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tdp1優秀都市言情小說 重生之贅婿神醫-第五百二十八章 李毅-hlg9k

重生之贅婿神醫
小說推薦重生之贅婿神醫
“不打屁股?什么意思?”女病人懵了。
“字面意思啊。”石钟拿着注射器:“可以打在胳膊上,类似于打预防针的那种。”
“行不行啊……”女病人顿时对石钟产生了怀疑。
“骗你干什么。”石钟淡淡的道:“这就是一个肌肉注射而已,其实只要有肌肉的地方都是可以打的,之所以选择打在臀部,是因为臀部不容易伤到骨头、血管以及神经,另外臀部肌肉组织疏松,有利于药物吸收,这并不代表只有臀部注射才有效果,打在哪里都是有效果的。”
听石钟振振有词的样子,女病人最终还是相信了石钟,这一针打在了她的胳膊上。
当石钟走出药房的时候,李梦涵已经在门口等他了。
“怎么?有什么事吗?”石钟问道。
“那个……是有一个事情没有汇报……”李梦涵有点不好意思:“外面那个男子,他是我哥,当时他也没有工作,正巧我们诊所挺忙的,所以我就……走了点关系,让他来咱们诊所工作。老板,没问题吧?”
“这样啊。”石钟的目光落在外面那个跛脚男子身上:“他是干什么的?学过医吗?”
“没有,他是退伍军人,而且落下了伤残。”李梦涵道:“其实我哥这种情况,部队是会安排工作并且有福利保障的,但是他当兵的时候有几年都没见到我,这一次是打算多陪陪我,因此才想也来这里帮忙,工资他都不缺的,随便给他开多少有个意思就行了。”
婚後試愛:老公難伺候
“你都这么说了,那不要他的老板简直是脑袋进水了,工资随便开,那我肯定收啊。而且他是退伍军人,还落下伤残,应该尊重他的选择。”石钟道:“刚好店里也挺忙的,即便是不懂医,也能有很多帮上忙的地方,有他在,我甚至都不怕有谁来骚扰你们了,还算半个保镖呢。”
“谢谢老板,我就知道老板你最好了。”
李梦涵撒娇道:“对了,老板,你看我哥的残疾……”
“行,好人做到底,你去吧。”石钟飒然一笑。
没看出来,这诊所里的新面孔竟然还有些来历。
可以看到,李梦涵在外面劝说她哥的时候,她哥还很抗拒,似乎不愿意配合,后来李梦涵彻底生气了,她哥没有办法,这才被她扯着来到了石钟身前。
嫡女,第一夫人
“老板,这就是我哥,李毅。”
boss大人別太壞 隨心11
“哥,这就是我屡次提到过的我们老板,你很快就会相信我了,他一定可以治好你的,即便是那些军医都束手无策。”李梦涵自信满满的道。
“哎,妹儿,你变了。”
李毅叹了口气:“以前你都是最崇拜你哥我的,现在……”
“当然变了,毕竟老板太厉害了。”李梦涵笑眯眯的道:“不过你要是肯把腿治疗好,变成以前那个无所不能的哥哥,我还是会崇拜你的。”
李毅无语。
重生之血繼限界 蘇子1990
“你好。”石钟率先伸手和李毅握了一下:“进来吧,我先给你做个检查。”
于是,石钟和李毅进入了一个检查室。
李毅躺在一张检查床上,石钟一边做着常规检查,一边问道:“你的腿是如何受伤的?”
“三月前参加了一场秘密行动,在行动中被弹片打中,军医说伤到了神经,而且是永久性损伤,能恢复成这样已经不错了。”李毅似乎是认命了:“石钟老板,谢谢你对我的一番好意,我妹这个人性子倔,能看得出对你也很信任,但有些事情,确实不是现在的科学能达到的。”
李毅身上的伤很多,他的脚踝处也有着很明显的缝合痕迹,可以看出确实是近期内动过大手术。
石钟用手拿捏着他的骨头和肌肉,也没提出去照X光什么的,而是继续道:“那你就是因为这次受伤所以提前退役了?这也太可惜了。”
“想开了就好了,虽然当兵是我一生的梦想,但是现在国家强大了,也不需要非要我上去,既然已经为国负伤,接下来的时间好好陪陪家人,其实这样的生活也不错,不是吗?”
抗日狙擊手 架柴生火
“你能这么想,我很高兴。”石钟突然话锋一转:“但你接下来的时间,恐怕不止好好陪伴家人一个目的吧?”
此去經年
“什么意思?”李毅懵了。
石钟诡异的一笑,而后突然做出一个恐怖的举动,只见得他突然屈指成爪,而后直接朝李毅的跛脚抓去,下手又快又狠,完全是冲着废掉他这只脚去的。
光是石钟的架势就足以看出,这一爪足以将他的骨头都给震碎,以石钟的气势而言,这是任何人都能清晰感觉到的。
李毅目光大变,几乎是没有任何考虑的时间,他的跛脚一下子弹起,不仅躲开了石钟的一爪,反而是踢向石钟的下巴,同样是带着强劲的力道,这一脚足以把正常人的下巴直接踢脱臼,牙齿都能直接踢断好几颗。
而石钟的脑袋似乎早就预判了他这一脚的轨迹,微微向后倾斜,他的一脚顺着石钟的鼻尖就踢上去了。
接下来,翻身而起的动作一气呵成。
“怎么?不装了?”石钟没有继续出手,而是笑眯眯的道。
“你……你在试探我?”李毅目光大变:“你到底是谁?想干什么?”
“这句话难道不应该是我问你吗?”石钟没有任何情绪,仿佛对这种事情见怪不怪:“你是李梦涵的哥哥,却伪装成残疾退役军人混入我的诊所,你想干什么?”
李毅目光动荡,死死盯着石钟。
“罢了,既然被你看出来了,那我就告诉你。”李毅收起攻击姿态,道:“我是一名军人这一点无法作假,既然我是军人,你就应该知道我混入你的诊所并不是针对你、也不是针对任何合法的公民,所以你大可不必紧张。涵涵曾经多次在我耳边提起你,听她的讲述,你是一个很有职业道德的医生,你是白衣天使,既然是白衣天使,我相信你能替我保守秘密。”
“另外,这件事情涵涵她也不知情,我希望你不要告诉她,以你的智商应该能想到, 她知道这种事情对她没有好处。”
“替你保守秘密,这不是问题,只要你的目标不是我的人,我对你想干什么没有一丁点兴趣,甚至躲之唯恐不及。但这件事情既然已经把我的诊所卷进去了,我作为诊所老板,也应该有一定的知情权吧?比如,是否有人盯上了我的诊所?是否有人会对我的诊所不利?”
李毅深吸口气,道:“我只能告诉你,我来你们诊所并不是针对诊所内的人,而是与你们诊所内与之相关的人,这个人和你的诊所没有直接关系,这你可以放心了吧?”
“可以。”石钟松了口气,他最讨厌世界警察,只要事情和他身边的人无关,那就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谢谢,最后我还要提醒你,今天发生的一切你不能告诉任何人,否则你会上法庭的,我不是危言耸听,我相信你是一个正直的公民,是一名优秀的医生,你已经向我证明了你的优秀。”
“行,我回来府城也是因为其他的事情,并不打算在诊所常住,也许今天以后,你可能就见不到我都是有可能的。”
“如此甚好,最后我还有一点想要请教你,那就是你是如何发现我并无残疾的?”李毅十分好奇:“老实说为了伪装成残疾,我精心苦练了两个多月,力求在任何方面做到最完美,即便是大医院的医生都根本看不出破绽,你是如何看出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