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0g9a优美都市小说 戰錘神座-第一千零八十三章,黑火隘口之前相伴-mx81s

戰錘神座
小說推薦戰錘神座
方今之时,细雨纷飞四月天。
两周后。
在艾维领富饶而且广袤的平原之上,一群骑兵正在快速飞奔。
卡尔-弗朗茨皇帝率领着瑞克禁卫和大群骑士们脱离了大部队,仅仅率领着少量随从赶往黑火隘口,在那里,艾维领大公兼选帝侯马吕斯-莱特多夫已经在艾维领南部的边陲城等待,再过去不远处,就是黑火隘口。
边陲城如今已经是重兵云集,选帝侯马吕斯-莱特多夫已经将艾维领所有的生力军聚集在了黑火隘口,并将边陲城设置为前敌总指挥部。
不同于帝国大部分的行省都被黑森林遮盖,艾维领是一片广袤而且富庶的平原,这里连田阡陌,土地肥沃,人口众多,是帝国最重要的粮仓和畜牧业基地,也正因为如此,艾维领人和隔壁的斯提尔领人比起来简直就不像是同一个国家的,斯提尔领人冷静、谨慎、深思熟虑,最喜欢下三路的笑话,艾维领人活泼、直率、情绪化,最喜欢骑马和迷信运气,同时,还最富有。
艾维领同时还是帝国最重要的产马区,这里出产的战马尽管相比起山对面的骑士王国来说差了很多,但依然是帝国最好的战马产地,在查理曼大帝时期,艾维领的骑兵就闻名全世界,当时的艾维领酋长希格尔德和查理曼大帝见面,面对人皇提出的结盟申请,希格尔德要求查理曼干死一头位于黑色山脉上的巨龙。
人皇轻松做到了,性格直爽并且和矮人一样重视承诺的希格尔德宣布和加洛林部落结盟,自此大群强力骑兵部队加入人皇的队伍。
时光荏苒,这么多年过去了,艾维领和瑞克领依然保持着非常友好的关系,马吕斯选帝侯和卡尔-弗朗茨皇帝是挚友和盟友。
有好的自然也有坏的,艾维领尤其和努尔关系恶劣,相比人类,艾维领人更信任矮人,选帝侯马吕斯更是宣称他只愿意把矮人当做兄弟,他上任后艾维领境内大量油水足的灌溉、城防、碉堡、军工、基建工程都是交给矮人工程团队去做。
努尔工程师们激怒,已经多次和卡尔-弗朗茨告状,说我们帝国的工程艾维领人居然不交给我们帝国本地人来做,而是交给外族人?你们这些艾维领人是不是帝国人?
骑在战马上,狮鹫公爵伊凡朝着卡尔-弗朗茨皇帝无奈地说道:“除了工程上的矛盾外,还有贸易上的矛盾,努尔需要大量的粮食,但艾维领人不愿意被压价出售,他们宁可以同样的价格卖给矮人。”
卡尔-弗朗茨皇帝忍不住点头,皇帝仿佛想到了什么,突然忍不住扯了扯嘴角:“而且马吕斯和艾曼诺莉之间矛盾也很深,就在一两年之前,帝国议会结束之后,马吕斯想找艾曼诺莉讨论一下进口地狱风暴火箭炮的事情,结果艾曼诺莉说她晚上有个舞会,让马吕斯去和迈巴赫谈,而马吕斯说了一个词险些让双方直接在皇宫里面火并,你猜猜,伊凡,马吕斯他说了什么?”
“我们的疯伯爵说了什么?”伊凡脑海里已经有画面了。
“马吕斯就说了一个词,slut(荡妇)。”皇帝还是没忍住笑了出来:“大规模冲突,扭打,要不是瑞克禁卫及时赶到,差一点点就是流血事件了。”
“如果他不是整天发神经,或许这位疯伯爵能够取得更高的成就。”狮鹫公爵也忍不住笑出了声,他无奈地摇头:“但那就不是马吕斯了。”
“是啊,那就不是马吕斯了,很多时候,他那异想天开的想法和洞穿战场的观察力是我们致胜的关键!”卡尔-弗朗茨皇帝忍不住点头,是啊,如果按部就班,循规蹈矩就不是马吕斯了。
瑞克元帅海尔伯格听了之后忍不住直接说道:“陛下,有没有可能,是努尔方面还记恨着上次塔木可汗入侵,还有那次荡妇事件?以及艾维领和努尔的一系列矛盾?”
“哎……现在不讨论这些。”卡尔-弗朗茨长叹一声示意海尔伯格住口。
海尔伯格不懂政治,皇帝如是想到。
努尔拒绝出兵的原因应该所有人都心知肚明,心领神会才是,但这又是不可以拿出来明着说的事情,这是默契,帝国好不容易在卡尔-弗朗茨的旗下团结在一起,诸位选帝侯和皇帝在矛盾中勉强并肩前行。
可海尔伯格既无法领会,又要将它拿出来说,似乎这位瑞克元帅真的就是把所有能力点都点在军事上了。
远处,边陲城已经近在眼前,城市被密密麻麻的旗帜所笼罩,被数目巨大的营帐所包围。
象征着马吕斯选帝侯的黄金凶恶脸太阳纹章悬挂在边陲城的城堡大门之上。
皇帝稍微判断了一下各种旗帜,他很清楚,这次艾维领是精锐尽出了,理由也很简单,如果绿皮突破了黑火隘口,整个艾维领平原除了孤零零的艾维海姆城以外,根本就无险可守。
因此这一仗,所有的艾维领精锐部队都来了。
象征着艾维领人勇敢和进取精神的外征子弟军,这是一支由数百个贵族子弟组成的手枪骑兵部队,他们全都来自艾维领各个贵族家庭或是见习骑士,年轻的贵族子弟们随时准备踏上战场,为自己挣得荣誉和骑士马刺。
著名的炎阳骑士团一个分部也设立于此,这些金盔黑甲,使用魔法武器的贵族骑士们渴望使用绿皮的鲜血来清洗自己的盔甲。
黑熊骑士团全员到齐,这支军队在艾维领本地非常有名,它曾经数次和亡灵、绿皮交战。
冯-克拉格斯堡卫队,负责守卫艾维领的精锐,曾经作为雇佣军游历过全世界,拥有如钢铁般的阵线和特别擅长对付巨兽而闻名,除了长戟兵以外,这支卫队拥有大量装备了战锤的重装破甲步兵以应对硬仗。
当然最后少不了金羊毛骑士们,这些使用双手大剑的选帝侯贴身卫队一个个穿得花哨得像孔雀一样,不仅颜色非常骚气,戴着五彩的鸢羽,甚至还会在腰间和裤子上挂上各色的羊毛和金银链、贝壳和丝带,以及许多纪念物。
但这并不意味着这支军队华而不实,相反他们是艾维领最强的军人,屠杀起绿皮就如砍瓜切菜一般,任何艾维领人都以入选金羊毛骑士团为最高成就的标志。
“马吕斯已经准备好了。”卡尔-弗朗茨微微点头。
然而,就在这时,皇帝突然在城墙上看到了一面大旗。
黑底天秤十字金狮纹章!
是努尔军!
“不可能!这不可能!”皇帝和瑞克禁卫、狮鹫骑士们大惊失色,却又忍不住露出喜悦的笑容!
这是艾曼诺莉女爵的家族纹章!
努尔军不是说不来了么?
城门大开,三百名努尔铁甲军从城内鱼贯而出,然后是两百名黑石守卫,在他们的保护之下,努尔男爵弗雷德里克-冯-勒布维茨-贝纳迪诺骑着一匹纯血精灵战马冲了出来,一见到卡尔-弗朗茨,年轻的男爵忍不住翻身下马,拉着缰绳边跑边大声地喊道:“教父!教父~我在这里!我带着努尔军来啦!”
“弗雷!”卡尔-弗朗茨赶紧下马,激动地和自己的教子拥抱,皇帝用力地拍打着教子的肩膀:“弗雷,你怎么来了,你不是和你母亲在布列塔尼亚访问么?”
“没错!”弗雷德里克现在身上穿着一套独龙城矮人葛朗尼陨铁全身大师级符文板甲,年轻的男爵和自己的教父拥抱之后,认真地说道:“我一听到消息,就立即告诉了父亲和母亲,父亲听到之后非常重视,让我立即赶过来。”
“莱恩也得到消息了?”卡尔-弗朗茨忍不住面露喜色,他看了一眼弗雷德里克身后的努尔铁甲军统帅朱巴尔-福克和三百名努尔铁甲军,还有骑乘着一头巨型半狮鹫的努尔大法官西奥多-布鲁克纳,只觉得大大地松了一口气:“可是,你们是怎么从山对面快速赶过来的?”
“父亲调集了绝大多数的天马,同时还从木精灵那里借来了巨鹰,让我和一部分努尔铁甲军还有黑石守卫直接飞跃灰色山脉。”弗雷德里克忍不住得意地挺起了胸膛,男爵脸上的得意劲完全止不住:“我们第一时间赶到了努尔,我把不愿意出兵的海因茨伯爵和格伦德尔公爵教训了一顿,他们见到盖着母亲戒章和签字的手谕只能答应出兵,然后我们一路朝着艾维领赶来,中途换了好几匹马。”
“只有你们?”皇帝听了之后又是高兴又是紧张。
“还有五个军团,分别是三个火枪团和两个炮兵团已经在路上了。”弗雷德里克认真地说道:“我已经调用了努尔和威森领所有的运输力量,这五个军团肯定能够及时赶到!”
“教父,这一次,将会是我们合力对敌的时刻。”弗雷德里克握紧了拳头,年轻的男爵跟教父待在一起的时间更长,接触更多,实际上从感情上来说,他和卡尔-弗朗茨感情更深:“让我们团结起来,为了帝国而战!”
“好!”皇帝听了之后用力地拍着自己教子的肩膀,他忍不住感动万分:“为了帝国!”
关键时刻,还是我的教子更靠谱啊。
一行人朝着边陲城内走去,他们得到了艾维领人的热烈欢迎,即使是一向让艾维领人厌恶的努尔军也得到了足够的掌声,在这个危急时刻,任何军队的支援都是值得欣喜和报以感激之情的。
“哟,小狮子来了,你没在骑士王国见你那个像太阳一样到处温暖别人的父亲,怎么跑到风景美如画的艾维领平原上来了?”选帝侯马吕斯-莱特多夫,傲慢和讥讽地说道:“我就知道我们的女爵阁下没有勇气和胆量来到这里,所以派儿子来送死了。”
“闭嘴,马吕斯。”弗雷德里克忍不住朝着马吕斯选帝侯说道:“如果你敢再这样对我和妈妈无礼,我就带着人离开,下令让在路上的军队撤回去,你看教父他会不会原谅你!”
马吕斯话音一滞,选帝侯发现这话居然没法接,果然卡尔-弗朗茨用不悦的表情看着马吕斯,意思是你再说我就要生气了。
“爸爸说SB会把你拉到和他一个水平,然后用他丰富的经验击败你。”弗雷德里克耸肩,故意做出为难的表情,摊开双手:“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不被他带进他的节奏,告诉他,我不跟傻子一起玩的。”
“…………”马吕斯脸色一会儿青一会儿白一会儿黑,简直就像是变脸一样,嘴巴张了半天,什么都说不出来。
努尔这边哈哈大笑,艾维领这边咬牙切齿,双方顿时有了火药味。
“好了!安静!”皇帝发话了,努尔军的赶来让皇帝信心倍增,他示意众人可以开始了:“努尔军愿意支援我们是一大利好,但我们不能完全指望他们,要想守住黑火隘口,我们必须要有成熟的战术。”
“……绿皮似乎是受到了什么东西的指引。”马吕斯选帝侯性情古怪多变,他突然又变得严肃和认真:“根据斥候回报,绿皮这次朝着黑火隘口而来速度特别快,就连一向最喜欢的劫掠和焚烧都很少做,边境亲王领的很多城市也只是尝试性地围攻了一下就继续北上,给人一种感觉,那就是绿皮似乎只有一个目的,就是黑火隘口。”
“弗雷德里克,你怎么看?”皇帝眯起眼睛。
“教父,我觉得这一切定有蹊跷。”弗雷德里克果然上道,努尔男爵双手抱胸:“但我们现在没法考虑那么多,因为黑火隘口绝不可以失守,否则绿皮将蔓延到帝国全境,艾维领无险可守,就算是马吕斯守住了艾维海姆,整个艾维领的春耕也全完了!这会对我们帝国本就不宽裕的情况造成致命打击,就算我们之后能够击败绿皮,失去了一整年的收成也是不可接受的。”
小弗雷德里克这话说得在理,皇帝、马吕斯、海尔伯格、伊凡等人都情不自禁地点头,没错,黑火隘口绝不可以失守。
“是的,我的教子说得对。”卡尔-弗朗茨皇帝心想弗雷德里克看得还挺长远的,是不是莱恩教他的:“因此,我们必须竭尽所能,将绿皮大军拦在黑火隘口。”
弗雷德里克心里洋洋得意,他心想我要在艾丽萨拉殿下面前好好打个漂亮仗,让小女王对我刮目相看!
爸爸和妈妈实在是太保守了,凭什么我就配不上高精的永恒女王?我可是爷爷的大孙子!太阳王和帝国女爵的亲儿子,我的地位,我的身份,有什么比不上的,艾丽萨拉那么可爱,不追才是我有问题。
未来,我还要成为帝国的皇帝,尊号我都想好了,你说腓特烈大帝怎么样?
过了一天时间,大炼金师盖尔特也赶到,此时的十万绿皮大军,距离黑火隘口,只剩下不到一周的路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