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don7寓意深刻都市言情小說 萬法無咎-第一百七十七章 心算有差 新契立定分享-obm5i

萬法無咎
小說推薦萬法無咎
归无咎纵身一跃。
目光所及,天旋地转,景色陡然一变。从七分昏黄、三分青黑、迷雾般流转不定,瞬间变得明媚灿烂起来,红日当空。
四野一望无际,远山勾勒成线,凉风习习。
归无咎极警觉的放眼远眺,见果然没有一丝动静,不由心中微奇,泛起一丝涟漪。
这是最后一处潜行传送阵的出口了。以此地为起点,再行上半月功夫,就是此行的目的地——星门山门所在,平莱仙都。
困仙緣 紫樨
不滅戰尊 夜之狐
若就此激发传讯令箭,星门众修乘上乘法舟,三五日便可赶来。
这就意味着,归无咎当是绝对安全了,这一段漫长的行程,就这样风平浪静的结束。
冠絕新漢朝
这却与事先预料的不同。
今夜,請帶我回家
因心缘感应在先,再施加卜算之术在后,归无咎早已料定了往星门取药成道之行,必有波折——当先经困阻,然后才有可能柳暗花明。是以一路上都是小心皆备。就算遇见最坏的情况,有日曜武君亲身拦阻,璇玑定化炉和反吞双子珠也早已备好。
揣摩形势,归无咎断定,自传送阵出口处遁出的那一瞬间,气息感应不能及远,最是设伏之上选。尤其是以锁拿天地宛若方寸的高明手段迎之,一不留神,便要陷入被动之中。因此每一处传送阵的出口位置,归无咎的心意神气,皆是调整到最佳状态。
然而。陆陆续续四段传送阵,这是最后一道的出口。
到底波澜不惊。
归无咎心意妙缘,感辨吉凶,从来例不虚发,料无不中。就算与近道境的较量中,也并未失手。
难以置信,今日竟然料事不中。
驻足想了一想,归无咎微微摇头。
取出青魇舟,又经历了十余日旅程。
十三日后,辰时。
巍巍煌煌,磅礴壮丽的斧凿之工,逐渐现于目前。
十二巨擘宗门所属仙都,以玉蝉山最为支离破碎,而星门却最为工整阔大。
据传此地本是一座巨山,此山大到不可思议,方圆不知数千、数万里,雄峻宏伟已极。后天降阴雷,造化神工,将巨山劈断,留下一处高约二千余丈、又极平整,宛若斩断之树根一般的“山根”。
而平莱仙都,便建筑在这块“山根”之上。
如此,既高出寻常地界二千余丈,视界开阔,不虞凡俗侵扰;又不似寻常立门户于仙山的宗门那般局促狭窄。舒展与高拔,二者兼美,堂堂正正,可谓一处上佳的立足之地。
除此之外,依托这特殊的地理形势,仙都城墙之建造,法阵之设立,也变得极为方便。
归无咎放眼望去,依托那繁密高拔的城池为背景,迎门百里之外,已有旌旗招展,十二龙舟横陈,摆出好大阵仗。
三日之前,归无咎已发了信符,传递了消息。
遁及近处,望清楚迎候之人,归无咎不由微感意外。
星门执掌尚明博,当先迎立。两旁两位侍女手捧五明华扇,左右侍奉。
尚明博之后,二人并肩而立,一位青衫短衣,红发黑须,约莫四五十岁年纪;另外一人年齿与前者相若,右手中执着两枚银色铁胆,与归无咎遥遥对视之后,轻笑着一点头,以为致意。
星门七子,一字排开,位居尚明博等人之后。
掛仙 唱晚的漁舟
再往后便是身着长老服饰的修者,约莫二三十位,同样是明月境修为。其中十之七八,上一回合力对战双极殿时已有过一面之缘。其余生面孔,修为自然是逊色一筹。
尺有所短、寸有所长。或有门中长老,不擅长于斗战,但同样领了异常重要的职司,那也是有的。
令归无咎感到意外的是,尚明博身前还有一位熟人,竟是尘海宗执掌龙方云。
当面致意后,归无咎笑言道:“乐道友已在破境之中。尘海宗上下,当由龙道友打理局面。为何龙掌门不在宗门坐镇,却在此处为客?”
龙方云笑答道:“乐师弟破境闭关,龙某为求万物一失,已将内、外、明、暗四道宗门大阵开启。如此,一十二年之内可保无虞。只是如此一来,尘海宗内之人,也难遁走于外。龙某不愿与世隔绝,便只得来星门暂居了。”
归无咎微一点头。
龙方云又补充道:“如今局势变幻,缭乱迷人。龙某虽不能做些什么,但是求一个心中明白,也舒坦些。”
尚明博上前一步,为归无咎引荐左右。
那位红发长老,名农尹名;手执铁胆的这位,名连纶。二人在星门之中身份贵重,和掌门尚明博在内,号称“三老”。
见面已讫,尚明博当先引路,在左右簇拥之下,一行人便直往仙都中去了。
来到一处古朴小园之中,此地早已设下宴席,为归无咎接风。
余人早已散去,在此作陪的,唯有尚明博、龙方云、农尹名、连纶,及星门七子,共计十一人。
落席之后,众人皆是交口称赞,夸归无咎又立奇功。
明朝生活面面觀
是恭维也好,是刻意奉承也罢,并不重要。但归无咎此行,本是为四宗沟通消息而去,其最终所得,大大超过预期,竟直接带着上玄宫一方的盟书回来,这却是不争的事实。
对此,归无咎也只是淡然一笑而已。上一回与双极殿斗战力挽狂澜,所受之赞誉他已听过一回。今日又见,早已见怪不怪了。
酒宴既起,归无咎不着痕迹的环首一瞥。
精靈之競技大師 大齡死宅
这处小园内,装饰气象固然清幽,但是毕竟失之寡淡。
至于每一人面前案席,除了酒水果然是罕见的佳酿外,其余饮食虽有数十碟之多,但多半是瓜果小食为主,远远称不上丰盛。
尚明博见归无咎逡巡左右,似乎会意,立时笑着出言道:“这是尚某的主意。”
“今日为归道友接风,只是一席便餐而已。尚某与归道友一番交往,自诩对道友性情也有三分领会。归道友是个直入主题、心无旁骛之人。因此尚某以为,将悬而未决的大事尽早办了,便是对道友最大的诚意。真正的庆功宴,不如合二为一,留待道友大功告成的那一日。”
言毕,尚明博拍了拍手。
小园后庭门户立刻大开,两位相貌气度极佳的女子,白衣赤足,款款上前,双掌各自托着一道金案。
一只金案之上,是一只极显眼的紫金葫芦。
此物归无咎已经见过一回,另外半数,正藏在他自己身上。如今星门终是将另外一半取了出来。
尚明博亲自接过诏书,笑言道:“归道友请看。”
归无咎将之打开,上下一览,目光微凝,叹道:“何至于此?”
尚明博笑道:“归道友为本门又立一大功,更得恒霄宫主赏识。可见是天地间有大气运之人。所约条件,自然是与前不同。”
当初的契约草案,归无咎在于双极殿交手之前,已经见识过一回。
当中条款,可以总结为“一分、三老、五域、七请、九珍。”五项。
但是今日尚明博所取出来的这份正式契书,与当日之契书相较,说是“面目全非”也不为过。
供奉之数为一宗十分之一的约定,已经大笔一挥,从“一分”变成了“一半”。
星门的修道资源,其半数立为一道“别库”,归无咎可任意取用。
无论怎么看,二分之一,都不是一个合理的数字。就算请了一位日曜武君坐镇,对方大包大揽,所负责任与一宗执掌无异,也实在太过。
这是为示诚意,料定归无咎会手下留情,把握索取之好分寸么?
若是如此,赌得也太大了一些。
双方定盟,岂能如此意气用事?
派遣门中耆旧名宿的重大权宜,由三老同时允诺,变成三老中由一人点头即可;“七情”之后请归无咎援手的供奉之数,一口气提高了三倍;至于动用珍稀宝物的“九珍”别项,也被一并删去。
这意味着包括至宝“五星图”在内的上乘宝物,归无咎可以随意动用,宛若自己私有一般。
仙警的幸福生活 家有雙虎
惹上大明星:偷心俏佳人
而对于归无咎的约束条款,却并未增加一字半句。
归无咎暗暗摇头。
若依照这封契书,这不是助外人成道、请了一位首席客卿镇门面,简直是将整个“星门”,拱手送人。未免太过不合常理。
再想到自己心缘感应,未曾应验,是否……
但深思熟虑之后,归无咎又感这一猜测并不合常理。
因为与双极殿一战,尘海宗、星门两家内部,并未封锁消息。此时星门上下,无论是星境、月境还是入道未久的年轻一辈修者,皆是把自己当做天神一般的人物。若其中有不虞之谋,事发后便是人心溃散之局。
转念一想,或许是上玄宫符书言明,是看在自己的份上,才与四宗联盟。如今在众人心目中,恒霄宫主是唯一能够与百里开济相抗衡的人物,所以星门才分外仰仗于己。
这倒是一个合理的解释。
尚明博只道归无咎为星门所提出的优渥条件所撼动,与农尹名、连纶对视一眼,面上含笑。
深度索吻:首席老公,晚上好
见归无咎抬首来望,尚明博立时笑言道:“道友若无异议,今日便立下契书,取了大药。本门‘五方元宫’堪称最上乘的闭关之所,早已为道友备好。”
“三载之后,道友鱼跃龙门,便非我辈中人矣。”
归无咎点头道:“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