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四大劍人


6plii精彩絕倫的都市言情小說 大妖隱於市 起點-420.雪狐(全書完)熱推-p9kuv

大妖隱於市
小說推薦大妖隱於市
李星瀚回到家里,仔细一想就清楚了。
“此事涉及我的家人,我理当回避,请首辅大人主持。”这话是一个不满五岁的小孩说出来的,怎么可能!
只有一个解释,那就是这是张禾让张一事先背诵好的。而张禾这么做的目的,就是给李星瀚出难题:你说我严查吧,犯人是太上皇,我要不严查吧,皇上肯定又说我徇私枉法,办事不利,什么什么的,反正啊,张禾这么一出,我就里外不是人。
这个时候,李星瀚想到了那个雪狐,想到了猎人的子弹从它双眼洞穿的壮烈!李星瀚的血又热了,大不了一死!不就是一个普通的案子么?有什么不好判的,就按照惯例来!
第二天上朝的时候,小皇帝张一坐在龙椅上不说话。
李星瀚清清嗓子,喝道:“带凶人张禾。”
國民校草的掌上甜心 唐橘子
张禾是太上皇,自然没有人带他,他是自己走来的。
李星瀚问道:“你可知罪!”
张禾道:“知道。”
李星瀚道:“拳打朝廷大员,抢劫财物,本该重判!但是念你,并未造成伤亡,被抢的手机也已经追回,且主动提供办案线索,认罪态度良好。因此免去牢狱之灾,处罚金五千元,并向受害者赔礼道歉。”
李星瀚虽然是个爷们儿,但对于处理这事儿,也不是没有动脑子的,张禾是太上皇,能轻判自然轻判,但是要有轻判的理由。李星瀚开始问张禾那句“你可知罪”的时候,其实就是在预备认罪态度良好的潜台词了。另外,事发之后,张禾却是是第一个来告状的,所以也算是主动提供线索。
这么一来,轻判的理由是充足的,张禾受到了处罚,但不能动真格的,这就是李星瀚的思路。
而且在判决“并向受害者赔礼道歉”也是李星瀚仔细斟酌过的,只是赔礼道歉,而不是“公开赔礼道歉”,因此张禾去不去道歉,这事就没人管了,你要拉不下面子就别去,我也管不着。
可以说,李星瀚的这个判法,让张禾什么都说不出来,只是表示愿意立即上交罚金,赔礼道歉。因为他现在是罪人而不是太上皇,所以就没有夸李星瀚办的好之类的了。
这场风波就这么平息了。
但是李星瀚的日子并没有就这样平静下来。
一日上朝,有一个户部的官员,在说完正经事情之后,拿出一个小盒子,说是自己家来亲戚了,给带了点家乡的特产。
满朝文武都大笑,他自己也笑道:“我吃着怪好吃的,舍不得都吃了,就让皇上尝尝。”
李星瀚也满心以为,这就是一个工作之余的小插曲,有个当官的,给小张一带了一点好吃的,顺便讨好一下,也没什么。而且张一这孩子,满朝上下没有一个不喜欢的,人们给他带点吃的,玩具,都是非常平常的事情。这事儿张禾也知道,也没有说过什么。
对于李星瀚来说,最需要小心应付的还是朝事儿。这皇上再聪明,再讨人喜欢,五岁而已!因此很多事情,都需要自己定夺。而自己定夺的时候,是需要权衡的。他深深知道,张禾即使没有在下面旁听,也肯定有无数耳目替他旁听,朝里发生了什么事情,张禾下一秒就知道了。
就是这么小心谨慎,每天胆战心惊的,终于还是出事了。
出事的,不是李星瀚处理政务出了什么篓子,而是张一吃了上次那个户部官员给的零食,居然意外生病。而且这病生的有点严重,烧的孩子神智都有些迷糊了。
得知小张一生病,李星瀚也又是担心,又是着急,严查了那名户部官员。
可是什么也没有查出来,人家带的零食,小张禾吃完,那盒子还在呢。从那盒子里提出一点残渣,拿去化验,都是正经东西,一点毒性都没有。
李星瀚想,这事足以说明张一生病的事情跟送零食的那大叔一点关系都没有,张禾应该不会对那大叔下手。
李星瀚想对了,但是万没想到的是,张禾确实没有对那大叔下手,但却认定张一生病,跟那零食有关。
行,有关就有关吧,那就把那大臣罚一罚了事。
可是张禾也不要罚那个大叔,张禾的意思是:这事得怪李星瀚。
跟我有什么关系啊!李星瀚眼泪都有了。
张禾说了,那零食虽然不是李星瀚送的,但李星瀚错就错在,那人给李星瀚零食的时候,李星瀚没有拦着。
我的天!这么一下,就怪到我头上了!
但是这世界就是这样,很多时候,不是你干的事情,就是能怪到你的头上,人家是皇上,你怎么办吧?
李星瀚只好认怂了,皇上说怎么罚就怎么罚吧,跪在地上请小皇帝随便处置。
小皇帝却道:“我知道李叔叔对我好,这事不怪李叔叔。”说着满脸紧张地看了看张禾。
张一看张禾的时候,那个眼神被李星瀚看到,李星瀚当时就眼睛湿润了。很显然,小皇帝张一说出来的话,跟张禾昨天晚上教给他说的话是不一样的。所以他紧张地看了张禾一眼。
李星瀚在心里认定,皇上啊,就凭这事,我这条命就是你的啊!
果然,小皇帝说不怪李星瀚以后,张禾作为太上皇立刻说道:“小孩子不懂事,这事不能由你。”
小孩子不懂事,那您为什么要他当皇上呢?为什么很多军国大事都让他决定呢?当然,这话只能想想,不能说出来。
这件事的结果,李星瀚虽然没有被撤职什么的,但是被严厉警告,当众骂了一顿,灰头土脸的在那说不出话来。
时候,李星瀚长长地舒了一口气,虽然皇上已经不是以前的皇上了,但是小皇上对我好,这事就忍了,我还是继续为小皇上做事。
没过了几天,又出事了。
说是小皇上张一在上朝的路上,忽然被不明人员闯到面前,拿着一根木棒打了下去,还好周围保镖众多,及时拦住了。但是那凶手也跑的很快,没有抓到。
张一在天庭的地位是皇上,这可是比总统遇刺还要严重的大事啊!
烏衣茶姬a
张禾生气了,直接找到李星瀚:“你这内阁首辅怎么当的?还想不想混了!”
皇室④胞胎 黛小優
话说这没李星瀚什么事儿啊,李星瀚又不是张一的保镖,但是涉及到张一的事情,李星瀚还是很上心的,找来一帮世界顶尖的刑侦人员:“一星期内找不到凶手,全部砍头!”
话说这件案子,还是一个小案子,在专业的刑侦人员手里,破起来难度不是很大。那个企图袭击张一的凶手虽然跑了,但是他袭击张一用的那根棒子却留在了现场。
棒子上面自然有指纹,这案子便有眉目了。
一星期后,李星瀚找到那帮刑侦人员:“查到没有?”李星瀚当时的心情很不好,如果他们说没有,李星瀚立刻就杀人。
“查到了。”
頑皮皇後:艷壓六宮戲君王
網遊之沈默王者 顏赤
“凶手呢?”
“没。。。。。。没带来。”
“凶手很厉害?”李星瀚纳闷道,看着眼前的这帮人,一个个都是身手极好的人呀。
“不是很厉害。”
“不是很厉害,那就是背景很大了。”李星瀚道。
那帮人不说话,表示默认。
“是谁?”
“是皇上。”一人道。
“不是。”另一人道。
“是太上皇,”又一人道:“家的童子。”
李星瀚的气场忽然没有了,刚才那股逼人的气势一下子消失的无影无踪:“你们去领赏吧。”
李星瀚明白过来了,一桩一桩的案子,都是张禾在自导自演,这桩案子破了,还有下一桩,什么时候是个头?
三番五次的事情下来,李星瀚终于明白了,原来我等俱是盘中棋子,勾陈大帝,内阁首辅,也不过任人玩耍,皇上要杀我,自己竟然到现在才醒悟过来。
李星瀚当即回到家里,交代了一些后事,也不走兵道,直接从南天门外下了凡间,降落在吉林省长白山脚下。
他拿出了那一粒火红的丹药,他清楚无比地记得,那是一个梦。他梦见了一把血淋淋的屠刀和那个药方,当时还是已经死去的药王给他炼制成了这颗丹药。
他服下药物,化作了一只雪狐。
雪狐的毛皮极其珍贵,全身无孔的,一副皮要四十万人民币,有弹孔的,大打折扣,也有十万。
李星瀚知道,在那雪山的上面,就有非常出色的猎人在等待着自己。
而且,这精妙的猎人,往往等待最佳时机,让子弹从雪狐的双眼中穿过,以免在狐皮上面留下弹孔。
“呜呜~~~~~~~~~~~~”
那雪狐最后看了一眼茫茫雪山,天地万物,再仰头看着那雪色的山头。它长啸了一声,撒开四蹄,朝着那白茫茫的峰顶狂奔而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