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炮灰修真指南


火熱連載小說 炮灰修真指南 線上看-第七百七三章展示

炮灰修真指南
小說推薦炮灰修真指南炮灰修真指南
“哟,终于会开口说话了?”
张依依满脸都是笑意,手上的动作却是一点都没停,化仙水应该怎么收还是怎么收。
毕竟这两年多她是真的没在这里头少受罪,一次又一次频死,一次又一次缓过最后那口气。
虽说大半的苦楚是她蜕变之路所毕竟承受的,可也有小半却是这口化仙潭看她不顺眼,额外更多加之于她身上的。
恩归恩,仇归仇,这一点张依依向来算得最是清楚。
而她手中的小翠正是当年万顺仙王还被困时送给她的仙宝葫芦,里头除了装了一些华仁天狱湖中浓缩的的腐蚀之水外,这些年放在她身上还真没有起过什么旁的作用,不是长期的处于沉睡,便是她的确也没哪些地方可以用得上这宝葫芦。
直到自己转仙体为神体正式落定那一刻,万星盘传念提醒她,可以用她手中那个还算闲置的绿葫芦再装上一些化仙水以后备用,张依依这才想起自己还有那么一个好东西。
果然,小翠不愧是小翠,连化仙水都能装,还自觉的将葫芦里的空间分成了几份,半没有让化仙水与当年储存的那些超浓腐蚀湖水混到一块,用起来省心得很,还十分能装。
“啊?我能说话了?”
化仙潭这才惊讶地发现自己竟然可以像人一般开口说话了,顿时又惊又喜,一时间都忘记阻止张依依偷盗它化仙水的动作。
不过,它就算阻止也是白搭,有着万星盘在那边上呆着,张依依如今更加不怕它,化仙潭做什么都不过是无用的挣扎。
“是啊,能说会道的,看来这两年多你为了化我可是没少下功夫本钱,连带自己都跟着晋级了。恭喜恭喜!”
张依依的两声恭喜终于把化仙潭从惊喜之中重新拉回了现实,而现实便是,就这么片刻的功夫,它潭中之水已然被那破葫芦再次装走了差不多两成。
熱門小說 炮灰修真指南 青蓮樂府-第七百七三章推薦
“别装了别装了,再装我就什么都没有了,好歹你也是靠我才化仙为神,你可不能恩将仇报了!”
化仙潭的声音都快哭了,别提多么的委屈。
非常不錯都市异能 炮灰修真指南 愛下-第七百七三章
想起自己这两年多来憋足了劲想要给张依依一个最狠最难忘记的教训,结果真正受了最狠最惨教训的反倒是自己,啥子气都没出还生生少了那么多的化仙水,光是委屈哪里足够表达它的心情。
“行啦,瞧你这出息,这不是没装了吗?”
张依依也没太过份,已然收了手:“放心,虽说这两年多你那折腾劲的确太过,但最终的确是我占了你的便宜,所以自然会补偿于你,不会白白承你这因。”
说完,万星盘直接释放出了体内一缕鸿蒙之气,主动给了化仙潭。
人氣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炮灰修真指南 愛下-第七百七三章閲讀
这一下,可不仅仅只是闻个味那么简单,而是真真切切的得了被万星盘炼化吸引为己有的一丝鸿蒙之气,于化仙潭来说,简直就是万万年都不曾想过的白日美梦,且美梦就这么一下子成了真。
于是乎,它哪里还顾得上自己损失掉的那几成化仙水,哪里还想得想与张依依的那点恩怨情仇。
在万星盘眼里看来只那么一丝丝少得不能再少甚至于可以算是近乎于无的鸿蒙之气,落到化仙潭的头上却是天大的造化都不止。
别说损失了几成化仙水,就算这会儿张依依再收走一半这也不会有丝毫心疼,毕竟得了这丝鸿蒙之气吸收炼化后,之前那点损失根本算不得什么,到时几十倍几百倍的补偿回来都将不止。
“你记得告诉小潭子一声,没让它消失挪地之前,就呆在这里哪都别乱跑。”
出了化仙潭,张依依拍了拍万星盘,示意小盘子叮嘱一下化仙潭听话一点,毕竟接下来她的目标是想找出那方剑壁,却又不希望迟些找到新的又丢了旧的。
万星盘对于张依依这明明取名废却偏偏毫不自知随口给人取名的习惯倒也并不在意,反正小潭子不会比它这小盘子好听一个级别程度就成。
微一晃动,万星盘直接表示没有问题,在它在,即使化仙潭就是灵智再低再没脑子,也不会蠢到不听吩咐的份上。
不然它能送出鸿蒙之气,便也能收回,甚至于更能让化仙潭吃不了兜着走。
一人一盘很快没有再关注万星盘,倒是极有默契的朝着那方瀑布下方而去。
虽说自己机缘之下已然化去仙身铸就神体,从这一刻起正式由仙道改走神道,的确为大喜一桩,但张依依这会儿功夫早就已经平复心绪,当然不会忘记自己最初来此为的是什么。
寻找第十重天,寻找古神一族有关的种种,是以化仙转神后,她更不会再浪费时间,而是继续要做之事。
她心中也清楚,因为脱仙铸神体的缘故,自己此时已经错过了离开混元秘境的时机,瑛与苏虹找不到她估计没少操心。
精品玄幻小說 炮灰修真指南 線上看-第七百七三章熱推
好在张阳还在混元仙州州府城内,等瑛与苏虹回去看到张阳平安无事后,定然也将知道自己并非出了意外死在了秘境之中才不得而出。
反正都已经错过了离开的时间,张依依倒是安安心心地留下来专心寻找第十重天,寻找这处秘境内与古神族有关的东西。
若是之前已经有七成把握,那么经由脱仙身转神体之后,她便可以完全确定,与古神族旧地最为密切相关的人与物,必定就在混元秘境之中,就在那第十重天内,而这里,定然能够找到通往第十重天的路!
“小盘子,要么你再主动去瀑布四周转转?”
站在瀑布正前方,看着那未落地便齐齐消失的水流,张依依再次将重任交到了万星盘之上。
若是许词所说的那方剑壁一旦现身的话,大概位置应该就在瀑布水流背后,不过靠她自己已经找了不知多少回,用了各种办法都未曾让那方剑壁显现过。
想来万星盘既然能够把隐没的化仙潭诱出,那么对于同样神出鬼没于这里的剑壁说不定也有同样的吸引效果,只不过他们都得更加耐心一点,毕竟剑壁貌似要比化仙潭出没次数明显少得多,但相应的一旦出现蹲在外头的时间也要久得多。
万星盘瞬间便理解了张依依对它所说的转转是什么意思,也清楚它如今这主人是拿它当成钓鱼的诱惑来使。
它倒没觉得自己是大材小用,而事实上万星盘也与张依依一般希望尽快找到第十重天,希望能在那第十重天内看到它所希望看到的一切。
万星盘的记忆依然没有完全复苏,可身为古神族族宝,关于它的使命与责任却并不会因为某些记忆的缺失而减少。
化仙潭内的转灵阵是唯有古神一族才会布会用的专属阵法,而专程设于一方化仙潭中,明显便是用来替古神族人化仙身铸神体所用。
这样的大手笔,不是当年古神族前人所为,还能是谁。
是以得了张依依指令后,万星盘果然如言照作,细细地绕着瀑布四周来回转悠,甚至于主动放开主体星盘上一些气息,好让依依最终想找的那处神出鬼没的剑壁可以更好的闻闻味道。
万星盘想不到那么复杂,但既然化仙潭格外喜欢鸿蒙之气的味道,想来那方性质差不多的剑壁亦是如此。
这一回,张依依更是耐性十足,比着当初万星盘诱出化仙潭时更加足!
她隐隐觉得,能否进入第十重天的关键还是在她自己身上,而如今她已对铸就神体,或许离进入第十重天的契机已然只差那临门一脚。
半个时辰后,张依依坐在一旁大石上神色不改,万星盘也依然不急不慢地转悠。
一个时辰后,张依依对于自己的钓鱼行动仍然有着莫名的自信。
又一个时辰过去,就在万星盘自己都转悠得有些怀疑自己时,那条瀑布终于有了异动。
只听“轰“的一声音,半空中的瀑布水流却是突然一分为二,原本一垂直向下的流向生生在中是被截改为左右往旁边引流而下。
一方石壁出现在瀑布水流生生被截断的那块中间好不霸气,石壁上面还有着一道又一道剑气所刻画下的剑痕,阳光之下那些剑痕顿时如同活了过来一般化为剑龙冲天而走,绞落满天星辰。
“啧……果真霸道!”
就在刚刚那一瞬间,张依依的心神也险些被那些剑痕影响到,连忙稳住凝神,这才从刚那险些令她坠入其中无法自拔的画面中跳了出来,没再受到影响。
一个恍神的瞬间便足以杀人于无形,张依依对于这方剑壁上的那些剑痕又有了新的认识。
这些剑痕都不知道已经过去了多少万万年,即使如此光是猛的看上一眼却还能有着如此之强的杀气威力,可想而知当年在这里留下这些剑痕的剑主又将是何等强悍恐怖。
“啧……哪家不懂事的后生,竟敢扰吾清梦!”
剑壁开了口,苍老低沉的声音带着几分没睡醒的不悦,当然还有明显模仿张依依的那一声音“啧”字。
见状,张依依顿时很是好奇地问道:“您是这块剑壁之灵,还是那些剑痕之魂?”
她记得许词可没说过观摩十年剑壁上剑痕之期间,有任何其他声音出现过,顶然也就是借着机缘观摩之中参悟一星半丁,如许词所言也足够在剑道造诣上受益无穷。
所以当剑壁出现,又听到对方还主动出声时,张依依自是更加好奇起来。
“啧……还是个刚刚脱去仙身铸成神体的小家伙,难怪胆子这么大,连吾大梦之中也敢吵醒。”
那道声音根本没有回答张依依那种弱智的问题,径直说道:“算了,既然你能将吾从大梦之中吵醒,那也是你的本事,照规矩来就成,让你边上那块星盘多付点鸿蒙之气便可。”
“规矩?什么规矩?”
张依依很快意识到此时应该不是剑壁自然显现的时候,所以当年许词应该正是恰巧碰上了对的时机才顺利的在此观摩参悟了十年剑痕,顺顺当当什么多余的要求也没有,当然那也仅仅只是一场普通的观摩参悟而已。
没钱看小说?送你现金or点币,限时1天领取!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免费领!
“啧……不是你那块星盘主动叫醒吾的吗,怎么你们竟然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那道声音顿了顿,片刻后似乎想到了什么,突然笑了起来道:“不会吧,堂堂万星盘竟然不记得来这里是做什么的?有意思有意思,不过误打误撞的你们竟也没走歪路,倒真是冥冥之中自有注定。”
“你的意思是,这里的种种,万星盘本应该知晓的?”
张依依很快明白了声音所言的潜在意思,不过一想到万星盘本就是古神族宝,只不过因为曾受创极其严重如今当然不比当初全盛之时,有些东西不记得了也是正常。
“让它多给吾两口鸿蒙之气,给了吾自然什么都告诉你。”
那道声音这会儿早就没有睡意,张口便管万星盘要鸿蒙之气,明明没有半点身影显现,可就是一下子让人听出了趁火打劫的兴灾乐祸的笑意。
鸿蒙之气对于万星盘有多珍贵多重要,张依依再清楚不过,那声音一开口就是以口为单位,比起化仙潭得一丝就满足得乐翻天来,这可真是心有多大,胆就有多大。
“那还是算了。”
张依依直接拒绝了那道声音的宰客行为,径直朝着万星盘说道:“小盘子,咱们还是再去问问小潭子算了,想来这里的种种小潭子肯定也知道的,大不了再给小潭子一丝鸿蒙之气,想必小潭子就算不知道也会想方设法帮我们打听到的。”
万星盘自然是听张依依,甭管张依依是真的算了,还是假的算了,反正星盘之主的话,它都会毫无异议的照做。
“等等,什么小潭子,你是说那方蠢得要死又没用的化仙潭?”
见张依依带着万星盘当真扭头就要走,那道声音立马将人叫住道:“别急着走呀,吾敢保证那口灵智都没怎么完全显化齐全的破潭什么都不清楚。你们还往它身上浪费鸿蒙之气,真是大可不必。这样,吾也不要两口,让万星盘随随便便给一口就成!”

snqyp熱門都市异能小說 炮灰修真指南討論-第七百五一章相伴-crwnk

炮灰修真指南
小說推薦炮灰修真指南
张依依考虑了一小会儿,最终还是决定以自己的微不足道的一丝功德,同蜥蜴怪交换那个混元秘境最大的秘境。
毕竟蜥蜴怪要的功德的确很少很少,少到对张依依而言完全可以忽略不计,只不过若是蜥蜴怪用来交换的大秘密水分太多的话,那就别毛都没有一根了。
“在混元秘境里头,除了所有人都知道的三重天以外,还有着谁都不知道的第十重天!”
蜥蜴怪神神秘秘地传音,传音之前还特意加持了防御,好似生怕这个天大的秘密会被人偷听去。
“第十重天?你确定不是第四重天?”
张依依纠正着蜥蜴怪极其明显的逻辑错误:“还有,既然谁都不知道,那你又是怎么知道的?确定这就是你要说的秘境最大秘密?”
左边右边 窝窝牛
“你不信?就是第十重天,不是第四重天!四是四,十是十,十和四我分得清,你真没骗你!它就叫第十重天,中间没有四五六七八九重天了!”
蜥蜴怪可不想错失即将到手的转赠功功德,连忙费心解释道:“至于我是怎么知道的,那是因为几百年前有一回我做梦,在梦里,神魂曾无意间进入过第十重天。真的,我发誓绝对没有骗你,只不过在梦里我也没有真正进入到第十重天内部,只是在那块竖着的巨大天门外溜达了一小会儿就被强行推了下去。被推下掉落的过程中,我清楚的看到了第三重天,第二重天,最终回到第一重天,然后梦醒了。第三重天上面就是第十重天,没有别的了!真的,信我信我!”
见张依依沉默的看着它,却是并没有任何表示,蜥蜴怪只得硬着头皮继续说道:“而且我那可不是简单的做梦,那是魂游之状,也算是我的神通之一,所以混元秘境真的有三重天外的第十重天,而且那道天门之外,我闻到了跟你身上类似的香甜气息,我觉得第十重天里头可能与你存在某种关联,所以我才将这个秘境告诉你的。”
是吗?你确定不是为了想要我身上的功德所以才告诉我的?
张依依暗自腹诽。
“我身上的香甜气息具体是指什么?”
但很快,她脸上神情微微有了些变化,似是想到了什么。
“呃……具体我也说不清楚,大概差不多就是功德这一类的味道。”
蜥蜴怪还真没法用言语形容出那种感受,但张依依身上有那么多的功德,整个人当然是香甜无比的。
一听是功德,而不是神族的气息,张依依第一反应是有些失望的。
重生淑女本色 十柒妖
关门,放相公
毕竟她第一反应觉得蜥蜴怪所说的第十重天可能跟古神族有关,但若只是类似功德的气息,这种可能性便降了至少六成。
不过,既然混元秘境有着几乎所有人都不知晓的第十重天,第十重天里又到底都有些什么,张依依自然想找到并进入探上一探,毕竟万一与古神一族有关呢?
“你知道怎么进第十重天吗?”
片刻后,张依依询问了新的问题,而这问题一出,倒是默认了自己相信蜥蜴怪所说种种。
蜥蜴怪摇了摇头,生生引起一阵大风:“不知道,我也是机缘之下以梦而魂入,我想大约有缘之人才能进吧。你看着就像有缘人,毕竟你身上香甜的气息跟那里头散出来的味道很像,真的!”
为了那一丝功德,蜥蜴怪也是拼了,什么好话都说得出来,不过它也没有胡说八道,它是真的这么想的。
张依依跟以往那么多年进来的修士都不一样,要是她都找不到第十重天的话,那么混元秘境这个最大的秘密恐怕只能永远的埋藏掉,谁都扒不了。
当然,第十重天将会如何,蜥蜴怪并不太在意,它所在意的无非就是功德而已。
“成吧,这是你的了。”
见的确再问不出旁的东西,张依依也没拖拉,抬手之间一缕功德从指尖流出,径直飞入了蜥蜴怪的眉心处。
【领现金红包】看书即可领现金!关注微信.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金/点币等你拿!
她送的不多,但足够蜥蜴怪三年后用来抵抗天雷时减轻痛苦,如此一来,两人之间的交易也算是清了。
“多谢多谢,你可真是个好人!”
蜥蜴怪扭着身子很快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小到正常体态,得了人家的功德,当然得主动把路给让出来。
听到好人这两个字,张依依也是好笑不已,或许蜥蜴怪以后不用叫故事怪,直接叫马屁怪也成。
临走之前,她突然想起了方可,顿时扭头问道:”既然你现在达成所愿了,那再逮到其他修士时还要继续听故事吗?”
“听呀,这也是我修炼的一种途径,干吗不听。”
蜥蜴怪理所当然地点了点头,只不过往后的故事想要合它心意,得它一声好的评价可就更难了。
“之前你给我看到的那个修士方可,方便的话就让他一直给你的分身讲故事,讲到三年后秘境自行对外关闭为止。”
张依依对方可这人可不仅仅只是印象不太好,更为主要的是,她曾在方可身上感应到了对她一瞬即逝的恶意。
“方便,太方便了,本来他故事就讲得乱七八糟的,合该多练习练习。”
蜥蜴怪一口便应了下来,这么点儿顺手之事用来交好一个功德大佬,何乐而不为,反正那也是它的日常修炼,逮谁不是逮。
高高兴兴地送走张依依后,蜥蜴怪再次隐没于空旷的荒原之间,静静地等着下一位讲故事人出现。
而没有特意束缚阻拦后,张依依只花了半天功夫便顺利且快速地穿过了荒原。
灵气渐渐变得浓郁起来,但这里依然没有仙气,或许在第一重天里,应该都只有灵气本无仙气,区别只在于不同区域多或寡了。
TFBOYS我與妳星空下
越往中心区域方向走,草木也越来越繁茂,张依依放慢了速度,碰到还算不错地才地宝,也会特意停下来摘采,虽说她自己用不上,但拿回去给宗门用来炼丹却都是些很不错的辅料。
“无羁道友!”
刚得了几十株至少五千年以上的烈焰花,张依依心情颇是不错,这烈焰花可是炼制极品疗伤丹的好东西,五千年以上的品种在仙界也不多见,没想到混元秘境这片小山谷里就跟野花一样到处都是。
除了小山谷外有一处天然的迷阵掩饰以外,这么多的烈焰花竟连守护妖兽都没有,倒是让张依依大大捡了个便宜。
她只采摘了五千年以上份的,其他的继续长在秘境里,给将来入秘境的后来者留点念头与好处。
刚出小山谷,张依依便听到有人叫她,神识探去,发现急冲冲朝着她奔来的是另一外宗修士孙真。
孙真看上去情况并不太好,手上脸上都有伤口,像是被什么东西咬的,整个人狼狈得不行。
“无羁道友,太好了,真的是你!”
没一会儿功夫,孙真便到了张依依跟前,虽说很是狼狈,但他见到张依依后却是意外而兴奋,不像是被追杀劫后余生。
“孙道友,你这是干了什么被咬成这般?”
张依依发现孙真身上的咬伤应该已经是经过了简单处理的,但都到了真仙之境,而混元秘境第一重天内也应该没有太过厉害的存在,能够伤成这般也着实不易。
“无羁道友见笑了,不过孙某这伤受得不亏,哈哈!”
孙真跟个傻子似的笑得不知多开怀,不知情的人还以为他不是受了伤,而是捡了天大的便宜。
我成為崇禎以後 鱘魚
当然,很可能是真的捡到了大便宜。
但张依依倒没打算过多追问,毕竟秘境里头各人有各人的机缘,看孙真这样是得了好处的,她当然没必要细问,免得人家以为她想打探夺宝之类的。
谁知她不开口问,孙真自个却是主动道出原由:“无羁道友有所不知,孙某刚进一进秘境便直接栽到了一处赤尾蜂的老巢里,差点儿没给那些赤尾蜂给生吞掉。不过却也因此因祸得福,在那里头弄到了两株上好的伴生赤尾蜂草,光是这两株伴生赤尾蜂蓝,孙某这一趟混元秘境的报名费就差不多回来了。”
“那倒是不错,恭喜孙道友了。”
詭發屋
张依依听后,并不眼红人家的收获,也没打算也孙真结伴同路,毕竟他们是真的不熟,见没什么事便想着先行走人。
但没想到孙真再次将她给拦了下来,察看四周的确无人后才压低着声音继续又道:“无羁道友有所不知,在那窝赤尾蜂边上,孙某还发现了更好的东西,只不过凭孙某一己之力,很难成功到手。孙某本来为了安全着想是打算放弃了的,不过既然在这里碰上了无羁道友,便说明那东西合应与我们有缘,不知无羁道友可有兴趣与孙某合作?到时咱们二一添作五平分,定然不会亏待了道友。”
张依依没想到孙真竟想与她一并合作夺宝,微一思量便直接拒绝道:“多谢道友好意,不过我这会儿还急着去寻朋友汇合,不好在这里久留,孙道友可找其他更合适的人选合作。”
不打算去,自然问都不会问那更好的东西指的是什么。
更何况说句实话,她与孙真除了是一起进来的外宗人氏这一点相同点外,其他当真半点交情也无,换成是她发现了什么特别好的宝物又需要帮手的话,肯定不会逮着人就去,绝对得找自己信得过的才行。
他这般,也不怕随便带了人过去,最后反倒是把自己的命给交行到对方手里。
“极乐果!是极乐果!”
绝对秒杀 醉民
孙真生怕张依依就这么走了,情急之下脱口便将那更好的东西道了出来。
极乐果这个名准确来说有些货不对板,因为这东西可不是让人快乐无忧的,而是让人突破极限用的。
越是高阶修士,使用此物效果越好,某种意义上来说,极乐果比破障丹更好,因为服下它不会有任何的负作用,将来再晋级也不会受到影响。
美女劫
是以,如果真的是极乐果的话,那就真不是一般之好的宝贝,也难怪孙真表现得欣喜至极。
“第一重天只有灵气连仙气都没有,这样也能够孕育出极乐果这样的仙界至宝?”
张依依冷静而明确的表示质疑,根本没有一般人听到极乐果后狂喜的常态:“孙真人是不是看错了?”
“不可能,绝对不会看错,虽然当时隔得有点儿远,为了躲赤尾蜂的围攻也逃得有些快,但我绝对没有看错,就是极乐果!”
孙真伸出了四根手指:“四个,整整四个极乐果,就长在手臂粗的紫晶肉灵根上,四个都已经成熟了,正是采摘的大好时机。说句大实话,要不是这次我孤身进来,谁都不熟,也就是与咱们几个同进的外宗人氏者有过点头之交的话,我也舍不得将这么好的极乐果分出一半来。毕竟那东西就在那儿,耽误得越久,指不定会有其他混元仙宗的弟子发现,到时他们同门联手,极乐果可就跟我半点关系都没有了。”
张依依的实力,孙真是见识过的,能够所那块巨石破得跟堆碎石头一般,带上这么个大好助力一起前往,顺得得到极乐果的机率将大大提高。
这般一想,分出一半给张依依,他也没那么心疼了,好歹自己到时还能留下两个。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张依依若是再拒绝反倒有刻意甩开孙真,迟点儿自己再找人过来独吞极乐果的嫌疑,毕竟在这秘境里头,她是有好几个完全可以信任同时实力又极好的同伴朋友。
“那就先去看看,不过丑话说在前头,若是太过危险的话,我是宁可不要也不会强取的。”
张依依径直说道:“如果孙道友不同意的话,就算了,你也不用带我白跑一趟,免得最后极乐果被其他人发现抢了先,到时孙真人还怀疑是我故意借由你知道东西的下落,却反与旁人合谋绕开你吞了东西。”
………………………………
感谢包二丫的万币打赏,这一章为包同学单独加更,晚些还有一章今天的正常更新,么么哒~~

p7mpz人氣都市小说 炮灰修真指南-第七百五十章閲讀-5ew1a

炮灰修真指南
小說推薦炮灰修真指南
“啊……他这是重讲几回了?”
看清画面中可怜巴巴的挨罚者竟是方可后,张依依莫名觉得自己的语调都带着几分看热闹的兴灾乐祸。
见方可因为舍得不再出一件仙器抵罚,只能被动承受蜥蜴怪分身一尾巴之力,她都觉得疼得慌。
没想到方可也同她落到了同一地,直接撞到了蜥蜴怪分身手里,而且貌似这人一进秘境便倒了霉,并且到现在也没看清形势,也没太将蜥蜴怪的特殊神通当回事。
只是惨叫实在太过真实感人,真仙之体落到蜥蜴怪手里挨起揍来,显然也不是那么耐扛的。
“重讲五回了,你好像不太喜欢他?”
蜥蜴怪收了画面,很是不解地说道:“你们不都是一伙的吗,身为同门怎么一点儿同情心都没有?”
“我跟他可不是同门,对了,若是讲的故事一直得不到你特别好听的批语,是不是就得一直讲下去?”
张依依觉得蜥蜴怪对她的态度明显比对方可不知好多少,人家都罚了好几轮了,她这还没正式开始讲故事,小怪物还左一句右一句的同她闲聊,可不是区别对待吗。
“不是同门吗?往年来的不都是混元仙宗的弟子?这一次怎么有例外了?”
蜥蜴怪虽觉得有些奇怪,不过也没有深究打打算,转而说道:“不是就不是吧,反正谁来都一样,我只管听故事就成。如今的修士真是一代不如一代了,讲的故事乱七八糟的,一点儿都没意思,之前好多人一讲就是三年,直到秘境强行关闭时,他们被主动踢出去这才结束。不过我可是看好你哦,一看你就像是个会讲故事的人,讲出来的故事肯定比旁人讲的要有味道得多。”
啧,一讲三年呀,可真是一个惨字了得,估计出去之后再听到故事两字都会条件反射直接呕吐吧。
她这是碰上了个故事怪了,怪不得如此庞大的身躯里头装着奶娃娃的声音,看来本就是一个幼稚的灵魂呀,否则哪个怪物一天到晚只想听故事呢。
可张依依从来就不是一个擅长讲故事的人,为了不让自己如同方可一般一遍又一遍地被蜥蜴怪处罚重讲,她觉得可以好好想想,看能不能找到取巧点。
“要不,我还是直接跟你打一场算了,毕竟讲故事我是真没天赋,但打架不同,哪怕这是你的地盘,多打几百回合,就算吃点亏,也总有办法杀出一条血路来的。”
张依依弹了指手中的虚无剑,剑鸣之声音无比悦耳,明显是在附和着她的话。
她就不信,历年历界所有落到蜥蜴怪手里的修士通通都这么听话配合地讲故事,修行之人哪怕被强行压制得死死的,却也少不了几个宁死不讲的暴脾气。
“打什么打,你一个仙子成天喊打喊杀的像话吗?进来之前你们负责的头头没告诉你们不要在这里头乱杀生吗?”
蜥蜴怪虚张声势地嚷嚷着,睁开的那只眼睛却是不敢直接张依依手中的虚无剑:“算了,看在你不是坏人的份上,我再给你一个别人都没有的好处,但凡你讲的故事令我满意的话,不仅可以顺利离开,同时还能得到我给的一份奖励,大奖励!”
见状,张依依不由得笑了起来。
这可真是个欺弱怕硬的怪物,发现碰上的不是那么好啃的硬骨头,便一退再退,从坏人到勉强不算坏人,再到如今的不是坏人,还外加一份大奖励,小怪物能屈能伸前途可期啊。
“什么大奖励,说来听听。”
她一副考虑考虑的模样,终于把虚无剑给收了起来,露出一抹慈爱的笑意:“要是拿些垃圾来应付我的话,就是你让我走,我也不走了。”
不走了当然不是继续讲故事,而是打打杀杀吗,反正她有三年大好时光,倒是不介意在小怪物这里多停留停留。
虽然她会听从混元仙宗金仙负责人的提醒,在这里头能不杀秘境里的生灵就不杀,但不杀死可以杀伤、杀疼、杀得它哭爹叫娘生不如死呀!
“别,我肯定不会拿垃圾应付你,看你笑得这么凶残,就知道你又在威胁我,哼!”
蜥蜴怪奶声奶气地哼了一声,在张依依面前还真是没什么原则:“放心啦,对我而言,你天生就是个讲故事的,不然的话我能跟你废这么久的话?要不是看在你……”
说到这,它突然停了下来,而后那只睁开的眼睛连着眨了好几下,颇是有些心虚道促:“好啦好啦,你就赶紧讲故事吧!”
“……”
张依依好像又发现了点儿什么,对于蜥蜴怪来说,她果然是不同的,原来这真不是她自以为是的错觉呀。
可既然都是讲故事,为何蜥蜴怪像是格外期待她的故事?
逼婚厚爱:天王的蚀骨宠妻。
难道说从她嘴里讲出来的故事有会特殊之处?
偏偏蜥蜴怪还不能明言或者暗示,这种情况莫名地让她想起了一些精怪即将化形时主动找人问问题借言化形的传说。
“你看我像什么?”狐狸精模仿着人的打扮举动,朝着它碰上的第一个人询问。
若是那人说它像人,那么狐狸精则会真的越来越像人一般变化,化形成人。
但若碰到的那人没有说出它像人这样的话来,狐狸精便无法借助到这份言力化形成功。
所以,蜥蜴怪的情况是不是也有类似的困扰,需要借助他人讲出来的故事之力助其完成某种蜕变,达成某种目的?
张依依在脑海里快速做分析着种种可能性,如此一来她讲故事的方向才能够确定。
少年舜帝
等同于大乘境的蜥蜴怪,应该早就已经化形,所以除了化形以外,蜥蜴怪如今最希望得到的是什么?
等她的目光在蜥蜴怪身上来回扫过三遍后,张依依猛地想到了什么,陡然间变得底气十足起来。
“听好了,我要开始讲故事了。”
蜥蜴怪的神情果然立马变了,变得激动而期待起来,甚至于看向张依依的那只眼睛都好像含着光似的。
结果,不过十几息的功夫,张依依便讲完了她那一句话的故事,没有跌宕起伏,也没有新奇瑰丽,但偏偏就是这一句话的故事,竟是让蜥蜴怪感动得稀里哗啦,连连称道这可真是他有史以来听到的最好的故事!
情鎖花心小無賴
【看书福利】送你一个现金红包!关注vx公众【书友大本营】即可领取!
“你可真是太聪明了,更是个绝世大好人,你是天生的故事大王,多谢你的好故事,多谢!”
因着张依依故事言力,蜥蜴怪直接突破了快万年的瓶颈,哪怕张依依最后的故事设定是它三年后才正式成仙,但万年都枯等了,倒也不差最后这丁点的三年之短。
没错,张依依的故事只有一句话:从前有一只爱听故事的蜥蜴怪,让一个叫张依依的女修讲故事给它听,张依依把故事讲完后,蜥蜴怪立马便突破了困扰它多年的瓶颈,最终于三年之后正式成仙。
至于张依依为何要设定三年后才成仙,而不是现在突破了瓶颈直接晋级成仙,估计是不想给她自己找麻烦,所以蜥蜴怪没有丁点抱怨的意思。
张依依瞬间便察觉到了蜥蜴怪气息的变化,大乘最后的瓶颈就这般被直接冲破,看来她讲的故事当真是个极好的故事,不好的话又怎么可能助其寻到突破瓶颈的契机?
一切都印证了她的猜测,好在自己留了点儿心眼,故事里设定蜥蜴怪正式成仙是在三年之后,不然一下子让对方心愿悉数达成,她这个讲故事言祝者可就真的完全没有了利用价值。
“不用谢,你觉得故事好就好。”
张依依笑了笑,有些不解地说道:“其实你想听的故事内容也不是太难猜,难道从前这么久以来,一直都没有进入秘境的修士说中你想要的故事内容?”
血族 棋子儿
照理说不应该,毕竟能进入混元秘境者,都是混元仙宗最有拔尖的一拨弟子,总不至于蜥蜴怪那么倒霉,碰上的都是那些最蠢的吧。
已通过故事心想成真,蜥蜴怪倒也无需再刻意回避某些内容,不必担心自己提前泄露而令故事失效:“当然不是,但从他们嘴里说出来和从你嘴里说出来,效果哪里一样!”
这么说吧,从前就算有人也说出了类似的祝福故事,但那些人加起来也只是让它积累了一些突破的希望,而张依依刚刚一人之言,便直接令它冲破了瓶颈,这是萤火与太阳的区别啊,真不愧它苦口婆心、威逼利诱说道了半天才让这怪姨姨主动开了金口。
也是,神明之口与普通仙人之口又怎么可能相同,这一次能够碰上张依依到它的地盘,也着实是它的机缘与气运。
张依依瞬间听明白了蜥蜴怪的意思,合着自己这是早就被这小怪物盯上了,难怪打一开始她就觉得蜥蜴怪怂得一批,原来是有求于她只不过不敢明着开口,也不能暗示泄露罢了。
“成吧,你高兴就好,现在故事讲完了,你是不是应该把给我的大奖励拿出来了?”
她倒并不介意蜥蜴怪利用她,毕竟这家伙也不是什么大奸大恶的精怪,碰上了也算是有缘。
不过该得的报酬还是得拿,谁让蜥蜴怪自己也说了,就算是一样的故事内容,可从她嘴里说出来却是跟从旁人嘴里说出来完全不同。
没见她这一说完,蜥蜴怪便直接突破了瓶颈吗,三年后成仙更是铁板上钉钉妥妥的,她这份报酬拿得理所当然,心安理得。
“给给给,当然得给!”
见状,蜥蜴怪原本一直闭着的左眼,却是突然睁开了一下。
而就在它的左眼睁开之时,一颗拳头大小的红色内丹直接从里头飞了出来,飞到张依依面前。
緣來天不管
“送给你了,这可是真正的神兽凤凰内丹,这奖励够大够有诚意吧?”
蜥蜴怪左眼已经闭上,但一直睁着的右眼却是流露出了恋恋不舍:“要不是我跟凤凰不是一挂的,加之我神通排斥实在用不上这颗内丹,不然我是真舍不得送你。”
婚不附体,总裁大人请签字
三生三世之神女傳說
用不上还这么舍不得,用不上还要说出来,张依依也着实服了蜥蜴怪的脑回路,难道妖修都是这么一根筋吗,如此一来有它对比,倒是显得她家毛球不知聪明了多少倍。
“还成吧,既然你也用不上,那我就勉强收下了。”
说着蜥蜴怪说话,张依依手上动作却是一点儿都不慢,直接就把这枚凤凰内丹给收进了自己开辟出来的虚空空间。
这的确是好东西,她自己用不上,身边亲朋好友多的是用得上的。
同为凤凰一族,凤一最是适合,而毛球只要是好东西啥都能吞,更别说这种级别的内丹用来炼丹炼器什么的只怕不够分,不怕用不上。
“你现在就要走吗?”
见张依依收了东西准备走人,蜥蜴怪连忙又道:“我这里还有一个大秘密,事关混元秘境的最大秘密,你想不想知道?”
与爱情为邻
“那这回你又想要什么?可以明说吗,我懒得再猜了。”
张依依见蜥蜴怪神神秘秘的,稍微对这个所谓的混元秘境最大秘密期待了一点儿。
不过天下没有白得的好处,蜥蜴怪肯定也不会免费送她什么大秘密。
“你可真是个聪明人,呵呵,也是个好人。”
蜥蜴怪笑得颇为讨好:“你放心,我不贪心的,我只是想跟你讨要一点点功德,等三年后渡劫成仙时用。你知道的,我们妖兽最怕的就是天劫了,就算有你金口一定能渡过,但天雷打在身上实在太疼太疼了,我想同你讨点儿功德,到时也能疼轻点儿。”
混元秘境其实是一处成熟的小世界,所以雷劫什么的自然都存在,只不过里头的生灵就算成了仙也无法离开这里去往外面的仙界而已。
而张依依身上有功德金光,而且是巨多巨多的那种,蜥蜴怪不仅闻得到功德的香甜味道,连神明的气息也是闻出来的。
整个混元秘境里,所有实力高强的妖兽通通都有这样的能耐,或许是天生的,也或许是共同的环境造就而成。

7ps10人氣連載小說 炮灰修真指南笔趣-第七百一九章分享-kjs3u

炮灰修真指南
小說推薦炮灰修真指南
陆遇还真没想到张依依不仅一次性便成功了,而且头回修复的速度也并不怎么慢,如此看来,此女在时空道上的造诣当真非同寻常。
而这样的造诣远不是境界高低所能够替代,不然佛主也不会让张依依成为主修复者,而他这个仙王反倒只有成为保镖的资格。
“这可真是太麻烦了。”
终于完成第一个后,张依依才有机会长长松了口气。
这样的活计强度着实太大,大到她根本没有办法持续进行,再想进行下一次修复的话必须得好好休息休息,恢复一下自己的神力与仙力。
“这刚弄好一处就要休息,照你这种速度要想修补完全部岂不是遥遥无期?”
陆遇这人着实有些口是心非,明明他是很惊艳于张依依的表现,但话一说出来意思就全变了。
其实他都打算了张依依头一回尝试至少失败个三五六回也再正常不过,速度之上更是超出了他的预算许多。
“前辈急什么,反正再慢也不比您一直在虚空镇守上一辈子没完没了吧。”
张依依这会儿的确极累,而说实话自打修炼到有所成以来,她便是打架也没有累成这样过,可想而知修补飞升通道漏洞一事有多么的繁复。
“你这张嘴可真是一点儿亏都不吃。”
陆遇说道:“你也不怕得罪了本仙,一旦有什么危险之时没人管你?”
“您这不早就认定晚辈得罪了您吗?”
张依依有些无奈地说道:“说实话,晚辈真觉得咱们之间并没什么多大的恩怨矛盾,看在咱们好歹都为佛宗办事也算是一场合作的份上,以前那些甭管有的没有前辈您通通的翻过既往不咎,成吗?”
“这就算服软?”
陆遇白了张依依一眼:“太没诚意。”
“那您觉得怎么样才叫有诚意?”张依依反问。
有着山海那样的大敌当前,她当然还是希望能够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
像陆遇这样的,明眼一看就不可能是山海那边的,更是属于可以团结的己方,又没什么无法化解的生死大仇,着实没必要为点小事弄得那么僵硬。
服软便服软呀,要是这位大爷能够消停一点,她服个软算什么。
“既然是诚意,当然得你自己想,要本仙明着要来的,那还叫诚意?”
陆遇眼角扫过张依依,一脸你自己看着办的模样,当真让人无语至极。
张依依也处划再次体会到陆遇这种老家伙的龟毛程度,不过这话倒也处算一种和解的信号,四省五入称得上是一种进步。
“您说得对,那晚辈我先好好想想,就算现在不能让前辈满意,但将来也一定会想出个让前辈满意的最富诚意的服软方式来。”
好吗,为了表示她的诚意,这个考虑的时间至少得久一点儿ꓹ 有没有答案是一回事,答案正不正确又是另一回事ꓹ 关键还是看态度吧。
她觉得陆遇这人本就不是一个喜欢照着常规出牌者,是非对错在他那儿也没有多少的参考价值,索性先顺着人家的意做出十二分诚意的思考与自省ꓹ 先把双方间的关系缓和了再说。
“……那本仙就等着。”
明明知道小骗子这又是在耍心眼,不过陆遇这回倒是没有直接挑明ꓹ 反倒是顺着张依依的话应了下来,也算是双方之间暂时达成某种意义上的和平相处。
事实上ꓹ 在虚空镇看到张依依之后ꓹ 陆遇便心中清楚,这个女修早就不是当初自己想要如何拿捏便能如何拿捏的对象。
牵扯进了佛宗传承开启,又身负神力,还是时空道大成者,张依依真正的身份呼之欲出。
莫说他们之间的确也没有什么多大的冲突矛盾,就算真有,他也只能主动退避ꓹ 哪里可能真的再去找这小丫头的麻烦。
甚至于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哪怕往后没有了血契束缚ꓹ 小丫头他朝若真有生死大难时ꓹ 他也不能袖手旁观。
既然如此ꓹ 那么趁着小丫头松口表示服软ꓹ 他也没必要拂了这个给他下的台阶。
想来张依依心中也是有数的,不然的话这会儿功夫也不会主动摆出服软的姿态来ꓹ 毕竟这可是还仅为天仙境时ꓹ 便敢跟他一个仙王硬杠到底ꓹ 且真的顺利脱身了的家伙。
“多谢前辈大人大量,晚辈休息得差不多了ꓹ 这就开始修补下一次通道漏洞。”
张依依很是高兴与陆遇之间达成了某种并未真正说出口来的默契,一时间心情自是相当不错,连带着干劲都更足了。
“小光子,咱们去下一处。”
一个高兴,她爱给人起俗气外号的毛病立马便现了原形,直接脱口而出便把万佛之光叫成了小光子。
万佛之光还没反应过来,陆遇却是瞬间笑出了声,堂堂佛宗圣光被叫得跟个小太监似的,的确也只有张依依这样的人做得出来。
“什么小光子,这叫谁呢?”
终于反应过来的万佛之光不乐意了:“叫我圣光,不是早让你叫我圣光吗?”
“好好好圣光,是我错了,我错了,咱们快点去下一处吧。”
一个错是认,两个错还是认,反正都已经跟陆遇服了软,张依依再给万佛之光认个错那可真是毫无压力。
“哼!”
万佛之光也是有脾气的,倒正事要紧,自然还是黑着脸把人给引到了下一处通道漏洞。
哦不对,它都没有脸,哪里有什么黑不黑的。
黑帝的極品辣妻 倒栽蔥頭
“圣光,这处飞升通道大大小小总共有多少处通道漏洞需要修补?”
张依依观察第二次漏洞,发现比第一次试手的地方稍微大了一点儿,不过有了头回经验之后,她还是很有信心可以一次性拿下这里。
听到张依依的询问,万佛之光无比冷漠地说了三个字:“不知道。”
“不知道?什么意思?”
张依依一听,顿时吓了一跳:“总不会是漏得跟个筛子似的,多得算不清吧?”
要真是这样的话,那她岂不是要累死在这里头?
“你才像个筛子,一点儿常识都没有的人,连个筛子都不如!”
万佛之光毫不留情地驳斥了张依依,原本现在真不想跟这姑娘多说什么,不过为了正事却还是不得不骂完又得老老实实继续解释:“飞升通道本身便具有一定的自我修复能力,如今有了你这个外力的刺激,一切都将变得不确定起来。所以具体会有多少处漏洞,这得看你的修补技术与速度,你修得越快越好,通道本身也会跟着自我完善得越多,懂了没有?”
世間自在仙 碧海藍天是我老婆
懂了懂了,直接说你也的确不知道就得了呗,果然一声小光子叫伤了两人之间十年的感情,张依依不好再惹毛万佛之光,只能立马开始默默干活。
这一干,哪怕她的活干得越来越熟,越来越快,也越来越好,根本未有失手之时,但一年过去,张依依还在飞升通道内。
两年过去,她依然在继续努力修复。
直到第三年的最后一天即将结束时,张依依这才终于修补完最后一处通道漏洞,收手之后整个人险些泪流满面。
“这是彻底修好了?”
她下意识地看了看不知何时站到自己身边的陆遇仙王,连自己都有些不太敢相信地朝其问着。
其实不必他人证实,随着最后一处修补完成,整个飞升通道瞬间流光溢彩美如画的场面便说明了一切。
到处有破洞的通道跟完整无损的通道的区别,她还是看得出来的。
只不过这到底是自己辛辛苦苦这么久换来的,终于结束也意味着完成了佛主的交代,多多少少让她有那么一点不太真实的感觉。
“走吧,还差最后一步开启。”
陆遇其实也暗暗松了口气,哪怕在此之前他也是相信张依依的能力,但相信归相信,没到最后彻底完成,再如何说完全不担心那是假的。
“对,开启!”
张依依点了点头,秒懂陆遇的意思。
而此时识海之中只剩下了最后一丝丝万佛之光,甚至都不再足以去扶他们之间如曾经一般进行意念交流。
两人终于重新飞出了飞升池,再次站在了飞升池外,虚空小镇镇中。
很快,张依依将识海之中最后一丝线万佛之光转移了出来,化为点点金光注入飞升池中,心里则默默地与最后点点金光道了句再见。
自此,在她识海之中呆了整整十三年之久的万佛之光,总于一丝不剩全部用到了最为恰当合适的地方,一点儿不多,一点儿也不少。
我的嶽父是劉邦
而在张依依之后,陆遇却是徒手一抓,右手之中忽然多出了一个人影,几乎是瞬间便将之一并扔入了飞升池中。
张依依总觉得自己好像听到了一声惨叫,只不过她根本来不及多问,整个飞升池便冲起一道刺目白光,有什么东西仿佛想从飞升池下的飞升通道冲出,但却被陆遇仙王直接强势阻止。
直到那刺目白光终于渐渐散去,陆遇这才收回法力,如同自言自语一般道了一声:“结束了。”
从现在起,这条特殊飞升通道不仅修复成功,而且顺利开启,往后下界大小世界但凡有佛修飞升,都不再无路可走。
与此同时,张依依看到陆遇身上似是有一层薄薄的血雾冒出且极速自行燃烧了个干净,等她再看陆遇时,瞬间便瞧出了对方前后之间竟是有了巨大的不同。
“前辈,您的血契彻底解除了?”
张依依当下意识到:“您这是要晋级渡劫了?”
“差不多吧,不过是区区雷劫,等本仙什么时候想让它来时再说。”
陆遇抬步便往小镇外走去,头也不回:“你还不走?还想留在这里替那些秃头看守这飞升通道?”
末日強化系統
“走走走!”
张依依见状,自是连忙跟了上去。
笑话,她都已经替佛主拼命干活二十三年整了,事情总算彻底了结,哪可能还留下来给人家打白工。
不过陆遇这人也真是可以,血契刚解便直接管佛宗的叫秃头,可见替人家守了这么多万年的小镇也没真守出什么实实在在的感情来吗。
天價棄妻,首席別太渣 紫戀凡塵
而且这人一旦摆脱血契束缚立马便能晋级仙帝,绝对实力压制之下,她这个小真仙自然得识趣一些才好。
至于这个地方往后佛宗如何保护,想来自然早有安排,根本用不着她来操心。
我的師傅是豬八戒
且她貌似并不知道这片虚空的出路所在,想要走出去还真是必须跟紧陆遇的步伐才行。
回头看了一眼被他们甩得越来越远越来越模糊的小镇,张依依再也没有多瞧。
下一刻,耳边响起陆遇的声音:“知道先前本仙往飞升池里扔的是什么吗?”
“……”
逐艷人生 彬臨城下
张依依最开始的确没反应过来,不过到了现在隐约是猜到了一些的,就是没想到隔了这么久陆遇竟然会自己再提起。
“不知。”
她索性摇头,只当全然不知,不想多那个事。
“不知吗?本仙以为你之前即使没完全看清,至少也应该猜到了几分。”
陆遇却不给张依依装傻的机会:“重新开启一处飞升通道需要巨大的能量,所以守镇人必须得是仙王境同时也只能是仙王境,因为最终开启通道时,照着血契约定,守望人必须付出差不多一半的法力修为。”
低于仙王境,一半得法力修为根本不够用,而高于仙王境,血契也很难真正约束得到。
正因为如此,所以陆遇这么多万年以来,明明有着足够的实力却一直不曾晋级仙帝,旁人都只当他真的活得太久根本无所谓不在意这些,却不曾想到真正的原因竟是被血契约束。
“可是你看,本仙现在修为法力有没有半点折扣?”
陆遇笑了,笑得颇为凉薄:“非但无减,反而有增,仙帝之境,唾手可得。所以你应该已经知道本仙刚刚往飞升池里扔的是什么了。”
“可能,大概有点猜测了。”
张依依硬着头皮说道:“前辈是什么时候找回您的影子?”
“看吧,你果然知道。本仙自己的影子,当然是养得差不多用得上了的时候,自然就抓回来了。”
陆遇:“不然你以为凭它当初那点道行,还真能逃得了?”

yuod4人氣連載都市言情 炮灰修真指南笔趣-第七百一一章展示-8u53n

炮灰修真指南
小說推薦炮灰修真指南
蛋蛋心里乐开了花,游说了这么久,激动人心的时刻终于要到了。
蛋蛋美滋滋地等着大把大把的神力进入,然而这种激动并未持续多久,很快它便察觉到情况不对。
“啊,停停停,快停快停!”
万佛之光顿时尖叫起来:“你往我体内输入的根本不是神力,快停下来!”
万万没想到,事情压根不是按着它所想的发展,原本以为都这样了,张依依一定会忍不住按它所说的去做,却没想到最终进入体内的竟是令它极其不喜的魔气,而非神力。
“停什么停,你不是一直想让我炼化你吗?”
张依依可没依万佛之光的意思就此罢手,小魔域内的魔气不急不慢地从她手中渗入蛋里,语气颇为嘲讽。
“只有神力才能炼化我,你搞这么多魔气是想膈应死我吗?”
万佛之光难受得不行,只恨不得立马甩开张依依,却偏偏想甩都甩不开。
它对于魔气天生厌恶,自己虽说能够克制魔气,但这样的克制却是需要付出佛光代价,而它如今还处于未正式启用之状,虽说凭这些魔气还不足以真正伤到它,可清除起魔气来更是麻烦得很。
“哦,魔气只能膈应一下你,倒也正常,毕竟佛光之力天生克制邪魔,的确不足以伤到你。”
张依依一本正经地点了点头,笑道:“那我再给你加点别的,这么想被我炼化,要不添点火怎么样?”
话音未落,一团地狱火王便顺着张依依的手同样进入到了蛋中。
而坚持着的自是一声惨叫。
万佛之光是不怕疼的,毕竟不是什么真正的生命体,可承载万佛之光的容器,这颗蛋却是受不住呀,可不就被烤得惨叫连连。
我的絕美冥妻 深藍
“啊啊啊,你到底想干什么,快住手,把那破火给我弄出去。”
带着惊恐的惨叫声听起来有些瘆人,不过张依依却是完全没有手软,继续又添了一团地狱火王进去。
她很是无辜地说道:“不是我想干什么,是你到底想干什么。还没想明白到底要怎么跟我说些什么之前,我会慢慢不停地再添新火的。”
“我想明白了,真的想明白了,你赶紧把那些鬼东西给我弄走!”
蛋蛋毫无骨气地大叫着认了怂ꓹ 到了这个时候,它要是再看不出张依依压根什么都没信的话ꓹ 那它就真是个傻子了。
“那行,想明白了就好。反正想不明白我随时都能招待你。”
张依依见状,总于无所谓地住了手ꓹ 把魔气与地狱火王通通收了回去,一点儿也不担心万佛之光哄骗于她。
“说吧ꓹ 咱们要怎么出去?”
她随手拍了拍手中的蛋,再也没有了之前的担忧。
若在此之前她还只是怀疑并无实证的话ꓹ 那么现在这般一诈下ꓹ 倒是彻底确认。
“你什么时候发现的?”
蛋蛋明明没脸,可愣是让人看出了一脸委屈的模样:“明明一切都没有问题才对。”
“是哪哪都有问题。”
张依依白了手中的蛋一眼:“不过最开始我顶多只是怀疑你本身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倒并没意识到这里不过是处于幻境之中。但偏偏你为了诱惑我炼化你不断增加筹码,过犹不及懂不懂?”
一桩桩惨案就你追我赶的,就好像她是衰神附体,但凡她在意的人就没一个有好下场,这就太不对劲了。
她的气运可不会这么差劲ꓹ 做不来这种“天煞孤星”。
更何况,这场幻境的制造者分明还是不太了解她身边这些人的本事。
假裝不愛你 夢菲亞
乔师步亲自出马救小师弟ꓹ 怎么可能让人将小师弟伤成这般神仙难救ꓹ 还只能站在一旁唉声叹气?
自家师尊那么厉害ꓹ 区区一个秘境内ꓹ 谁能所他打到只剩一口气苟延残喘?
而洛启衡当真面临生死的话,三足乌但凡脑子还在ꓹ 便会就近直接求助齐灵仙帝救他主子性命ꓹ 而不是莫名其妙便拿到了洛启衡的特殊传讯符来给她这个远水解不了近渴的未婚妻求援。
366個情人節
所以看似没什么问题的幻境却是处处都是问题ꓹ 若不是张依依没法直接破开幻境离开,她才懒得陪着蛋蛋一直演到最后。
“可你就一点儿都不担心不在意他们吗?他们不都是你最在意最重要的亲人?为什么他们都要死了ꓹ 你还有闲心分析这分析那?”
蛋蛋表示不服:“从进入幻境那一刻起,你的理性被强行压制过,情绪更是被刻意放大了很多很多,照理说来不该如此清醒才对。”
“难怪你敢一直这般直接且傻乎乎地不断催促我炼化你,合着是一早便奔着欺负我脑子不清去的?”
张依依不由得笑了,她当然担心在意这些最重要的亲友,可正因为越在意越重视,所以反倒才会强迫自己更加冷静理智下来。
而幻境对她强行的降智貌似也并未成功,大概是他们过于低估了她的心性,还是忽略了她身上其他什么特殊之物的干扰?
张依依想到这,下意识地检查青芒前辈曾留给她的那团神力,却发现早就已经不见影踪后,倒是确定了自己躲过被强行降智的原因了。
“算了,反正都已经被你发现了,你爱炼就炼,不炼拉倒。”
蛋蛋也是有脾气的,这一路为了把自己推销出去它可是没少卑躬屈膝。
这话说完,张依依身边的东西顿时烟消云散,整个人处于一片白茫茫地世界,哪里还有什么云仙宗,哪里还有什么一个个急需她救命的亲人。
“好了,现在离开幻境了,你可以重新输入你的神力正式开启我体内的万佛之光了!”
蛋蛋的语气简直生无可恋,仿佛自己费那么大的工夫整治出如此逼真的幻境都失手,输的感觉实在不好。
“好吧。”
张依依微微一笑,再次往蛋里输入一团地狱火王,可半点都没打算如蛋蛋的意。
“哎哟停停停,你这个女人到底怎么回事,怎么又……”
蛋蛋还没嚷嚷完,却直接被张依依打断了。
“小骗子还想骗人?现在我们明明还在幻境之中,而你也压根不是什么承载万佛之光的容器。”
张依依笑得很是天真无邪:“想骗我的神力?还是想夺我的神格?都已经被我识破了还不收手,佛主知道你就是这样坑害开启万佛之光的有缘者,完全不都顾及整个佛门传承唯一的希望的话,会不会气得棺材板都压不住?”
“啊呸你这个疯婆子,赶紧给我住手,我现在就带你出去!”
一下子好多的地狱火王瞬间冲入蛋内,蛋蛋惨叫不断,完全承受不住这样的烈火煎熬。
它清楚的知道,张依依并没有跟它开玩笑,若是它再敢搞鬼,一定会真将它直接烧个干净。
“口说无凭,拿出实际行动来就是,什么时候真正出了幻境,这些火什么时候自然就收回去了。”
张依依这回可没那么好说话,没直接把这颗蛋烧掉无非是顾及离开幻境会有影响,但若是这蛋再不识趣,还想跟她玩心眼的话,她不介意到时自己多费些时间寻找破除幻境的方法。
最后一线侥幸都破灭之后,蛋蛋也彻底熄了从张依依身上找便宜的心思,下一刻一番天翻地转,张依依终于真正的从幻境中出来。
“啧,果然麻烦。”
再睁眼,看着自己果然还只处于刚刚进入太极图底,才将将处于第一间石室之中,根本就没有真正进入到最终的封印万佛之光的密室,更没有拿到所谓的承载万佛之光的那颗容器蛋。
四大名捕走龍蛇
这是刚一来就给了她一个大大的下马威呀,要不是冲着星空战场的利弊大义,她是真的不想再继续给佛宗干这种费力不讨好的活。
没想到青芒前辈送她的神力,就这么快便用掉了,而她这才将将顺利闯入第一间石室,接下来还有着不知多少关的层层考验会像先前一般猝不及防的出现。
而从刚刚的幻境经历可以看出,这些关卡可不仅仅只是为了辨别她有缘者身份而所设的考验。
也不知到底是佛主一开始的设制就出了漏洞,还是这么多岁月变迁过程滋生了其他一些阴暗邪恶之物的诞生,这里头竟然混进了某种想要暗算她的存在。
没错,幻境里出现的那颗蛋并不是真正的万佛之光容器载体,而是想借着幻境考验出现的漏洞吞噬她的神力,剥夺她的神格,甚至于夺舍于她。
张依依也不知到底要将这笔账算到谁的头上,而眼下那只假蛋已经不知又躲到了哪里,但总归肯定是没有放弃算计她的念头。
好在她已经在那东西体内留下了一道地狱火王标记,那东西之后便是再神出鬼没,一旦出现在她附近便能第一时间被她察觉。
第二间石室的大门已经打开,张依依没有再多想,抬脚便又走了进去。
这一回进入石室,倒是没有再出现什么幻境。
空空荡荡地石室中央,出现了一把悬浮在半空中的钥匙,而那钥匙才将是打开最后一道秘室之门的钥匙。
黃金遁
别问张依依为什么知道,因为踏进这间石室门时,便有意念主动显现于她的脑海。
而这一次,她想拿到这把钥匙倒是不必再使用什么神力,考验的却是与她道法息息相关的时间规则。
抬手朝着钥匙伸去,果然她的手一下子便穿过了钥匙,什么都没有碰到。
这是一把来自于过去的钥匙,隔着漫长的岁月之河,若张依依有这能耐拿到,那么这把钥匙便真的存在,如果张依依无法拿到,那么它便永远只是存在于过去的一幅画面。
晋级真仙后期后,张依依对于时空道的掌控再次上了一个新的台阶,但有些东西连接她自己都没有亲自尝试过。
網遊之天下第一 火神
比如,隔着虚无飘渺的时空取物。
比起之前的幻境,张依依更喜欢现在这种尝试。
我在清邁遇見你
而这样的术法自然不能有任何干扰,一旦中途被强行打断,轻则自己受术法反噬,重则她整个人都将会迷失于时间长河之中。
所以正式准备取钥匙之前,她将炼仙鼎早就已经给她炼制好的那两具金仙境魔傀取了出来,成为她如今最好的左右护法。
又弄了好几个连环阵设成结界,看着牢不可破的私密安全地盘,张依依这才满意地点了点头。
双手结印,一道蓝光从她手中打出落到了悬浮着的钥匙之上,带着时间之力的蓝光范围一点点地往钥匙上渗透,如千丝万缕般密密麻麻将其缠住,想要将其拉动。
只是下一刻,啪的一声似有什么断裂,张依依手上的时间之力所化的蓝光就这般灭得一点都不剩。
“时间距离不对。”张依依一点儿也不意外这样的结果:“再来!”
一连试过二十多回后,时间之力所化的蓝光终于没有再直接断裂,张依依欣喜的发现自己找准了时间距离点,那种玄之又玄的体会只能意会不能言诠。
但光是找准了时间距离点却远远不够,一个又一个新得问题不断出现,使得她还是无法真正将那把属于过去的钥匙带出来拿到自己手里。
不知过了多久,张依依仍然没有放弃,而每一次失败她能排除掉一种问题,意味着又离成功更进一步。
当时间之力终于完完全全准确捕捉住那把属于过去的钥匙拖向自己时,张依依的道像下意识地显现出来,强势无比地配合出击。
巨大的黑洞就这般盘旋于张依依上方,恐怖的时空之力从黑洞中散发出来如同能够将一切拉入其中。
这是张依依自化神立道后,头一回显现出自己的道像,而这种情况连她自己都没有意识到,更不知自己道像之威竟是如此强大。
说实话,当初立道之时,张依依压根没想到过自己的道像会是一方黑洞,而哪怕到了现在,她也并不太了解道像有何太大的用处。
毕竟一直以来,在她的印象之中,这东西更像是立道时的一种标志,平日里还真是很少见到有人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