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qdrq優秀都市小说 大唐騰飛之路 ptt-1241 綠蟻展示-m5ksk

大唐騰飛之路
小說推薦大唐騰飛之路
“走吧,你以为他还会回来?”
小东在刺史府门前的栓马柱上栓好马车,走过来,笑嘻嘻的拍了拍那仍不知所措的兵丁,让他别傻站着了,赶紧引了自己这些人进去。
至于刚刚他言语中的些许不敬?那都不是事。
或许在其他人眼里,刚刚兵丁的举动已经是捅了天大的篓子,但对于萧寒来说,真的算不上什么,毕竟他被人当成路人甲也不是一次两次了,相较于其他狗眼看人低的家伙,这俩还算不错了。
傲世丹尊 道主沈浮
至于那个兵丁,被小东这么一拍,浑身当时就是一震,险些软倒在地!
等他反应过来,便只耷拉着脑袋,头也不敢抬,一个劲的拱手作揖:“侯……侯爷,您请!”
“我不是侯爷,他才,哎……走吧!”
看到哆哆嗦嗦跟个鹌鹑一样向自己行礼的守门兵,小东不觉又回头看了眼刚下马车的萧寒,感觉有些苦笑不得。
他很怀疑,让这样的人守门,真能守得住?不能被人把门也抗走?
不过,这也是小东想差了。
如果今天来的不是他和萧寒,而是一个乡下愚夫。
那这个兵丁保证会让他见识见识什么叫做宰相门前七品官!什么叫做脸难看,事难办,门难进!
被这个腰杆都仿佛被折成两截的守门兵领进刺史衙门。
几人还没走到二门,里面就已经急急传来一阵脚步声,萧寒抬头一看,却是刺史崔敬之已然迎了出来。
崔敬之此前正在房中静坐,突然间听人来报,说萧寒来了,心中顿时一惊,以为发生了什么大事,连忙起身往外赶去,紧赶慢赶,才在二道院门这里迎到萧寒。
萬界最牛群主 夢回夕照
一路小跑而来,崔敬之都跑的的有些上气不接下气,等看到了萧寒,也不管之间还隔着那么远,赶忙一边作揖,一边高声道:“哎呀,萧侯爷!您怎么大驾光临,也不提前知会我声,让我出门迎迎您!”
萧寒看着急急跑近的崔敬之,呵呵一笑,没急着说话,反倒先饶有兴趣的看了看崔敬之的身后,果然,在他的身后空无一人,那个一开始说去报信的兵丁,也不知道躲在哪里瑟瑟发抖去了。
噩夢密碼
“侯爷?”
崔敬之跑到萧寒面前,发觉萧寒一直在看他后面,也是下意识转头往身后看去,后面空空如也,根本没有什么东西啊?那他在看什么?
萧寒发觉了崔敬之讶异的模样,也知道自己的表现让他误会了,抬手打了个哈哈道:“哦!崔刺史客气了,我今日只是闲来无事,在城中随意走走,无意中经过这里,就进来看看你罢了。”
崔敬之闻言,哈哈大笑:“那崔某可真是无上荣幸!走走走,难得侯爷您能来我这里一趟,外面天冷,快随我去房中坐坐!崔某再使人烫壶酒,给侯爷您暖暖身子!”
“哦?那可是叨扰了。”
“哎!侯爷您太客气了,您能来,已经是让这里蓬荜生辉,只望侯爷不嫌弃我这陋室就好!”
两人站在那里互相说着客套话,这些冠冕堂皇的东西,听的一旁的小东都打起了哈欠,他最受不了这样的说话方式。
明明装饰的富丽堂皇,崔敬之非要说是陋室,这要是陋室,那农人住的草堂岂不是狗窝?
还有自家侯爷!
分明是来找人办事的,非说自己无意中经过进来看看。
他们来扬州快一年了,刺史府门前这条街也走了几十遍了,之前怎么就没见你进来看看?
不过,想归想,等两人一起往里走去的时候,小东还是老老实实的扮他的跟班,亦步亦趋的跟在后面。
大唐刺史府的规格,跟一些普通衙门实则差不多,都是前衙后居。
要说不同,也就是面积比那些衙门大一些,房屋装饰精致一些。
外带刺史府虽也处理公事,却不管着判案审案,所以没有那些监狱,审案堂之类的配置,显得要幽静一点。
崔敬之一路引着萧寒往前走,没去客厅,反而直接去到了他的书房?
这也是大唐时候,对贵客的一种特殊礼节。
要是普通客人,主人自然要在客厅中相见,但要是来客地位崇高,或者是关系极其要好,去书房反而显得更加亲密。
蘇雪兒之神女歸來 素雪冰心
“萧侯爷,这是崔某的书房,您请进!”
紅燈區–現代妓院 為什麽寫書
恭恭敬敬的把萧寒让进书房,崔敬之又忙着招呼人手,让人往这送点心和美酒过来。
萧寒本来还想着只是来这稍微一坐,说完事就走,此刻见崔敬之这般客气,又不好意思拒绝,只得应下。
崔敬之的这间书房面积很大,分为里外两间,由几道轻薄木门隔开,此时木门正打开着,所以站在外间,就能清晰的看到里面的场景。
书房里间此时看起来有些杂乱,高高的两排书架上,书籍摆的散乱随意,案桌上,也随意堆着一摞摞的书籍和公文。
不过,萧寒也知道,正是因为杂乱,才说明崔敬之常常翻阅浏览。
像是后世一些大老板的办公室书架,一册册书摆的整整齐齐,清清爽爽,看起来条理无比,但要上前一翻,才会发现那些书,或许就只有个书皮,里面一个字都没有。
书房里间杂乱,外面这间,也就是萧寒所处的这间却很整洁。
放着花瓶的博古架,两盆青翠欲滴的兰草,还有一只红色的小火炉,里面碳火烧的旺旺的,搁在上面的一只水壶,正呼呼的往外冒着白气,使这整个房间都湿湿润润,没有半点冬日里的那种干燥感。
崔敬之这时吩咐完了下人,回头看到萧寒的眼神,老脸突然一红,赶紧走过去把里间的房门关上:“让侯爷见笑了,里面那间崔某不让下人打扫,所以才乱了一点。”
冷面郡王:甜寵小懶妃
萧寒笑着摆摆手:“呵呵,崔刺史过谦了,书籍写出来就是让人观看学习的,而不是摆起来给别人看的,放的随意一点,看起来才方便么!”
崔敬之闻言,脸上当时就是一喜:“哦?萧侯也这么认为?哈哈!那可真是崔某的知己,我道不孤,今天一定要多喝两杯!”
唐人好酒成风,崔敬之自然也不例外,更加因为看书一事,将萧寒引为知己。
“来来来,先坐!”
陰人往事
拉着萧寒在矮几前坐下,等下人送酒过来,崔敬之赶忙亲自给他斟满了一杯酒,推到面前请他品尝。
萧寒本身是喝酒的行家,一看这杯酒微微泛着绿意,酒面上也泛着如蚂蚁般密密麻麻的细小气泡,就知道这是今年的新酒,也就是被时人称之为绿蚁酒。
“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
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
萧寒心中一动,这首白居易的《问刘十九》脱口而出。
“绿蚁酒不是酒的名字,而是新酿的酒还未滤清时,酒面浮起酒渣,色微绿(即绿酒),细如蚁(即酒的泡沫),称为“绿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