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長退羣很無奈!安靜的家長羣對家長和老師都是福音

家長退羣很無奈!安靜的家長羣對家長和老師都是福音

作者:楊三喜(澎湃特約評論員)

“我就退出家長羣怎麼了!”近日,江蘇一名家長髮視頻“怒吼”。他認爲,老師要求家長批改作業、輔導功課,使自己承擔了老師的責任,“教是我教,改是我改,之後還要昧着良心說老師辛苦了,到底誰辛苦?”因說出了很多家長的痛處,視頻很快火了。

發佈通知、佈置作業、上傳作業視頻……家長羣裏“正常”的信息轟炸,就足以讓家長們壓力山大;部分家長在羣裏“拍馬”“爭寵”“炫富”,爭吵乃至約架等迷惑行爲,更讓人不堪其擾,又無可奈何。

本是爲了方便溝通的家長羣,卻成了催生家校矛盾和家長焦慮的源頭。前段時間,浙江一所學校要求家長“自願”參加學校大掃除。一位家長沒看到羣通知,未參加,被老師要求面談,並被指責不尊重集體和老師。另一家長沒有回覆家長羣消息,被老師點名提醒,在家長會上一度情緒崩潰。此前,學校在家長羣發通知,要求家長到學校門口維持交通秩序之類的事,也時有發生。

美媒稱一孔子學院中方院長被FBI搜查住所後死亡 北京語言大學回應

這些“茶壺裏的風波”,不斷刷新公衆對家長羣的認知,也不斷傷害和撕裂着家校關係,成爲教育領域一個亟待解決的問題。

日前,太原出臺《關於進一步做好中小學生減負工作的實施意見》。明確指出,嚴禁要求家長批改作業、打掃教室衛生、點贊轉發各類信息等。這一消息迅速上了熱搜。

其實,不少地方早就出臺過類似規定,且每次都會引發網友熱議。在微博上,“壓垮成年人只需一個家長羣”的話題,閱讀量已經超過了4億。可以說,家長苦家長羣久矣!

家長羣的異化,根源是家校關係扭曲,家校責任錯位。

在家校協同育人的過程中,老師和家長的職責不同,但地位是平等的。但在異化的家長羣中,老師把很多屬於自己的責任轉嫁給了家長,讓家長不堪重負。這背後的邏輯在於,一些老師把育人的責任轉換成唯我獨尊的權力,大搞一言堂,享受着一呼百應、阿諛奉承的感覺。家長一個不到位,輕則點評批評、公開示衆,重則開除“羣籍”。

敢於“怒而退羣”的家長畢竟是少數。因爲在權力不對等的家校關係中,孩子成爲了某種意義上的“人質”。家長們作出任何舉動,都要考慮到一旦自己得罪了老師,孩子可能要被“穿小鞋”。

讓家長羣靜下來,迴歸服務老師與家長的定位,立規矩是第一步,也是很重要的一步。讓老師和家長明白家長羣的定位,知道應該通過家長羣做什麼、不該做什麼;除了必要的溝通,平時不妨就讓它“涼着”。更重要的是,這些規矩能否得到落實。如果無法落實,該如改進,又該由誰來監督。這需要教育行政部門和學校進行必要的監管,更需要老師們擺正自己的位置,尊重家長,遵守家校邊界。

這不僅是爲了家長,也是爲了老師自己。因爲一個“變味”的家長羣,往往也會反噬老師羣體。有老師感慨,有了家長羣之後,時刻都是家長會。一個安靜、清爽的家長羣,對家長來說是福音;對老師來說,也少了很多不必要的干擾和負擔。

山西財大多人染諾如病毒:學生稱被禁點外賣,要日報健康狀況

公募三季度“戒藥喝酒” 最寵隆基股份

格力前董祕泄露內幕消息:微信聊天“有錢買海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