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塵封九界


精华都市小说 塵封九界 線上看-第二百一十九章 山雨欲來分享

塵封九界
小說推薦塵封九界尘封九界
十里外的一簇茂密草丛中。
精彩絕倫的都市言情小說 塵封九界 ptt-第二百一十九章 山雨欲來
陈二观察着四周,旁边,齐公子如一摊烂泥软在地上,口中痛呼声都没了力气。
就在刚才,陈二锤碎了他浑身每一根骨头。
见没有人追来,陈二上前几步,在齐公子旁单膝半蹲,左手死死捂住齐公子的嘴,低下头,小声在他耳边说道:“其实,我什么都没和东方明说,因为我什么线索都没有!”
“不过老狐狸就是老狐狸,我什么都没说,他就能和我配合的天衣无缝,甚至还引出了另一个面具男。”
“如果我猜的不错,在你们组织中,你的身份应该挺高的吧,另一个是怕你暴露,所以才迫不得已铤而走险的吧?”
“简直是意外收获啊!”
“不过也好,你也算走的不寂寞,有人陪!”
“别急,我会将他们全部挖出来,然后送下去陪你的!一个都跑不掉!”
陈二每说一句,齐公子眼中的恐惧便浓郁一分。
如果他能想到,当初他随随便便都能捏死的孩子,现在这么强的话,说什么他都不会跟过来的。
但是没有那么多的如果。
他怕自己身份暴露,所以他特别想知道陈二对东方明说了什么,特别想知道陈二还知道些什么。
只是没想到,陈二竟然什么都不知道,他是被诈出来的。
陈二话说完,右拳的森森白骨上再次亮起金色光线,然后轻轻地按到齐公子的胸口。
齐公子眼睛突然瞪大,想要求救,奈何嘴被陈二给堵住,他一个字都说不出。
只挣扎了一会儿,齐公子终于合上了眼睛。这时候,额头上又浮现出了紫色的花纹。
陈二好奇了一下,没做理会。
“当年,宁致远师兄被你折磨致死,而今我送你一个痛快,也算手下留情了。若有来生,做个好人吧!”陈二冷漠的说了一声,抓起齐公子一只脚,一瘸一拐的向着命脉山头走去。
陈二和齐公子刚接触的时候,陈二一拳废了齐公子一只胳膊不假,但当时齐公子有扔出几个暗器,其中一个,打伤了陈二的左腿腿肚。
暗器上涂着毒,陈二的左腿已经用不上力气了。
只是陈二没有表现出来,而齐公子慌了。不然打下去,齐公子说不定还有一丝逃出生天的机会。
可还是那句话,没有那么多的如果。
精华都市小说 塵封九界-第二百一十九章 山雨欲來讀書
和风絮絮,阳光明媚,年轻人肩头的担子,轻了一分。
陈二长出一口气,望着耀眼的太阳星,嘴角微微翘起。
其实陈二所有的成竹在胸,全部是他在赌。
包括他料到真正的面具男会好奇他身上的线索追过来。
包括他对齐公子说第一次袭击他的人和第二次袭击他的人不是同一个。
甚至就连东方以莫死前的话,他都没有完全相信。
所以,他精心布的局,全部是靠的猜测。
幸运的是,他猜对了,也赌对了,更赌赢了。
陈二一步一步渐渐远去,走的虽慢,但很稳,如同他的人生。
两人不远处一颗大树后面,一个覆着白色面具的人影走出。
这是被所有黑面具都称呼为主人的白面具男!
他从头到尾看了一场大戏,非但没有出手,反而看的津津有味。
“看来,老头子还是有事瞒着我呢!”
“也罢,那就玩玩吧!”
“好戏,才刚刚开始。”
说完,身影隐去。
……
原本,东方玄下葬之后,命脉山头已经安静了下来,但是这两天又突然热闹起来。
原因是陈二杀了东方明的义子,并且割下头颅,供在了宁致远的灵位前。
可偏偏,陈二不做解释,只是一句“因果如此”就想应付所有的责问。
东方家族中,绝大部分的外姓弟子全是从武脉中出来的,所以武脉在他们心中就像娘家一样。
如今娘家人受到这种侮辱,他们怎么能坐视不理?只不过他们不是武脉山头的弟子,不好明着找陈二麻烦,只能寻些由头。
刚巧,前段时间在东方玄葬礼上,陈二说过他要把命脉一肩抗之,谁不服可以找他来问拳。
于是,命脉山头问拳的人走了一批又来一批。
来的,自是信心满满。
走的,身上多多少少都带点伤。
为此,东方缘简直操碎了心,这些天如果不是有她给陈二提供一些恢复的丹药,恐怕陈二早就累趴了。
难得安静一会,陈二盘坐在大殿中央,赶紧恢复体力。
东方缘看着陈二,轻轻叹了一口气。
在陈二身上,她看到了东方玄的影子,两个人的“倔脾气”简直一模一样。
东方玄的倔是为了命脉的以后,可陈二的倔,她有些不懂了。
她问过陈二好几次为什么要杀了东方明的义子,又为什么把他的头颅摆放在宁致远灵位前,可陈二说什么也不肯吐口。
原因她自然是猜得到的,当年宁致远被面具男杀死的事在东方家族都闹得沸沸扬扬的。
可问题是,陈二说与不说,便是两种完全不同的性质啊!
她真的猜不到陈二是怎么想的。
为了东方玄,为了命脉,她在很努力调节陈二同前来“问拳”的弟子之间的矛盾了。
可她虽贵为脉主,但只是丹脉脉主,来的人如果诚心不给她面子,她也没办法。
总不能以势压人,以权压人吧?那样只能把事情变得更糟糕。
幸好陈二出手还算知道轻重,没有造成更深的矛盾。
但是已经过了两天了,主脉没有任何表示,刑脉没有任何捉人迹象,武脉更是连个弟子都没有来过。
只有其余几脉的弟子不断登山问拳,其余几脉的脉主如同商量好了一样,不闻不问。
而最近的小半天,其余几脉弟子都很少来了。
东方缘看着门外,脸上的忧愁挥之不去。
这份安静,让东方缘有些害怕,有一种山雨欲来的感觉。
陈二盘坐中,缓缓睁开眼睛,看向端着茶杯过来的暖阳,微微一笑。
这两天,命脉的好多弟子都同他划清了界限,只有暖阳,一直陪着他。
人如其名,暖阳确实有暖到他。
“脉主,喝茶。”
暖阳将一杯茶递给东方缘,怯生生的说着。
等东方缘接过了茶,这才把剩下吃的东西一股脑递给陈二。
“师兄,这些菜都是我从自己院子里采来做的,放心吃,别人下不了毒。”暖阳看向陈二的眼神有些崇拜。
由于“敌人”太多,她怕对面因为吃了亏而狗急跳墙,所以这两天一直是她给陈二准备吃的喝的。
陈二顿时哭笑不得。
堂堂丹脉脉主在此,自己怎么可能被人下毒?
安慰了一下暖阳,陈二也望向门外,心事重重。
“一个东方以莫,一个齐公子。”
“两个人都栽到了我手里,你们打算就这样放弃了?”
山雨欲来的寂静他也感受到了,但是他不怕。
陈二已经做好了面对一切状况的准备。
只是,这状况来的,有些出人意料。
打陈二了一个措手不及。

gxi0k非常不錯都市小說 塵封九界 墨盡半生辛酸-第二百零五章 魔化,黑眸陳二(上)分享-er2po

塵封九界
小說推薦塵封九界尘封九界
“以若——”
“以若——”
两声惊呼响彻山谷,惊起成群飞鸟。
东方以若被墨无极扭断脖子后,扔垃圾一般随手扔到了一旁,脸上毫无波动,仿佛做了一件很平常的事情。
妖族与人族,本就敌对。莫说他杀一个人,就算是屠几座城,也根本不会有任何负担。
杀东方以若,他并不是心血来潮,而是想杀鸡儆猴,让陈二看到不配合自己的后果。
未來 日記 h
反正两个女娃娃,杀了一个,还有一个,大不了换一个继续威胁。
只不过,他不清楚东方以若在陈二心里的位置。
“我只想听到肯定的回答!再说其他废话,你身边的这位女娃娃恐怕也……”
墨无极说了什么,陈二没有听到,他浑身的力气在瞬间被抽空,无力的瘫坐在地上。
呆呆的看着东方以若瘫软在地的尸体,陈二涕泪齐下,半跪半爬的挪到东方以若身边,狠狠地将她抱在怀中。
他抬头仰天,想对这个世界宣泄出自己心中的愤懑,可张了张嘴,却根本发不出任何声音。
原来,痛到深处,是无声的。
他心疼!针扎一般!
从东方家族选拔中陈二被东方以若打劫时一袭红衣的惊艳,到罪脉山头小院中两人互换小说的春心萌动。
从出了文圣结界后,两人对视时的不言而喻,到东道会路途中,两人打情骂俏。
陈二有想过很多很多种两人的结局。
有好的,也有坏的,有喜也有悲。
可偏偏没想到东方以若这么快就要离开他了。
隨身 帶 個 狩獵 空間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出自宋代苏轼的《江城子·乙卯正月二十日夜记梦》)
世间最痛的,莫过于阴阳相隔。
无数个夜晚的梦里,他们都到了白头的。
海贼王之海贼王 王小蜜
可为什么还未白头,就要分离?
陈二的书,还只字未写。
他和她的故事,还未开始,怎的就要结局了?
“呼~”
“呼~”
“呼~”
陈二胸口很闷,很堵。
堵的他意识有些混乱。
混乱到总感觉脑海里有另一个自己在和他争夺这具身体的控制权。
他大口大口喘着粗气,却只出不进。
低下头,肩膀耸动,大滴大滴泪水滴落到地上,鼻涕也连成一线。
这种痛,撕心裂肺,这种痛,难以言表。
没有经历过的人,不会懂。
“我给你三秒钟的时间,如果我再得不到想要的答案,那么……”墨无极的话说到一半,突然满脸吃惊。
逆天傲视苍生 寂寞黑色
陈二的头发居然在疯狂生长,血红色也快速褪去,回归到最开始的黑色。
“噗通!”“噗通!”“噗通!”
更加低沉的心跳声响起,陈二抬起头,迷茫的看着四周,眼中的血丝也在瞬间褪去。
瞳孔没有焦点,双眼没有神色,然后一边问,一边表情怪异的笑了起来。
“以……以若……”
“为什么要杀了她……”
“为什么啊?”
“嘿嘿嘿……嘿嘿嘿……”
如幽冥传来的诡异笑声,更加剧烈的心脏跳动声。
剧烈到就连东方以惜和墨无极都能开始听得到了。
“噗通!”“噗通!”“噗通!”
这种状态还没持续多久,陈二的眸子瞬间变成了黑色。
没有瞳孔,也没有眼白,只有黑漆漆的一片。
黑的深邃,黑的妖异,黑的令人心慌。
与此同时,已经及腰的头发也由发根到发尖渐渐变成了白色。
白的沧桑,白的刺眼,白的让人害怕。
“嘿嘿嘿嘿,嘿嘿嘿嘿……”
笑声越来越诡异,越来这邪性,山谷范围内都阴冷了几分,就好像幽冥之地大开,无数鬼魅从里面涌出。
“你为什么要杀了以若……”
葉 非 夜
“噗通!”“噗通!”
笑声,话语声,心脏跳动声齐齐出现,陈二表情越来越扭曲。
人生得意须槿欢 麦田@维c
心跳声愈发沉闷,甚至开始出现“怦”“怦”的声音,大地也开始跟着颤抖,如同千万人整齐一致,在大地上跺了一下,又一下,地上细小的石土也跟着一起跳动。
“为什么?你说啊!”
“噗通!”“噗通!”
最后,就连陈二身上暗红色的花纹也变成了黑色。
此时陈二整个人看起来无比妖异,扭曲的脸庞上散发出一种让人敬而远之的寒意,令东方以惜都后退几步。
东方以惜看着变得好陌生的陈二,心头竟然满是恐惧。
“噗通!”“噗通!”
“轰!”“轰!!
心跳声不停,一下重过一下,如擂鼓大鸣,如旱地惊雷!
在这一瞬间,陈二刚刚回归没多久的意识再次沉寂。
整个山谷开始震动,无数石块滚落,砸落,一时间尘土纷飞。
“啊!!!!”
突然间,已经失去意识的陈二仰天发出一声长啸,啸声穿越山谷,透到万里高空。
原本,艳阳高照的天空中,突然乌云翻滚而来,几乎要压到地面,在山谷顶端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漩涡,。
漩涡中心压向大地,狂风开始呼啸肆虐,吹得周围沙石漫天,郁郁葱葱的古树连根拔起。
人间,一副末日景象。
——
同一时间,几个不同的目光看向了陈二所在的方向。
北域境,还是那座冰雕的宏伟大殿,尊上站在大门前,眼中含着泪光,眺望远方。
南疆境一个隐秘势力据点中,突然传下一道命令,据点的所有人,瞬间消失不见。
中央境,一家酒楼中,一位衣衫褴褛的老人刚刚被赶了出来,突然疯狂大笑道:“世间多疾苦,怎就饶不了我们啊!”
说完,拿起酒葫芦狠狠地往嘴里灌了几口,疯疯癫癫扬长而去。
妖孽宝宝腹黑妈
天行学院的一间不起眼的房间中,一身灰布衣的的老人正在纸上写着东西,突然笔杆断裂。
老人叹息一声,沉默不语。
那张纸上,写着一排又一排名字。
仔细看去,竟然还有陆风临、大古、林城等人。
这些人的名字后面,有些标上了数字,而有些也只标上了问号。
极品学生高手
大仙商
就在刚才,他又在纸上写了一个名字——陈二。
当陈二的名字写完后,纸上一个名字后面标记着一千的,突然消失在了。
陈二的名字后面,写了一个问号,灰布衣老人思考了一下,在后面又画了一个问号。
只不过,第二个问号刚画一半,笔就断了。
纸张最上方,赫然三个大字——雏凤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