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xip8熱門連載都市小说 兇猛道侶也重生了笔趣-第二百八十一章 見時光長河鑒賞-wb5e9

兇猛道侶也重生了
小說推薦兇猛道侶也重生了
虽然天机楼宇没有真的去算,不过陆水也不在意。
这一世跟上一世不一样。
他有自己的把握。
当然,主要是天机楼宇说话太好听。
他觉得也够了。
上一世就不行了,当场爆炸,然后就是说自己有多惨,一点好话没有。
对于这些好话陆水是满意的,他觉得慕雪应该也是这么想的。
是的,慕雪听着也高兴,她觉得陆水必定会在心中留下足够的印记。
然后他们感情会跟星火燎原一样,一发不可收拾。
最后就是她挥动小拳头的时刻。
她等好久了。
至于孩子,肯定会有的。
“一颗一品灵石足以,为两位算上一卦,老夫也颇有心得。”天机楼宇说着客套话。
“那再来九卦,凑个整数?”陆水递出一颗二品灵石说道。
天机楼宇神色一僵,双手不自觉的颤抖了起来:“……”
慕雪转头看向陆水,觉得陆水心好黑。
她不信陆水看不出算卦的神色不正常。
陆水心有所感,低头看向慕雪。
而看到陆水望过来,慕雪脸上随之绽放出笑容,非常灿烂。
一时间,陆水有些失神。
“老夫老妻了,没理由会多看两眼的。”陆水表示疑惑。
肯定是慕雪现在比他强的缘故。
暗中对他使用了什么手段。
无耻。
“前辈的气色不好,还是不打扰前辈了,陆少爷觉得呢?”慕雪看着陆水开口问道。
怎么感觉对方气色不好都是我的错一样?明明是你现在太强的缘故。陆水心中觉得慕雪在甩锅。
“那慕小姐想要去哪?”陆水开口问道。
“嗯…”慕雪想了想道:
“去里面看茶茶画画?”
“那我留在这边钓一会鱼,等下去找慕小姐。”陆水说道。
你是又想算怎么打败我吧?慕雪无声自语。
不过她不介意。
有陆水哭的时候。
“好,我们在里面等陆少爷。”慕雪点头表示同意。
而后招呼东方茶茶进去。
东方茶茶自然很高兴。
“拜拜。”东方茶茶对着陆水挥手,然后跟着慕雪往里面走去。
现在里面的雨已经停了。
“表嫂,等下让我画你好不好?”东方茶茶对着慕雪小声道。
“可以先画香芋跟丁凉。”慕雪道。
等下被茶茶画丑了,会被陆水笑话的。
“好,画完香芋画丁凉,画完丁凉画表嫂。”
“……,还有真灵。”
是的,这时候真灵也跟了上去。
是陆水吩咐的。
真灵是除了真武外最强战力的一个,自然需要跟着慕雪她们。
确保安全。
陆水是看着慕雪她们离开的,等看不到她们身影后,陆水才坐到天机楼宇对面,开口道:
“想请教前辈几个问题。”
“小友请说。”只要不让他算卦就好。
“如果我要算能否打过一个人,有没有办法不被对方知道,或者不触动对方命理?”陆水问道。
上一次不是天机楼宇亲自算,所以应该不算顶级的卦。
天机楼宇听到这个ꓹ 心下就是一跳。
不过他还是摇头道:
“对方知不知道是实力问题,所以这个我无法给出答案。
至于不触动对方命理算卦ꓹ 这应该不可能,就算是我,也做不到。”
陆水倒是能理解ꓹ 随后他提出了一个设想:
“天地结构中,有大道脉络ꓹ 这脉络几乎记录着整个世界的一切,甚至会自动推演一些可能。
不能用卦连接大道脉络ꓹ 从而知道所卜卦的答案吗?”
听到陆水提出的假设ꓹ 天机楼宇愣在原地。
连接天地结构,窥探大道脉络,从而得到万物大道。
如果可以随意连接,探寻答案。
这已经算全知了吧?
那这样还是人吗?
他无法想象,不过还是给出了自己的答案:
“我,做不到。”
不达到传说中那种境界,根本不可能连接大道脉络。
那就是找死。
其他人可能不知道大道脉络ꓹ 但是身为天机阁阁主的他,是知道的。
那是超乎寻常的东西。
从未有人可以真正接触到大道脉络。
陆水没有说话ꓹ 其实就算从大道脉络中观看慕雪ꓹ 还是有被知道的可能。
比如有人从大道脉络看他ꓹ 他也是能感觉到。
当然ꓹ 天机楼宇要是能做到,他还是愿意赌一把。
可惜做不到。
既然对方没办法ꓹ 陆水也就不勉强。
不过他还是想问问一下其他问题。
“前辈知道仙庭吗?”陆水开口问道。
天机楼宇应该不是远古时期的人ꓹ 理论上知道的不多。
可是对方被传的那么厉害ꓹ 应该是比一般人知道多很多。
如果传的不厉害,上一世他跟慕雪又怎么会找上门去?
“远古不败仙庭?”天机楼宇问。
对此他是松了口气ꓹ 远古仙庭虽然也很危险,但危险度没那么高。
也就是说,眼前这个人不会让他算什么危险的事或者人了。
当然,最危险的还是眼前这个人。
有关这个人的一切,他都不想知道。
接触对方的命理,让他有一种与整个世界为敌的感觉。
这种感觉让他有点害怕。
无知者无畏,知道越多的人,就越会敬畏。
知道的多了,并不一定是好事。
“对。”陆水点头:
“前辈对仙庭知道多少?”
“仙庭是远古势力,据说跟道宗,神众以及佛门并立的四大势力。
而随着时间流逝,道宗没落,三大势力人间蒸发。
近日三大势力突然冒出。
这三大势力在远古时期的时候就是一团迷雾,他们本身就是一轮巨大的旋涡。
我有次去看了下,感觉到了可怕的存在。
远古时期的一切,被强大的力量笼罩着,根本没人可以看透。
不过他们极可能在争夺某个东西。
鬼拍手之陰陽迷城 山有水
最后导致三大势力人间蒸发,道宗没落。”天机楼宇一口气把所知道的事都说了出去。
陆水倒是有些意外,虽然天机楼宇说的大多都是废话,不过他倒是说到了点子上。
远古势力貌似是突然没落的。
这中间肯定有一些事。
只是这些事,不怎么容易知道。
毕竟真神陨落后,那段时期基本是个迷。
他接触的人,都不在那个时期。
比如牙疼仙人,弱水三千,剑一。
他们都是真神活跃时期的人物。
没有一个在真神陨落后,还在修真界蹦跶的。
“狗子倒是在那个时期蹦跶,但是一条记忆不行的狗,根本得不到什么有用的消息。”
陆水心里叹息。
指望一条狗?
狗都觉得不能指望它。
“不过争夺东西?远古有什么东西值得三大势力,或者说四大势力争夺的?”陆水表示不解。
以帝尊那些人的实力,正常东西不足以让他们动心。
陆水不再多想,而是但:
“前辈知道什么是预言石板吗?”
天机楼宇摇了摇头,道:
“并不知晓,不过小友想知道的话,我可以帮小友看一下。”
“承受的住?”陆水问道。
要知道预言石板涉及远古,就当能够看到吧。
那绝对连接着仙庭帝尊,或者相同级别的人。
帝尊那种存在,以现在天机楼宇的实力,很难承受的住。
算这些人可一点都不容易,毕竟对方不同意。
算他就不一样了,他是同意天机楼宇算的。
可惜对方说爆就爆。
上一世一个照面就爆了。
“可以试试。”天机楼宇说道。
确实可以试试,正常情况下,他自然不会涉及这种禁忌。
但是这次有个禁忌在他身边,完全有去窥视一二的可能。
只要不去涉及太多即可。
陆水没有说话,而是坐在对面等待对方去算一卦。
“小友稍等片刻。”说着天机楼宇就闭上了眼睛。
正常的命理在这附近是没有用的,他需要一些手段。
很快天机楼宇身上就被一股玄妙的光粒笼罩,这是类似他活在未来的状态。
不过现在的他不敢看向未来,只能选择屏蔽未来看向过去。
在进入这个状态后,天机楼宇仿佛站立在无尽的星空中。
星空的光点意味着一道道命理,一条条因果。
“预言石板。”
在这无尽的星空中天机楼宇轻声说了句。
不管算什么,都需要一些媒介,名字也可以。
对其他人来说,可能做不到。
但是他做得到。
当他说出名字的瞬间,无尽星空中开始闪烁光芒,一些光芒开始变得活跃起来,有些光亮甚至变大了许多。
天机楼宇看着这些光亮,没有去查看的想法。
因为绝对都不是他要看的东西。
他又四周看了看,而后看到了星辰中独特的光辉。
一道炙热的光点,它屹立在那里,如同旋涡的中心,周围的星辰万物都在被它吞噬。
看到这个光点,天机楼宇就知道预言石板一点都不简单。
“找到了。”
没有犹豫多久,天机楼宇往那光点而去。
他不需要冲进光点中,那不实际。
只要靠近,就能看到里面的东西,越是靠近,就能看的越多。
天机楼宇以为靠近一些就能看到点边缘的事情,但是他想错了。
他一直靠近,却什么都没能看到。
当他来到旋涡位置的时候,才感觉有一些细微的变化。
“这里到底藏着什么?”
天机楼宇有些心惊。
随后他又一次往里面而去。
这一次没多久,他就感觉到了,可怕的气息在里面疯狂肆虐。
而就在他抵挡着这些气息时,却感觉光点更近了。
“不能再靠近了。”
这是他的极限,他能感觉到,预言石板是远古时期的禁忌之物。
再靠近对他来说是致命的。
可就在此时,他听到了水流的声音。
那年匆匆
哗啦啦。
听到流水声的瞬间,他愣住了。
而后看向身后。
这一看他心下一震。
过来的路,断了。
属于他的命理没了,没有他的命理,就没有回去的路。
“这,怎么会这样?”
棄妃逍遙:帶著包子去種田
此时他才发现有一道河流替代了他来时的路。
这道河流一直往光点中心流淌。
“时,时光长河?怎么可能会出现在这里?”天机楼宇认出了河流,至少有了猜测。
他已经被河流笼罩,没有路的他最后将被时光长河侵蚀,最后成为河流的一部分,彻底死去。
在时光长河出现之后,光点附近出现了三道新的光线。
这三道光线均不相同,一道比较凝实,一道非常虚幻,还有一道显得薄弱。
“不行,要试着离开。”
天机楼宇立即动手试着从这里离开。
可是不管他做什么,他都无法逃离这巨大的旋涡。
这旋涡有着无尽的吸力,将彻底吞噬他,时光长河也在涌入光点中。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天机楼宇不理解也不明白,但是只要进入光点,他就能找到答案。
可进去意味着必死无疑。
远古的事,果然就是一轮他无法逃离的旋涡。
是他托大了。
天机楼宇不停的逃离旋涡,想要摆脱时光长河带来的负面影响。
只要让他找到路。
他就有出去的可能。
现在唯一能指望的,就是外面他身边的禁忌。
……
陆水坐在位置上等待着天机楼宇醒来。
天机楼宇怎么算,他不知道。
对于这一道他了解的不多。
不然他也可以摆摊帮人算卦。
石龟自然也是在一边等着,对于天机楼宇算卦,它没什么感觉,等待答案即可。
只是它等着等着,就突然感觉天机楼宇的气息乱了。
当它抬头看过去时,它怔住了。
天机楼宇身上的光辉在消散,而且周身看不见的东西仿佛在被剥夺。
虽然看不见,但是这种感觉确确实实存在。
“怎么会这样?”石龟有些难以置信。
天机楼宇居然迷失在命理之中。
这不可能的,天机楼宇是天机阁无数年来最独特的天才,他可以以任何一种方式死去,但是绝对不会因为迷失在命理中死去。
“他到底遇到了什么?”
“前辈这是怎么了?”一边的道人有些诧异。
他想要过去查看。
然而他还没有靠近天机楼宇,一道力量直接在他前方划过。
而后强大的阵法在天机楼宇周身出现。
“不要靠近他,天机楼宇在命理之中迷失,这种迷失可以传染。
只要与他有肢体接触,就会被吸入其中。
同时迷失在无尽命理之中。”石龟低沉的开口。
“迷失在命理之中会在怎样?”那个道人有些害怕道。
此时他下意识退后了好几步。
石龟看了道人一眼,沉声道:
“出的来则活,出不来,则死。”
曾经的天机阁有大量的人,因迷失命理之中而死去。
现在体系形成,先辈总结了无数经验,这才有了稳定结论,从而避免迷失在命理之中。
可今天,天机楼宇居然会迷失在命理中。
陆水看着天机楼宇,他能感觉到天机楼宇气息彻底乱了。
而且有东西阻碍了他。
“看来是遇到了比较特殊的东西。”陆水站了起来。
而后开始靠近天机楼宇。
看到陆水要靠近,石龟立即道:
“别靠得太近,我不保证靠太近会不会跟着出事。”
虽然有阵法阻挡,但是石龟不确定是否能阻挡天机楼宇命理之乱。
陆水没有理会石龟,继续靠近天机楼宇。
石龟没有说什么,毕竟有阵法在,想靠近也不可能真的靠近。
对方实力应该并不高,它布下的结界,没有到它这种级别是破…
石龟的思绪刚刚动到这里,就突然停顿了下来。
“这,怎么可能?”
石龟心中震撼,对方居然直接迈过了它布下的结界,没有丝毫波澜,没有丝毫停顿。
完全无视了它的结界。
“怎么会?我完全没有任何感觉,他是怎么进去的?”
它无法理解,完全无法理解陆水是用什么方式进去的。
“是我的结界出现了错误吗?”
石龟开始怀疑自己。
陆水来到了天机楼宇身边,看着天机楼宇迷失在命理之中,随后伸出手按向他的肩膀。
“不可以…”石龟看到立即叫道。
只是刚刚叫出声,陆水的手就已经按在了天机楼宇的肩膀上。
石龟大急,这不仅害了自己还会拖累天机楼宇,让天机楼宇命理更乱。
只是刚想到这里,石龟就当场石化。
它看到天机楼宇身上的光辉以陆水的手为中心开始变的稳定。
命理更直接连接到了迷失中的天机楼宇。
剥夺的感觉消失了。
“不应该的,不可能的。从没有听说过有人可以稳定迷失在命理中的人。
不存在的。”
这时候石龟看到陆水望了过来,这一瞬间,它有些羞耻自己喊出的话。
随即补充道:
“不可以碰这边肩膀,天机楼宇这边肩膀受伤了,换一边就挺好。”
污点,龟生从此有了污点。
石龟好想扇一下自己的耳瓜子,刚刚它都说了些什么?
真武在一边看着,对石龟表示同情。
以前他跟真灵也是这样的。
居然会怀疑少爷的实力。
丢人丢到家了。
陆水听了石龟的话,最后选择收回手,因为已经可以了。
……
質子 千觴
而原本在旋涡中挣扎,被时光长河影响的天机楼宇,突然间感觉周身有一股奇怪的气息稳住了他。
而且他能清晰的感觉到,他之前被代替的命理,又一次出现了。
仿佛后面有一个人为他铺了一条大路。
下意识间,天机楼宇回头望了一眼。
就这一眼,天机楼宇眼睛感觉到了疼痛,随即当场碎裂。
恐惧在心中弥漫,他看到了不该看的东西,而后立即闭上了眼睛。
暗黑之我有系統 00紫楓00
“这,这就是他的命理吗?”
无边无际无法言喻的存在,仿佛命理星空只是他掌中玩具。
只是一眼,他险些当场碎裂。
这真的还是人吗?
不敢多想,天机楼宇立即顺着自己之前的命理回去。
再不回去,可能真的要永远留在这里。
这次最大的收获就是,他发现他前方这个人,可能已经超越了禁忌存在。

在外面,陆水已经坐回了之前位置。
石龟心中有了敬畏。
他能明白天机楼宇一些了,这个人类一点都不正常。
“你醒了?”陆水看着天机楼宇开口说道。
此时的天机楼宇确实已经醒来,不过他没有睁眼,因为他眼角下有鲜血流出。
他的眼睛受伤了,很重的伤。
“观看预言石板会让你伤的这么重?”陆水有些意外。
理论上不应该的。
他能感觉到天机楼宇并没有涉及太深。
听到这句话,天机楼宇心中不是个滋味。
我是看到你才伤的。
天机楼宇自然不会把这句话说出口,他还不想死。
“我看到了跟预言石板相关的信息了。”天机楼宇没有说别的,直接就进入主题。
陆水没有意外,他安静的看着天机楼宇,等待后续。
“预言石板跟过去,未来,以及不存在的未来有关。
我无法理解那是什么回事,但是我看到的应该没有错。
又或者我理解错了。”天机楼宇说道,其实他也有些无法理解。
不存在的未来?陆水心中有些意外。
“看来预言石板涉及的东西不少的样子。”
陆水没有多想,而后好奇道:
“你是被这些东西困在里面?”
陆水问起这个,天机楼宇就有些心有余悸:
“不是,我可能看到了传说中的时光长河。
是时光长河,让我迷失在命理星空中。”
“时光长河?”陆水不算意外。
对许多人来说,时光长河确实比较特殊。
不过对他来说倒是没什么,找到也很容易。
只是想要利用起来没那么容易就是。
“看来预言石板跟时光长河也有一些关系。
如果天机楼宇是以现在的时间看待预言石板,那么预言石板涉及的是现在的过去,现在的未来,以及不存在的未来。”
陆水心里找不到什么特定的答案。
这件事有些复杂的样子。
很快陆水就不再纠结预言石板。
以后看到,应该会明白一些吧。
“如果我想要了解一些远古时期得事,从哪里可以入手?”陆水问道。
这个问题简单。
天机楼宇松了口,只要不是再问关于预言石板类似的事。
都比较好说。
倒不是怕又一次陷入迷失中。
主要是担心再见一次对方命理。
到时候眼睛能不能恢复都是个问题。
“冥土或者净土。”天机楼宇解释道:
“冥土跟净土很少跟现世有关联,几乎都是被放逐的土地,内部争斗并不多,传承会比较完整。
应该可以知道一些关于远古时期的事。”
陆水点头。
但是他不可能去冥土或者净土。
“听说彼之海岸即将开启,里面应该有冥土跟净土的人。”天机楼宇开口道。
“前辈对彼之海岸了解多少?”陆水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