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dv0k精彩小說 我成了龍媽 ptt-第1018章 兩千萬相伴-t26u5

我成了龍媽
小說推薦我成了龍媽
“多亏骑士大人送丹泽尔的金龙,也亏得丹泽尔信任龙女王,长夜到来前就囤了一大批粮食。”
“哪有一大批。”丹泽尔摇头,“早知道长夜是真的,我们压根不用花三个金龙买这栋房子,现在房价暴跌,亏惨了。”
“呜~呜~呜~~~”忽然,屋外传来浑厚的号声。
“三声……”两个男人相顾骇然,“异鬼攻城!”
号声越发急促,街道上还有士兵急迫的呐喊声。
“快,赶快吃饭,我们三个都加入了教会武装,八成也得参加守城战。”老人急切说道。
“吃饱肚子,至少能做个饱死尸鬼。”
老岳父还真没猜错,半小时不到,就有城邦守卫沿街大喊:“异鬼来袭,没有教会背景的成年男子,去城墙守备队报道;有教会背景的,赶紧到各自挂靠的教会报道,剩下的老人、妇女、孩子也去教会安排的庇护所。”
老岳父打了个饱含肉味的咸嗝,立即闭上嘴巴,将肉气咽回去,又赶忙抓一把松针往嘴里嚼,一边嚼一边问女婿,“现在怎么办?咱们一家人,入了三个教,孩子跟谁走?”
“不对劲,这次恐怕不是小打小闹。”丹泽尔也在嚼嫩黄带绿的松针,面色凝重道:“要不,你们带迪娜与詹姆去大圣堂?”
汉娜皱眉道:“我入了红神教,父亲入了大地与海洋神教,每个星期都从教会领取一公斤的麸皮面,今天若不去点卯,只怕今后再难领到救济粮。”
鳄神虽然死,但祂的教会还留着。作为潘托斯城邦守护神存在多年,大地与海洋神教还是最富裕的教会。
而且,鳄神虽死,很快又有邪神效仿龙女王之故事,联系到信仰大地与海洋神教的王族,双方媾和ꓹ 达成一项双赢的协议:王族允许邪神鸠占鹊巢,邪神保佑王族平安无事。
而丹泽尔一家之所以加入不同的教会ꓹ 倒也不全是为了多领取一份救济粮。
红神是贸易城邦主流信仰,丹泽尔过世的老岳母一直信仰红神,之后汉娜也加入红神教会。
老岳父属于老派的潘托斯人ꓹ 信仰本土神灵,也即是大地与海洋之神。
丹泽尔就不用说了ꓹ 他出生在风暴地,还一直为塞尔弥那样的虔诚信仰七神的贵族服务ꓹ 当然也从小信仰七神。
誓要休夫:邪王私寵小萌妃
七藏在潘托斯建立圣堂时ꓹ 丹泽尔就是第一个去做祈祷的信徒,甚至拒绝瓦里斯的赏金,自愿担任五毛党,拉拢一批安达尔族裔的街坊邻居,去给新开张的大圣堂捧场。
后来七藏离开潘托斯时,还亲自为丹泽尔洗礼,将他转职成星辰武士。
三國軍神 冰雪塵
呃ꓹ 星辰武士就是穷人集-会与乞丐军的官方称呼。
只有具备本地户口和登记在册的教-徒证明,才能从教会领取微量的救济粮。
不过ꓹ 七神教-徒没法领取救济粮。
重生之千金有點狠
因为大圣堂新成立ꓹ 没能提前储粮ꓹ 也没门路购买粮食。
事实上ꓹ 教皇丹妮还曾颁布法令,禁止教会从民间收购粮食。
当然ꓹ 七神教会也有养活信徒的招数ꓹ 修士会学奴隶湾ꓹ 组织信徒搞大长夜生产:去城外伐木取柴、刨树根、撸树叶子,召唤小太阳去海洋捕鱼。
今天早晨ꓹ 丹泽尔便加入乞丐军的队伍,去城外剥树皮,一直到下午两点才回家。
与别家相比,丹泽尔一家已经算中上阶层了,可一旦放弃老岳父与老婆的教会救济粮,他们的生活必然下降一个档次。
“放心吧,红神会保护我的。”汉娜看着神情挣扎的丈夫道。
“孩子……”丹泽尔咬咬牙,把男婴从妻子怀里夺走,道:“詹姆由迪娜照顾,随我去大圣堂。
就算潘托斯沦陷,异鬼也别想进入七神荣光之所。”
汉娜还想争辩,老岳父拉住了她,低声道:“诸神的事咱们不清楚,但有一点确信无疑——圣母是最强神灵,远超光之王。”
“拉赫洛与诸神组建联盟才能对付龙女王,而龙女王只是圣母的一个信徒。”老人很睿智地说。
汉娜被说服,依依不舍看了襁褓一眼,开始给自己披上打补丁的淡黄衣袍。
在红神寺庙,只有能代表红神并具有超凡天赋的大和尚,才算红袍僧,红神祭司学徒为橙色袍子。
黄袍为神庙侍者,是橙袍与红袍的仆从。
不过,黄袍也算有事业单位编制了,属于正式工,端铁饭碗。
体制内的员工,比野和尚强太多。
丹泽尔也给自己套一件破皮甲,披上乞丐军的灰色亚麻袍。
走出家门,才发现街上已灯火辉煌,全城的火把、火炬、火盆都点上了。
似乎要凭这些星星之火恐吓寒冷与黑暗的怪物?
穿过杂乱慌张的人群,丹泽尔左手抱儿子,右手牵女儿,七拐八绕,迅速来到城市中央的大圣堂。
看到圣堂穹顶照耀八方的圣光塔,他和周围所有人一样,莫名松了一口气,脚步放慢,不再惊慌。
女儿抱着弟弟,在老嬷嬷的吆喝声中,与一群老弱妇孺走进圣堂后院的地下室,丹泽尔领取铁剑与龙晶长矛,找到哈根大主教。
他将担任主教大人的护卫。
嗯,丹泽尔政治成分好、履历漂亮(先后服侍过龙女王与七藏),很受现任大主教信任。
在潘托斯,赎罪卷分出去不少,但七神的真正信徒并不多。两百个战士之子,五百乞丐军。
战士之子中,还有三十个来自维斯特洛,十名教会圣骑士,二十名义勇团骑士,都是一等一的精锐。
“哈根主教,亲王希望您能驻守东城门,防御从瓦雷利亚大道过来的尸群。”
很快,王宫侍卫快马加鞭来到圣堂,递给大主教一份委任状。
“异鬼就是从东边过来的。”一名圣骑士皱眉道。
侍卫尴尬一笑,靠近哈根修士,低声道:“主教大人见谅,各位亲王也知道东城门最危险,但整个潘托斯,就你们力量最强。”
“加上全是平民的乞丐军,我们才七百人。”哈根叹道。
侍卫来自王族旁系,知道些高层才晓得的隐秘,苦笑道:“七神教会有您,有十名牧师,十名圣骑士,足足21位超凡巨擘,比其它教会强太多了。”
“巨擘……”哈根嘴角抽搐,“过誉了。”
想不到他一个贝勒大圣堂的二级牧师,竟也有成为超凡巨擘的一天。
而且,除了他之外,潘托斯圣堂的圣骑士与牧师都只一级,属于教廷中的边缘角色……
侍卫敬畏道:“是您太谦虚了。最近一年,潘托斯的超凡者聚会,有一半都由您麾下的内马尔牧师主持。
只有公认最强大的超凡者,才有资格主持超凡聚会,大家都知道。”
当年龙女王想参加超凡聚会,还被人嫌弃。到了今天,她小弟的小弟的小弟,却成为超凡大佬,开始主持超凡聚会。
超凡聚会可不是比名气,更没法凭一招“接化发”成为宗师,那都要进行实打实的魔力与超凡知识大比拼。
全方位的比试,南郭先生与保国·马没法浑水摸鱼。
哈根瞥了眼边上神色肃穆的白袍牧师内马尔。
那家伙的牧师水平并不高,但早年做过博士——裸街博士之一,因为是博士中罕见的七神信徒,被大-麻雀留在大圣堂忏悔赎罪,后来果成牧师——因为超凡知识非常丰富,被大主教安排去潘托斯超凡界扬名立万。
如今看来,效果似乎还不错?
不过哈根更希望内马尔能拉拢一批超凡者皈依七神。
超凡牧师实力更强。
他麾下的十名牧师,有一半来自龙女王的皇家法师团。
凰戰 藍懶很懶
那些家伙都是精熟贸易城邦事务的老油子,所以才被派遣到潘托斯。
不过,超凡者牧师与维斯特洛本土牧师还是有些隔阂的。
超凡牧师都知道圣母底细,偏又没法对七国的牧师同僚细说,隔阂自然而生。
……
最终,哈根大主教还是接受了亲王的委托。
等他们登上城墙,尸鬼大军已经进入城墙一公里范围内——潘托斯人在城外建有哨卡,吹响三声号角时,尸鬼距离城市还有二三十公里。
黑暗中,异鬼骑着巨大的冰蜘蛛与复活的死马,从雪原中走来,手持薄如刀片的寒冰之剑。
有哨卡预警尸潮的战士逃出来,哭叫着,驾驶雪橇向城门方向疾驰,然后被尸鬼马追上,冰剑划动……
它们屠杀眼前一切生灵,人类与雪橇犬。
下一刻,亡者复活,加入异鬼身后密密麻麻、宛若移动毛毯的尸群。
嫡女不賢
“完了,这次不是小规模尸鬼袭扰,数量超过百万,没有军队可以抵抗它们!”丹泽尔手脚发凉,呻-吟般呢喃,“我早该想到的,科霍尔两个月前沦陷,隔壁的潘托斯怎能幸免?
这支尸鬼大军一定是从科霍尔过来的,沿着瓦雷利亚大道,一路通顺。”
“不,尸鬼大军从诺佛斯过来得,科霍尔与潘托斯之间还隔着诺佛斯。
半个月前,诺佛斯沦陷,整个城市连同周边的村镇,超过两百万人死亡。”
丹泽尔偏头看去,却是圣骑士亚瑟·埃洛尔,一名来自风暴地干草厅的青年爵爷。
嗯,伯爵家没继承权的幼子。
丹泽尔老家丰收厅,就在干草厅隔壁,早年还远远见过亚瑟老爹几次。虽一个爵爷,一个是耕田农夫,可到底是老乡,两人关系一直不错。
“诺佛斯也沦陷了?”丹泽尔嗓子发干。
“厄索斯大陆,除沿海贸易城邦,内陆城镇几乎全部沦陷。根据龙石岛传来的消息,只最近半年,从狭海到玉海,死亡的人类就超过两千万。”亚瑟神色凝重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