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sbwm有口皆碑的小說 《醉仙葫》-第一千四百九十章:扶槐鬼王看書-kkc3s

醉仙葫
小說推薦醉仙葫
那扶松鬼王怎么都没想到,这些人竟然转变的这么快,之前还在为维护扶柳城的利益据理力争,转眼之间就忘记了城主的大仇,还想着要分扶柳鬼王的遗产,他被这些人的无耻气得几乎说不出话来,指着他们怒道:“你们……好……早就知道你们这些人不可靠,现在终于露出狐狸尾巴了,你们是不是早就盼着城主出事……”
孕娘子:五夫尋香 k金女人
眼见话已经挑明,扶槐鬼王索性说道:“扶松鬼王,你不要在这里假仁假义,谁不知道,扶柳城的府库是你在管,你故意鼓动大家去送死,是不是准备等我们死光了,自己独吞了府库之中的宝物?”
扶槐鬼王几句话,顿时就勾起了其他低阶修士的不满,是啊,对面这些人虽然总体实力不高,可元婴修士还是有好几个的,在拼命的情况下,肯定能拉一些垫背的,扶桑鬼王和扶松鬼王修为高不用怕,死的都是他们这些实力低的,而且扶松鬼王还鼓动大家为扶柳鬼王报仇,这个主意就更损了,能够杀死扶柳鬼王的人,岂是他们能够招惹的?去了不是送死是什么?这个扶松鬼王太阴险了,差点就上了他得当去做了炮灰,看来还是扶槐鬼王的建议比较好。
眼见自己一番忠心被人曲解成这样,扶松鬼王怒极,可又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想要出手教训教训扶槐鬼王这个小人,谁知扶槐鬼王比他反应更快,往其他人身边一躲,叫道:“扶松鬼王,你想杀人灭口不成?大家都看看,他被我戳穿阴谋恼羞成怒了。”
这个时候实力低的人肯定要团结一致,绝对不能让敢于替大家出头的扶槐鬼王出事,于是大家纷纷拦在前面,阻止扶松鬼王杀人灭口,而扶松鬼王一时间进退两难,继续动手也不是,退回去也不是ꓹ 若是当着大家的面继续动手,岂不正验证了刚才扶槐鬼王所说的ꓹ 自己要杀他灭口?可要是就这么退回去,又实在咽不下这口气。
神印遮天 紫夜血花
独角鬼王一时间有些傻眼,没想到这些家伙知道扶柳鬼王死了之后ꓹ 不想着为城主报仇,反而自己起了内讧ꓹ 争夺起了扶柳城的什么府库了。不过想想,这样也好ꓹ 最好扶柳城的人先打上一场ꓹ 等他们分出了胜负再动手,大家反而能省点力气,那就先看戏吧。
独角鬼王和青阳等人谁也没走,反而摆出了一副看戏的姿态,而扶柳城的人对此也不在意,自己的利益才是最重要的,报仇的事只能先放一放ꓹ 这帮人实力不高,等腾出手来再对付也不迟。
独角鬼王等认如何看戏暂且不说ꓹ 扶松鬼王在进退两难之极ꓹ 转头看见扶桑鬼王还没有表态ꓹ 于是道:“这帮家伙太可恶了ꓹ 竟然如此颠倒黑白污蔑我,扶桑师兄ꓹ 你来给我评评理。”
溺婚:涼風已有信 棲蘭山雨
扶桑鬼王不仅是扶柳鬼王最看重的嫡系ꓹ 还是整个扶柳城除了扶柳鬼王之外实力最高的人ꓹ 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在扶柳城还是很有威望的ꓹ 见大家都把目光投向了自己,扶桑鬼王道:“二总管说的话还是有道理的,我等身为扶柳鬼王的下属,知道城主大人出事,却不为他老人家报仇,那还是人吗?以后别人会怎么看我们?”
见扶桑鬼王赞同自己的意见,扶松鬼王顿时大喜,道:“听听,你们都听听,还是大总管会说话,不为城主报仇,那还是人吗?一帮见利忘义的小人,早知道这样,当初就不该留你们在扶柳城。”
与扶松鬼王相反,扶槐鬼王等人听了扶桑鬼王的话,顿时大失所望,若只是扶松鬼王一个,他们这些人联合起来还能唱一唱反调,若是扶桑鬼王也与扶松鬼王站在一起,他们就只能选择服从了。
扶松鬼王说完话之后就要动手,谁知这时候扶桑鬼王突然话锋一转,道:“不过扶槐鬼王等人说的也有一定的道理,扶柳城也有不少的仇人,若是知道城主出了事,他们肯定会来打击报复的,我们必须未雨绸缪,先考虑大家的出路和未来,而不是其他。”
分水林之二疑案魅影 笑君殺手
你前后两句话不是自相矛盾吗?这下扶松鬼王也摸不准大总管的意思了,于是试探着问道:“那扶桑师兄的意思是?”
扶桑鬼王道:“其实这两件事并不矛盾,只是要在先后顺序上做个调整,我们必须为城主报仇,但不是现在,现在的当务之急,既不是分配什么府库里面的宝物,也不是为城主报仇,而是先推举出一个新的城主,有了新头领,扶柳城才不会成为一盘散沙,有了新头领,才能为城主报仇,有了新头领,才能保住扶柳城的利益。”
混沌決
扶桑鬼王说完,扶松鬼王总算是明白了,扶桑鬼王话说的好听,实际上还是为了自己的利益,因为在场这么多人,扶桑鬼王是实力最高的,他最有可能当上扶柳城的新城主,一旦扶桑鬼王成了新城主,无论是为扶柳鬼王报仇,还是分配府库里的宝物,都是他说了算,到那时逍遥自在的城主当着,谁还会想着为别人报仇?
扶槐鬼王等人也不傻,也能听出扶桑鬼王的弦外之音,他们这帮人联合起来,只是想着分一点城主府府库的宝物,结果扶桑鬼王已经在考虑把整个扶柳城收入囊中了,难怪人家能当上大总管,成为扶柳鬼王最信任的人,除了自身的实力以外,这头脑也很厉害。
只是一旦让这家伙当了城主,恐怕整个扶柳城都是他的了,到手的东西怎么可能分给别人?到那时大家恐怕一根毛都分不到。
扶松鬼王和扶槐鬼王等人都以为扶桑鬼王会站到其中一边,谁知道此人另辟蹊跷,居然想要争夺新任城主,比其他人更贪心,如此一来,在场的人就分成了三波,暂时也算是势均力敌了。
于是扶松鬼王说道:“扶桑师兄有这个想法很正常,以你的实力,当这扶柳城的新任城主也没有太大的争议,不过扶柳鬼王尸骨未寒,我们不思为他报仇,却想着争权夺利,是不是太自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