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nwfh引人入胜的都市小说 雲起瓦羅蘭 起點-第882章 勇氣(下)相伴-jnnrc

雲起瓦羅蘭
小說推薦雲起瓦羅蘭
啪嗒、啪嗒…!
泪洒石台的伊乌拉抬起双手遮住脸颊,压在桌面上的双肩因止不住的眼泪而颤抖不休。可她依旧没有发出一声哭腔,只是用无言的哭泣宣泄着心中的悲伤、难过,以及担忧。
“她哭的好伤心,为什么啊…你明明没说什么过分的话,而且听起来很让人敬佩的!”
萌妻到貨:指斷湮弦 層層
旁观这一切的拉露恩有些不明所以,身为圣女的她见过很多人的眼泪与悲伤,可像对方这般没头没脑就来了的还是第一次遇见,心中自然满是疑惑。
“也许只是很单纯的,想哭吧。”
和拉露恩一样疑惑的道森不知道原因,可他能够理解伊乌拉为何会瞬间崩溃。
这世上总是不乏那些白日里神采奕奕,精神百倍的面孔,可一旦到了深夜,这些面孔就会变得脆弱敏感,不堪一击。
究其原因,无非是那不堪重负的压力。
这个压力可能来自外界,也可能来自自身,以及一些无法反抗的事物。
时至如今,道森都无法忘怀自己年幼时的崩溃,毕竟母亲不能一直陪伴他身旁,作为一个妻子她还要陪伴丈夫,敬奉神明,而这需要独处的时间…往往就是他痛哭流涕的时候。
也许是他先前的话语中有什么触动了伊乌拉吧,才让她那积蓄已久的压力再也无法掩盖下去,化作泪水流淌不休。
“哼——失礼了,请稍等。”
好一会儿才止住哭泣的伊乌拉掩面而走,两分钟后再一次归来她如崩溃前一般无二,只是浮肿的通红眼眶,出卖了她内心的悲伤有多么深刻。
“抱歉让你久等了,罗德先生…”
“没关系,只是不知道我的说辞是否让您满意了呢?”
“当然,倒不如正合我心意…”
得到满意回答的伊乌拉顿住,看向道森的目光复杂,似乎想要在他脸上看出什么,但最终还是一无所获,便继续说道:“因为阿特瑞斯也说过类似的话…”
“等等,抱歉打断您…我想请您复苏一下他说过的原话!”
打断伊乌拉的道森神情相当认真,他就像一个孜孜不倦的学子般ꓹ 眼中透露着深深的渴望。
“好…”
答应下来的伊乌拉嘴角勾起一抹微笑,但她并没有注意到这种下意识为所爱男人而自豪的情绪ꓹ 而是细细回想了一下他离去的那一天,将语言组织起来:“阿特瑞斯说…他这一生都在族中信仰的教导下仰望星空,却从未思考过星空下的世界。
我问他为什么这样说ꓹ 他摸摸潘森留下来的盾牌、长枪,又看着我说道…神凡有别。
神明战斗是为了信仰。
全能修煉師:廢柴二小姐 阿誰
可凡人战斗ꓹ 是因为在死亡面前别无选择。
我拿幸福當籌碼
既然别无选择,那就勇往直前的去战斗…哪怕敌人是星灵、飞升者ꓹ 恶魔以及任何力量过于强大的存在ꓹ 无论是谁,只要他们威胁到凡人,就必须去战斗!”
“为凡人而战的勇气吗…”
再一次重新定义“勇气”含义的道森肃然起敬,虽然只见了那屡败屡战的男人一面,可他却接连在对方那里得到了珍贵异常的信念。
人类的赞歌就是勇气的赞歌,人类的伟大就是勇气的伟大。
用言语、行动将这句话演绎得淋漓尽致的阿特瑞斯,毫无疑问是值得尊敬并结交ꓹ 且无需怀疑的。
“打扰了,伊乌拉女士…您有什么话要我代为转告吗?”
“你…不问当时发生了什么事吗?”
“能说出这种话的人ꓹ 不可能会陷朋友于不义…我既然很确定这一点ꓹ 又何必去勾起您的伤心事呢。”
语气笃定的道森洒然一笑ꓹ 受他感染的伊乌拉眼睛再度眯成月牙:“呵呵ꓹ 小哥真是善解人意呢!如果可以的话,就请你帮我告诉他…常回家看看。”
“常回家看看啊…换一个吧ꓹ 伊乌拉女士。”
“为什么啊ꓹ 为什么要让她换啊!”
浪跡花都
“…”
没想到道森如此说的拉露恩ꓹ 竟是出言为伊乌拉打抱不平,道森只能选择沉默ꓹ 并以略带歉意的眼神迎上对方“果然如此”的双眸。
这个少年,是真的理解了阿特瑞斯所展现出来的勇气,真是让人高兴。
“那就告诉他…我等你。”
“好,我知道了…再见。”
“喂喂、喂喂…你就这么走了?!”
山溝書畫家 忘三川
觉得这虎头蛇尾的拉露恩情绪自然有所波动,而果断离去的道森则是一言不发离开谷间,等到远离了部落聚集地后才放缓脚步…终于等到没人处的拉露恩,通过道森打开的精神领域通道显出身形。
星際判官
只见她俏脸含霜,双臂抱胸,歪着脑袋一副“你快说为什么”的有趣模样,惹得道森忍不住发笑:“哈哈…看不出来,圣女殿下的好奇心也挺重的。”
“哎!我能够看懂月有阴晴圆缺,却看不懂你们为什么要那样做,那样说…”
忍不住叹息的拉露恩就地坐下,虽然她只是一缕意念,连灵体都算不上,也感受不到物质界的一切,只是存在与此而已,可这并不耽搁她坐下来抬头去看上方浩瀚无垠的星空!
“没关系,我解释给你听,就用故事来说吧…”
在她旁边坐下的道森顺势躺下,在风的低吟与草的柔软覆盖中悠然地闭上眼睛:“从前有一个地方洪水泛滥,于是皇帝便派遣一个叫做‘大禹’的男人前去治水…”
等风过三巡之后,有关于“大禹治水,三过家门而不入”的故事被道森娓娓道来,令听完故事的拉露恩陷入深深的沉思之中。
護短寶寶:腹黑相公純萌妻
愚妻不候
立志要为凡人而战的阿特瑞斯,的确不可能常回家看看。
可伊乌拉还是提出这种“奢望”,又被道森毫不留情的拒绝,然后她也不拖泥带水,改变话语留下没有期限的“我等你”。
这两人的一唱一和,在当时看来满是疑惑,在此时看来却含义颇深,令人回味无穷。
如伊乌拉这般聪慧、明理得女性,也怪不得阿特瑞斯会对她恋恋不舍…那他为人类而战的誓言中,她有占据了几分呢?
“我想有一半吧。”
就算没有睁开眼睛,道森也能感觉到拉露恩身上魔力的絮乱,便给了她作为女性会生出来的第一个疑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