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zm23妙趣橫生都市言情 不一樣的惡魔人生 線上看-第809章 學校危機(求訂閱)看書-cw0kg

不一樣的惡魔人生
小說推薦不一樣的惡魔人生
“你这个大混蛋,竟然对我这样……”
女孩叫苏梦,家里的条件丝毫不亚于王聪家里。
因为大家都是富二代,苏梦自然认出了王聪。
苏梦艰难的坐起,拿起自己手机说:“我要报警,我要告你!”
“等一下,你误会了,是我救了你。”
王重解释。
“救我?”苏梦咬牙切齿,愤恨的扔过去一块枕头。
王重轻松闪过,说道:“是这样的,昨晚你被人迷晕……你仔细想想……”
“王聪,我问你,我和你有仇吗?”
王重摇摇头,“没有啊。”
“我和你无冤无仇,那你为何把我当成傻子?”苏梦一副痛心疾首,“真是没想到你是昨晚那伙人的主谋!别说了,咱们法院见!”
这苏梦也是暴脾气,二话不说就拿起手机。
“开门开门,查水表!”这时候,外面传来敲门声。
“这是宾馆,还有人查水表?”
王重跑去开门,就看到四个人堵在门外,其中有两个人正是昨晚上迷晕苏梦的人。
“你们两个?”王重眉头一皱,他感觉对方来者不善。
果然,只见对方四人冷笑盈盈。
“聪哥,嚣张霸道富二代,哈哈哈……”为首一个留着小胡子,当即就是嘲笑起来,“看看,还跟我们装老软呢!”
“是啊,现在谁不知道他老爸没了权势,他家都破产了。”
“我说呢,这个富二代居然住这种小宾馆,原来破产了,要是没有他,我们早就拍下苏梦那妞的果照了!”
这四人很明显是这一带的小混混,昨晚因为害怕王聪的权势,迷晕苏梦的两人不敢对付王聪。
可是在回去之后,这两人一看朋友圈,才知道王聪家里已经破产了,他爸已经被踢出董事会,也就是说,王聪不再是什么富二代。
这也不怪这消息传得这么快,王聪在这大学城附近被人称作嚣张王,名闻遐迩,几乎都听说过他的大名。
此次被赶出家门,虽然只有王聪以前认识的几个富二代知道,可是也不知道是谁发出的消息,学校里都知道了。
这几个富二代的消息可不是什么假消息。
然后四人一合计,准备教训一下王聪。
而且这大清早的,苏梦一定还没离开宾馆,他们早点过来虽然睡不上,但是吃点豆腐也是可以的。
为首的小胡子一把将王重推进屋,看了看床上惊慌失色,衣裳不整的苏梦,气得鼻子都歪了。
“你行啊,我们迷晕的苏梦,被你玩走了。”小胡子愤怒说道。
一想到苏梦昨晚被王聪玩弄的样子,几个大男人又是吹胡子瞪脸起来。
王重顿时不着急了,看着苏梦道:“看到了吧,昨晚真是我救得你,否则的话,呵呵………………”
“还是别说我了,想想怎么逃跑吧!”苏梦咬牙道。
“这个你放心!”
“我都已经不是富二代了都这么嚣张!”
“削他!”
说话间,这几个人就冲了过来。
尤其是小胡子,打架格外狠,狠狠的踹向王重。
苏梦被吓得花容失色,这时候她突然不希望王重出事了。
以前王聪虽然做事混蛋,但是比起这四个混混无疑要好许多。
她可以想象,王聪一旦倒下,这四个混混肯定就欺负她了。
想到这里,苏梦连忙喊道:“王聪,加油啊……”
虽然她也不看好王聪能赢!但是此刻真的靠王聪了!
王重摇了摇头,暗道麻烦。
下一刻,王重双手抬起,轻易的拉过对方手掌,“砰”的一声将对方击退。
然后跟变戏法似的,又拉过两人的手掌,这两人还没反应过来,就撞在一起。
也就是一分钟都不到的时间,四个混混稀里糊涂的倒在地上,痛苦不堪。
“赢了?”苏梦呆滞的看着倒在地上的几个混混,说道:“想不到啊王聪,你这么厉害!”
王重道:“现在知道是我救得你的吧,我真的没对你做什么。”
苏梦其实也早就觉察到自己没被侵犯。
不由得心中腹诽,这货是看不上我还是胆子小,我这么可爱漂亮,居然没下手。
简直禽兽不如!
不过,不管怎么说,人家也是救了自己,苏梦不说什么了,嘴上道:“我马上报警,把这几个人抓起来。”
很快警察过来,听了苏梦的话之后,便将这四个混混抓去了警局。
走的时候警察还夸奖了王重一番,说他英雄救美什么的。
这时候已经搞得很晚了。
苏梦看了看时间,皱眉道:“这么晚了,看来去学校肯定迟到了。”
“迟到就迟到,和老师说明情况就可以了。”
“嗯,走了。”
“等下。”王重叫住了苏梦。
“又有什么事?”
苏梦有些不悦,不明白王重想要干嘛。
王重道:“我救了你,你能不能给我点钱,就算是回报我救命之恩了。”
苏梦直接乐了:“王聪,你没事吧,你可是富二代,居然会问我要钱,你家不会是破产了吧?”
王重道:“和破产差不多吧,我被赶出来了。”
回忆着原主的记忆,其实王重也有些纳闷,不知道原主父亲为什么赶他出来。
他总觉王林建是不是有事瞒着他。
要知道,以前他不管做什么出格的事情,父亲都没说什么,顶多是训斥几句而已,而现在居然要赶他出家门,让他有些奇怪。
“你被赶出来了?”
苏梦一愣,有些不可思议。
“不错,我知道你有钱,我的要求并不多,几万块,让我够最近生活费就够了。”
“几万块倒是不多,不过我有个要求!”苏梦眼珠子一转,笑脸盈盈说道。
“什么要求啊?”
“我刚刚看你身手挺好的嘛,以后做我保镖吧!”
苏梦人美心善,家庭又好,在学校里不乏不少追求者。
有些追求者经常骚扰她,让她很是无语,因此有王重做挡箭牌,非常方便。
最关键她觉得王重肯定是那里不行。
毕竟昨晚她都一动不动了,王重什么事都没干,呵呵呵,这点就证明了。
所以她很放心。
“保镖不行,但是你有什么麻烦,我若是能够解决,我尽量会解决。”
王重说道。
“好,那就说定了,可不能食言。”
苏梦给王重转了三万块,说道:“先给你这么多,你好好干,后面还会给你钱,要不然,以后可不给了哦。”
这点钱对苏梦来说就是一个礼拜的零花钱,所以很无所谓。
“谢了,那现在走吧。”
走出宾馆,吃了点早饭后,两人前往学校。
不过来到学校之后,王重却发现不对劲了。
整个学校静悄悄的,从外面看去,居然看不到一个人!
“不对劲!”王重皱了皱眉。
“咋了?什么不对劲?”苏梦奇怪道。
“你注意到了没有,学校好像一个人都没有。”
苏梦自然是注意到了,她感觉这里安静的可怕。
“这时候在上学呢,所以外面没人吧。”
苏梦自言自语着,道:“走了,进去看看不就知道了。”
王重点点头,警惕的走了进去。
但很快,他面色微微一变,因为他发现,身后的一切都消失不见了。
“我们来到一个特殊空间了。”王重心头一沉。
“什么意思?”
苏梦正奇怪着,却是忽然发现,天空忽然黑了下来,阴风阵阵,她仿佛站在了一个坟地,到处都是鬼哭狼嚎的声音。
“邪灵…………”
王重呢喃一声,他怎么都没想到,一过来就会遇到这种事情。
这运气,真的没的说。
“邪灵,什么是邪灵?”苏梦心中咯噔一下,都要急哭了。
“别着急,我们四周看看。”
王重尝试感应了一下。
幸好昨晚就开始修炼,如今的他不是什么普通人了。
而且现在所待的地方,也不是什么诡牢,应该是比诡牢低一个层次的东西。
邪域。
这也是那个伪太子临死前说的。
邪域,也是邪灵制造出的一种空间,这种空间比诡牢弱,在里面看不清东西,一切东西都可能都是虚无的,人在里面很容易迷失方向,根本不能进出。
在里面也不会马上死,而是一直迷失方向,之后里面的邪灵会逐一找到你,将你杀死!
想到这,王重明白了,这里遭遇了拥有邪域能力的邪灵。
“啊…………”
就在这时,远处楼顶处,两个人从楼顶跳了下来。
紧接着教室里一群人冲了出来。
“鬼……鬼啊……”
一个女生惊恐的大叫,走到一半,她身上的手机忽然响了。
她震惊的看了看手机,明明没有按接听,手机传出了声音:“呃…………呃……”
听不出具体的音节,只能隐隐约约听到一个女生在说话了。
女子的声音就好像被堵住了似的,让她发不出任何声音,只能艰难的发出‘呃呃呃……’的声音。
手机的声音戛然而止。
下一刻,接到电话的女生就好像被控制了似的,走到阳台边上。
她面带笑容,开心的张开双手,一跃而下。
“被邪灵控制了,玛德,大家快跑啊…………”
所有人惊恐的逃跑着。
跑得快的人很幸运,都跑了,可是跑的慢的,都被身后的一股黑暗给追到。
“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转眼间,一地的尸体。
苏梦愣住了,双腿因为害怕不停地颤抖。
面前的画面,给她的冲击太强了,她想要逃跑,但是不知道该往哪里逃跑。
一旁的王重面色凝重。
王重灵气一抹,眼睛之中闪过一道精光。
他看出来了,在这群人的身后,黑暗之中有一个形如枯木的老人。
他死鱼般的眼睛死死的盯着逃跑的人群,然后跟了上去。
随着他跟过来,黑暗一般的潮水朝着学生们越来越近。
这股黑暗能够将人的皮肉腐烂,让人生不如死,死状凄惨!
除此之外,那个铃声也不一般。
因为就在楼下,一个穿着白衣服的女子手里拿着一只手机,正在拨打电话。
每个被打到电话的人,都会如同中邪一般。
但其实,王重都看出来了,那段‘呃呃’的音节,能够乱人心智。
楼下的白衣女人就是在向人招手,让人下来。
所以,接到电话的人,都会去跳楼!
由于邪域比诡牢弱不少,在这里,王重依旧能吸收不少力量,这让他心情不错。
“王聪,完了完了,我们见鬼了,怎么办啊?”
苏梦都要哭了。
王重感应了一下,这个打电话的白衣女只有他能看到。
很明显,这个就是灵异档案上的恶灵。
代号:打电话的小姐姐。
这个恶灵实力并不是很强,可以考虑先解决。
大步走了过去,打电话的小姐姐扭头看了过来。
这是个白衣飘飘的女子,身材很棒,不过脸颊腐烂,一条条虫子在她的双瞳里面爬进爬出,让人作呕。
女子感应到了王重身上的灵力。
她伸出腐烂的舌头,露出了笑容,手机缓缓放在耳边。
她要给王重打电话了。
“叮铃铃…………”
电话铃响了起来。
王重虽然没有接电话,不过就在这时,电话自己接了。
“呃……呃…………”
手机里,传来了难听的声音。
王重知道,这是打电话的小姐姐在对他扰乱心智了。
忽然间,王重双目变得漆黑。
他好像被控制了一般,朝前走着。
他离打电话的小姐姐越来越近了。
这时候,打电话的小姐姐嘴角勾勒出一丝残忍的笑容。
又有一个白痴被她控制心智了,
等他待会自杀,自己再吸收了他的精气神,自己的实力就能再次获得提升。
这是一种多么美妙的滋味啊,真是让人怀念。
很快的,王重来到了她的面前。
打电话的小姐姐森冷的脸庞涌现一些疑惑。
她确实很奇怪,明明是命令这家伙去跳楼,怎么来到她面前了。
她冷着眼睛,对王重再次扰乱心智。
“给我去跳楼……”
“你……给我去跳楼……”
“你只有去跳楼,才算是你最好的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