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9c0b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小說 來自未來的神探 起點-890章 認罪分享-aasik

來自未來的神探
小說推薦來自未來的神探
翌日上午。
市刑侦大队会议室。
为了节约时间,韩彬召开了早餐会议。
顾名思义,就是开会的时候可以吃早餐。
这也是韩彬的一次尝试,主要目的是为了节省时间。
刑侦工作要经常加班,昨晚韩彬回到家就已经十一点多,洗漱完都凌晨十二点了,第二天早上肯定会起的晚一些。
官夢仕途
刑侦队基本上每天都要开会,如果每天节省一些时间,累计起来会非常可观。
当然,现在还是试行阶段,能不能成功还不一定,如果成功就继续施行,如果不成功就终止,范围只限于二中队,船小好调头。
至于成功的标准,主要是看开会的效率,如果影响了开会的效率,立即终止。
为了起到带头作用,韩彬也带早餐来了,一袋牛奶、一个石头饼、一个大饼卷肉,韩彬要了一份肘子肉,咬一口贼香。
韩彬将早餐放到桌子上,开门见山道,“大家汇总一下案情进展,我就不一一点名了,谁有情况谁就说。”
朱家旭还不太习惯早餐会议,没有带吃得来,只是拿了一杯咖啡,他清了清喉咙,“那我就先说说。”
“昨天我去五华山走访,询问了不少爬山的行人和住在附近的居民,对于那边的情况有了一个更详细的了解。五华山距离琴岛市比较近,山势也比较平坦,很多居民都会去那里健身、游玩。”
“据五华山附近的居民说,11月30号下午那天有好几拨人登山,的确可能有目击者存在,只是暂时还没有找到。同时ꓹ 我查看了附近的监控视频,准备以车找人。”
之前ꓹ 韩彬就让人收集了五华山附近的监控视频,但是那些视频距离案发现场都很远,没办法作为直接的证据使用ꓹ 不过一些路口监控视频,或许能够拍到一些路过的车辆ꓹ 其中就可能有去过五华山的车。
帝少的溫柔陷阱 青鴿
“可以,你继续朝这个方向调查ꓹ 不要将嫌疑目标局限在娄鹤翔身上ꓹ 如果发现了其他可疑车辆,也要列入排查目标。”
朱家旭应道,“我知道了。”
韩彬扫视了一眼众人,“其他人还有新情况吗?”
众人没有回应。
过来一会,韩彬说道,“那我安排一下今天的任务,朱组长还是负责五华山那边的调查。王霄去核查岑云娜的不在场证明。李琴ꓹ 你负责调查岑云娜的手机通信。”
“是。”众人分头行动。
……
散会后,韩彬的早餐也吃完了ꓹ 他收拾了一下ꓹ 准备去丁锡锋办公室汇报。
刚走出会议室ꓹ 黄倩倩急匆匆的走了过来ꓹ “韩队,在押嫌犯娄月楠要见您。”
“她有什么事?”
“她要自首。”
……
几分钟后ꓹ 韩彬带着包星赶到了审讯室。
荒島求生紀事
刺客魔傳 撞破南墻
娄月楠坐在审讯椅上ꓹ 看起来有些憔悴。
韩彬开门见山ꓹ “娄月楠,你要自首。”
娄月楠迟疑了一下ꓹ “是。”
有雙眼在你身後
韩彬反问,“你犯了什么罪?”
穿越之玩轉新民國
“我想见我儿子一面,等见过了我儿子,我会如实招供。”
韩彬没有拒绝,也没同意,委婉道,“你和你儿子都是在押犯,让你们见面不是我能决定的,我也需要跟上级领导申请。只要你愿意配合警方调查,我也会尽量满足你的心愿,让你们母子早日见面。”
娄月楠道,“你没有骗我吧?”
“我没有必要骗你。”
“那行吧,我认了。”
“认什么了?说清楚。”
顛覆妲己 愛爬樹的魚
娄月楠深吸了一口气,咬牙道,“我承认董俞蓓是我杀的。”
“你为什么杀她?”
“韩警官,您不觉得她这种女人该死嘛。她一直在耍我儿子,把我儿子当傻子。她都已经跟我儿子分手几个月了,现在跑回来找我儿子,说他怀孕了。你觉得可能吗?”
“你认为董俞蓓肚子里的孩子不是你儿子的。”
瘋狂維修工
“我是一个女人,我也更了解女人,女人每个月都会来事,真要是怀孕的话,一两个月就知道了。如果想要这个孩子,自然是好好保护。如果不想要这个孩子,也会尽快打掉孩子。怎么可能一直拖到第四个月?”娄月楠轻哼了一声,继续说,
“假设娄月楠第二个月就确定自己怀孕了,当时她不来找我儿子,又等了两个月才来找我儿子,您觉得可能吗?”
韩彬道,“这就是你杀她的原因?”
“这还不够吗?她就是想骗我儿子的钱。”
“你在哪杀的她?”
“五华山。”
“用什么工具杀死了她?”
娄月楠叹了一声,“死了就死了,我也已经承认了,你们还一个劲的问什么,我也不是杀人狂,不想再回忆一遍了。”
“警方不会放过一个坏人,也不会冤枉一个好人,案件定罪需要查明嫌犯的详细作案过程,希望您配合一下。”
娄月楠露出一抹狠色,“我是用刀捅死她的。”
“捅在哪个位置?”
娄月楠想了想,“就是胸口这一块嘛,我当时太紧张了,哪里记得清具体的位置,就是那么胡乱的一捅,看到她留了好多血,我也吓坏了,就赶紧跑了。”
韩彬皱了皱眉,董俞蓓的确是失血过多而死,但不是被到捅死的,而是后脑勺碰到了锐利的石头上,董俞蓓的胸口根本就没有刀伤。
另外,董俞蓓死后没有穿衣物,生前很可能遭受过qin犯,衣服也被嫌犯藏起来了,跟娄月楠的描述并不吻合。
認真就變強 天秀弟子
韩彬追问道,“你在哪杀的董俞蓓?”
“五华山?”
“我问的是具体位置?山顶还是山脚?”
娄月楠用手搓了搓脸颊,“我当时吓坏了,让我想想……好像是在山脚附近。”
“刀呢,你杀死董俞蓓的刀放到哪了?”
“我扔了。”
“扔在哪?”
“我是第一次杀人,我当时太紧张了。就把刀随手扔掉了,我真想不起来了。”
“你怎么去的五华山?”
“我是打车去的。”
“车牌号是多少?”
“我记不住。”
“怎么付款的?”
“我用的是现金支付。”
“你怎么知道,你儿子要去五华山见董俞蓓?”
“我儿子向我要钱,我没给他,就多了一个心眼,跟着他去了五华山。”
韩彬道,“可是根据你儿子的说法,他去五华山之前并没有跟你要钱。”
娄月楠目光闪烁,“韩警官,我儿子的话也能信,他连个工作都没有,不跟我要钱,他能跟谁要钱?”
“你确定是用刀杀死的董俞蓓?”
“对。”
“你有没有移动过尸体?”
“没有。”
“有没有脱掉尸体身上的衣物?”
“我当时都吓死了,哪里还顾得上那些,再说了,我又不是变态。”娄月楠说到这,忍不住问,“韩警官,您问这个干嘛?”
“行了,你的情况我们都了解了,会进一步核实。”
娄月楠喊道,“还核实什么呀,我都说了,我就是凶手。”
韩彬道,“你还有其他要交代的吗?”
“没有了。”
韩彬整理了桌子上的材料,“今天的审讯先到这吧。”
看到韩彬要起身离开,娄月楠赶忙叫住对方,“等等……我什么时候能见到我儿子?”
“等消息吧,我会尽快向上级领导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