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sxhd寓意深刻玄幻小說 超腦太監-第1237章 處置(二更)分享-qespa

超腦太監
小說推薦超腦太監
“为何不能谈论?”万震道:“难道南王府不准议论,否则就有惩罚?”
“那倒不是。”
“那到底是为何?”
“议论南王府,那就是对南王府不敬。”
万震笑道:“难道城里所有人都敬南王府?总有不服气,结下梁子的吧?”
“呵呵……”两中年摇头笑。
万震被他们笑得莫名其妙。
“小兄弟,你觉得他们敢对南王府不敬?”
“为何不敢?”万震道:“南王府总不会如此霸道吧?连说都不能说?”
“南王府没这么霸道,但大伙的唾沫星子就能把他们淹死。”
万震惊讶看向他。
“怎么,觉得不可思议?”一个中年男子笑道:“那是因为你不知道从前的镇南城是什么样子的。”
万震摇头:“我头一次来镇南城,难道相差极大。”
“跟你这么说吧,”那中年男子拍向万震的肩膀,感慨道:“没有南王府,我们恐怕都死了。”
万震皱眉不解。
中年男子摇头道:“没南王爷,南境的百姓活不过四十岁,再加上灾祸,死得更早。”
万震道:“南王爷做了什么?”
“现在我们能在这里喝酒吃肉,能舒舒服服的过小日子,都是南王爷所赐,谁敢说南王府的坏话,我们就老大的耳刮子扇过去!”
“正是!”另外两人都点头。
万震失笑:“如果碰上武林高手……”
極品紈絝
“那又如何?”先前中年不在意的道:“在我们镇南城,没有武林高手!”
“虽说城卫能捉住他们,可一旦他们恼怒,先杀了你们的话……”
亂晉我為王 我是三道河
“杀了我们,那他们就得偿命。”先前的中年不在意的道:“死就死呗,看谁的命更贵。”
“……佩服!”万震赞叹:“没想到南王府如此受百姓爱戴。”
“可惜啊……”另一个中年摇头:“我们这一代人还好,下一代人就不行啦,个个都开始忘了南王府的好,仿佛一切都是应当的。”
“蜜罐里的孩子,没吃过苦,哪知道珍惜与感恩。”
“我家那孩子就是这样,真是不知该怎么办。”另一个中年摇头叹息:“根本听不进去,反而觉得我们迂腐古板。”
“不知感恩,实在是恨人!”
万震若有所思:“那南王府就没什么动作?不大力宣扬一番?”
“南王府是不屑于如此的。”
“正是。”
一起混過的日子
“唉……,什么也别说了。”
異世醫女
他们转开了话题,不再说南王府。
万震暗自摇头。
看来想从周围人嘴里知道南王府虚实是不可能了,南王府在他们眼里是神秘莫测,是强大绝伦的。
——
袁紫烟出现在一座小院内,坐到大厅坐到正中的太师椅中ꓹ 慢慢坐下。
大厅内摆着六张轩案,案后正有六人在埋头批阅卷宗。
一个个青年疾步轻手轻脚进来ꓹ 轻轻放下卷宗便退出,不发出一点儿声音。
袁紫烟一坐下,一个灰衣中年便离开轩案ꓹ 来到她身前,躬身一礼:“司主。”
“查清楚了吗?”
“是。”
“什么来路?”
“是烟云宗的弟子。”
白癡王爺傻王妃
蠻神養成系統 果子不沾醬
幸孕歸來:總裁的頭號嫩妻 君子閨來
“烟云宗……”袁紫烟起身负手踱步:“那个烟云宗?”
“正是。”
“好大的胆子。”袁紫烟露出冷笑:“真是不知好歹ꓹ 给他们活路他们非要往死路上奔!”
“是。”灰衣中年沉声道:“他们怨恨之意极浓,誓要报仇的。”
袁紫烟冷冷道:“他们在哪儿?”
“已经悄悄离开天涯岛ꓹ 准备前往内陆。”
“他们难道不知道内陆也有烛阴司?”
“他们应该不知。”
据他所知ꓹ 天元海的人们对外界是没什么兴趣的,也懒得打听。
更何况内陆。
在他们眼里,内陆与天元海是两个世界。
如果不是被逼无奈,烟云宗也不会想着离开天元海去往内陆,就是要彻底摆脱烛阴司。
我與美女老板
可惜,他们并不知道,内陆也是烛阴司的天下ꓹ 到了内陆还是一样要被烛阴司压制。
“现在看来,对他们不该心慈手软。”袁紫烟蹙眉淡淡道。
灰衣中年缓缓道:“有可能是烟云宗几个弟子私自行动ꓹ 并不是烟云宗的意思。”
“你能断定不是他们的意思?”袁紫烟哼道。
灰衣中年道:“看烟云宗宁宗主的行事ꓹ 稳妥为主ꓹ 不会乱来。”
“知人知面不知心。”袁紫烟道。
灰衣中年暗自无奈。
看来司主是铁了心要收拾烟云宗ꓹ 要发泄怒气了,烟云宗要倒大霉。
真是一帮愚蠢的家伙!
再怎么恼怒也不该把主意打到小王爷身上ꓹ 即使刺杀南王爷也比刺杀小王爷好啊。
现在就是自取灭亡。
自己想求情也没办法开口。
袁紫烟看向他:“你还是觉得不是烟云宗的主意ꓹ 是他们四个乱来?”
“是。”灰衣中年咬着牙慢慢点头。
再怎么说也是数百条人命ꓹ 自己总得尽微薄之力保全,实在不想造太多杀孽。
“……好吧。”袁紫烟淡淡道:“让他们交出那四个家伙ꓹ 可以饶过这一次。”
灰衣中年迟疑。
袁紫烟哼道:“他们不会交人吧?”
“恐怕会推脱,暗中庇护。”
“那就怨不得我了吧?”袁紫烟道。
“司主,可以直接捉了他们的。”灰衣中年道:“仍在我们视野之内,随时能出手。”
聖皇 冷眸
袁紫烟淡淡道:“让他们自己交出来。”
“……是。”灰衣中年无奈咬牙答应,却知道此事很麻烦。
先前还有一丝可能缓和的话,如果这么做,那就彻底不可能再缓和,是结了死仇。
袁紫烟面色平静,淡淡道:“去吧。”
“……是。”灰衣中年转身离开。
袁紫烟负手来到大厅门口,看一眼天空,摇摇头,确实没有一点儿下雨的意思。
看来老爷的预测正在变成事实,两个月一场雨没下。
一个紫衣老者离开轩案,来到她身边:“司主,为何非要对烟云宗赶尽杀绝呢?”
“因为他们碰触了老爷的逆鳞。”
“这么做,恐怕所有人都知道那是王爷的逆鳞。”
“知道又如何?”袁紫烟笑了笑:“不这么做,难道别人不知道?”
“……”紫袍老者沉默。
谁都知道小王爷是王爷的逆鳞,好像任何一个孩子都是父母的逆鳞。
“让世人知道的是碰触老爷逆鳞的代价。”袁紫烟道:“算他们倒霉。”
“唉——”紫袍老者叹息,转回轩案旁继续批阅卷宗,汇总分析。
貪歡小妻慢點跑 菲安小姐
他们六个的任务是情报分析。
通过各种各样的情报,寻找各种蛛丝马迹,供袁紫烟做决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