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3bsn优美都市言情 諸天大聖人討論-第1591章 衆仙欲出蓬萊島相伴-55fdp

諸天大聖人
小說推薦諸天大聖人
“师弟,你想到多了。”
青莲道人摇摇头,“其实,这件事最好是让师尊来处理最好了。”
在他看来,只有江缺才能决定那些人的去和留。
自己虽然管理着蓬莱仙岛,老实说,自己其实没有那么大决心。
又或者,是因为青莲道人并不想当这个恶人。
我有一棟瘋人院 二哈不是我
他便把这个皮球踢给江缺,希望这位师尊去解决这件事情。
当然他也有自己的建议。
实际上。
在青莲道人的眼里,也有着属于他自己的思量,只不过因为当着鸿钧的面,他不好说出来罢了。
万一鸿钧说出去,他岂不是尴尬了。
到时候得做一恶人。
从自己的内心本质上来说,青莲道人并不想当一个恶人的。
毕竟……
那没有什么意思。
反正,这个仙岛的主人是江缺,无论如何江缺做出决定都是可以的。
“师兄,你……”
鸿钧沉吟地说道:“你是不是怕了?”
所以才想着踢皮球?
并非没有这种可能,并且这种可能性还很大,大到让鸿钧不得不怀疑。
“怕?”
青莲道人摇摇头,“并没有怕,我也不会怕,只不过是……
觉得此事事关重大,应当由师尊他老人家来亲自做决定才行。
我不想让师尊连知道的权力都没有。”
鸿钧:“……”
他认认真真地看了青莲道人一眼,“最好不是这样,岛上这些人只会让师尊烦心。
要不是师尊当初承诺过,我都想建议他……”
没等鸿钧说完话,青莲道人就打断了,“师弟,你的想法为兄何尝没有想过。
只不过……
那个时候的环境不是这样的,人心也很淳朴,师尊也就由他们去了。
但很可惜,一亿年的时间过去后,一切情况都发生改变了。
他们变得……”
“师兄,人都会变的。”
鸿钧接过话,“你我都在变化,都在成长,更何况是他们了。”
“是啊。”
青莲道人认同地点点头,但随即整个人又狠狠地咬牙切齿起来,“可他们未尝也太过分了。
说到底,蓬莱没有对不起他们的,师尊,以及你我都没有对不起他们的。
但偏偏……”
“师兄,你是不是很想不通?”
“也不算想不通吧,只是有些不明白罢了。”
“……”
“这不还是想不通吗?”
“……”
“其实,这只不过是人各有志而已,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想法,他们只是有别样的心思罢了。”
“……”
归根结底,青莲道人只不过是接受不了这个现实罢了。
现在的情况,让他感到恐惧,也感到害怕和陌生起来。
难道……
人心可以变得这么深不可测吗?
这一日。
江缺出来了。
这等日子青莲道人已经等许久。
綠洲中的領主 濟府老趙
“弟子青莲,拜见师尊。”青莲道人恭敬地行礼说道。
最強控電 七重墨
而后。
鸿钧也跟着行礼起来,“弟子鸿钧,拜见师尊,祝师尊万寿无疆。”
“嗯。”
听到两个徒弟的声音,江缺只是淡淡一笑,“你们有什么事?”
他可不会认为,青莲道人和鸿钧只是为了等他而等他。
估计有其他事情。
“启禀师尊,有一件事弟子必须跟你说说。”
青莲道人思忖片刻,恭敬道:“弟子此番,确实有一件要事要向你禀告一下,希望师尊亲自作出处理。”
“什么事?”
江缺眉头一挑,“仙岛上的一切事务,我不都跟你说了,让你管理吗?”
“这……”
青莲道人苦涩一笑,“师尊,此事弟子实在是难以决定,这才告知你了。”
他寻思着,自己要是能决定的话,也不至于等师尊您老人家这么多年啊。
正是因为搞不定,所以才等候师尊你过来。
要不然。
他早就解决了。
“哦?”
江缺一愣神,“那你说出来听听,到底是什么事情,竟然这般让你觉得不可思议。”
他也挺好奇的。
还有事情难到青莲道人不成,要知道,青莲道人也是一做大罗金仙大圆满的修行者。
按道理来说,这不应该才是。
可偏偏就成这样了。
鬼島奪寶 信周
这问题,让他感到很郁闷,心中那一丝丝的好奇顿时也被勾起来。
“师尊,事情是这样的……”
青莲道人沉吟片刻后,继续说道:“弟子在闭关出来后,便听到不少关于您封闭蓬莱、方丈、瀛洲三座仙岛的事情。
许多人都认为不合情理,他们觉得自己也是三座仙岛上的生灵存在,也应该享有自由进出三座仙岛的权利。”
“哦?”
闻言,江缺眉头一挑,“看来,这一亿年的时间过去后,许多人的心思和态度都发生改变了。
他们是比较向往外界的生活吗?
所以,才会提出这等要求,要自由进出三座仙岛的权利?”
“是的。”
在青莲道人看来,江缺应该是比较温和的存在,对岛上那些修行者们也比较宽容。
故此,才会一次次地给他们讲道授法。
按道理来讲,即使他不这样做也是可以的。
毕竟人都是自私的。
更何况是修炼者呢?
那就更加自私了。
“师尊,岛上有不少人最近在嘀咕,其言仙岛有大阵镇压,令他们不得外出。”
青莲道人说道:“于是,他们便想让弟子开放阵法的禁制,想外出看看,想去洪荒中瞧瞧。”
江缺:“……”
青莲道人的话,倒是让他惊吓一跳起来。
再也忍不住说道:“这是他们的意思,还是说大家其实已经开始这般议论了?”
这是两种状况,是截然不同的。
相互间,肯定不一样。
江缺目光闪闪着光辉,泛起道道寻常人不可察觉的神异光芒,“有意思,看来这一亿年的时间里,真的发生许多事。”
同时,也改变许多。
包括仙岛上的那些人在内,都变了。
这或许是命运使然,又或者是天道的算计,又或者是他江缺的缘故。
但是。
归根结底起来,还是他的不是。
他并不清楚太多事情。
有些心事情,想一想就足够了。
“许多人都是这个意思。”
青莲道人淡淡地说道:“当然了,最近这些年里,岛上许多人都在议论。”
有蓬莱仙岛的,也有方丈和瀛洲两座仙岛的。
“师尊,或许他们只是想出去看看?”
青莲道人发表自己的看法,顿时说道:“说不定是因为心中好奇,等他们心中的好奇过去了,或许就不会有这种想法了。”
“……”
江缺摇摇头,“你觉得这可能吗?
再者,即使他们心中好奇,那也是他们的事,和我们又有什么关系呢?”
并没有什么关系。
纵然三座仙岛上的存在都有想法,那也跟他们没有关系,跟他江缺没有关系。
毕竟,人家也是一个独立的个体。
拥有单独的生命体。
也拥有独一无二的智慧和思想,不受人左右也正常。
更何况。
江缺从来都没有想过要左右任何一个人的思想。
也没有任何意义。
既然人家要外出,既然人家想要自由,那就给他们吧。
他绝对不会阻拦什么。
不过……
这确实会附带一些条件。
无论是蓬莱还是方丈和瀛洲,都属于他江缺的,而不属于其他任何一个人。
这是肯定的。
即使是仙岛上的那些生灵也不行。
要自由,可以。
要通行权,同样也可以。
但是。
想要他江缺的地盘,没门。
一点门都没有。
呵呵!
要知道啊。
当年他江缺发现三座仙岛的时候,这三座仙岛上可一个生灵都没有。
也就是后来他慢慢开始讲道说法后,才有生灵诞生出来。
根据先到先得的原则。
江缺觉得那三座仙岛应该是他的。
而不是属于仙岛上的那些生灵们,“他们还没有资格,也不能作为定论的三座仙岛所有权的依据。”
江缺面色冷然地说着。
寒着神异的光辉。
紧接着。
他瞥了青莲道人一眼,淡淡地问道:“关于此事,你怎么看呢?”
“师尊,他们会不会只是一时心血来潮,所以……”
青莲道人迟疑地说道。
其实。
他的心里有些不敢相信,他也不明白这些人是什么情况。
只能这样猜测。
“你觉得是这样吗?”
江缺并没有表态,而是反问起来,“他们议论多长时间了?是否有人过来与你说此事?”
“大概有几百万年了。”
青莲道人仔细思索一番,回答着,“此前,自弟子出关以后,他们也曾有人过来说此事,但弟子皆以无法做主推脱了。”
此事。
当如实地汇报清楚。
绝对不能有其他虚假的,否则自家师尊就能收拾自己。
“行吧。”
既然青莲道人不想解决,那由自己出面也未尝不可。
反正自己也能做出决定。
种种不可思议,他觉得都能解决一二。
江缺目光闪闪着光芒,继续说道:“青莲、鸿钧,你二人传本尊令下去,就说本尊允许他们外出仙岛,但出去后就不允许回来,也不会受到仙岛的庇护。
另外,仙岛上今后不允许讲道说法了。
本尊也不再继续讲道。”
一句话。
今后蓬莱也好,方丈和瀛洲也罢。
仙岛上的生灵们都可以外出了。
只不过……
只准出,不准进。
出去就行了。
至于进嘛。
那就不要多想了。
基本上是不可能的事情。
“是!”
青莲道人和鸿钧虽然都震惊江缺的决定,但还是老老实实地尊崇和接受了。
而不打算问点什么。
也问不得。
如此一来,就等于是放弃那些人的生命。
当然。
也把决定权放在他们手上。
该如何行动,那都是他们自己的事了。
他也不会插手其中。
此话一出。
青莲道人和鸿钧心中的震惊就可想而知了。
很骇然。
但同样的,也很惊悚不已。
只觉得人生是如此的令人难以置信。
他们简直不敢相信这些。
“下去吧。”
江缺挥挥手,“如有人问起来,就说这是本尊的决定,若有异议者,直接驱逐。
皆不听者,直接格杀!”
反正又不是没有杀过人。
哪怕是仙岛上的生灵,他也敢动手。
“是!”
两人再次点点头。
对江缺的铁腕手段算是有一定的认识了。
这是真的铁血。
随后。
青莲道人和鸿钧一起去四周散布言语。
并表示,务必要把江缺的意思传达出去,让蓬莱、方丈、瀛洲三座仙岛的人都知道才行。
毕竟……
这么多年来,也有很多人要离开的。
他们也想出去。
哪怕只是看一看,也是挺好的。
至少,他们可以看看这洪荒世界究竟是怎样的,看看这天地间到底有着怎样的神奇之处。
絕品悍妻,腹黑邪帝欺上身 水起雲落
是不是真的充满吸引力,是不是真的如外面那些人所说的那般,充满活力和希望?
他们心中有很大的好奇心,很想知道这一切代表着什么。
“想出去?”
青莲道人暗暗摇头,“可惜啊,一旦出去了,你们就没有可能再回来了。”
基本上只能在外面。
如果运气好的话,或许可以成功,如果运气不好的话,或许连成功的可能性都没有。
不成功,就只有死路一条。
那样将会是很凄惨的下场,也绝对不会感受的。
青莲道人目光闪闪着神异的光辉,“这一次,你们这些家伙算是彻底惹怒师尊了。”
可以想象到。
今后那些还留在蓬莱等三座仙岛上的人,他们的结局会很凄惨。
“诸位,有想出去的趁早吧。”
青莲道人淡淡地叮嘱一声,“记住,出去以后不得再谈自己是蓬莱仙岛之人。”
按照江缺的说法,出去了就是出去了。
不可能再有机会回来,也不可能再有可能回来,这是肯定的。
也是命中注定的事情。
他们没有别的选择。也不可能有其他选择的余地。
“青莲道友,老爷究竟是什么意思?”
“是啊,不允许论道,也不允许再回来,更不允许承认自己的身份,这是不是太过分了。”
“我们本来就是蓬莱仙岛上的生灵,凭什么不能来去自如,凭什么不能承认自己的身份?”
“……”
面对咄咄逼人的众多生灵,有老一辈的,也有年轻一辈的。
并且是年轻一辈的居多,看起来架势不凡。
一紙寵婚:少將大人來PK
不过……
青莲道人和鸿钧并没有怕他们。
一亿年前他们都不怕,更何况是现在呢。
同样也不怕。
一点也不,任你狂风暴雨吹打过来,任你手段通天彻底,他们也不曾惧怕什么。
青莲道人只是淡淡地瞥了众人一眼,“传师尊之言:‘谁要是不服的,当驱逐之,再不服者,按格杀勿论来处理。’
尔等可有意见?”
众人:“……”
即便是他们很不愿意承认这件事,此刻在面对青莲道人那凶煞的眼神时,这些人也不由得熄灭心中所想。
不敢多谈其他。
甚至,也不敢妄求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