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多餘不是多


火熱連載玄幻小說 青梅甜寵之多多的糖-第二百三十一章 你是誰熱推

青梅甜寵之多多的糖
小說推薦青梅甜寵之多多的糖青梅甜宠之多多的糖
黑了瘦了很多不说,那满身肉眼可见的血腥之气,就连对着他这个亲爷爷时,目光都是有些掩饰不了的杀气和冷然,明显是经受了不少大战,所以还没有缓过劲儿来。
“那多多刚刚说她怎么样,都挺好的吧!”,受不了众人注视的眼神,许老爷子祸水东引道,直接冲着唐元发问。
毕竟自他上次见到多多,都已经是三个月之前的事情了,明显还是眼前比较重要嘛!
果然其他人被许老爷子这一晃,又全都盯着唐元看去,唐元当然知道许爷爷是什么意思,不管怎么样也是从小看着自己和多多长大的爷爷,再坑也得接着,“嗯!多多应该还是在外面执行任务,刚刚话没说上几句就又被人叫走了,和以前差不多,所以聊得不多。我就跟她说了我要出国的事情……”,看见大家热切的想要听更多的关于多多的消息,巴拉巴拉唐元将细节讲的非常清楚。
换来对面是恨铁不成钢的一众眼神,期待的看着唐元,然后就是许嘉口气不甚温和的一句,“你刚刚咋就没提提我们”,没有亲自跟多多对话也就罢了,这一年多家里这些老人多想多多唐元不是不知道。
唐元这次有些羞愧的点头,他还真的忘了,所以也不怪说是许嘉对唐元这方面的不满,反正每次只要碰到有许多多的时候,唐元那高运转的大脑就好像停滞了似的,根本就不记得别人。
还是许奶奶看不惯未来孙女婿被儿子这样埋汰,出来帮唐元解围,“好了好了,你们该听的也听了,就别围着糖糖为难了,多多上次不是说了吗?只要休息的时候,就会抽空给家里打电话的。现在这明显的还是在任务中,糖糖能碰巧打通,也是两个孩子的感情好,你们一个个的该干什么干什么去”,唐元该交代的也都交代了,人家小年轻两个正是感情好的时候,这一个个的没眼色的,尤其是自家那个儿子,也不想想他自己,还不时总是赖着自己媳妇,轮到唐元和多多的时候,他自己就又看不惯了。
反正许奶奶虽然也想孙女,但是还是非常明理的觉得,孙女和孙女婿感情好,将来孙女才会幸福呀!再说孙女一个女孩子天天的在外面那么危险的跑着,糖糖还长得这么好看又这么优秀,要是糖糖有一天不想着孙女,她才该为孙女担心呢?
别以为她不知道之前唐元学校的那些事儿,从小就因为这一张脸,唐元就没少招事儿,楚岚现在也是她的小眼线呢?隔壁一家子还瞅着唐元之前那事儿怕他们知道呢?
说着许奶奶就给儿媳阮情一个眼神,两人一左一右的拉扯着许老爷子和许嘉,就要往不同的方向而去,他们可不能给自家孙女/女儿拖后腿,管好自家的这口子,让小未婚夫妻多点空间培养感情就好。再看看他们刚刚过来的哪里还站着之前过来找她们聊天的朋友,那些人也是眼神有意无意的扫视着这个方向,且一个个耳朵分明支棱着,总不能就这么自己在这儿闹笑话。
而作为今晚宴会的主人翁,唐家下一代的唯一继承人,唐元今晚无疑是最受到瞩目的。刚刚离开父母爷奶那边,就被一个接着一个过来想要攀谈的人拦住。
这些大部分都是唐家现在往来比较亲密的伙伴或者家族长辈关系比较好的朋友,因此唐元也不好就直接冷着脸拒绝。只能保持着礼貌的恰到好处的笑容,对着来人一一问好,“陈叔叔,李叔叔,王伯伯你们好,今天能从繁忙中前来,非常感谢!”。
唐元长得好看,随便一浅笑都满是风华,更何况来人还是一贯都比较欣赏唐元的几个长辈,当即就有一中间俊朗男人爽快笑道,“呵呵!小唐总,可真是英雄出少年啊!最近听说你可是学业上不少成就,未来不可限量啊!”,这是和唐元再生意场上打过交道的一个伯父,唐元还是比较敬重的,也会给上几分面子,就配合的聊几句。
“伯父您才是真厉害,听说您最近一年涉猎了娱乐产业,投资了几个节目都还搞得不错,很是引起了一番轰动呀!”,唐元一出口,中年男人的眼眸更深,笑意也是更显真诚了几分,他能亲自过来找唐元固然是欣赏唐元的。但是这个孩子一向低调,他之前想要打交道但是机会也不多,所以今天也不免就有意试探,然而让人惊叹的更是,所有人都以为唐家这个唯一的继承人这一两年忙着工作和科研,很久没有在唐氏露面,却还是能将他们公司的动向掌握的如此透彻。
不由就更加的欣赏,这人到底长了个什么脑子,怎么做啥啥就能成,你以为人家一心搞科研去了,结果人家还是将你的动向了解的透透的。再想想以前不也是的吗?听说唐元一直在学校学习,且年年各种第一名,各种竞赛冠军奖励更是拿到手软,还不是能将公司事务处理的妥妥帖帖
…….
更不要说唐元这自小就长得好看,人还这么优秀,要不是人家早早定了许家的孩子,他都想把自己女儿介绍给唐元呢?
不过这位还算是顾着自己脸面的,自然就有些不在意什么脸面的。
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有好几位中年的男人混到了唐元身边,还各个身边领了个妙龄少女,从十五六岁到二十多岁,娇俏美艳可爱的应有尽有,打的什么注意可以说是非常的明显了,更何况那一个个女孩看着唐元的眼神,好像纷纷是想要将唐元直接吞吃入肚的样子。
所以只这些人一靠近唐元就黑了脸,“各位叔叔伯伯,我还有同学在那边等着,你们先聊,我就先过去了”,这几位没什么分寸的自然也是对唐元没有那么多的了解,跟唐家关心也明显就不如之前那位那么亲近,又直接惹到唐元的逆鳞,唐元是一点面子也不想给了,直接转身就想走人。
都是面子上的人,自然一听也就知道人家什么意思,再说他们也就是带着自家小辈过来碰碰运气,基本也没想着要为了这点小事来得罪唐家和许家。
那当然过来混个脸熟也是有必要的,如果唐元真的看上了自家女儿/侄女,有了唐家的支持,他们也不会怕许家能真的将自己怎么样!
唐元这边转身就走,他早在下楼时就看到了站在角落的楚岚和赖宏伟几个人,却碍于一直被人缠着,临时通知他们来参加这样的宴会,唐元也是有些觉得抱歉,所以想过去亲自招待一下,毕竟也就和他们几个待在一起还能让他心情好一点,他实在是不喜欢应付眼前这些场面。
刚迈出两步,“糖糖哥哥”,一个娇怯的声音在唐元身后响起。
脚步一顿,唐元想要当做没听见,但是身后却又继续传来一声清甜娇柔的喊声,“糖糖哥哥”。
真正能叫唐远为糖糖的,基本都是许、唐两家的长辈,然后就是许多多了。但是身后这个声音唐元确定不是多多,他也并不熟悉,因而不由就心中感觉到一阵厌恶,他非常不喜欢除了多多和家里人之外的人这样叫他。
皱着眉回头,唐元不悦的眼神看向身后刚刚声音的来源之处,果真站着一位穿着粉色细带礼服,五官精致俏丽,修长脖颈到锁骨肉眼看见都是骨感,更衬得身材纤弱的女孩站在自己不远处,一双桃花眼盈盈柔中带媚,却偏偏要摆出一副娇羞的表情,看着非常不协调。
唐元也并没有因为女孩的长相或者任何有一丝波澜,只是冷肃的语气开口,“你是谁?”,唐元表示这个女生他并没有什么印象,也不知道妈妈和奶奶他们为什么要请来这么多他自己都不熟的人,还说是他的出国践行晚宴。
谁知面前女孩听到唐元此话一出,那一双桃花眼瞬间就盈满了泪珠,要掉不掉的挂在眼眶上,好似受到了莫大的欺负和伤害一般,看着唐元的眼神更是控诉和不满,似是在说,你怎么能忘了我?
要不是唐元确认真的和这个女生不熟的话,自己都差点以为,他自己是不是有过什么失忆或者做过什么抛妻弃子的渣男行径呢?
而粉衣礼裙的女孩身边此时也已经站了好几个人,有刚刚被一句糖糖哥哥吸引视线的几个人,加上跟着粉衣礼群来的几个女孩,此时则是纷纷看着女孩的眼神就充满了深意,似是听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一般。
受到这样围观眼神的注视,身着一身高价粉衣礼服裙的陈晴眼中不免就看着唐元更加闪过一丝怨愤,她都这样低声下气的温柔跟他说话了,他居然还不记得自己是谁,当着所有人面上给自己没脸,果真跟许多多那个死丫头一样的讨厌。
但是眼前之人却还有利用的价值,陈晴也不敢随意得罪。她之前来唐元出国前践行晚宴时,可是跟这几个名门千金许下了豪言的,她和唐元很熟悉的,可以邀请唐元以后也和她们经常一起玩。
这些女孩中,不少都是觊觎唐元的美貌已久,但是之前有许多多在跟前,所以不敢下手。眼瞧着这一年间许多多再也没有回来,忙着去当兵,这些人自然也就起了不少小心思。

bf8pz精彩絕倫的都市异能 青梅甜寵之多多的糖笔趣-第二百一十二章 迴歸推薦-ypw83

青梅甜寵之多多的糖
小說推薦青梅甜寵之多多的糖青梅甜宠之多多的糖
不过在看到不远处白溪、黄棕两个人热热闹闹的跟着几个明显是红方队员装扮的人在一起说话时,邵迪就再也不说话,显然他也明白了许多多要他跟过来看什么。
确认了这个事实,许多多看向前面的五个人,白溪、黄棕和三个红方的人,“邵迪,我三个,你两个,直接把他们解决了,不能让他们暴露我们的踪迹了”。
龙武华夏
已经反应过来,看着白溪、黄棕两人生气到不行的邵迪,“行!白溪和黄棕这两个人我要亲自处理,他们的招式我也比较熟悉”。
许多多对此没有意见,只说道,“务必一击让他们解决,不能耽误时间,这里是演习,不是讲哥们感情的地方”。
仍还未控制住自己明显气氛表情的邵迪,有些羞愧的点了点头,第一次看着旁边这个比自己还小的女生,低下了他自傲的脑袋,这个女孩虽和自己一样没当过兵,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她身上有一种只有在哥哥邵刚那类人才能看到的气质,根本不像个还未毕业的学生。
也难怪哥哥邵刚如此器重她了,其实邵迪最初一直以为,特别小队的组长哥哥一定是会给自己的。但是最终的结果没有,他也并没有失望或者怨怼,只是在别人不服从她的时候,他那时候又何尝服的呢?所以看着别人质疑她,他也曾暗暗想过要这个女孩知难而退算了。
最初对她真正改观,改变态度还是在知道许多多一个人打败了谭琳殷,又与何清秋打成平手之后,作为武者,没有真正了解一个人时,他们自然更喜欢的也是以实力为尊。那么现在的相处,他则更加看到了这个女孩的聪明和理智。
“收到,队长,保证完成任务”
“恩!十秒中准备,悄悄近距离潜入,然后我右边,你左边”,许多多说完,也不含糊,直接冲着右边方向脚步轻缓的靠近,然后与对面的邵迪对视一眼两人确定同时动手,拿出自己的彩弹枪对准两个人就是砰砰两下,两个红队的队员要害被击中,然后许多多一个纵跃,就跃至想要逃跑的最后一个人旁边,直接一个擒拿手将其抓了起来,然后左手单手持枪,直接补了最后一枪。
邵迪也是差不多时间,同时完成了此次突袭,然后两人看也不看白溪、黄棕的眼神,直接顺着这条路又找了过去,让人意外又惊喜的是,居然发现了真正的俘虏关押的地方,“原来转移到这儿了”,许多多认出,这是离之前他们发现的假的藏俘虏那块地方不远的一处深坳。
这会儿许多多、邵迪也管不了那么多了,时间就是一切,“我先过去将那十几个守卫引开,你趁机进去将他们放了”,许多多告诉旁边的邵迪道。
现在已经完全将许多多的话,像自己亲哥哥的话一样,奉为宗旨的邵迪,“没问题”,看着许多多每次这样下命令的状态,邵迪就想起来自己亲哥对于自己的评价,只适合守城,不适合攻城,只适合听命令,不适合下命令,如果是他自己,肯定不能这样快速的分析眼前的局势,并且做出这样的决定吧!
对于眼前情况,许多多也表示满意,窸窸窣窣在另一个方向搞出来一些动静,许多多出头装作不小心与那边守卫带头对视了一眼,随后就是一声喊,“快跑,这边有十几个红方的人,我们人数上不占优势,先回去跟队长汇合”,说着许多多还做戏般一把石子撒出去,弄得枯枝树叶一阵响动,还真搞出来不少动静,一听就不是一两人的样子。
红方看守俘虏的一队人,“留下两个人继续守着这里,其余人跟我追”,只要一想到老大所说的,对方剩余人数就只有二十来个人,刚刚这一队,估计已经是其中一大部分了,如果抓到了,肯定功劳不会小的,为首的男人就有点热血沸腾,只觉得胜利已然在握了。
邵迪看着这些人果然被许多多引走,效仿之前顺利拿下最后两个防守的人员,之后就更加顺利了,更让人没想到的是,这次竟然是所有人被关在一起的,总共有83个人,“快点跟我走,现在指挥部已经攻破,你们先尽可能的拿上能拿的枪械和工具,我们先一起冲出去,然后和其他人汇合,再商议接下来的事情”。
而许多多就带着后面一队十几个人,时而边跑,边制造点响动,让他们觉得是很多人在跑动的样子,等到了一定距离后,躲在暗处放倒了三个人,许多多就直接放弃这群人自己逃远了,让这些人再也找不到她。
正在一处矮坑内躲着的谭鹏鹏,捂着不断叫唤的肚子,无奈的只能掏出这两天还未吃上一次的压缩饼干,以及怀里唯一一个剩下的已经冷掉的烤鸡蛋,就那么就着水,小口小口的吞咽着。
边吃还边看向洞口的方向,“许多多你们什么时候来啊!我想吃烤鸡,叫花鸡,各种野果子……”,一个人呆在这里,真的孤单寂寞冷啊!即使是七月的盛夏时节,但是这山中的凌晨时间,还是温度比较低的。
于是许多多到的时候,就看到的是,谭鹏鹏忧伤的四十五度仰着头,将自己小小的蜷缩成一团取暖,旁边还放着明显是被主人嫌弃的只咬了几口的压缩饼干,以及喝剩下的半瓶水。
“外面不知道打成什么样了,你在这儿倒是有吃有喝的不错啊!”,伸手在仍自顾自呆愣着的谭鹏鹏面前晃了晃,她这么个大活人站在这儿,这货怎么就没有一点反应。
谁知道等某个人反应过来,眼前看到了什么之后,谭鹏鹏恨不得发出自己的土拨鼠尖叫,“啊啊啊!许多多,你可来了,你终于来找我了,唔唔唔……”。
谭鹏鹏努力挣脱者许多多捂着自己嘴巴的小手,双手推拒着许多多的手臂却纹丝未动,反而自己都推的累了,然后才终于是安分了下来。见此许多多也松下了自己捂着谭鹏鹏嘴巴的小手,谭鹏鹏刚想张口,许多多小手又是一扬,谭鹏鹏里面又闭上了嘴巴!
只是此时他也已经早就反应了过来,许多多的刚刚为什么捂着自己的嘴巴,所以也不介意,只是看着许多多将捂着他嘴巴的小手,又在他手臂的衣袖上擦了一遍又一遍后,忍不住黑了脸。
但是也不敢再说话,就双手直接比比划划道,“你到底要做什么”。
许多多半懂菲懂的好歹是看清楚了个大概意思,也不含糊直接表明来意,“奸细,我应该已经找到了,也干掉了,现在你和我的频道恢复通信,并且你要严格确认,没有人能够监控我们的对话和联系,一旦有发现任何可疑的东西,立刻就切断一切通讯,我们现在去和所有人汇合”,说完转身直接就带头往出走。
后面的谭鹏鹏,忙打开一旁为了省电而一个多小时都没敢用的电脑,就顺着许多多的说法,恢复了自己和许多多的通讯器通信。然后还顺便不小心的去扫了一眼敌我双方的阵营现状。
单手捂住又想要惊呼的嘴巴,只是眼睛大睁,在许多多身后小声道,“我们有八十多人救出来了,不过红方那边也已经救出了他们的俘虏,只是却还在那边附近停留着,不知道是在做什么”。
闻言,许多多却一点也不惊讶,“恩!所以我们更要快一点,尽量和这些人汇合”。
之后的事情发展,邵刚被抓,张元满只是作为一个副队,并不主事,于是许多多当然不让的成为众望所归的领头人。
许多多作为领头人后,先是带领着他们九十人的队伍,找到了相关的一些兵械器刃,然后带着这些人同样捣毁了红方的指挥部,就这样也不见何清秋与谭琳殷两个人回来。
一行人,又冲到蓝方阵营,才真正和何清秋、谭琳殷等人对上。
此时天光已然大亮,蓝方指挥部入口处,一张宽大的桌子,谭琳殷、何清秋与张伟阳、孟远四人围桌而坐,上面居然还有热茶。看到许多多带着一群人缓步而来,谭琳殷才不咸不淡的出口道,“许多多,我们可是在这儿等你们很久了”。
最后这一站,持续了很久,最终两方几乎没有一个人能再爬起来。
演习也就这样戏剧性的结束了,两败俱伤竟是不可避免的结局。
中间很多的事情,比如为何蓝方有奸细的任务字条会送到她的手中,而白溪、黄棕又是如何被分派进来成为奸细,这些问题许多多都再也无从得知。
问孟远、张伟阳他们,也均是讳莫如深的表情,并没有告诉她丝毫的消息。
考核的结果也并没有当天出来。
许多多等所有人修整都没有修整,就连夜被带回了之前住宿的地方,最后一晚,很多人无眠。
袁雯开口问许多多,“你觉得这次考核结果会是什么?”,直到现在他们都不明白,最终考核的数据依据是什么,都是茫然的。
同样的许多多也是睁大着双眼,“不知道”,其实若说她之前对于这支队伍有多期望,现在的许多多,说不上是什么感觉。经过这一次,她才真正觉得自己走入了另外一个真实的世界,一个讲究强权、存在各种利益斗争的世界。
所以就连最核心的队伍选拔也不能免俗,甚至更加残酷,因为这其中牵扯的利益太大。
第二天所有人离开这个待了一个多月地方的时候,许多多和袁雯商量着,什么时候一起吃饭聚一聚,只是袁雯说过几天她和哥哥就要离开C城回家了,所以时间就定在了第二天。
除了少数人要直接从这里回家或者回自己单位,大多数人还都会选择回最近的C城游玩修整几天,不然一个个在山沟沟泡了一个来月,晒得漆黑黑,头发胡子拉茬的人,回去顶着这幅模样见家里人,不是回去吓人吗?
当然最重要的还是,一个个都闷坏了,一个多月没吃到好吃的,两天还都是在外面随便对付,没有吃一顿正经饭的,去C市打打牙祭也是非常有必要的。
于是许多多这个吃饭小团队,就由袁雯、袁望、金焕、谭鹏鹏等五个人小分队,又扩张了后来赖上来的万禾、邵迪等人,一行人就这样约好了第二天的吃饭时间和大概汇合地点,由许多多主动请客带大家去品尝一下C市最为地道的美食。至于邵刚、张元满这些,许多多倒是想带上,但是奈何人家两个还要回部队交任务。
拿到手机的第一时间,许多多自然就已经通知了家里人自己集训考核结束的消息,不过她还是跟着大家一起坐军队集体的车,跟大家一起到了了C市车站。
许多多才坐上了家里来接的车,终于回到了大院。
自然又是被许奶奶、许爷爷、许嘉、阮情一顿好稀罕,唐家几口人自然也不可避免的齐齐来了。
至于唐元则是非常不喜的还带上了非要跟来的楚岚。
一进门,楚岚就兴奋的直要扑上来一般,“啊啊啊!许多多,你又消失一个多月,要不是我死赖着唐元还不知道你又跑去封闭集训去了,来来来,师弟给你一个安慰的抱抱”。
只是这奔跑的小步伐,“哎!唐元你干嘛拽着我啊!我要跟我师姐叙叙旧呢?”。
唐元充耳不闻,只是小声在他身后道,“你的投资不要了?”。
权色禁区 海洋
没错!今天楚岚能第一时间知道许多多回来的这个消息还真的就是凑巧,许多多是早上离开集训驻地前才拿到自己手机,第一时间当然是在相亲相爱一家人群里通知了自己要回去的消息。
看到消息的唐元第一时间,从头到脚先是把自己好好地收拾了一遍,还不放心的去理了发,多多一个多月不在,他太忙着,一个多月头发都快挡住眉毛了。
可是就是这点耽误时间,却就被一早冲过来拦截唐元的楚岚给抓到了机会。然后唐元宿舍内就上演了这样一幕,打扮的无比英俊帅气的唐元,身穿标志性的白T加黑裤的,脚踩白色板鞋,面色冷峻的看着楚岚傻兮兮的拿着那台属于自己的电脑,就这几个简单的页面,将自己的项目讲的天花乱坠。

z20ct非常不錯都市异能小說 青梅甜寵之多多的糖 txt-第一百七十九章 他是最好的閲讀-8g5fr

青梅甜寵之多多的糖
小說推薦青梅甜寵之多多的糖
只被许多多这一番邀请言论震惊在原地的宿舍三个女孩,白灵、梁媛媛和宿舍最后一个女孩张嫣,三个人面面相觑,同时对着许多多比出大拇指,“你牛,还是你牛”,想过奇葩,没想到居然会这么奇葩。
梁媛媛更是直接道,“你这样的,居然还能是我们宿舍第一个脱单的,我是越来越好奇你未婚夫是什么样的了”。
听她们提到唐元,许多多一脸得意,“我家那位,自然是什么都是最棒的,不然怎么会被我看上”,嘚瑟的小语气,岂不是之前是谁一直拒绝人家唐元来着,还说不喜欢唐元,要是唐元在场,真想说一句,真香。
只是眼前此情此景,既然都做了,那还是要硬着头皮去承担。索性许多多也是个脸皮厚的,稍稍一调整好心情,直接就冲着对面几十人而去,里面也有很多互相认识的,已经是攀谈了起来。
銷魂情人
他们自然也都知道了为什么这么多人出现在同一个地方,所以看着许多多的眼神均是意味不明。其实大部分人本来在看到许多多第一句的时候,就不打算来的,他们又不是不识趣的木头,也还远没有情根深种,顶多就是好感和浅浅的喜欢,人家已经有对象了,又何必再去掺和。
哪知道许多多第二天又来了一句,那话的意思好像他们不去,好像是他们真在意的架势,不就是认识一下家属么。刚好他们也正想见见呢?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自己到底是输给了他什么。
很多人都会有类似这样的心里,你找的对象不如我,那只能说不是我不好,而是你眼光有问题,那这样我就开心了。
而眼前这些男生,他们一个个的能进入C市军事学院,自然也都自信自己已经足够优秀,也完全不会觉得自己就真的不如谁,所以出来刚好让许多多看看她的眼光到底有多差,他们何乐而不为呢?
最強寵婚:腹黑老公傲嬌萌妻 微揚
大家想法也都是大同小异,一个这么想,很多个都这么想,至于剩下的可能就是纯粹凑热闹的,还有就是看到地址居然是香满阁,想蹭吃蹭喝的。里面还混了两个纯粹是听说许多多他男朋友请吃饭,同班过来蹭饭的。
“呵呵!各位都来了哈,那我们就准备去吃饭吧!”,许多多撑起脸皮,给他们一个并不那么真心的笑脸,看着这些人道。
若有來生卿願與君一生一世
然而门口,早已等待着的某人,就这样看着自己的女孩对着那么多男人笑着,说着什么,那画面,真的不得不说,非常的扎眼了。
唐元是在许多多身影出现在校门口时就看到她的,见此一刻也不想再等待,直接走向对面到许多多跟前。此时的许多多还在跟几个男生寒暄,“嗯嗯!等会儿大家都好好吃哈!”。
蠱門
直到唐元已经站在身边好一会儿,都没有察觉,也没有注意到很多人其实再跟她说话的时候,眼神已经不自觉瞟向许多多身旁的男生,这是谁?这位是什么人呢?这个人怎么站在许多多旁边了。
只有许多多还是丝毫未察觉的,跟男生们还在聊天。
还是唐元自己看不下去了,于是他开口小声叫道,“多多?”,许多多才讶异转头,就看到旁边已经长身玉立的男子,“你什么时候站在我后面的?”,只是简单地询问。
但是不等唐元回答,却又反映过来似的,欢快笑了道,“糖糖”,军事学院门口这会儿站立的几十人,都是眼睁睁看着许多多变脸的速度,也是第一次知道,原来许多多真正开心笑起来的样子,眼里竟是盛满了星光一般,可以如此绚烂。
看到许多多的笑,唐元也是心情非常好,同样温柔浅笑,“嗯!来接你呀!”,说着一只大手还忍不住抚摸小姑娘的头顶。
按说对于身材高挑,又战斗力强悍的许多多来说,如果一般人用这样的动作对她,其实是有些违和的。但是所有人眼中,那个站着比许多多还要高大半头的俊秀绝伦的男子做来,好像都是那么的好看又理所当然。
只能让人看到满满的粉红泡泡,许多多宿舍的张嫣就是一个平日特别喜欢三次元,想象力丰富但是话不多的女孩,看到这样和谐的场面,已经是萌到她心尖发颤,“哇哦!摸头杀哎!”,张嫣忍不住捏起小拳拳开始抵在胸口,小声的说。
盛寵妻寶 抹茶曲奇
然后所有人就看着这两个人,郎朗白日之下旁若无人的聊了好一会儿,虽然没有在腻腻歪歪,但是那两个人之前的气氛,也是所有人都插不进去的。
终于看够了彼此,然后许多多才想起来旁边还有这一群人似的,帮忙互相介绍起来,指着唐元对一群人道,“这是我未婚夫,唐元”,说这话时,许多多纤细的腰肢还被唐元占有性的环在臂弯中,她也丝毫未觉得尴尬或者想要避讳,只径自笑的却还是比之前对着他们时甜了很多,依在男人怀里仿佛真的是一个小鸟依人的柔弱女孩。
但是他们都明白,这个女孩到底有多厉害,平时在学校里,虽然忍不住对她产生好感,但是更多的也是欣赏,却从未见到过许多多还有这样小女儿姿态的模样。
男人个子也是极高,原本高挑的许多多在她怀里,非常的般配,仿佛天生就该这样契合的模样。
終極混混
介绍完唐元,许多多又对着唐元开始介绍学校门口这站着的浩浩荡荡一群人,人实在有些太多,她都有几个人名字有点叫不上来,“这位是,是”,许多多看着眼前这个男生,她真的不记得自己邀请的人里面有这号人物啊!
过来蹭饭的某个男生,索性他自己也不虚,就算是跟同宿舍的好友过来混的,也是大大方方直接自我介绍道,“我叫余坤”。
娛樂圈之天若有情 趙山雞
反而许多多还有点不好意思,微微有些歉意的看看男生,然后又继续开始介绍下一个,只是简单通个姓名,也是很快的,三十几个男生就完了。
最后自然是许多多三个室友,也是其中仅存的三个女孩,“这三个是我室友,梁媛媛、百灵、张嫣”,相比较其他一点不认识的男生,许多多的三个室友唐元自然是知道的。
但是他这会儿心中有些没想到的是,多多之前说的邀请的其他同学,竟然全部都是男生。
不过他也给多多找理由,多多确实,从小就是和男生玩的比较好,而且这会儿他的身份已经是多多未婚夫,多多也把他身份介绍给了这些人,这点事儿唐元也就没计较。
令他比较在意的是,其中有十几道目光,看着多多和他的时候分明是有些晦涩和低落,唐元是经历过自己爱而不得的感受的,这发现,让唐元又是将许多多往怀里更加搂了搂,看着这十几个人的眼神更是幽深了些。
只希望这些人能好好收回自己的小心思,不要真觊觎什么不该觊觎的东西。
等多多终于停下不再说话的时候,唐元终于才开口,对着许多多也是对着这些人说道,“那我们就先出发吧!刚好到那边也差不多可以吃饭了”,说罢手放下牵起许多多就带头先往车子那边走过去,一点也没有应酬后面那些人的意思。
農婦成長錄
按照唐元的礼貌来说,他其实万全可以另双方相处都十分舒服的,只是不得不承认,刚刚那群男生的眼神,让他确实心里有些不舒服了。
这会儿还能保持基础的礼貌,已经都是在克制的情况了。
还好许多多性格实在大咧,竟是一点没有察觉,非常适应的跟着后面吆喝一声,“大家跟上,我们去那边坐车哈!”,这是唐元之前跟许多多都说过了的,会派车来接,唐元安排,许多多一贯是放心的。
此情此景,还在原地站着的几十个同学们却是一点都没有动弹,一群人有些尴尬道,“这边我们打车过去也是一样的吧!”,他们这么多人许多多那边车子肯定也坐不下啊!
再让他们厚着脸皮跟过去,是让许多多和她男朋友给他们打车么?他们还不至于缺这一点钱,有男生开口回道,明显是早已考虑过路线问题了。
要不是香满阁是非常难预约才能吃到,他也不至于这么巴巴的凑过来。
闻言,许多多和唐元脚步停下,许多多歪头有些好奇的目光看他,“为什么要打车,我未婚夫都安排好了车子接送大家的啊!车子就停在那边,大家一起去不是正好,不然停在那才浪费呀!”,这是许多多和唐元刻在骨子里的教养,他们觉得邀请别人,接送也是基本的礼节。
隱愛癮愛 咬尾巴貓咪
众人闻言有些吃惊,还有接送服务,但是听到许多多都这样说了,也就不再推辞,只是不少人都开始嘀咕,又是香满阁请吃饭,又要接送,这阵仗搞得有点大啊!
许多多宿舍三个女孩也是跟着后面讨论,她们虽然惊叹许多多那个传闻中的未婚夫出乎意料的容貌和气质,但是这会儿也是不好意思去当电灯泡的,“哎!之前多多说他未婚夫会让所有男生自惭形秽,我还当她夸张了”
梁媛媛比划着,“谁知道本人会这么惊艳,简直漂亮精致的不像个真人,你们注意到刚刚他的穿着,看到他的手没,长得好,还那么会穿,就是手都那么好看,简直了,放在美男如云的娱乐圈也丝毫不差吧!”。
对此最为赞同的就是张嫣了,她点头如捣蒜道,“比我最近追的仙乐太子也不差了,这样的脸不去混二次元,简直是白瞎了”,只一只手,就足够她们圈子里那些手控们嗷嗷叫了。声音也好听,做声优不知道要迷倒多少人,再加上那张脸,简直了,要不是朋友夫不可欺,她早就冲上去抱着大腿开始流哈喇子了。
白灵还是稍稍淡定的,她热爱的只有学习,学习就是她男朋友,对于容貌也不是那么注重,只是说,“看着确实不错,对多多也挺好的,就是不知道人是不是真的靠谱”,只希望不是那种外表好看,实则骗小姑娘的花花公子就好。
要说许多多宿舍四个人关系之所以这么和谐,一则是跟大家都很忙碌有关,二则就是几个人爱好都比较特别,日常共同语言也就少了很多,三则就是几人都是有些跟现在的小姑娘不一样,并不是非常关心别人私人生活。
所以她们觉得许多多奇葩的时候,其实她们自己本身其实,能和一个奇葩相处这么好,自己本身也不大不小是有些奇葩的。
相处也快一年了,直到现在她们也只知道许多多说她已经订婚,然后两个人每天晚上几乎都要通电话挺久,感情不错外,其实知道也并不多。
就连这次交男朋友请大家吃饭,也是许多多自己提出来的。
男生中,其实也在讨论,男人看男人更能看出来很多东西。自惭形秽的确实也有,但是其中更有一部分看着唐元刚刚那副模样就有些不屑,装摸做样的,看着就很假,也只有那些无脑的女生会吃这一套。
还有人眼红这唐元的相貌,觉得他白白净净的一看就很弱,这种男人别说保护女人了,估计遇到事情了还得靠许多多反过来护着吧!
这是他们身为国内数一数二军校学生的傲气,每个人虽然在学校可能不算什么大人物,但是放出去,也都不是什么简单的小人物。从他们学校出去的学长学姐们,无一不是在军政各个领域混的风生水起。
直男的想法则是,长这么一张招人的脸,一看就是桃花不少,如果许多多真的就是看脸的人,那估计以后被卖了还得帮他数钱。
只可惜这些人内心的想法也就是只能自己想想,却是不怎么好直接说出来的。走在前面的许多多和唐元反正是丝毫不知道的,这会儿许多多还在讪讪跟唐元解释,“呃!我其实以为不会来几个人的,但是最后没想到这么多人都来了”。
唐元却是毫不在意这一点,他介意的是别的方面,但是这件事也不好对着多多说出来,多多还没完全开窍呢?何必用这些问题来困扰她,她只需要想着怎么多喜欢多爱他一些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