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小小蔥頭


超棒的小說 靠種田成爲王爺金主 ptt-第101章 爲了以後的幸福相伴

靠種田成爲王爺金主
小說推薦靠種田成爲王爺金主靠种田成为王爷金主
“我的代号凤,以后再有危险任务可以和我联手,收益平分。”
苏宝儿发出邀请。
陆云深沉思片刻:“我担心以后常胜坊没有高价任务了。”
那些任务的定价是按难易程度来的,要是让老板有所有任务都简单的错觉,以后上万两的任务都少见了。
“这倒是,那还是当咱俩不认识吧。”苏宝儿又感慨道,“不过我还是更希望有朝一日能没有任务可做。”
常胜坊有生意,要么是执法不公要么是官府执行力不够。
包扎完苏宝儿从床下拿出匣子,里面满满都是银票。
“以后缺银子了跟我说。”
陆云深知道苏宝儿不简单,心肝儿还是忍不住颤了颤。
苏宝儿低头咬着陆云深的耳朵说道:“不要觉得不好意思,以后我是你金主,你在床上好好伺候就行。”
“你非要逼疯我吗?”
陆云深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他本来就憋得很辛苦,再这么撩拨,他就要炸了。
苏宝儿摸摸他的下巴:“疯吧,我有的是办法治你。”
她晃了晃手上闪着寒芒的银针,在清凉村陆云深试过的。
她还有几种变种针法,刚好可以试试效果。
“不疯了。”陆云深很抗拒这个。
用针扎一下把感觉拉满,根本撑不了多久,他怕次数多了会成为习惯,所以为了以后的幸福还是再憋憋吧。
“乖啦。你好好休息。”
苏宝儿贴心地给陆云深盖上被子,然后关门离开。
陆云深后知后觉地想起自己是兴师问罪来的,结果雷声大雨点小,还让苏宝儿戏弄了一番,着实气人。
爱不释手的小說 靠種田成爲王爺金主 線上看-第101章 爲了以後的幸福展示
但摸到盒子时他的心又柔软起来。
她救他,不在意聘礼,支持她,这样的她对他怎么可能不是真心?
当然他绝不白拿,未来定会还她一个锦绣江山。
因为如果坐上那个位置的人不是他,他注定下场悲惨,哪来一生一世陪着她?
不过下聘一事不能听她的,因为这关系着男人的尊严,他要亲手挣出一份风光送她。
另一边陆五在门口左等右盼,临近半夜才等到云烟回来。
“受伤没有?”
陆五关心地问道。
“蒋家那群弱鸡怎么可能伤到我?”云烟摇摇手,她还觉得不过瘾呢。
“那就好,我买了烧鸡和酒,一起吃一口?”
云烟刚想点头,却见到书房的灯还亮着,便说道:“我先跟宝哥说一声,等会儿去找你。”
好看的都市异能小說 靠種田成爲王爺金主-第101章 爲了以後的幸福看書
看着云烟的身影,陆五无奈地摇摇头,他做梦都没想到自己的情敌会是个女人,而且大概一辈子都赢不了对方。
真特么憋屈!
精彩都市言情 靠種田成爲王爺金主 ptt-第101章 爲了以後的幸福
一进书房,云烟就眉飞色舞地说道:“蒋泽太菜了,他带着两个暗卫四个明卫,在我手下都没撑过一刻钟,他本人连我两招都接不住,就那么眼睁睁看着我把轻语公子带走了,蒋泽还放大话,说要把我碎尸万段,还硬是瘸着腿还硬是追了我三条街,他好歹也是蒋家的少爷,自己还是做生意的,就抢他十二万两,至于吗?”
苏宝儿解释道:“倒不全是穷闹的,蒋泽是蒋家赚钱的工具,工具一下亏了十几万两,你觉得蒋家能愿意?”
特别是在蒋家急需收买人手的关键时候。
云烟赞同地点点头:“难怪急了,靠蒋家明抢豪夺的事情谁都能做。”
“行了,赶紧回去休息,好养足精神应付他。”苏宝儿往外看了眼,不能让陆五久等了。
“还来?”云烟撇撇嘴。
“这么大窟窿总得找人填上。”
刚好琳琅阁就是最佳之选。
想到毫无下限的蒋泽云烟很倒胃口,连和陆五约好吃的烧鸡都不想去吃了。
好看的都市小說 靠種田成爲王爺金主 起點-第101章 爲了以後的幸福
次日,林祁等人带着拜师礼过来,苏宝儿一出现,四个小伙子就撩起衣袍准备下跪。
苏宝儿连忙阻止:“我这儿不兴这一套,”
“师父,你是不是嫌礼轻了?有什么要求你只管说!”郑光很大方。
“大家差不多年纪,当朋友相处就好,圣人言三人行必有我师,大家都将自己擅长的东西拿出来跟大家分享便是。”
“义气,难怪封兄常夸你,你这朋友我认了!”
“还有我!”
“算我一个!”
林祁等四人很高兴,他们喜欢被重视被肯定的感觉。
和所有学校开学一样,苏宝儿先让他们做了个自我介绍。
其实学生之间再熟悉不过,主要是苏宝儿要认识下。
得知他们的身份,苏宝儿给封天建比了个大拇指,这交友能力可以,才几天就混入了京城的上流圈。
封天建对苏宝儿拱了下手,全仰仗师父教得好,要不是实力足够,也入不了他们的眼。
课堂进入正题,系统发出提示任务完成,奖励到账的提示音。
并给出下一个支线任务,人生导师,任务奖励寿命三十天。
苏宝儿看了讲台下端坐的几个人,他们算得上纨绔界的一股清流,不欺男霸女,不仗势欺人,也不花天酒地,只是单纯地喜欢赌石带来的刺激感,倒是值得花点心思将他们引入正途。
而且引导好他们,以后会是陆云深的一大助力。
苏宝儿略思索了下,心里便有了主意。
下课后程凌岳邀请封天建:“封兄,晚上出去搓一顿,感谢你帮我们这么大一个忙,顺便再去检验下成绩。”
离王妃讲课深入浅出,他受益匪浅,这多亏了封天建的引荐。
封天建摇摇头:“我还得看看书,思源堂有几位教书先生下个月请假,师父让我顶一阵,我得好好准备一下,不能在一群小屁孩面前丢了脸。”
“呦,你还能当先生?”
好文筆的都市小说 靠種田成爲王爺金主笔趣-第101章 爲了以後的幸福讀書
郑光忍不住嘴贱地来一句。
离王妃也是想法独特,难不成她想让封天建教孩子赌石技巧?
“我是如假包换的秀才,怎么不能当先生了?师父还说你们要愿意也可以去,只要有东西教就行。”
“这也挺有意思啊,不过比赌石还是差了点。” 林祁摇摇头。
“你们最近哄着点师父,我听说她打算带我们去矿场谈个生意。”
“真的?”
郑光满脸的不敢置信。

z8g45扣人心弦的都市小说 靠種田成爲王爺金主 起點-第92章 和你一樣玩女人?分享-lt9s5

靠種田成爲王爺金主
小說推薦靠種田成爲王爺金主靠种田成为王爷金主
晚饭后苏宝儿换上男装后利落地翻窗而出,没入黑沉沉的夜色中。
半个时辰后苏宝儿到了常胜坊,脸上还带了个青面獠牙的面具。
常胜坊是京城最大的赌坊,夜晚正是人声鼎沸的时候,置身其中开大开小买定离手的声音不绝于耳。
苏宝儿快步走过,因为她来此的目的不是赌钱,而是为了这里的人命生意。
常胜坊和江湖上的杀手组织一样,都是花钱买命,不同的是常胜坊只杀因家族庇护或实力强悍等原因而得不到应该有惩罚的恶人,而且赏金由常胜坊出。
所以接这里的任务不会有任何心里负担,自己够强大就行。
穿过喧闹的前厅再穿过两道门后再右拐便看到一个偏僻的小院。
苏宝儿才到门口,就被持刀护卫拦下。
“何人?有何贵干?”
苏宝儿亮出令牌,护卫的态度瞬间好转:“失敬,您请。”
常胜坊令牌有黑白金三色,以来人手上的金色为尊,而且整个大兴有金色令牌的仅有五人,个个武功卓绝,智慧超群,他得罪不起。
苏宝儿进入院子后管事认出青面獠牙的面具,匆忙跑过来接待:“小老弟,今天什么风把你出来了?”
大 田園
他眼前的人代号凤,虽然极少出手,但他不敢有丝毫懈怠,因为凤完成了常胜阁史上最难的任务,即斩杀在逃十年的江洋大盗北鸿,拿到了五十万两赏银。
苏宝儿用沙哑的男音问:“有好任务吗?”
管事摇摇头:“实在是您来得不巧,今儿有个不要命的把活儿都揽了,新任务少说还得等几天,不过你要是缺钱只管说一声,我可以提前支给你,几万两银子不在话下。”
常胜坊素来对有真本事的人极好。
因为只要有合适的任务,他们一晚上就能赚数万,不用担心他们还不上。
“一号?”
“要不您上前头去玩玩?或者去灯会,今儿是千灯节,肯定很热闹。” 管事没有回答,他不能泄露任何人的信息。
重生之电脑风云
苏宝儿没继续追问,因为她心里早有答案。
一号很厉害,他出手利落,从无败绩,更让人侧目的是他的勤奋,除了他别人做不出把任务撸干净的事。
离开常胜坊苏宝儿打算去看个灯会。
她轻车熟路地找了地方换上女装,再直奔千灯节的灯会。
大兴的千灯节据说是仙女和凡间一男子相恋,触犯天规,被锁在囚仙塔,夫妻天人相隔,不过男子从未放弃,他每晚点足一千盏灯,点足一千天后终于感动上天,让他们夫妻二人团聚,后人为了纪念他们,就将这天定为千灯节。
这天有情人可以携手出来逛花灯,单身男女也可出来寻觅有缘人。
街上灯火通明,人影攒动,初时还觉得有几分趣味,可走着走着苏宝儿的注意力就到并肩的男女身上,不由得觉得形只影单,胸口泛酸。
苏宝儿抿抿唇,下次见到一号一定和他打一场,最好打得他满地找牙。
校园里的逗比们在奋斗 欧巴吉
还有陆云深那货,平常无事天天爬窗,今天定婚期却不见了人影,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得到了就不珍惜?
好在她也只把他当做提供小蝌蚪的工具而已。
嗯……苏宝儿选择性遗忘了她是因为焦躁才出来,而焦躁的原因便是陆云深没来。
“姑娘,送你。”
一俊俏书生送上一束花。
花都是路边的野花,一点都不名贵,但搭配得很好,能看出他是费了心思的。
苏宝儿摇摇头:“谢谢。”
送花意为追求,被拒绝的书生垂头丧气地离开。
boss 轻撩:呆萌小老婆
“哎,未来大嫂的人缘挺不错,不过怎么没见大哥?明明一早就告了假,难道不是为了陪你逛灯会?”陆云稷幸灾乐祸地问道。
“表哥,你怎么能往别人伤口上撒盐?”蒋若云嗔道,又满脸歉意地看向苏宝儿,“苏姑娘,你别介意,我表哥是直爽人,不是有意挑拨你们的感情。”
苏宝儿回给俩人一个笑脸,直爽人才不替脑残和白莲背锅。
全職 法師 小說 線上 看
她的笑落在蒋若云眼里成了强颜欢笑。
“可能离王有别的事。” 蒋若云想了个蹩脚的理由安慰苏宝儿。
网游之极品幸运儿
“他闲人一个,除了玩女人还有什么事儿?”
陆云稷面露不屑。
“像你这样吗?”苏宝儿弱弱地问道。
气氛有那么一瞬间的凝滞,好一会儿陆云稷才想起维护蒋若云。
“本王与表妹青梅竹马,岂是外面那些野女人可以相提并论的?”
“你家里的也不行吗?”
苏宝儿化身好奇宝宝,认真地问道。
陆云稷肯定地说道:“那些也是打发时间的玩意儿,男人只爱重正妻!”
圣人言妻者,齐也,足见妻子的地位。
而妾身份低微,不讲究的人家会买卖赠送妾, 等同物品。
“原来如此,你们原谅我出生商户,不曾见过市面,不过我真佩服蒋姑娘的气度,容得下这么多女人,想必日后一定能琴瑟和鸣,夫妻和顺,不像我,要不是我知道离王有事在身,肯定会闹个天翻地覆,谁都别想安宁。”
苏宝儿表现得像个醋精。
“多谢夸奖。”蒋若云的语气有几分生硬,她自觉落了下乘,又补充了一句,“你我同为天家儿媳,想给你一个建议,成亲以后千万不能把家里的习气带到离王府。”
不然到了大场面就丢人,离王能忍她几回?
我的玉雕不正常 洛俞
妙手空花
“看我迷糊的,你和秦王定下婚盟这么大的事情,我居然不知道。”
苏宝儿敲了敲脑袋。
蒋若云脸色铁青,她和表哥没有婚约没有赐婚,所以苏宝儿是说她没资格自称秦王妃。
陆云稷瞪了苏宝儿一眼,拉着蒋若云赶紧离开。
“你别听她胡说。”
蒋若云温婉地说道:“表哥不必多言,我明白你的心意。”
其实手帕早被捏得不成样子,哪有女人愿意和别人分享夫君呢?
更何况她还知道表哥对两个女人比较上心。
一个是教习宫女,她是表哥的第一个女人,管着秦王府不少事。
另一个是江南歌女,身材窈窕,嗓音动人,表哥心情不好的时候就喜欢去解闷儿,堪称解语花。

beuua熱門都市言情 靠種田成爲王爺金主-第92章 和你一樣玩女人?分享-tiqpi

靠種田成爲王爺金主
小說推薦靠種田成爲王爺金主靠种田成为王爷金主
晚饭后苏宝儿换上男装后利落地翻窗而出,没入黑沉沉的夜色中。
半个时辰后苏宝儿到了常胜坊,脸上还带了个青面獠牙的面具。
常胜坊是京城最大的赌坊,夜晚正是人声鼎沸的时候,置身其中开大开小买定离手的声音不绝于耳。
苏宝儿快步走过,因为她来此的目的不是赌钱,而是为了这里的人命生意。
铁匠神锤
常胜坊和江湖上的杀手组织一样,都是花钱买命,不同的是常胜坊只杀因家族庇护或实力强悍等原因而得不到应该有惩罚的恶人,而且赏金由常胜坊出。
所以接这里的任务不会有任何心里负担,自己够强大就行。
穿过喧闹的前厅再穿过两道门后再右拐便看到一个偏僻的小院。
苏宝儿才到门口,就被持刀护卫拦下。
“何人?有何贵干?”
苏宝儿亮出令牌,护卫的态度瞬间好转:“失敬,您请。”
常胜坊令牌有黑白金三色,以来人手上的金色为尊,而且整个大兴有金色令牌的仅有五人,个个武功卓绝,智慧超群,他得罪不起。
苏宝儿进入院子后管事认出青面獠牙的面具,匆忙跑过来接待:“小老弟,今天什么风把你出来了?”
他眼前的人代号凤,虽然极少出手,但他不敢有丝毫懈怠,因为凤完成了常胜阁史上最难的任务,即斩杀在逃十年的江洋大盗北鸿,拿到了五十万两赏银。
苏宝儿用沙哑的男音问:“有好任务吗?”
公主开始变身
管事摇摇头:“实在是您来得不巧,今儿有个不要命的把活儿都揽了,新任务少说还得等几天,不过你要是缺钱只管说一声,我可以提前支给你,几万两银子不在话下。”
常胜坊素来对有真本事的人极好。
因为只要有合适的任务,他们一晚上就能赚数万,不用担心他们还不上。
“一号?”
“要不您上前头去玩玩?或者去灯会,今儿是千灯节,肯定很热闹。” 管事没有回答,他不能泄露任何人的信息。
苏宝儿没继续追问,因为她心里早有答案。
一号很厉害,他出手利落,从无败绩,更让人侧目的是他的勤奋,除了他别人做不出把任务撸干净的事。
离开常胜坊苏宝儿打算去看个灯会。
她轻车熟路地找了地方换上女装,再直奔千灯节的灯会。
大兴的千灯节据说是仙女和凡间一男子相恋,触犯天规,被锁在囚仙塔,夫妻天人相隔,不过男子从未放弃,他每晚点足一千盏灯,点足一千天后终于感动上天,让他们夫妻二人团聚,后人为了纪念他们,就将这天定为千灯节。
这天有情人可以携手出来逛花灯,单身男女也可出来寻觅有缘人。
街上灯火通明,人影攒动,初时还觉得有几分趣味,可走着走着苏宝儿的注意力就到并肩的男女身上,不由得觉得形只影单,胸口泛酸。
苏宝儿抿抿唇,下次见到一号一定和他打一场,最好打得他满地找牙。
还有陆云深那货,平常无事天天爬窗,今天定婚期却不见了人影,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得到了就不珍惜?
好在她也只把他当做提供小蝌蚪的工具而已。
嗯……苏宝儿选择性遗忘了她是因为焦躁才出来,而焦躁的原因便是陆云深没来。
死神饭店
“姑娘,送你。”
一俊俏书生送上一束花。
花都是路边的野花,一点都不名贵,但搭配得很好,能看出他是费了心思的。
苏宝儿摇摇头:“谢谢。”
送花意为追求,被拒绝的书生垂头丧气地离开。
“哎,未来大嫂的人缘挺不错,不过怎么没见大哥?明明一早就告了假,难道不是为了陪你逛灯会?”陆云稷幸灾乐祸地问道。
“表哥,你怎么能往别人伤口上撒盐?”蒋若云嗔道,又满脸歉意地看向苏宝儿,“苏姑娘,你别介意,我表哥是直爽人,不是有意挑拨你们的感情。”
苏宝儿回给俩人一个笑脸,直爽人才不替脑残和白莲背锅。
她的笑落在蒋若云眼里成了强颜欢笑。
“可能离王有别的事。” 蒋若云想了个蹩脚的理由安慰苏宝儿。
“他闲人一个,除了玩女人还有什么事儿?”
陆云稷面露不屑。
“像你这样吗?”苏宝儿弱弱地问道。
气氛有那么一瞬间的凝滞,好一会儿陆云稷才想起维护蒋若云。
“本王与表妹青梅竹马,岂是外面那些野女人可以相提并论的?”
“你家里的也不行吗?”
苏宝儿化身好奇宝宝,认真地问道。
陆云稷肯定地说道:“那些也是打发时间的玩意儿,男人只爱重正妻!”
圣人言妻者,齐也,足见妻子的地位。
而妾身份低微,不讲究的人家会买卖赠送妾, 等同物品。
“原来如此,你们原谅我出生商户,不曾见过市面,不过我真佩服蒋姑娘的气度,容得下这么多女人,想必日后一定能琴瑟和鸣,夫妻和顺,不像我,要不是我知道离王有事在身,肯定会闹个天翻地覆,谁都别想安宁。”
你是我的鬼妻 雪玉痕
苏宝儿表现得像个醋精。
“多谢夸奖。”蒋若云的语气有几分生硬,她自觉落了下乘,又补充了一句,“你我同为天家儿媳,想给你一个建议,成亲以后千万不能把家里的习气带到离王府。”
不然到了大场面就丢人,离王能忍她几回?
“看我迷糊的,你和秦王定下婚盟这么大的事情,我居然不知道。”
苏宝儿敲了敲脑袋。
蒋若云脸色铁青,她和表哥没有婚约没有赐婚,所以苏宝儿是说她没资格自称秦王妃。
宠妃无度:战神王爷请温柔 拈花惹笑
陆云稷瞪了苏宝儿一眼,拉着蒋若云赶紧离开。
“你别听她胡说。”
蒋若云温婉地说道:“表哥不必多言,我明白你的心意。”
其实手帕早被捏得不成样子,哪有女人愿意和别人分享夫君呢?
都市游龙
更何况她还知道表哥对两个女人比较上心。
一个是教习宫女,她是表哥的第一个女人,管着秦王府不少事。
龙珠之修真 腾云驾雾的凡人
另一个是江南歌女,身材窈窕,嗓音动人,表哥心情不好的时候就喜欢去解闷儿,堪称解语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