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檐下無雨


lliup精品小說 大唐之無敵熊孩子 線上看-第216章 是時候回家了鑒賞-aax9o

大唐之無敵熊孩子
小說推薦大唐之無敵熊孩子
程咬金看了一眼琼花公主,然后对杨坚说道:“陛下,儿臣不求什么赏赐,医治琼花姐姐也是分内的事,只不过,天灵玉液虽然能压制琼花姐姐的头痛,但是无法根治。”
“这个刚才,你已经说过了,有什么办法能根治吗?”
“有,不过,恐怕有些难。”
“你放心,无论是天涯海角,只要这世上有的,朕都会满足你。”杨坚说。
程咬金摇了摇头说道:“陛下,儿臣所说的难,不是指的某个东西,而是成见。”
“成见?”
“没错,以纲常来说,未出嫁的公主,是不得出宫的,但是想要让琼花公主根治头痛之症,恐怕非出宫一次不可。”
杨坚震惊的皱着眉头,问道:“为何要出宫,需要什么,朕派人去不就行了?”
“陛下,儿臣需要一味药引名为天山玉液,此玉液为天山雪莲而滋生,只有五更天时才会出现,即便是陛下派人将玉液取回,也远远没有了功效,儿臣需要当即入药,琼花公主,连续服用七天,头疼尚可根治。”
“天山在什么地方?”杨坚问。
“西域。”
“这么远?”
听到这话,琼花公主也吓了一跳,但是又没戳破。
程咬金点了点头,说道:“西域路远,虽说只需要服用七天,但是这个过程,多则一年半载,小则数月,儿臣倒是没什么,愿意为了琼花公主的病走这一遭,只是,不知道陛下是否同意。”
杨坚也面露难色,但是琼花的病连太医都束手无策。
倘若程咬金走了,琼花的病复发,该当如何?
“琼花,你可愿意远赴千里?”
琼花怔怔的看着程咬金,说道:“父皇,头疼之症,琼花实在不想在体会了,虽然路途遥远,但是有程咬金保护,应该不会出什么事情。”
“可是,你要知道,未嫁的公主出宫,这以后会沦为不雅之谈,朕就是想给你说门亲事,怕也不容易。”
“父皇,琼花常伴头疼,都不知道还能不能活到那个时候……”
“别瞎说!”
杨坚眉头紧拧,看向了程咬金,说道:“程咬金,朕准许你带琼花远赴西域,朕还可以给你派一支军队,写一道圣旨,让西域番邦小国配合你。”
“陛下,万万不可!”
“为何?”
“陛下的担心,儿臣有对策,公主常住宫中,又无人前来,只要近亲之人把消息封锁住,儿臣悄悄带琼花公主离开,又会有谁知道呢?”
程咬金说完,又道:“只要陛下降旨,应该没有人敢乱说话,到时候,也不耽误为琼花姐姐说亲。”
“此路遥远,你可能保护好琼花?”
“父皇放心,儿臣虽年幼,但是一身功夫不是吹出来的,更何况,人越少目标就越小,不会遭来太多的目光,寻常草寇,倒也好打发。”程咬金说。
杨坚沉思片刻,说道:“就依你所言。”
“多谢陛下,如果陛下没有其他的嘱咐,最好今夜,我们就启程。”
咱们走着瞧
“好,到时候,朕会让喜公公将琼花送到你的府中。”
“如此,咬金就将府中下人一同带回济州了。”程咬金说道。
“准奏!”
都市神化
“多谢陛下!”
程咬金说完,别过头看了琼花一眼,露出一丝得意的笑容。
“琼花,你有什么需求,尽管跟朕提。”
琼花摇了摇头说道:“父皇,琼花别无所求,只希望头疼能彻底根治,路上就让小茹在琼花身旁服侍就好。”
三生三世:只宠小小妖妃
“既然如此,父皇,也只能在长安为你祈祷了。”
杨坚说完又看向程咬金:“程咬金,琼花公主头疼刚刚好,你多留一会儿,看看情况,在回府不迟。”
“遵旨!”
杨坚转身离开,程咬金又道:“恭送陛下!”
看到杨坚走了,琼花才说道:“小茹,带她们都下去吧,本公主跟咬金弟弟说些话。”
“女婢告退……”
裁決神痞
众人离开之后,屋里就剩下琼花和程咬金。
琼花关上门后,才忍不住的发问:“咬金,你怎么编出这么个理由,要是本公主跟你出了宫,岂不是几个月都回不来了?”
“琼花姐姐,你不是在宫里闷的慌吗,相信我,等你出了宫,别说几个月,就是一年你也未必想回来。”
“话虽如此,可是总不能真在外面住个一年半载吧?”
程咬金见琼花有些顾虑,说道:“琼花姐姐,我之所以编出这么个理由,是因为来之前,我卜了一卦,近一两年,姐姐在宫中,有一劫,如果不离开,在劫难逃。”
“真的假的?”
“若是姐姐信我,就跟我离开,等到劫难一过,姐姐便可回宫。”
琼花不敢相信的说道:“宫里生活平静如常,会有什么劫难?”
“一场浩劫,到时候,宫中会发生巨大的变化。”
“那为何不提醒父皇?”琼花问。
“此劫,不在陛下,而在姐姐你身上。”
“咬金,你好像什么都会啊?”琼花好奇的问道。
“活到老,学到老,天下之大无奇不有,要学的东西太多了,只要力所能及,我都想去学一学。”程咬金说完,问道,“琼花姐姐,可愿意随我出宫?”
蒼天霸血
琼花沉了口气,说道:“父皇已经降旨,现在哪还有回旋的余地,不过,到时候,你可一定要保护本公主的安全。”
“那是自然!”
精靈世界的聊天群
“咬金,咱们出了宫,要去哪?”
“自然是先回济州,把我的家人安排妥当,咬金会带公主,周游四方,好好玩一玩……”
“就依你……”
程咬金说道:“琼花姐姐,没什么其他事,我就先回府安排了,咱们晚上见。”
“恩,晚上见!”
焱纵天下清风送 冰雪孤独
程咬金离开了皇宫之后,向王府走去。
他之所以要把琼花给带出来那么久,一个是避开杨广的毒手,另外一个,就是为了多做姻缘任务。
【叮……将兵长史周春,事情败露欲要逃跑,被秦叔宝所杀,奖励宿主气运值10万,功德值2万】
【叮……尤俊达,王伯当,谢映登,朱能,在历城行侠仗义,大放光彩,共奖励宿主80万气运值,10万功德值】
系统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程咬金一跳。
不过,见这几个人在历城有所作为,程咬金心中甚慰。
程咬金抬头望天,喃喃的说道:“是时候回家了!”

toj7i優秀都市言情 大唐之無敵熊孩子 ptt-第181章 咬金做客晉王府相伴-8up4g

大唐之無敵熊孩子
小說推薦大唐之無敵熊孩子
来到正厅。
杨广已经备好了一桌酒菜。
“殿下,混世王殿下到了!”
深閨女醫 豆花碟子
看到侍卫身后的程咬金,杨广笑着起身,然后一摆手说道:“下去吧!”
盛世煙火 夜凰
“是!”
“等等……”
程咬金突然叫住了侍卫。
“狗奴才,滚出去!”
奇術之王
听到程咬金的话,杨广笑容一僵,问道:“义弟,可是这奴才顶撞你了?”
“义兄,不是我程咬金不讲道理,这个狗奴才,刚见到我,就骂我小屁孩,让我滚蛋,我让他滚出去,已经算是仁慈了吧?”
杨广脸色更加的僵硬。
程咬金说的不错,真追究下去,这个侍卫的脑袋恐怕就保不住了。
辱骂王爷,那是何等的罪过。
“来人!”
杨广大声喝道。
“殿下!”
这时,门外左右,进来两个人。
“把这个有眼无珠的狗奴才拉出去砍了……”
“饶命,殿下饶命啊……”这看门的侍卫差点给吓尿了,整个人背生冷汗,连连求饶。
程咬金知道,杨广是逢场作戏。
哪怕真砍了这人的脑袋,杨广也不会觉得有什么,在他眼里,的确跟死了一条狗一样。
“义兄,这狗奴才虽然狗眼看人低,但是也不至于砍了他的脑袋。”
“这怎么行,辱骂混世王,那就是辱骂皇室,非砍不可……”杨广故作姿态的说道。
“义兄,不如这样,父皇不是赐给我一座府宅吗,虽然也赏赐了家奴,但也不太够用,把这个狗奴才送给我怎么样?”
杨广一愣,问道:“义弟,要他何用?”
“闲来无事,敲打敲打,也散散心不是。”
“哈哈哈……没想到,义弟还有这样的爱好,好,既然义弟喜欢,那就送给义弟了。”杨广说完,瞪了一眼那侍卫,“还不多谢混世王殿下。”
“多谢殿下,多谢殿下。”
“行了,滚出去,在府外等候本王!”程咬金说道。
“是!”
那侍卫站起来,就要走。
“是让你滚,听不懂吗?”
“滚,奴才马上滚……”
说着话,那侍卫,跪在地上,叽里咕噜的滚了出去。
“哈哈哈……”程咬金哈哈一笑,说道,“义兄,我这个人,没什么爱好,就喜欢整这些不知天高地厚的奴才,还别说,挺有趣的!”
看到此刻的程咬金,完全一副小孩的心态,哪还有半点在朝堂之上的老成。
一时间,杨广竟然拿捏不准,这个八岁的孩子,到底是个什么心性,不由的看向了站在旁边的宇文化及。
这时,程咬金也打眼忘了过去。
“诶,你不是朝上的那位大臣吗?”
“微臣,兵部尚书宇文化及,见过混世王殿下!”宇文化及躬身说道。
“原来是尚书大人,你怎么也在这?”程咬金问道。
食天記
“咬金是这样,之前在朝堂上,宇文大人跟你有些口角之争,本王想着,借这次机会,让你们二人化干戈为玉帛,毕竟,魏总兵一案,的确跟宇文家没关系。”杨广笑着说。
封仙
闻言,程咬金心中已然明白。
看来这次的宴席,是一场双面性的。
杨广的目的是要招揽他,如果他不同意,那么以后就是敌非友。
程咬金可不傻。
在这个时候,就树立强敌,那是给自己找不痛快。
这天下的江山到底谁坐,他不关心,而且他也不觉得,能左右的了历史。
“那是自然,京兆尹许大人已经定案,再且说了,我可从来没有说过,幕后主使,就是宇文家的人。”程咬金回应道。
“呵呵呵……既然如此,那就是误会一场,来,咱们坐下,边吃边聊!”
坐下之后,程咬金看着宇文化及:“宇文大人不坐吗?”
“二位殿下的家宴,微臣哪敢坐。”
“诶,义兄,要我说,宇文大人整日为国操劳,为殿下分忧,这一起吃顿便饭,也无伤大雅吗。”
听到程咬金的话,杨广谨慎的说道:“咬金,有些话可不能乱说,这不是为我分忧,而是为父皇分忧。”
“对对对,瞧我这张嘴。”
“宇文大人,既然混世王殿下让你坐下,那就别拘泥了。”
“多谢二位殿下,微臣,受宠若惊!”宇文化及说完,缓缓的坐了下来。
程咬金心中暗笑。
老东西,现在你做的踏实,等你的弟弟出事,看你还能不能做安稳了。
“咬金,你八岁封王,纵观历史,也是前无古人,以后有什么打算啊?”
“能有什么打算,是父皇赏识而已,咬金只能凭着一己之力,为父皇排忧解难,为老百姓多做点好事了。”程咬金说道。
“不错,以后有什么困难,随时来找义兄,毕竟父皇日理万机,有些小事就不要去打扰他了。”杨广说道。
“有义兄这句话,咬金以后可就不把自己当外人了。”
“哈哈哈……你我本就是一家人,何来外人之说。”杨广笑着说,“来来来,喝酒!”
看到杯子里的酒,程咬金说道:“义兄赎罪,咬金年幼,不会饮酒!”
“咬金,你以为义兄没想到吗?那杯子里的,是义兄特意为你准备的青梅茶,尝尝味道怎么样?”
“有劳义兄费心了。”
程咬金端起斛,说道:“咬金敬义兄一杯!”
二人喝罢之后,杨广说道:“义弟,听闻你智勇双全,这智谋,本王是见识过了,不知道能否让本王见识见识,义弟的武艺?”
“早就听闻,混世王殿下,在山东的威名……斧劈屠夫,力战群雄,微臣早就想见识见识混世王殿下的本事。”
得!
果然该逃的还是逃不掉。
当然,程咬金甚是懂得什么叫欲擒故纵。
他可不会这么着急的就暴露实力。
“诶,咬金今天是客人,客人怎么能在主人的府中舞枪弄棒呢,大不敬啊……”
“无妨,今天高兴,义弟就随便露两手,也让本王开开眼。”杨广说道。
程咬金想了想,说道:“听说宇文大人有一个儿子,勇冠三军,掌中一杆凤翅镏金镋罕逢敌手,我这点三脚猫的功夫,就不丢人现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