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w4mx好文筆的小說 《有錢大魔王》-第五百四十五章、還不過分嗎?(求全訂謝謝)-kdq39

有錢大魔王
小說推薦有錢大魔王
545、
渡边花之秀感觉自己要炸了。
明明自己才是被摘桃子的那个人,为什么反倒自己还要被欺负上门呢?
究竟是你强势你有道理。
还是你有钱,你可以任性呢?
总之,渡边花之秀有一种原地爆炸的冲动,这个男人实在是太气人了。
渡边齐齐木再次一个深深的鞠躬,说道:“实在抱歉,招呼不周!”
“算了,我原谅你了!”
摆了摆手,胡彦硕一副勉强原谅的模样,打量了一眼周围,说道:“我是过来看看岛国钢铁产业的工作情况,不知道你们有没有造假账呢?”
“没有!”
渡边齐齐木连忙的摆手,说道:“都是一群刁民故意造谣!”
“哦。”
胡彦硕也不知道听没听明白,随口很敷衍的应了一声,一旁的渡边花之秀双手紧攥着,低着头,大气都不敢喘一下,感觉胡彦硕就像是一个大魔王,肆无忌惮的在羞辱着渡边家,偏偏他无可奈何,连开口的资格都没有。
明明气到要杀死人,却要表现得十分谦卑的模样。
渡边花之秀感觉自己的内心都扭曲了!
随意的找了一个沙发坐了下来,胡彦硕略微抬头,几乎平视着渡边齐齐木,好奇的询问道:“听说你们是拥有家纹的贵族,是吗?”
渡边齐齐木眼里有些惊讶,似乎没想到胡彦硕居然还知道这些。
渡边花之秀的眼里有一种骄傲。
“是的!”
渡边齐齐木连忙的回答。
“岛国的贵族?”
胡彦硕也看到了渡边花之秀的骄傲,饶有兴趣的说道:“既然是贵族,被刁民造谣,是不是意味着岛国的钢铁行业已经步入了黄昏,啧啧,还以为渡边会长这边的资源很丰富,看来似乎并没有那么的强啊!”
渡边花之秀有些恼怒胡彦硕的措词。
渡边齐齐木没有认为胡彦硕在诋毁渡边家,就算有这样的想法,他也不敢直接表露出恼怒的意思,因为岛国贵族就是这个德行,别人表现得越强大,他们就越是谨慎,还有他花费了一个人情调查胡彦硕,在没有得到调查结果,他也不敢轻易的得罪胡彦硕,特别是看他对岛国贵族很有研究的样子。
渡边齐齐木不但没有恼怒,反而更加的谦卑起来。
“钢铁行业!”
渡边齐齐木斟酌着,不知道要不要开口说实话:“渡边家确实是有这方面的忧虑,虽然钢铁行业前景还可以,可是现在岛国的技术已经被华国超越了,我们也被迫寻找华国要学习这方面的技术。”
“学习?”
胡彦硕将信将疑的问道:“你们不会是又要去剽窃吧?”
“你说什么?”渡边花之秀忍无可忍直起身子来,义正言辞的对胡彦硕说道:“大和民族的事情怎么能叫剽窃呢?”
“那是叫偷!”
胡彦硕鄙夷的说道:“说剽窃算是好听的,言简意赅的形容就是偷,别跟我扯什么大和民族,岛国又不是没有偷过,李二傻脑子转不过来,没跟你们计较,你们还以为能够继续偷成功不成,不信?!”
面对胡彦硕鄙夷和随意呵斥的模样,渡边花之秀气的浑身颤抖。
不等他继续反驳,就被耳畔一阵劲风袭来,啪的一个耳光,煽得渡边花之秀眼冒金星,耳畔一阵嗡鸣声,好一会儿,他才缓过劲来,捂住了被打了耳光的地方,不可置信的看着打他的渡边齐齐木,眼珠子都布满了血丝。
渡边齐齐木:“道歉!”
听到了渡边齐齐木的话,渡边花之秀还没有反应过来,就听到了渡边齐齐木怒喝道:“快点向客人道歉!”
啪啪!
渡边花之秀的另外一边脸颊,连续挨了两下耳光,令得他下意识的低头喊道:“嗨!”
“对不起,我错了!”
在渡边齐齐木的目光下,渡边花之秀心不甘情不愿也不得不低头道歉。
感觉内心在滴血,在哭泣,望向胡彦硕的眼神,渡边花之秀感觉这个男人就是一个大魔王,无比的可恶!
偏偏他对这个男人,恨之入骨,又不敢表现出来。
就连神态也要拿捏得很好,毕恭毕敬的态度,唯恐胡彦硕觉得不满意他又要赔礼道歉。
“错在哪里了?”胡彦硕淡淡的问道。
渡边花之秀眼里充满了震惊。
有一种胡彦硕在咄咄逼人,内心充满了愤怒和绝望。
谁知道,胡彦硕看到了他这幅模样,就直接摇了摇头,说道:“你们岛国的贵族一个个跟文盲差不多,连自己错没错都不知道,整天不学好,能学的不学,反而要去偷……”
渡边花之秀感觉无比的难受,还不如被胡彦硕直接骂人来的爽快。
渡边齐齐木也好不到哪里去。
他们都没想到胡彦硕如此不给面子,偏偏到了这个地步,他们都无法将胡彦硕驱赶离开,只能够听着胡彦硕用漫不经心的语气,说着对他们欲哭无泪的评价。
“无比感谢胡会长莅临,鄙社蓬荜生辉!”
胡彦硕的话刚说完,渡边齐齐木连忙很识趣的说道:“不知道胡会长有没有兴趣,参观一下我们渡边家社的钢铁工厂呢?”
“给不给看的?”
胡彦硕有些惊讶,他其实也没有什么兴趣,顶多就是为了增长见识,倘若不是可以给人看的话,那么他可不想被渡边家的人给坑了。
渡边花之秀连忙说道:“可以。”
也不知道渡边花之秀到底怎么想的,渡边齐齐木猜测他应该是想要在胡彦硕的面前,炫耀一下渡边家社的事业。
渡边齐齐木思考了一下,也觉得渡边花之秀的邀请很合适。
就在两人都期待的时候,胡彦硕却又开始作妖了,只瞧见他摇了摇头,说道:“算了,有什么好参观的,一点意思也没有,不如看你们渡边家社是怎么运转的……”
渡边齐齐木听得就是一呆,没想到胡彦硕居然提出了这么过分的要求。
让别人参观工厂也没有什么,只要关键的技术不暴露就可以了。
可是要让人看公司是如何运转的,那就不一样了,等于告诉别人公司的运转机制,如何运作、维持等等的信息。
其他人一旦有了心思,直接就可以转过头来弄一家钢铁公司。
这样的要求还不过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