少了许多昔日的嚣张跋扈和大小姐脾气,她现在只想好好守护自己的家人和孩子。
别无所求。
纪斩血和纪山寒都死了,两人的恩怨也终结在上一代,黑王发疯,发动圣决,她们也不愿意继续待在那个纪家,就来到了寒陆,与新极夜毗邻,和一群老朋友居住在一起。
她们曾和自己的父亲一样,是纪家数一数二的双子星,是被给予厚望的年轻一代。
现在纪小意成功晋升3级,在同龄人中都是前列的存在,而纪若雨也正在冲击3级关卡,这种修炼速度,在以往的七大陆,足以震惊各个势力和高层,让她们成为被重点培育的新一代玩家。
可在这个战火和末法年代,这样的修炼速度不够,也不算快。
同龄人中最强的一批,李想那几人已然可以挑战最高序列的玩家,次一批的白冬雪几人亦是纷纷跨入到高阶玩家队伍中,再次一批的弦月几人也有到4级5级,再之后才是她们,后面还有紧追不舍,即将超越过来的白心瞳、于芷桐等人。
“是他么?”纪若雨抿嘴低声询问。
能杀死一名9级的肯定是另一个或者几个同阶存在,可她脑海里第一个浮现的却是某道记忆犹新的身影,毕竟纪小意身上的沸血诅咒要消除,必须杀死诅咒人偶师。
纪小意摇了摇头,脸色有点潮红:“应该不是,几次亲、亲密接触后,我的身上已经带有他的气息,他现在似乎消失了,很可能进入到了传说中的永恒之门。”
纪若雨脸色稍显异常的看向这个堂姐。
“不不不,不是你想的那样啦,我们之间很清白的,只是为了解除沸血诅咒,他需要呃……亲我。可不知道怎么回事,他的气息就这么侵入我体内了。”纪小意声音渐渐变弱,感觉越解释越无力。
自己是喜欢他的吧。
从学院杯开始,就有那种感觉了。
“我懂,我懂。不过姐,我有句话,觉得还是和你说下比较好。”
“嗯?”
“喜欢一个人呢,就应该不择手段的去得到他,去占有他,去享受他,也许你觉得自己没什么机会,没什么可能,但生米煮成熟饭了,或者确实发生了点什么,即便没办法成为他的枕边人,也比成为一个过客要好啊。”
纪若雨看着她,郑重说着。
纪小意愣了下,旋即苦笑,她知道纪若雨是指那个从虚空世界回来的艾莉。
大家都没想到,竟然真有人敢在鸣绪存在的情况下尝试介入他们之中。
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她真的怀上了李想的儿子。
有了阿尼纽斯,在野瞳她们眼中,艾莉的地位确实和她们有点不同。
“我……尽力吧。”
……
新极夜和威赛克斯的联合大楼。
上一次,总部大楼被李想和白冬雪直接轰出一个大洞,原来的总部因此废止了。
虽然是被李想轰开,但是王博还是耿耿于怀,痛骂了那些建造师后要求重建一个更加气派和防御力度更高的总部大楼。
他心里始终忐忑不安着,自己的实力不过1级魔术师,再往上的可能性约等于零,而随着新极夜壮大和威赛克斯的加入,手下人中都有了高阶玩家,他凭什么领导他们呢?
几次辞职被否决后,王博愈发努力,想要做一个匹配得上这个职位的人。
背后的传真机器发出撕拉撕拉的声音,仿佛一个崭新的时代卷轴正在缓缓打印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