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8wa4寓意深刻言情小說 橫推武道-第二百三十二章 奪舍相伴-efmpq

橫推武道
小說推薦橫推武道
那道模糊的黑色身影并没有惊慌,就像掉帧一样莫名一个闪烁,接着整个人就从李悼的手下消失不见。
下一刻他就像瞬移一样,出现在了另一处方位。
‘居然还有这种能力……’
他望向李悼所在的方向,心中才闪过这个念头,整个人猛地就是一愣。
刚刚还在那里的李悼此刻却不知所踪,不见踪影。
消失了?
黑影立刻否决了这个念头,这里并不在现实世界,除非经过他的允许否则不可能离开这里。
这时一道平静的声音在他身后响起。
妖顏魅世
“你在跑什么?”
……什么时候?!
黑影脸色一变。
不等他再度用那种能力离开,一股恐怖的巨大力量就猛然从上方轰下!
嘭!!
黑影整个身体就像炸弹一样猛地炸开,化作无数黑色淤泥一样的物质溅射向四面八方。
那些黑色物质在溅射出去后,转眼就没入了无尽的黑暗中消失不见。
“这么弱?”
李悼眼中露出一抹诧异,他原本以为这个藏头露尾的家伙有多么厉害来着。
没想到居然这么不堪一击,随便一拳就锤爆了,甚至比起戈登变成的那个巨人形态都差很远。
但他很快就意识到没有他想象得这么简单。
因为在他轰爆了那个家伙后,周围的这片虚无黑暗并没有随之消失。
“嘶,真的很痛啊……”
随着声音的再次响起,黑暗虚无中涌现出大量黑泥一样的物质,汇聚在一起迅速形成了一个人类身躯的形状。
李悼想也不想,直接抬起右手对准那边,掌心泛起了充满危险气息的恐怖白光。
“……等等!”
轰!!
炽亮的恐怖光柱暴射而出,将还未完全成型的那道身躯轰爆!
“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
李悼看着漆黑如墨的掌心,眼中若有所思。
他在进来的第一时间就意识到这里不是处于现实世界,原本以为是一个类似于精神世界的地方,但是却可以成功用出法术来,这让他又产生了一些不确定。
接着李悼抬头望向前方一个方向,已经被他打爆了两次的那个身影又一次出现在了那里。
见他这次没有再出手,那道身影不禁发出了冷笑:“这就放弃了么?我还以为你要至少再尝试十次八次才会认清现实……”
嘭!
还未等他说完那句话,整个身体就轰然炸开!
“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我就再满足你一次。”李悼散去手掌上的无形罡劲,淡淡说道。
他语气虽是一片平淡,但心中却是微沉。
这已经他是第三次杀死对方了,而且三次都是不同的手段,但不管哪种手段都无法真正杀死对方。
若是对方一直都像这样打不死,那就真的麻烦了。
我的幼寧 重生
“没用的,就算你再尝试一百次都是同样的结果。”那些消失的黑泥再次从虚无中涌现出来ꓹ 凝聚成一个人形。
一个黑发红眸的中年白人男子出现在李悼的视线中。
白人男子身材高大,相貌阴柔ꓹ 尽管看上去已经人到中年,但丝毫不损他的魅力,反而为他增添了几分成熟感。
只是整体给人一种非常阴冷的感觉。
“你是根本杀不死我的。”
“黑发血眸……”李悼没有在意对方的话ꓹ 而是仔细打量着他的外貌,“你是洛美亚王?”
他这次来的路上ꓹ 特意了解了一下洛美亚王的相关资料,其中就包括了洛美亚王的外貌描述。
那位传说中的王者有着很高的辨识度ꓹ 毕竟黑色头发加血色眸子这样的特征只有他一个。
“没想到时隔这么多年ꓹ 居然还有人记得我。”洛美亚王嘴角上扬,“我原本还以为那些老家伙销毁了关于我的一切。”
李悼没兴趣听他的那些废话,直接问道:“你说你无法杀死,是因为你现在已经突破到了死级?”
以戈登变成的那个黑色巨人的表现来看,可以说已经达到了天灾级别,很有可能已经超出了凶级第九层的层次。
而作为戈登背后的主人,洛美亚王拥有的力量不可能比黑色巨人更弱ꓹ 只会更强。
再加上那种杀不死的表现,非常契合死级的不死特性。
“死级?我曾经进入过那个层次。”
洛美亚王摇了摇头ꓹ 说道:“尽管因为一些原因跌落了下来ꓹ 但是离死级也只差最后一步了ꓹ 等到跨过这一步ꓹ 我就能再度成为死级存在。”
他说话的语气很平淡,仿佛成为死级对他来说就和买菜做饭一样平常无奇。
五千年來誰著史
李悼自然发现了这一点ꓹ 微微眯起眼睛:“你还差的最后一步ꓹ 是血祭?”
“当然不是血祭。”洛美亚王用一种带着莫名意味的特殊眼神看着他ꓹ “血祭那一步我早就已经完成了,现在的我ꓹ 差的只是一具足够强大的完美肉身。”
上神來了
“而你的出现……恰好为我解决了这个问题。”
就算再迟钝的人,都能清楚地感受到他话语中那毫不掩饰的深沉恶意。
“处理?就凭你?”
李悼冷笑一声,从原地瞬间消失,以快到连残影都看不到的恐怖速度来到洛美亚王的身前,一拳轰了过去!
尽管他的速度比声音更快,但洛美亚王的反应同样不慢,身形一个闪烁就消失在原地。
“你的速度是很快。”洛美亚王平静的语气中带着一丝丝傲然,“但是同样的招数对我来说是……”
“废话真多。”
还未等到他说完那句话,李悼那冰冷的声音就在他身后响起。
……什么!?
洛美亚王心中猛地一跳,下意识就要再用瞬移离开原地。
但李悼的拳头比他的本能反应还要更快,在他用出瞬移之前,一个漆黑的拳头就重重砸在了他的头颅上!
嘭!
坚硬的颅骨在这一拳面前比纸还要脆弱,被李悼一拳锤爆,就像熟透了的西红柿那样爆开。
无头的尸身化作黑泥没入黑暗中。
李悼随手一指点出,一缕透明扭曲的恐怖罡劲暴射而出,精准命中出现在数十米外的无数黑泥,将对方还未凝成的身体再度打爆!
“哈哈哈哈没用的!”
洛美亚王的狂笑声在四面八方响了起来,“只要处于这个死域内,我就是不死的存在,你再怎么努力也不可能杀死我!”
李悼额前的虚妄之眼轻松找到了他隐匿的身影,一发湮灭之光就轰了过去!
轰!!
爆炸的光芒将洛美亚王的身体吞没,在恐怖的高温中灰飞烟灭。
但是很快他的声音就再次响起。
“你确实很强,强到我正面对上你可能也没有胜算……”
“但是在这里,你注定是失败的结局!”
“尽管反抗吧哈哈哈!你反抗得越是激烈,我就越是兴奋!”
洛美亚王的声音在这片黑暗虚无中不断响起,而李悼眼中也越发阴沉,不管他用什么手段,又杀死对方多少次,对方都会在下一刻再度出现,并且看不出有任何衰弱的迹象。
甚至他还尝试着用扭曲力场留住对方死后化作的那些黑泥了,看能不能阻止对方的重生,也没有丝毫作用。
那些黑泥一样的物质在被扭曲力场抓住后,照样会在扭曲力场里面消失不见,就好像从没有存在过一样,然后又有新的黑泥从虚无中涌现出来,重新构造出对方的身躯。
“死域……难道是这片空间的问题?”
李悼随手轰出一道无相阴罡,将洛美亚王刚刚凝成的身躯第三十二次打爆,大脑飞速转动。
他记得洛美亚王刚刚称这一片空间为死域,光从这个名称来看,很难不让人联想到死级存在。
“是他从死级层次跌落下来后,保留下来的某种死级能力么?”李悼在脑海中不断回放着进来后所看到和听到的一切,试图从这短暂的记忆找到有用的相关线索。
同时从记忆中找到死级的相关信息。
死级的资料源自于帝都方面,在上阳击败李断策后,太子赵间在招揽他做帝都总局的总局长时,他所提出的三个条件中的第一个条件——
让帝国对他开放关于帝摩时代的绝密资料。
关于帝摩时代的绝密资料中,就有关于死级的文献。
在帝摩时代死级还有一个称呼,那就是王级。
之所以又叫做王级,是因为晋升死级所需要进行的血祭规模极其庞大,在那种生产力不发达的古代很难找到足够多的人口,唯有发动一场足够浩大的战争才能集齐足够的人数。
对于帝摩皇朝而言无意义的战事不但没有任何好处,还会极大增加民生负担,而且任何一个死级都是不可控的危险存在,只会削弱中央皇朝的影响力。
所以帝摩皇朝一直严控这种情况的发生。
可是一旦遇到成功的死级,中央皇朝也不会去制裁,那样需要付出的代价太大,不符合利益,往往都是采取“裂土封王”的做法,以此进行拉拢。
这便是王级这种称呼的由来。
而在代表着死级的王级之前,还有一种特殊的层次。
那便是虚王。
虚王是比凶级九层更强的可怕存在,拥有了死级的不死特性,只差最后一步就可以晋升死级。
这一步并不是血祭,虚王级别的存在早已走过了血祭这一步。
公子獨寵:醫女傾城 晶彩
民间学者所了解的资料中,虚王没有经过祭祀这一点是错误的,是某些群体刻意制造的错误信息。
想要成为真正的死级,虚王需要做的是寻找到一个合适的“寄托”,而这个“寄托”……存在于另一个世界。
这正是死级在现世无法杀死的根本原因,死级并不存在于现世,现世的他们在“寄托”成功后,已经成为了一种相当于投影的特殊存在。
所以不管用什么样的方式杀死他们,都很难对他们造成实质性的真正伤害。
“按照帝摩时代的标准,对方绝对是一个虚王,但是和一般的虚王不同,他曾经成功晋升过一次死级……”
李悼一边思索,一边用扭曲力场将洛美亚王再一次捏爆。
这是他第八十九次杀死对方。
“所以在这个‘死域’中的他,其实也只是是相当于一个投影的东西?”
想到这里,李悼不禁微微皱眉,他从未遇到过这种类型的敌人,根本不知道应该如何对付。
而帝都方面给他的关于死级的资料也很少,只大概交代了死级的存在方式,至于所谓的“寄托”这类的核心信息却只字未提。
还有一点让他疑惑的是,对方自始至终都一直处于被动状态,从没有一次主动发动过攻击,哪怕是反击都没有。
这让李悼感到非常不解。
“还没有放弃吗?”
“你其实已经很明白了吧,明白你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是徒劳。”
“在死域,你永远都没有赢我的可能!”
洛美亚王就像一个噪音机器,在李悼耳边源源不断地制造着各种噪音,要是换做一个意志稍微不怎么坚定的人,光是这些噪音就足以将其弄得精神崩溃。
事实上这正是洛美亚王攻击的方式,也是他唯一能使用的攻击手段。
李悼不知道的是,在他费力思考着破解‘死域’的方案的同时,他也让洛美亚王非常头疼。
“难道这家伙识破了我的谎言?”
洛美亚王阴晴不定地看着李悼,他也没想到李悼会这么“难啃”,到现在为止都没有一丝动摇的迹象。
其实这里根本不是所谓的“死域”,“死域”不过是他故意蒙骗李悼的说辞。
这个地方实际上就是李悼的精神世界。
原本他是打算直接入侵李悼的精神世界,消灭李悼的主体意识,从而夺取李悼的肉身,达到鸠占鹊巢的目的。
但他失算的是,李悼本身的精神意志就极其强大,再加上又修炼了永恒烈阳这个顶级冥想法,固化了三大天赋,使得精神力量更是坚固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地步。
洛美亚王竭尽了全力,也不过将李悼的精神世界侵染异化到这个程度。
而就在他想要消灭李悼的主体意识的时候,察觉到危险的主体意识就在精神世界中自行苏醒了过来。
原本洛美亚王并没有把李悼自行苏醒的主体意识当一回事,因为消灭主体意识这种事情其实很简单。
只要让李悼出现动摇,对自己逐渐失去信心,主体意识在精神世界的力量就会不断衰弱,而他就能趁机夺取精神世界的掌控权。
此消彼长之下,到了最后他就能掌控整个精神世界,彻底消灭李悼的主体意识,从而在李悼的肉身中获得新生。
为此他还特意对这个精神世界进行了一些“改造”,就是为了能够骗过李悼,让李悼相信“死域”的谎言,再结合其他一些手段,就能让李悼在一次次挫败中对自己产生怀疑。
让洛美亚王没有想到的是,李悼尽管一直无法杀死他,但是到现在为止却一直都没有产生一点动摇。
“从始至终居然都对自己没有产生一丝一毫的怀疑……世上怎么会有这种怪物存在?”
洛美亚王甚至不由怀疑对方的脑袋是不是机械组合而成的,不然任何一个思维正常的存在,面对这种情况或多或少怎么都该会出现一些自我怀疑和动摇。
就在这时,他忽然看到李悼停了下来,停止了对他的攻击。
洛美亚王先是微楞,接着顿时一喜:“终于认清现实了吗?我早就……”
“五百六十二次。”
李悼打断了他的话,说出了这样一个数字。
“……什么?”洛美亚王一怔,不明白这个数字是什么意思。
“在刚刚的这段时间里,我已经杀了你五百六十二次。”李悼声音很轻,语气很平静,“而你身上的气息,比一开始大概衰弱了百分之三左右。”
洛美亚王眼皮猛地一跳!
尽管他在这个精神世界中确实是类似于投影的存在,但维持投影也需要耗费力量,只不过耗费的力量很少,就连他自己都没有在意这方面的消耗。
但终究是有消耗。
而他想要侵占李悼的肉身自然不可能没有任何风险,现在的他已经完全舍弃了原本的身体,以一种类似于心魔的方式存在于李悼的体内。
一旦夺取失败,他就彻底败了。
“尽管我不知道这是不是你刻意营造出来的假象,但我还是准备试一试。”
李悼得声音再度响起,“所以接下来我还会再杀你一万七千多次,你,做好准备了吗?”
而听到这里,洛美亚王的脸色已经彻底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