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f6x熱門連載言情小說 玩家兇猛-第八百一十四章 賽場讀書-uhgij

玩家兇猛
小說推薦玩家兇猛
“嗤,扯淡。”
女巫冷哼一声,双手环抱身前,不以为意。
她现在排在第五十三位,平时队内训练的时候,也经常击中失控和太昊,偶尔还能从安博里、狂燃火那里拿到十分里的七分八分。
排行榜前十虽然是另一个世界,但要说五十以后,连碰都碰不到第六位的素霓笙,那就有些瞎扯了。
亚伯自己就是第八位,和第六位的素霓笙有那么大?
那岂不是说素霓笙比失控还强?游戏系统出了bug?
“并不是扯淡。”
亚伯旁边,一个穿着西装,黑色短发,蓝色眼眸,眉心处镶嵌着一颗微小的菱形蓝色水晶的青年男子苦笑着说道:“你们没有体会过遭遇她的感觉。
那种被全面压制、没有一点还手机会的可怕体验,我只在面对米迦勒时感受过。
我甚至都有些怀疑,她是不是我们这一届的玩家…”
说话的青年男子,是排名十三的该隐,同样来自普罗米修斯实验室,长相与亚伯有几分相似。
可能是兄弟关系?
“…”
听到该隐的话,太昊下意识地眯了迷眼睛,思索一番后,还是摇了摇头,温和笑道:“这其实也是件好事,不是么?
强者越多,我们从米迦勒那里虎口夺食的可能性就越大。”
“只怕米迦勒,不会让你们所有人舒舒服服晋级的。”
一位身材矮小不到一米六,戴着苍白眯眼面具,围着残破围巾的肤色黝黑者,用中性声音低声说道:“等着吧…
米迦勒是真的相信全球超自然联盟对外宣传的那一套,他不会下手留情的。”
这位来自欧洲重工集团的【殖装同构】,声音减轻,显然是不认可辛迪加的乐观态度。
双方话不投机,一时间陷入了沉默。
“啊,时间不早了。”
大卫像是想起了什么,抬头笑道:“我们还有事,就先走了。赛场见。”
“嗯。”
太昊点了点头,看着大卫等人离去的背影若有所思,和失控短暂交流几句之后,便带着师弟师妹离开了这条街道,向着商城方向走去。
临走时女巫停下来还看了李昂一眼,明显认出了这个把吃剩的西瓜皮从龙头面罩里拿出来的白大褂身影,就是李昂——不过没有过来搭话,两人关系还没熟到那个程度。
“喂,看什么呢,走了。”
狂燃火叫了女巫一声,后者转过身,叫了声“来了”,抱着完全没有存在感的喵喵头,快步追上。
“刚才看什么呢?”
狂燃火与女巫关系不错(主要因为两个人身高相近,狂燃火跟她说话不用抬起头来),随口问道:“遇见熟人了?”
“只能说认识。”
女巫脑海中闪过龙头白大褂的身影,慢慢道:“李日升,你知道么?”
狂燃火眨了眨眼睛,“谁?”
女巫无奈道:“无垢熔炉店铺的老板。”
“哦哦,那个人啊。”
狂燃火有了印象,歪着头说道:“那家店挺能挣钱的,而且老板自己也晋级到了第三轮。
我看守望者结社发布的信息,他可能在前七十?
怎么了?”
“我觉得他身上的那股气质,越来越奇怪了…”
女巫眉头微皱,有些不确定地说道:“我有点怀疑,是不是他之前买走了我想要的那份【邪神手办胶泥】…”
“哦哦,传递信仰之力的那件道具来着,是吧?”
狂燃火点点头,无所谓地摆了摆手,“老师不是说了么,现阶段的杀场游戏,还没办法光凭自己点燃神火,就算有神性且积攒满了神力,也无法成就半神。
不是半神的玩家,很难参与到前五十的战斗中吧?
多一件少一件胶泥无所谓。”
“嗯…”
女巫点了点头,但还是无法将龙头白大褂的身影从脑中抹除。
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
————
“这就走了?”
李昂将西瓜子吐了出来,随手将吃剩的西瓜收进了钠戒,拿出纸巾擦了擦手掌,有些遗憾道:“我还以为他们能打起来呢。”
“打不起来的吧。”
万里封刀弹了弹烟,轻松道:“这里可是游戏广场,城管最大。而且他们也没有打的理由,真起了纠纷,其他势力恐怕会提前笑死。”
说罢,万里封刀低头,看向猛犸头罩,笑道:“看到没,这就是前十强者的世界。特事局有前三的寒水石,前六但是被吹上天的素霓笙。
你总想着去加一个最高只有第二十四位的剑王庭干什么?
还不如我教你算了。”
“这叫忠于剑道!”
猛犸头梗着脖子说道:“剑修潜力无限,炼至深处,飞花落叶皆可为剑。
搬山,倒海,降妖,镇魔,敕神,摘星,断江,摧城,开天,一声剑来一生剑来。
而且,你不连前百都没进么?能够开宗立派教人么?”
“教别人不行,教你还是绰绰有余的。”
万里封刀翻了个白烟,拍了拍猛犸头的脑袋,转头对李昂说道:“李兄弟,没什么事的话我们就先走了,带他去剑王庭做个检测,报个名。”
“好。”
李昂点了点头,等到万里封刀和猛犸头消失在街角之后,便掏出手机,一边刷着网页,向游戏广场走去。
原本站在这里吃瓜看戏的玩家,此时已经散去得差不多了,
而论坛上也有大量的新帖子冒出来,都是在讨论刚才辛迪加与欧洲重工集团成员的见面,以及他们谈话的内容。
《联邦调查局与普罗米修斯公然结盟?这合理吗?还有王法吗?》
《排名第八的亚伯竟然说排名第六的素霓笙无法战胜?前十玩家实力跨度真的有那么大么?》
《那年十八,广场街头,站着如喽啰。那时候,我含泪发誓各位,必须看到我》
《呜呜呜该隐大人真的有爱哦,长得帅,说话又温柔又好听,你萌谁也不能跟我抢他!》
这类帖子层出不穷,还有守望者结社的人员跑来回帖,非常遗憾自己竟然没能拍到这历史性的一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