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因爲怕痛所以全點防禦力了


精彩都市异能 因爲怕痛所以全點防禦力了-第五百九十八章 無敵是種寂寞相伴

因爲怕痛所以全點防禦力了
小說推薦因爲怕痛所以全點防禦力了因为怕痛所以全点防御力了
“好胆!”
“这么多年,别说小辈了,就算是同辈之中,也没有人敢如此与老夫说话,今日就让你瞧瞧,老夫究竟是不是垃圾!”
大长老的面色也是猛然一变,早就知晓李小白难打交道,从仙灵日报上的事情可见一般,但万万没想到对方居然敢当众羞辱于他。
要知道,他身为刑法堂大长老,怎么说也算是仙灵大陆顶尖高手了,修为达到大乘期七层,绝对是一流的实力,此刻居然被人骂成垃圾,可谓是开天辟地头一遭。
“大长老息怒,这小子狂妄至极,就是一个跳梁小丑尔,不知您动怒!”
“不错,李小白,还不赶紧向大长老赔礼道歉,大长老身为大陆顶尖强者,为东海做出过不知多少贡献,岂是你能够辱骂的?”
“就是,你以为你是谁,仙人境界?还是半步人仙?居然敢说大乘期高手是垃圾,谁给你的胆子!”
“总有些好事之徒喜欢哗众取宠,我以为,就应该将这些捣乱之人统统赶出去才是!”
一众弟子面色恼怒,愤愤不平的盯着李小白。
大长老的神情让他们的心跌落谷底,最担心的事情发生了,这大长老被激怒了,要动真格的了。
若开局就是地狱难度,他们之中恐怕大半修士都无法坚持到最后了。
对此,李小白心中毫无波澜,甚至还想笑。
“傲来国隔绝太久,乃是坐井观天之辈,今日在下就让你等明白,真正的天才,是千锤百炼的,区区威压,不足为惧!”
李小白满脸自信,傲然道。
“我特么……”
“心态崩了……”
弟子们呼吸有些急促起来,双眼猩红,恨不能立刻将眼前这蹦跶之人撕成碎片。
咱能有点眼力见不?
老老实实度过难怪进行擂台大比他不香吗?
如今激怒了大长老,这是无差别攻击,谁都别想讨到好处!
“好好好,如此有血性的年轻人如今可是不多见了,老夫今日就领教领教你的千锤百炼,看看是怎么个百炼法!”
大长老怒极反笑,两手在虚空轻轻一压,强悍无匹的灵力威压夹杂着丝丝元神之力席卷全场,轰然落在擂台之上。
众人只觉得浑身一沉,如同千斤坠石压顶一般,身体难动分毫。
玛德,这绝对不是刚开始该有的程度,全怪那李小白,激怒了大长老,如今开局对方就硬生生拔高了数阶门槛,想要撑到一炷香时间,更加困难了。
不过众人的心声李小白注定是听不到了,此刻他正全神贯注的查看系统属性面板。
【属性点+3000……】
【属性点+4000……】
扣人心弦的都市异能小說 因爲怕痛所以全點防禦力了 魚和肉-第五百九十八章 無敵是種寂寞鑒賞
【属性点+5000……】
大长老似乎没有打算给众多修士过多的适应时间,几乎一上来就开始释放强悍的灵力波动,堪比玲珑塔上的威压。
但这擂台上可没有充沛的灵力作为后盾供修士们吸取补充,在这种压力下,丹田内的灵力会飞速衰减,不需一时半刻便会消耗一空。
但李小白过的却是非常滋润,老老实实盘坐于地,眼珠子滴溜溜乱转,四下打量着周边修士的状态。
司徒鬼雄等一众渡劫期修士自然是毫无压力了,化神期修士略显吃力,至于海族龙雪那边,也是一脸轻松的模样,似乎是察觉到了李小白的目光,龙雪也是将头转了过来,直勾勾的盯着对方。
这女人感觉有些瘆人,让人心慌慌,应该是还在怀疑自己偷取了其先祖遗骸吧,就是不知道会如何对付自己,总感觉有阴谋啊。
“呵呵,果然是只会嘴上逞能之辈,大长老一释放威压立刻就闭嘴了,早知如此,何必当初?”
“我生平最讨厌的便是你这种家伙,一点本事没有还四处挑衅,简直就是作死!”
“之前不是挺嚣张的吗,怎么这会儿不说话了?”
“别埋汰人家了,恐怕这家伙此刻正全力对抗大长老的威势呢,说不得一会儿就主动下场了。”
“嘿嘿,司徒兄,恐怕你是没有在擂台上报仇的机会了。”
熱門都市异能 因爲怕痛所以全點防禦力了 愛下-第五百九十八章 無敵是種寂寞鑒賞
稍稍适应了压力后,一众天骄看向李小白,面露讥讽之色,虽说开局难度提升了不止一筹,但也还在他们的承受范围之内。
而这李小白盘坐于地一动不动,明显就是被威压死死的钉在地上,动弹不得,正全力抵御呢,表面的淡定与平静恐怕只是装出来的。
众人心中已经有了判断,这家伙只是一只纸老虎,压根没有什么真本事,亏得还在仙灵日报上与司徒公子斗智斗勇,真是白担心一场。
“这些人,对李公子的实力一无所知。”
“李公子说的不错,我等都不过是井底之蛙,若非是亲眼所见,只怕我等还以为渡劫期四层便是年轻一辈领军人物了。”
“是啊……”
北辰世玺三人冷眼旁观,对于众多天才的嘲讽之语嗤之以鼻,这些二世祖根本不知道站在他们面前的是多么巍峨的一座高山。
一位能够秒杀大乘期修士的存在说大长老是垃圾,他们感觉是一点问题都没有,甚至还很赞同。
“哼,小子,现在以为如何,还觉得老夫是垃圾吗?”
大长老眸中寒芒闪烁,嘴角噙着冷笑,淡淡问道。
“我不是针对谁,我只是想说,在座的各位,都是垃圾。”
李小白神情淡漠的说道。
“好胆,试试化神期六层的压力!”
大长老勃然大怒,虚空中的压力猛然激增,众人只觉得身体再度一沉,被死死的压在地上。
“现在如何!”
“区区化神期境界,随手可灭。”
“化神期七层!”
“在我的眼中,化神期七层与练气期七层别无二致。”
“不得不说,年轻人,你成功引起了老夫的注意!”
“化神期大圆满!”
“现在如何,这个压力,对于年轻一辈来说算是中上了。”
大长老眼神阴翳,周身长衫鼓荡,强悍的威压伴随着纵横交错的劲气在擂台上肆虐。
李小白起身,背负双手淡淡说道:“大长老,你太瞧不起在下了,在下身为真正的天骄,大陆顶尖天才,莫说是区区化神期压力,就算是大乘期威压都是丝毫不惧的。”
“高处不胜寒,无敌是一种寂寞,你们,不懂!”

寓意深刻都市异能 因爲怕痛所以全點防禦力了 線上看-第五百八十八章 小丑竟是我自己?熱推

因爲怕痛所以全點防禦力了
小說推薦因爲怕痛所以全點防禦力了因为怕痛所以全点防御力了
大长老面色阴寒,别人惧怕司徒家,他可是一点都不怕的。
早就看这司徒家不顺眼了,正好趁着这个机会,敲打敲打对方,在几位当家的出面之前,他要让在场所有人都知晓事件的真正主谋。
“咳咳,大长老这是何意,犬子今日一直在外修行,未曾在家,莫非大长老怀疑,此事是我司徒家所为?”
“这面罩以及那女修的内甲分明就是有人意图栽赃嫁祸,难道我司徒家会贼喊捉贼不成?”
司徒家主面色同样阴沉,这件事儿,死也不能承认。
“呵呵,这可说不准,正所谓苍蝇不叮咬无缝的蛋,近来一系列事件矛头全都指向司徒家,想来多多少少还是与此事有些牵连的。”
“司徒家主心怀正义,当然是不会做出如此下三滥的举动了,但门人弟子之中,会不会有心怀不轨之人,那可就不好说了。”
孙长老阴阳怪气的说道,对于大当家的决策,他也是一万个不理解,在他看来,人赃并获,完全可以直接将司徒家给连根拔起,铲除这颗毒瘤了,为何其依旧让他们持观望状态?
“你!”
司徒家主勃然大怒,空气骤然间凝结,无形的威压席卷全场,狂风掠境,如同一块块千斤巨石般压在众修士的心头。
“呵呵,司徒家主息怒,孙长老也是无心之言,不必往心里去,咱们过来,就是想要调查真相,给大伙一个公道。”
大长老笑眯眯的说道,伸手一拂,抵消了虚空中肆虐的强悍威压。
正欲再说些什么,突然间神色一动,扭头看向远方。
天边又是几抹遁光划过,走出几道年轻的身影。
“父亲,孩儿回来了!”
司徒鬼雄的心情大好,面带喜色的缓步上前,在他看来,这一次的行动,彻底的将李小白给钉死了。
但随即他就愣住了,司徒家门前,为何聚集着这么多修士?
连刑法堂大长老这种大人物都过来了,究竟是为那般?
而且这地面上,为何有着堆积如山的面罩?
他的第一想法就是事情败露了,面罩的事情被刑法堂给发现了,否则如何解释如此众多刑法堂之人聚集在此,难道是自己在哪个环节露了马脚?
不应该啊。
“哼,孽畜,还知道回来,你可知道我司徒家遭受到怎样的羞辱!”
还不等刑法堂几位开口,司徒家主立刻出声呵斥道。
“父亲,发生甚么事情了?”
司徒鬼雄面色有些苍白,好在被这一声断喝叫回了魂,已经意识到事情应该没有自己想象中那般严重,否则父亲也不会是这样一副口吻。
“你这不成器的东西,整日都在外面厮混,荒废修行,可曾知晓今日我司徒家,受到了怎样的羞辱?”
“昨天晚上,有人趁着夜色在我族门前投放堆积如山的面罩,意图栽赃嫁祸,那人速度很快,我们的弟子全然没有察觉,以至于今日受众多同道的笑话。”
司徒家主满脸怒容,将手中的报纸摔到了司徒鬼雄的脸上。
“父亲教训的是,孩儿知错。”
司徒鬼雄很是配合的说道,接过仙灵日报,只是扫了一眼,立刻汗毛炸竖。
整个版面全都是讲述司徒家是如何带领其余家族冒充面罩人四处搞事情的。
所有矛头直指司徒家,准确的说是所有矛头,全都指向它司徒鬼雄,而李小白一群人,俨然摇身一变成了英雄人物。
这期间究竟发生了什么,这两日他一直为了栽赃陷害之事奔波,并无心关心其他,本以为是自己的胜利,却是没有想到居然会上演这么一出戏码。
自己自以为全方位打击,嫁祸的天衣无缝,利用群众的舆论造势,对傲来国高层施压捉拿李小白。
结果一夜之间,风向全都是变了,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而且最重要的是,这仙灵日报为何会站在李小白那一边?
莫非其与天机老人穿一条裤子?
仙灵日报乃是话题舆论风暴的中心点,此前散播谣言栽赃嫁祸,他借用的就是仙灵日报,效果颇为良好。
没想到李小白居然也会这一招,而且更加离谱,直接霸占了整块版面!
“一直以来,我以为自己的计划完美无缺,栽赃嫁祸,而后利用舆论造势煽动百姓,进而利用这股势对刑法堂施加压力,迫使他们不得不将李小白正法,却是没有想到,这一切,居然都是无用功?”
“原来,小丑竟是我自己?”
司徒鬼雄喃喃自语,盯着仙灵日报怔怔出神。
一旁的大长老有心制止,不过最终还是停下了动作,狗急了还会跳墙,此事还是等待着大当家的说法吧。
身边的孙长老突然间附耳轻声说道:“大长老,刑法堂那边传来消息,百姓大军压境,已经抵达城中心了,再有一会儿就能闯入这一片核心区域,咱们是否要早做准备?”
“李小白呢?”
大长老心中一惊,赶忙问道。
“还在刑法堂内。”
孙长老说道。
大长老松了口气,点了点头,抱拳拱手道:“司徒家主,如今百姓已经君临城下,我刑法堂需要紧急应对,这调查之事,改日再说如何?”
“善,本家主相信刑法堂定能还我司徒家一个公道,家国大事重于一切,诸位请!”
司徒家主脸色肃穆的说道,一副正义凌然的模样。
“告辞!”
刑法堂一行人身形一晃,顷刻间消失在了原地,不见踪影。
“鬼雄,走吧,先进族内再说。”
司徒家主淡淡说道,也是不再理会周围的吃瓜群众了,伸手将地面上的杂物以及那女修内甲清扫干净后,带着族中修士进入族内,大门紧闭。
“我去,惊天大瓜啊,今日我到底见证了什么?”
“还吃什么瓜,方才没有听见刑法堂大长老所言?百姓已经打上门来了,距离我们近在咫尺,赶紧回家避避风头,千万不能被牵连进去!”
“对的对的,这其中的阴谋气息太重了,一定不能被卷入其中!”
一众修士也是面露惊慌之色,纷纷作鸟兽散,开玩笑,今日这绝对是一个局,他们这些普通修士吃瓜还行,若是陷得太深,引起那些大人物的注意,绝对会被当成替罪的羔羊。
此时此刻,一定要和司徒家划清界限!

47ash非常不錯都市言情 因爲怕痛所以全點防禦力了 ptt-第五百五十二章 人皮面具顯威鑒賞-0krfh

因爲怕痛所以全點防禦力了
小說推薦因爲怕痛所以全點防禦力了因为怕痛所以全点防御力了
就在李小白心中犯难之际,一旁的某位修士突然发出了一阵惊呼,引起众多修士的瞩目。
就是现在!
李小白心中一喜,手腕翻转,取出一块珍藏已久的人皮面具,迅速的套在头上,整个人的气质为之一变,混于人群间,彻底变为了一个普通人。
抬起头来朝着人群注视的方向仔细看去,第五层上依稀间有几道人影闪烁,其中一个尤为壮硕。
是自己的几位师兄师姐!
此刻正在大步流星,一刻不停的大踏步前行。
毫不掩饰,目标直指第七层。
看样子今日这几位师兄师姐之所以会来,就是想要利用这台阶上的玄妙来磨砺己身。
玲珑塔对于拥有系统的李小白来说形同虚设,但是对于同样处于渡劫期境界的天才们来说可是难得的机遇,即便是半步跨入大乘期之列的大师姐也是不愿意轻易放过。
站在强大的压力下打磨自身,体会丹田内灵力被消磨一空后的疲劳感,对于打下坚实的基础大有溢处。
不过这攀登的速度着实惊人,要知道,即便是三大家族的公子以及那司徒鬼雄此刻也不过是在堪堪完成了第三层的攀登,正准备登临第四层而已。
几位师兄师姐却是如同丝毫压力都没有一般,步伐稳健,没有丝毫的停滞。
“嘿嘿,多谢几位师兄师姐,若非是你们吸引了众人的注意力,小弟也不可能如此顺利的改头换面,这样一来,就可以毫无顾忌的取走宝贝了。”
李小白摸了摸脸上的人皮面具,嘴角不自觉的上扬。
匆匆时光 芭阿柚
用这副脸孔取走宝贝,事后再取下面具,一切神不知鬼不觉,就算是暴露了,也不会有人发现是自己干的。
想要这里,步伐也是不自觉的轻快了起来。
下方。
横剑狂歌
高台之上,龙雪的眼神之中充满了疑惑之色。
原本她的眼神一直在牢牢地盯着李小白,想要看看,这个深不可测的男人能够走到哪一步,若是其能够登顶的话,她也不是不可以……
想到这,龙雪的脸颊也是不自觉的发烫红润了起来。
苏小北的契约婚姻 小小豆
然而就在刚才她也被一路攀登到第五层的几名修士吸引了注意力,等她再转回目光时,李小白的身影却是消失不见了。
无论怎么找都找不到,从第一层到第五层她看了个遍,很确定对方绝对不在这阶梯之上。
从服饰上也很难区分,今日大会,身着一袭白衣的修士实在太多了,这李小白就如同凭空消失一般。
但是身为女人的直觉告诉她,李小白,就在这台阶之上,正在和众人一起攀登塔楼,而且对方肯定已经开始了某种不为人知的操作。
“难道是隐匿身形类的阵法?”
天降萌宝:总裁爹地请笑纳
“可是我却没有感知到任何的特殊灵力波动,此人究竟去了哪里?”
“话说那第七层该不会真会被人给登顶吧,若是李公子登顶,那件事情倒是可以考虑考虑,但若是那五个人也上去了,我该怎么办?”
“该死的,早知如此,当初就不应该做出那种承诺了!”
龙雪的脸颊绯红,眼波流转,心中有些暗恨,当初做出这个决定乃是因为族内联姻之事,为了阻拦那公子哥的猛烈追求,她立下了一条规矩和承诺,通过这个承诺,成功恢复了自由,阻隔了家族联姻之事。
但万万没想到,此时此刻居然会出现同时六个人登临第七层的风险,海外的修士,都是如此厉害的吗?
我 的 太子 妃
这么多年了,她还是第一次感觉自己没见过世面,但随即冷静下来,平复心境,现在再如懊恼都是没用了,只要李小白此人能够表现良好,一路登顶,她就没有什么好担心的了。
想到这里,龙雪双眸之中蔚蓝色的光芒闪烁,再度开启了寻找李小白之旅。
第三层,李小白在不知不觉间已然是超越了大多数的少年天才。
其实他的速度并没有多快,只是不急不缓的在行走,奈何周边的修士速度却是越来越慢,仿佛身体灌了铅似的,每动一步都是艰难万分,李小白也是很无奈。
修行一途全靠同行衬托,自己想要低调都是不能。
不过由此也可以看出龙雪与这些修士之间的巨大差距了,即便是最天才的北辰世玺一行人都是在第四层台阶上进度迟缓,人家小龙人却是直接在第七层吃喝拉撒。
若是擂台上交手,这些在其手中恐怕也是走不出一招,没办法,人家的根基太扎实了。
毕竟在这个年龄段的天骄,大都是化神期的修士,少数几名跻身进入渡劫期修士行列的天骄也只是停留在初阶。
对于堪比渡劫期修士的压力,还是有些难以抵御的,在发力僵持片刻后,大部分修士便是认命了,原地坐下,开始在压力之中,缓缓修行。
玲珑塔内灵力雄浑异常,比之外界高出一截,体内的灵力在消耗和恢复之间循环反复,对于静脉的扩宽和丹田的开阔,是非常有利的。
李小白依旧是不急不换的前行,晃晃悠悠的从第三层攀登了上去,引起了一阵阵天骄们的侧目。
“此人是谁,太过强悍了吧?”
“其行走之间丝毫的停滞懈怠都看不出来,只是在很普通的走路而已,这种举重若轻的感觉,比之一跃而上更加强大!”
“细思恐极啊,以前咋没见过这个人,是某个隐秘世家中走出来的天才吗?”
青春年华之校园之旅
斜阳剑 折云
“不认识,生面孔,你看他走的这么慢,肯定是第一次来,正在逐步感受着台阶上传达的压力呢!”
“此等天骄,我一定要结识……”
看着李小白悠哉的模样,修士们全都是眼神羡慕,有时候,人与人之间的差距就是如此的巨大,如同一道不可逾越的鸿沟。
对此,他们无能为力,只能是结个善缘,期待以后见了面能得对方提点两句。
走到第四层的台阶之下,李小白仰头看了看,上面的修士不足十人,除了北辰世玺三人和司徒鬼雄外,还有六名大家族的子弟正在一步步攀登,走的扎实而见定。
眼神掠过司徒鬼雄时,李小白心头一动,嘴角微微上扬,他想到了一条生财之道。

i1r6z火熱連載都市异能 因爲怕痛所以全點防禦力了-第五百二十六章 上擂臺閲讀-4nw0v

因爲怕痛所以全點防禦力了
小說推薦因爲怕痛所以全點防禦力了
性情再好也是会有脾气的,更何况此刻的司徒人杰无异于是在羞辱她们姐妹二人。
宗瑶拍案而起,怒声说道。
“司徒,你们过分了!”
“老夫看出来了,今日你们不是来贺寿的,是来找茬的啊!”
南宫日天的眼中也是闪过一抹戾色,杀意一转即逝,若是此地无旁人,司徒人杰已经身首异处了。
“人杰兄,今日如此嚣张,又想下跪了不成?”
“当日你跪地求饶的模样,此刻仿佛还历历在目,莫非人杰兄以为,身边带一个大乘期修士就有了与在下交手的资本了?”
李小白抿了一口茶水,悠悠说道。
“小辈,你似乎对自己的修为很自信?”
“后起之秀有些傲气可以理解,但也要明白这世上人外有人的道理。”
三國之大漢雄風川軍
英叔眼神微微眯眼,淡淡说道,危险的气息不自觉的溢了出来,李府上下弟子长老不自觉的打了一个寒颤。
“这大喜的日子,怎么说话呢?”
南宫日天瞪眼,勃然大怒道。
末日冰河
“行了,都别演戏了,今日场中诸位都有着自己的目的吧,不妨说出来,咱们一并解决。”
爱你还是爱自己 微笑着流泪的鱼
英叔冷声说道,三大家族突然造访宗家,一看就是别有用心。
“那你倒是说说,你司徒家有何目的?”
南宫日天收敛神情,瞬间变成了古井无波的老头子,再看不出此前那副性情中人的做派。
李小白暗中点头,这才像话,大佬都是喜怒不形于色的,这老头的表演痕迹太过明显了。
“奉家主之名,请李公子去司徒家小坐片刻,喝杯茶水,探讨人生感悟。”
“不知几位来此,又是所为何事呢?”
英叔淡淡说道。
“我等来此是为与李公子谈一笔买卖,当然,贺寿也是真心实意的,否则也不可能精心准备礼品了。”
戀上復仇三公主
“原本是想要等宗夫人安安稳稳过完寿辰再做商量,没想到你这厮一点人情世故都不懂,实在是煞风景,在司徒家混了这么久,莫非不知道世界上有一种东西叫做察言观色吗?”
南宫日天直接了当的说道,对于司徒家的行为,他不爽到了极致。
不过言辞之间,对宗夫人依旧恭敬。
花千骨番外之殘花若雪 冰陌離雨
宗道夫妇已经彻底傻眼了,好端端的突然之间就剑拔弩张了,不过眼下这情景比其之前预想的要好太多。
起码有这么多大佬前辈贺寿,而且此刻宗家也不算是孤军奋战,托李小白的福,有了这么几家强大的援军。
“诸位前辈想要谈什么生意?”
李小白神情一动,看向南宫日天问道。
“老夫等人想要买李公子的汤能一品配方,条件随便开。”
南宫日天说道。
“今日李公子必须随在下去司徒家做客,否则,宗家的喜事,恐怕要变成丧事了。”
英叔淡淡说道,彻底撕破脸,他也懒得去伪装什么了,虽说还有其他三大家族在场,但是他很清楚,这群老顽固比谁都要注重傲来国的规则,绝对不可能违反法规,私自对他出手的。
只要能与李小白上擂台,这几个老东西也只能是干看着。
“你敢在这里动手?”
李小白歪着脑袋,面色有些古怪的说道。
“自然是上擂台比试一番了,败者尊崇胜者,不过我想李公子应该不会愚蠢到在擂台上与我比斗吧?”
“司徒家也并非是蛮不讲理之人,不会为难李公子的。”
英叔神情淡漠,缓缓说道。
傲来国遇到纷争的解决办法只有一种,那就是上擂台,不过此刻实力相差悬殊,他是大乘期高手,根本无需比过,李小白唯有服软这一条路可以走。
“那若是在下既不想上台比试,也不想去司徒家呢?”
李小白呵呵笑道。
“我是本地的,有一百种办法让你们待不下去,而你们,无可奈何!”
英叔冷冷的说道,威胁之意不言而喻,神情之间很是倨傲。
“司徒,当着老夫等人的面威胁后辈,你的胆子不小!”
“此事若是告到刑法堂,你的麻烦很大,如此行事,甚至会牵连到司徒家也说不定。”
一直沉默不语的北辰刀淡淡说道,这是个光头老者,脸上有一道疤痕,言语之间隐约能听见刀鸣,似乎吐出的不是文字,而是浓郁的刀意。
“呵呵,我也只是就事论事罢了,上擂台与否全凭李公子自愿,可没有违反傲来国律法的地方。”
英叔淡淡说道,
“你……”
南宫老爷子一时语塞,英叔钻空子倒是一把好手,司徒家势大,暗中使绊子整垮一个宗家易如反掌,尽管言语之中并无强迫之意,但李小白哪里有选择的余地。
“实在不行,咱们就派人驻守在此,将宗家保护起来,就不信这司徒家敢对咱们的人下手!”
南宫日天与南宫婉小声交谈道,心中对于宗家满是担忧,他毫不怀疑,只要几大家族前脚一走,司徒家会立刻下死手。
以英叔大乘期的修士,神不知鬼不觉的抹除一个宗家,不是什么大问题。
不过李小白却是浑不在意,淡淡说道:“行啊,既然英叔想要上台,那咱们就切磋一下,点到即止吧,不伤及性命。”
“好胆,多少年了,还从未有后辈修士敢说这种话,你是第一个,点到即止,今日是司徒家主邀请,我不会太为难你的。”
僅僅壹次的觸動
英叔突然笑了,没想到李小白居然如此不识抬举,居然想要跟他动手。
不过动机也是很明显了,恐怕是想要与真正的强者较量一番,以此来磨砺己身。
自家家主还需要对方脑中的秘密,不能伤及元神,这李小白是看准了他不会下狠手啊!
“那请吧。”
宋師 艷墨
李小白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数分钟后,李府,竹林深处的擂台上。
李小白与宗叔负手而立,遥遥相对。
十二月長安逢雪
擂台周边挤满了人,今日但凡身处于李府中的修士全都聚集在此,都想看看李家家主是如何与大乘期修士抗衡的。
“你们说,李公子能赢吗?”
东方明月朝着其余几人问道。
“年轻一辈中,修炼速度最快的天骄不过也只是渡劫期,还未曾听闻有天才步入大乘期境界,我想这李公子应该是想要借此机会试探一番,看看自己与大乘期之间的差距吧。”
南宫婉说道。
“不错,我也是这个意思。”
这就是中锋 双烟囱
北辰世玺点头赞同。
台上,英叔冷笑。
“小子,有勇可不等于无谋,有些事情,没想清楚就付诸行动,会吃大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