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滄海傷田


yaw1v爱不释手的都市言情小說 《劍俠情癡》-第一百零一章、雲香相見看書-bjevf

劍俠情癡
小說推薦劍俠情癡
陆云离开了一会儿,上官飞云叫了一声,“你们三个出来吧。”
秦香,婷儿,和蓉儿一惊,难道是自己被发现了,我们藏的这么远,这么隐蔽,正因为这样,所以秦香才没有看清楚上官飞云的脸,不然她早就跑出去了,要是这样,那这个白衣书生太可怕了。
上官飞云见他们三个不出来,便面向着秦香三人藏身的方向说道,“你们不用藏了,我知道你们的位置,还是出来吧。”
当上官飞云面向着秦香的时刻那一刻,借着月光,秦香看清楚了这是一张多么熟悉的脸,这就是自己朝思暮想的公子。
“公子。”秦香扔掉头上的面纱,向上官飞云跑了过去。
当秦香拿掉面纱的那一刻,一张多么熟悉的脸展现在上官飞云的眼前。
“公子。”秦香扑在上官飞云的怀里,大声的哭了。
“香儿。”上官飞云拍着秦香的后背叫道。
“公子,这是真的吗?这一切都是真的吗?”秦香高兴的哭着问道,感觉这完全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真的。香儿。”上官飞云说道,上官飞云看到秦香身穿青衣,而且丛林中走出来两名青衣女,难道她们就是今晚灭盐湖帮的青衣女?等下问问清楚。
“好了,香儿,别哭了。”上官飞云继续说道。
许久秦香才缓缓地松开抱着上官飞云,然后说道:“蓉儿,婷儿,这就是我给你们说的公子。公子,她们是我的好姐妹蓉儿和婷儿。”
“蓉儿见过公子。”蓉儿说道。
“婷儿见过公子。”婷儿也说道。
上官飞云点了点头。
“公子,这几年你都到那里去了。香儿还以为公子。呸,看我说的是啥。”秦香问道,如今见到公子,见到自己朝思暮想的公子,心情特别的激动和高兴。
“香儿,我们还是先找个地方再慢慢地说来。”上官飞云说道,现在也不早了,差不多再过两三个时辰,天就快亮了。
“是的,公子,我们现在就回青衣谷。”秦香说道。
“青衣谷。”上官飞云疑惑道,这青衣谷在哪里,现在可以完全肯定秦香她们就是江湖上传闻的青衣女,也可以完全确定今晚盐湖帮被灭就是秦香她们三人所为,前些天被自己救下的那个青衣女应该也是青衣谷的人。。。
“公子,青衣谷不远,就是白云峰下面那个山谷,也就是当年公子的掉下那个谷中。”秦香见上官飞云疑惑,解释道。
“哦。”上官飞云说道。
于是上官飞云他们四人往青衣谷方向走去。
陆云离开云山,回到陆家庄,见陆家庄一切安好,看来陆家庄没有人知道自己出去过,也不知道今晚发生的任何事,于是轻轻的推开门,走进自己的房间,放下手中的剑,便躺在床上准备休息,兴许是今晚太激动了,见到自己的大哥,见到大哥就平安无事,心理感觉吃了蜂蜜似的,又回想起刚才和大哥比武的样子,她完全感觉不到大哥的武功到底有多高,有多深,与自己交手,完全没有尽全力,很多时候都只是点到为止,能够三掌就轻松打败妖僧,可想,大哥的武功到底是什么境界,这三年,大哥不知道经历了什么。。。。
上官飞云一行人来到青衣谷,贝儿听到谷主她们的声音忙起来迎接。
当贝儿看到上官飞云忙说道:“多谢公子的救命之恩。”
这下让上官飞云愣了一下。
“贝儿,琳儿,这就是我给你们常说的公子。”秦香高兴地说道。
“贝儿见过公子。”贝儿说道。
秘寶之主 葉天南
“琳儿见过公子。”琳儿说道。
“对了,贝儿,你刚才说我救过你。是什么回事?”上官飞云问道。
“公子忘了,就在前两天晚上,你救的那个青衣女子就是贝儿。”贝儿说道。
“哦。我想起来。”上官飞云有点不好意思地说道。
“公子的武功好厉害。”贝儿佩服地说道。
“你们谷主的武功才厉害的呢?”上官飞云望着秦香说道。
“公子,取笑香儿了,公子如今的武功估计无人能敌。”秦香说道。
“是吗?要是真的无人能敌,我怎么不敢相信。”上官飞云说道,尽管现在的武功修为,自己轻松打败西域妖僧,但能一掌就把武当掌门打败的黑衣谋面人的武功,还有爷爷和姥姥,我能打得过吗?未必。
“公子,我觉得是真的,不然我们三个躲得那么远,那么隐蔽都被你发现了,还有你和那个姑娘交手。。”秦香还没说完就被琳儿给打断了。。
“谷主,公子,我们站在这外面干嘛呢?我去准备点吃的。”琳儿打断了秦香的话,说完就跑开了。
“对,我们去帮忙。”蓉儿,贝儿和婷儿也附和着。
“这几个丫头。”秦香说道。
“对了,贝儿,你有伤就不用去了。”秦香说道。
“对了,贝儿,你的伤不要紧吧。”上官飞云也关心的问道。
“公子,谷主,我的伤也好得差不多了。”贝儿答道。
“公子,我们里面说话,贝儿你也来。”秦香说道。
“是谷主。”贝儿说道。
于是三人进了客厅坐下,秦香给上官飞云倒了一杯水,然后递在上官飞云手中。
“公子,给我说说这三年你是怎么过的。”秦香说道,她很想知道上官飞云这三年来,到底去了哪里。
“其实三年前,那天被极乐教主打下悬崖,我都以为我死定了,不料。。。。”上官飞云把这几年的经过详细地说了出来。听得秦香和贝儿特别惊吓,心惊胆战的。
“公子,你刚才还说谷主的武功比你强,你就在骗我们。”贝儿说道。
“谁在骗人啊。”这时婷儿她们三个端着菜进来了。
“婷儿,蓉儿,琳儿,我在说公子的武功好厉害呢。”贝儿说道。
“哦。”婷儿她们三人把才放到桌上惊愕了下。
“来公子,吃东西。”秦香说道。
“你们也坐下一起吃。”上官飞云说道。
“对了,公子又不是外人,一起坐下吃。”秦香也说道。
众人坐下。
“对了,贝儿,你刚才说公子武功很厉害,快给我们说说。“婷儿说道。
“你们知道谷底倒下那边树林吧,那是公子的杰作。”贝儿说道。
婷儿,蓉儿和琳儿露出惊讶的样子。
“还有,公子是直接从谷底飞上峰顶的。”贝儿继续说道。
三女更是惊讶。
“还有西域妖僧挑战少林,公子三掌就把妖僧打得半死不活。”贝儿继续高兴地说道。
三女完全惊呆了,眼前的公子还是人嘛,那么高的悬崖一跃而上峰顶,还有西域妖僧三掌就把少林方丈打成重伤,少林方丈是少林第一高手,也是中原武林的绝顶高手之一,妖僧的武功道了何种层次,而公子居然三掌又把西域妖僧打得半死不活。那公子的武功到底高到什么程度,难以想象,恐怕剑神也怕办不到。
“原来江湖传闻三掌打败西域妖僧的白衣书生就是公子你啊。”琳儿说道。
“贝儿那是在夸大其词。”上官飞云说道。
“公子,你就不要谦虚了,这些江湖上早就传说了,刚才你也这么说的。”秦香也说道。
“哎。”上官飞云谈了口气。
也是又陷入了片刻的宁静。
贝儿见众人不再说话,便开口说道:“公子,你知道我们谷主为了你差点。。。”
贝儿还没说完,秦香打断贝儿的话说道:“贝儿,你吃饭,不说话,没人当你哑巴。”
贝儿也觉得自己说的话有点不对,便埋着头吃饭。
“香儿,刚才贝儿说你差点为我怎么了,对了白云峰谷底的坟。”上官飞云说道。
“公子,也没什么的。来吃这块肉。”秦香夹了块肉放在上官飞云的碗中。
朱門小嫡妻 星星先生
娛樂梟雄 一燈教主
“香儿,说说你这几年是怎么过的,谷底的坟又是怎么回事?”上官飞云说道。
秦香见也瞒不住,只好一一说给上官飞云听。
众女听着眼睛也不经意留下了眼泪。
秦香说完,眼中的泪花也流了下来。
“香儿,你太傻了。”上官飞云说道,心中也说不出什么味道。
“好了公子,不说这些了。我们吃饭,对了公子有何打算?”秦香擦了擦眼角的泪水说道。
“现在离武林大会只有半个月了,我感觉黑衣门好像有什么阴谋,所以我打算明天就离开这里,赶往武当与王大哥会合。”上官飞云说道。
東方遊龍
“公子,我们给你一起去。”秦香说道。
竹馬在身邊:豪門千億老婆
陪睡的女人
“香儿,你们就不用去了,此次去武当凶险未知。”上官飞云说道,他担心秦香她们的安全。
“公子,香儿曾经发誓这一辈子永远跟在公子身边,做一个婢女,伺候着公子。”秦香说道。
“对,我们几个也永远追随公子和谷主。”众女也说道。
我的雨季女孩 如沫
上官飞云见众人那么坚决,也狠不下心,于是说:“好吧,具体情况我们明天安排。”
重生才不是救世主 名堂多小姐
“对了,公子,我冒昧问一句,今晚和你交手的姑娘是谁啊,感觉她的武功不在我之下,而且感觉她的剑法和我们使的剑法一样,她跟公子你很熟的样子。”秦香问道,刚才陆云扑在上官飞云的怀里的一幕被秦香看到,现在心里有点酸味。
“香儿,她是我的结义妹妹,陆云,现在是陆家庄的庄主。。。”上官飞云把来龙去脉都说了出来。
“原来是这样。”秦香说道。。。
然后众人有说有笑地吃完饭就各自休息去。
上官飞云来到一间新收拾好的房间,放下宝剑,然后躺在床上,想着黑衣人的事情,其实那晚他看到那个刺伤贝儿的那个谋面黑衣人的所用的剑法,是多么地熟悉,一切都有了眉目。于是笑了笑,闭上眼睡觉。

8jn10优美小說 《劍俠情癡》-第九十九章 鹽湖幫被滅-dd396

劍俠情癡
小說推薦劍俠情癡
秦香离开青衣谷后,琳儿就通知了蓉儿和婷儿说了秦香交代的事情。
秦香来到武冈城外的一片树林,这时有两个青衣少女在那里等着她,这两名青衣女便是青衣谷的蓉儿和婷儿。
“谷主。”蓉儿和婷儿同时叫道。
馬賊 安東野
“蓉儿和婷儿,你们还好吧。”秦香关心地问道。
“回谷主,我们都很好。”蓉儿和婷儿同时答道。
校園驚魂1死亡晚自習
“谷主,贝儿的伤不要紧吧。”蓉儿问道。
“贝儿现在有琳儿在照顾她,过几天就可以复原了。”秦香说道。
“对了,谷主,琳儿来信只是说贝儿受伤了,还有让我和婷儿多注意一个拿着长剑的二十出头的白衣少年。谷主,你能给我说详细说说嘛。”
隋朝之英雄無雙
“贝儿那晚跟踪黑衣人,然后进了盐湖帮。。。”秦香把那晚的事情详细地说给了蓉儿和婷儿听。
“这盐湖帮居然也和黑衣人有所勾结,对了帮主,我们今晚去把盐湖帮给灭了。”婷儿愤愤地说道。
“这事不急,对了,那个白衣少年的情况怎么样?”秦香问道。
“回谷主,我们。。。”蓉儿和婷儿同时说道。
“我知道了,这不怪你们,那少年武功那么高强,行踪不定,也难为你们了。”秦香说道。
“对了谷主,刚才听你所说,我也感觉那个少年就是谷主口中的公子。”蓉儿说道。
“谷主,我也这样认为?”婷儿也说道。
“好了,先不说这个,既然盐湖帮与黑衣人有勾结,那我们今晚就去灭了它。”秦香说道。
老板,求放過
“是,谷主。”蓉儿和婷儿同时答道。
于是三人就向盐湖帮方向飞去。
在太湖边上的盐湖帮今晚还是和以往一样灯火通明,但戒备也加强了很多,上次被一青衣女偷偷潜入帮内,现在也是关键时刻,不能出任何差错,所以戒备比以往加强了好几倍。
楚武獨尊
瘟疫刺客 理千愁
毒後養成史
在太湖帮内的大厅中,盐湖帮帮主正在边喝着酒边欣赏着几个女子跳舞,一切看似其乐融融,一切都看似很平静,却还不知大祸即将来临,就在盐帮主尽情的享受着这美好的一切时。三个青衣女也悄悄地来到盐湖帮帮外,这三个青衣女正是秦香,蓉儿和婷儿。
秦香作了一个手势,三人同时拔出手中的剑,跃身进了盐湖帮。接着刀剑声响起,喊杀人四起,凄惨的叫声连续不断,火光四起。
“不好了,帮主。”一个彪头大汉慌慌张张地冲了进来。
“什么不好了,打扰老子的好事。”盐帮主怒道,彪头大汉冲进来打坏了自己的心情。
“帮主,青衣女。”彪头大汉紧张的说道。
“没用的废物。”当大汉进来的时候,盐帮主觉得有事,接着“青衣女”三字落入他的耳朵,他就觉得大事不妙。如今也清晰可以听到外面的杀戮的声音。
于是提起他用的那把大刀,冲出门外,彪头大汉也赶紧跟了出来。
当盐帮主来到门外的时候被眼前的场景惊呆了,遍地都是尸体,几座房子也着火了,唯独没有发现一具青衣女的尸体。还在厮杀,不能说是厮杀,简直是屠杀,场景是多么地凄凉。其实这一切早就注定,上次那青衣女逃脱,一切都注定。
片刻间,盐湖帮的人全部都倒在地上不动,遍地都是残肢缺胳膊的。一个头戴着面纱的青衣女正缓缓地向盐帮主走去,走到离盐帮主不到三米的地方便停了下来。另两个青衣女依旧站在原地。
盐帮主额上指头大的汗珠不断地滴在地上,发出滴答滴答的声音。手紧紧地握着大刀,感觉死亡的气息正在向自己靠近。
刚才那几个跳舞的女子出门看到这一景象便晕倒在地。
“你就是盐湖帮帮主。”秦香淡淡地问道。
“是。我就是盐帮帮的帮主。”盐帮主强行让自己镇定了下便答道。
“可知道今晚你注定要死,盐湖帮被灭。”秦香说道。
盐帮主没有说话,但自己心中明白,多说也无益,只是这一天来的太早,现在特使已经走了。
“你想知道这是为什么吗?”秦香继续说道。
“哼。”盐帮主哼了一声。
“一个人一旦做错了事,就要为错事承受一切。盐湖帮本是江湖一大帮派,可是作恶多端,为祸相邻,但这一切都与我无关,是因为你们盐湖帮还没有达到十恶不赦,可你不该与黑衣人狼狈为奸,重伤我青衣谷的人,明知道青衣谷最恨黑衣人,所以这一切注定着今晚从此以后江湖上不再有太湖盐湖帮的存在。”秦香缓缓地说道。
“不过给你一个活命的机会,说黑衣门到底是个什么样组织,你们的门主,特使都是什么人?”秦香说道。
“呵呵,想知道,我不告诉你,动手吧。”盐帮主说完提着大刀向秦香看去,其实他也不知道特使是什么样的人,更不知道他们口中的门主是何许人,无论说与不说都注定自己难逃一死,青衣女会放过自己?即使放过自己,那黑衣门呢?盐湖帮都完了。还不如选择一战。
“既然你要找死,我就成全你。”秦香话说完,一剑刺穿正举刀劈向自己的盐帮主胸膛。
咚的一声,盐帮主手中的刀掉在了地上。秦香缓缓抽出盐帮主插在胸膛的剑,然后向后轻轻一跃,稳稳地落在蓉儿和婷儿身旁。
一股红色的血像喷泉似地从盐帮主胸口喷出,接着盐帮主不甘心地重重倒在地上。
“蓉儿,一把火烧了这里。”秦香恨恨地说道。当年飞龙寨也是在这样的夜晚,这样的场景被极乐教灭掉的。
“谷主,那几个女子的呢?”婷儿说道。
“把她们弄到安全的地方。”秦香说道。
“是,谷主。”婷儿和蓉儿于是把那几个女子搬到安全的地方,然后一把火烧了整个盐湖帮。
“我们走。”秦香说道。
三个青衣女便向远处飞去,只留下熊熊的大火还在继续燃烧,这场景跟三年前飞龙寨的场景一样,只是一个是被极乐教所为,一个是被青衣谷所为。
当秦香三人离开盐湖帮不久,一个白衣少年在远处看到盐湖帮火光冲天,大喊不好,于是就加快脚步快速跃道火光冲天的地方,看还有没有什么新发现,这个白衣少年就是江湖人称的白衣书生—上官飞云。
上官飞云还是来迟一步,这里除了一片熊熊发火,还有烧焦尸体的问道以外,什么都没有。这一幕跟三年前洞庭湖畔飞龙寨被灭的那一晚很想,只是那一晚是飞龙寨被极乐教主所灭,自己救下了秦香,但今晚这盐湖帮又是被何人所为,虽然这段时间自己从江湖上多少了解到,这盐湖帮虽然在这江湖上名声不好,但势力庞大,到底是何人所为,略微知道盐湖帮不断在蚕食陆家庄,难道是陆家庄所为,但不应该啊,现在的陆家庄完全没有这个实力,于是确定在这周围再仔细找找,看有没有活口。
上官飞云在不远处的芦苇当中发现了几个女子,明显是被人敲晕了的,于是上官飞云去把这几个女子叫醒,看看他们知不知道是什么人所为。
“姑娘,你醒醒。”上官飞云摇着一个女子喊到。
这个女子慢慢睁开眼睛,看到一个白衣少年拿着长剑,立马吓得坐了起来,浑身发抖,卷缩着小声喊到:“别杀我,别杀我。”
上官飞云连忙说道:“姑娘,你不要怕,在下没有恶意,在下只是想问下这是什么人所为?”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这个女子明显受到惊吓,口中只是念着。
“青衣女,青衣女。”这个女子小声害怕的叫到。
“青衣女是谁,难道是青衣谷,这青衣谷又在哪里,难道是陆家庄所为。”
“姑娘,你把她们几个都叫醒吧,等下大火烧到这里,到时候你们想走也走不了。”上官飞云说道,现在醒了一个,等下自己走了以后,这个姑娘会叫醒他们的,其实也不用担心这火会烧过来,因为这里的芦苇荡离大火还是有一片空旷的隔离带。
上官飞云见这个姑娘还是很害怕的样子,于是摇了摇头,然后离开了芦苇荡。
上官飞云离开芦苇荡以后,想探一探陆家庄,顺便去看看陆云。
上官飞云来到陆家庄,躲在陆家庄的房顶上,上官飞云不知道他现在所在的房顶就是陆云的房间,上官飞云在陆家庄的呆了半天也没有什么动静和发现,陆家庄没有灯光,除了一些巡逻的护卫以外,没有其他任何人,也没有发现其他异常的行为。
上官飞云于是决定离开陆家庄,这深夜去打扰陆云也不好,还是白天去找陆云,去找陆云也不好,到时候不便自己行动和计划,等处理完了,以后再来找陆云便是,不知道到时候陆云见到自己会是什么反应,还有欧阳雪,丝丝姑娘,也不知道小梅现在怎么样了,由于上官飞云想得比较出神,一不小心把瓦片弄出了一丝轻微的响动,赶紧的离开,于是上官飞云便轻轻一跃,便离开陆家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