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穩住別浪


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小說 穩住別浪-第三十一章 【求個公道】展示

穩住別浪
小說推薦穩住別浪稳住别浪
【怕你们等的急,也是一个连贯的情节,所以一口气把今天的第二章也放出来了。】
·
第三十一章【求个公道】
“老孙,我对不起你。”杨晓艺咬了咬嘴唇,咬牙道:“当初嫁你的时候,我就怀上了!……而……而他,他又出国走了,丢下了我。我不知道怎么办……然后……”
“然后刚好,我又一直喜欢你,你就接受了我。”老孙惨笑。
他凝视着自己的妻子:“我记得那天晚上,我说,我愿意照顾你。你问我,敢娶你嘛?我说,敢。”
“老孙,你是好丈夫,是好父亲,是我对不起你!”杨晓艺跪在地上,放声痛哭。
老孙盯着自己的妻子,好一会儿,他才颤颤巍巍伸出手来,把自己的妻子从地上拽了起来。
他扭头看姚蔚山,脸色很悲凉:“好了,你要的局面,你看到了,姚蔚山。可可我不会给你的,你死了这条心。”
说着,他试图拉着妻子走。
“等等。”
姚蔚山冷冷道:“公司盘账,最迟日期就在下周。今晚你出了这个门,你就准备看着你妻子坐牢么?几十万呢!你上哪凑去?”
老孙站住了!
他艰难的转过身来,盯着姚蔚山。
“我去借!”
老孙咬牙:“我今晚就去找我的亲戚朋友。一家家上门,我去求,去磕头!”
“哈哈哈哈哈哈哈!”
姚蔚山笑了,眼睛里藏着锋芒:“借?就凭今天白天,学校里的那一出好戏!老孙……你觉得,还有人敢借你钱么?高利贷都追到学校里去了!谁还敢借你钱?”
“……“
老孙身子一晃,他瞪大了眼睛看着姚蔚山。
“是,是你?!!你!!姚蔚山!你好毒!!”
姚蔚山哈哈大笑!
“做生意,总要认识一些城狐社鼠的角色。你别诬陷我,没证据的事儿,可不能乱说!”姚蔚山狞笑着,缓缓的摸出一张银行卡,轻轻的拍在了桌上。
他的声音如同魔鬼一样。
“这张卡里,有一百万。足足一百万。可以解决你现在所有的困境,所有的问题!你妻子挪用亏空的公款,可以还掉!亲自朋友借的钱,可以还掉!还有高利贷,也可以一笔还掉!就再也不会有任何麻烦,一点手尾都不会留下!
想一想,认真的想一想,老孙,别意气用事!
难道你想看着你妻子坐牢么?晓艺她才多大年纪?这么就一辈子毁掉了!
你想看着那帮高利贷的人,隔三岔五的去你学校里闹事么?
对了,这个学校里,你若是觉得待不下去了,这笔钱,还了所有的亏空和欠债,还能剩下很多!
还能剩下几十万,不少了。
老孙,你还能用剩下的钱,去做个生意,以后都不用在学习里教书了。
啊,你喜欢教书,我差点忘记了。
那就拿剩下的钱,去打点关系,然后,调去别的学校好了。
调的远远的,没人知道高利贷闹事的事情,去一个新的环境,你还好好的当你的老师。
这样,不好么?
再说了,可可跟着我,又有什么不好的?
我有钱,比你有钱多了!
我带她回M国,给她办M国身份!我可以给她优越富裕的生活!最好的!
住大房子,锦衣玉食!
我还能给她上名校!
这辈子,她都可以换个活法!
这些,难道对孩子不好么?”
说着,姚蔚山弯腰,从桌子下提起来一个早就准备好的公文包,放在了桌上。
啪嗒一声打开,从里面拿出一叠文件来,放在桌上。
“这里有三份文件。一个是亲子关系鉴定的证明书,一份断绝父女关系的声明,还有一份,是抚养权转移的同意书。
老孙,你签个字,杨晓艺也签个字。
一切,就结束了!
所有的麻烦,这些事儿,就如同噩梦一样,就结束了,醒了!
签个字,拿了这一百万,结束一切麻烦,去开始新生活。
不好么?”
房间里,陷入了死一样的沉寂!
看着面色惨败的老孙夫妻两人,姚蔚山仿佛胜利者一般的笑了。
他居然合上了公文包。
笔下生花的小說 穩住別浪討論-第三十一章 【求個公道】看書
“我知道,老孙,我太了解你了。你的性子,你的脾气,当场你是转不过这个弯子的,也抹不开这个脸!没问题,我了解你,我也给你点余地。”
说着,他一摆手,语气带着足足的嘲弄味道:“今晚你们可以先回去。好好想想我的提议……你嘛,性子倔,不到黄河心不死,不见棺材不掉泪!
你兴许还存着一丝侥幸,觉得自己可以再努努力,再去借一圈钱什么的。
火熱連載都市小說 穩住別浪-第三十一章 【求個公道】鑒賞
没事儿!我给你这个机会!
我给你三天!
三天内,你来找我,我的条件还是这样!
一手签文件,一手拿钱!
怎么样,我够给你面子了吧。”
`
姚蔚山觉得自己今晚无比兴奋!
看着那个失魂落魄,仿佛脊梁骨都被抽去了的中年人,带着妻子离开。
他兴奋的给自己又倒了一大杯酒,一饮而尽!
用力解开了自己衬衫上最顶部的纽扣,只觉得心中畅快无比。
姚蔚山回到了自己在酒店顶楼的豪华套房。
进门之后,他得意的大笑了三声。
这种得意畅快的心情,比他四年前,赢得了生意上一个巨大的成功,并设局成功的把竞争对手逼得破产跳楼,还要高兴!
比他在对手跳楼后,他把那个和自己作对了多年的对手的女儿,硬生生的,一步步用钱,砸到了自己的床上,更来的畅快!
姚蔚山直接进了洗手间里,脱掉衣服洗澡,热水冲在身子上,那种心中胜利者的姿态,而引发的热血,始终都压不下去,越发的燥热。
他甚至想着,等会要不要打个电话,把自己前些天在城里勾搭上的那个艺术团的女孩子叫来。记得她伺候自己,伺候的相当不错。
嗯,可行。
至于孙胜利……
真当自己会放过他么?
幼稚!笑话!
自己这些年,早就学会了一个道理,斩草要除根!
只要孩子给自己带走了,带回M国去了,回头腾出手来,自然不能给自己留个隐患。
总要再想个法子,彻彻底底的踩死他才行。
姚蔚山得意的想着。
就在他穿上了睡衣,拿着毛巾擦着头发走出浴室来到客厅的时候,忽然,他站住了!
装修的非常考究的豪华套房,客厅的灯没开,光线很阴暗。
沙发上,一个人影坐在那儿。
姚蔚山心中一惊,豁然往后退了一步:“你,你是什么人?!“
说着,他就转身要去房间里。
“找这个?”
沙发上,陈诺缓缓往前探了探身,一张脸从阴影里露了出来。
一个最新款的诺基亚手机被他扔在了地上。
姚蔚山眼色一变,顿时就扯开嗓子:“来人……”
声音戛然而止!
面前沙发上的少年,手里多了一样东西。
黑洞洞的枪口指着姚蔚山。
姚蔚山闭上了嘴巴。
“这位兄弟……”姚蔚山用力吞了口吐沫:“求财?求财的话,可以商量的!”
“不,不求财。”陈诺缓缓站了起来,平视着姚蔚山:
【书友福利】看书即可得现金or点币,还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领!
“求一个公道。”
·
【看了一遍,想表达的味道基本出来了,还算满意。
求票,求月票,推荐票,嗯,有打赏的也可以。】
·

非常不錯言情小說 穩住別浪笔趣-第二十一章 【八卦!】看書

穩住別浪
小說推薦穩住別浪稳住别浪
第二十一章
调戏孙校花是陈诺重生以来最喜欢做的事情之一。
没办法,这丫头太憨了。不调戏调戏她,实在是有点浪费。
比如此刻,孙校花坐在沙发上,把小叶子搂在怀里亲昵的不要不要的,双手在小姑娘的脸蛋上轻轻的又揉又捏。小叶子明显不敢抗拒,不时用求助的眼神看向陈诺。
“陈诺,你妹妹怎么这么可爱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孙校花的少女心再次被眼前的萌物激发了:“你这妹妹是哪里来的?天上掉下来的?”
陈诺把买回来的东西往外拿,随口道:“我妈改嫁后生的,同母异父。”
孙校花一呆,赶紧收了声,小心打量陈诺,但看他一脸无所谓的样子,才松了口气。
“那你是带来回来玩几天么?”
“不,她以后都跟我过了。”陈诺从塑料袋里拿出几个苹果来,招呼了一声:“叶子,去洗手。”
小姑娘趁机脱离了孙校花的魔爪,一溜烟跑进厕所里去了。
“跟你过?”孙校花愣了一下,走到陈诺面前:“你……”
“别问了,这事儿复杂,三言两语说不清。”陈诺把苹果递给孙校花:“帮忙洗一下。”
晚饭是孙校花帮着一起做的。
孙校花淘米煮了米饭。拆了一袋子买回来的真空包装的酱肉,还拍了两根黄瓜。
陈诺则在炸带鱼。
四指宽的带鱼化了冻,洗干净,切成一段一段的。等油锅热了后,用筷子一块块夹着,顺着锅边滑下去。
兹拉的声音之中,渐渐炸成金黄色。
两分钟后起锅,倒了油,重新下锅,喷上酱油加点水,再加两勺糖,中火烧上会儿。
起锅之前在加上两勺醋。
这就是一盘糖醋带鱼了。
但很遗憾……陈诺烧糊了。
好吧,让他拿这一根圆珠笔拆掉一枚地雷很容易,可炒菜……还需再练!
顺理成章的被孙校花嘲笑了几句,陈诺也不在意,直接把菜扔了,然后拿起电话打了个4008823823。
好吧,这个年头还没有美团,唯一能把外卖业务做的像模像样的,只有KFC和M记两家了。
晚饭的时候,孙校花照例还想追问小叶子的来历,被陈诺三言两语就岔开了话题。
“你晚上不回家吃饭,老孙不问你?”陈诺笑道:“要让他知道你跑我这儿来了,恐怕我又要扫操场了。”
孙校花俏脸一红,眉宇间却浮现出一丝忧郁:“我爸跟我妈,今天吵了一架。”
闻言,陈诺正要夹菜的筷子略一停顿,若无其事道:“两口子吵架么,正常。”
孙校花叹了口气:“他们以前从不吵架的,最近不知道怎么了,总吵。我妈工作总是忙,然后每次回来都……嗯,我感觉,我妈总是挑我爸的刺儿。老觉得他这个也不好,那个也不对。”
陈诺笑了笑,平心静气的看着孙校花:“大人的事,你一个小孩子别掺和。”
孙校花瞪了陈诺一眼:“老气横秋的!我爸也这么说,今天就给了我五十块钱,让我出去找同学玩,别在家里呆着。”
陈诺点点头,一个巴掌伸到了孙校花面前摊开。
“什么意思?”
“伙食费啊!你爸不是给了你五十么?你在我这吃饭,得分我一半吧?”
少女哈哈一笑,拍开了陈诺的手,眉宇间的忧郁倒是散开了。
吃完了饭,陈诺送孙校花回家,一路送到学校宿舍区外才回。
到家的时候,就看见小叶子歪在沙发上已经睡着,倒是餐桌上走前留下的碗筷盘子已经收拾好了。
餐桌擦的干干净净,剩下的菜在冰箱,碗筷也洗干净了,一块也洗干净的摊开晾在灶台旁。
陈诺看着睡着的小叶子,眼睫毛不时的微微颤几下。
心中叹了口气。
姓顾的那一家真不是人!
走过去轻轻抱起孩子进了小房间放在床上,拉过被子盖上,又把取暖器开在了床边。
陈诺带上门回到客厅,坐在沙发上发呆。
这以后,就是两个人过日子了呀。
`
这个春节后面的日子,过得倒也安静。除了孙校花之外,也没有旁人再来打扰陈诺。
班上的学生,没有谁和他走的近。不管是重生前还是重生后的陈诺,孤僻仿佛都成为了他的一个标志。
唯一不同的,便是多了个小尾巴跟着。
倒也没有太大的差别了,小丫头乖巧的很,安静着不吵不闹,上哪儿跟着也都是紧随着陈诺,不乱跑。
唯一的遗憾就是不能去网吧或者电脑房里体验这个年代唯一的乐趣了。
那些个地方乌烟瘴气的,也不适合带个五岁的小女孩去。
【看书领红包】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抽最高888现金红包!
陈诺干脆买了台电脑抱回家自己玩。
也懒得去自己弄配置,挨个挑了一遍品牌机,抱回家一台神州。
嗯,就是不买联想,恶心巴拉的。
台式机性价比什么的不需考虑,反正由沉在海里的河正宰先生友情赞助了。
寒假的最后几天,孙校花出现的也少了,只是打过两个电话,每次说话也不多,似乎心情不是太好。
最后倒还是约了陈诺去溜冰。
·
金陵城有一个去处,叫做军人俱乐部。里面的一家长城溜冰场,大概是那个时代一个颇具特色的标志性回忆了。
孙校花不是一个人来的,还约了她的两个女同学。三个少女一看到跟在陈诺身边的小叶子,果断就被这个萌物给俘获了。叽叽喳喳的叫个不停。
小叶子虽然有些怕生,但这几天下来跟在陈诺的身边,安全感已经积累了不少,但也不怎么害怕,只是在人多的地方,习惯性的会用眼神寻找陈诺。
买票的时候,孙校花拿出了从报纸上剪下来的溜冰场打折券——这也是那个年代的特色。
甚至连陈诺兄妹的票,孙校花也一并买单了——在少女的认知里,陈诺还是那个无依无靠,靠着街道发放生活费的穷苦孩子。
陈诺也没有刻意想要在女孩面前土豪一把的意思,随她了。
换上旱冰鞋的孙校花,就如同脱缰的野狗一样撒开了欢,她显然很喜欢溜冰,也溜的不错,绕着溜冰场一口气兜了好多圈,才跑了回来,看着还在慢悠悠系鞋带的陈诺,孙校花似乎很期待这个家伙摔跤的样子。
然而她毕竟是失望了。
陈诺稳稳的站了起来,慢悠悠的拉着小叶子进了溜冰场。
并没有刻意的去炫技或者干嘛,只是带着小叶子在人少的边缘地带,带着孩子慢慢的适应。孙校花毕竟是玩性重,陪了会儿就跑开了。
按照一般都市文的套路,这会儿大概就要有那么一两个不长眼的小痞气图谋孙校花的美色上前骚扰,然后再被隐世的阎罗大人狠狠的踩在脚下摩擦一通打脸。
然而并没有。
这世界上哪来的那么多脑残的小痞子。如果在公共场合,看见漂亮姑娘就能上前骚扰而且不管不顾的挑衅人家男伴……这社会的治安得乱成什么样了?
正常人没那么脑残,何况见到稍微有点姿色的妹子就不分场合不地点不顾一切的犯花痴的更是少见。
孙校花的两个同学倒是对陈诺和孙校花的关系更好奇。
毕竟陈诺操场扫雪的段子已经传遍了学校。
敢泡教导主任女儿的好汉啊!
而且……看着这个架势,好像还真的泡上了?
痛快的玩了一个下午,并且闲聊的时候,陈诺说好了请姑娘们吃麦当劳的。
溜冰活动结束,几个年轻人嘻嘻哈哈的换鞋离开,陈诺落在最后,他还要帮小叶子解开旱冰鞋的鞋带。
走出来的时候,就看见三个女孩站在路边……旁边还有一个男人。
陈诺的眼神有些不对了。
他看见了,在男人身边的几步之外,停着辆小轿车。
黑色帕萨特。
陈诺出来的晚了,几人的对话已经结束。
男人正在和孙校花告别。
一身黑西装,年纪不轻,也算是个大龄中年帅哥,举手投足里也带着一点子气场。
“好了,小孙同学,那就告辞了,以后有机会再见吧。”男人看着孙校花的神色很和蔼,临走之前还赞叹了一下:“大姑娘了啊,越来越漂亮了。”
转身离开的时候,眼神和走过来的陈诺碰了一下,也没什么反应,直接上了车离开。
孙校花站在原地,有些茫然,手里捏着一个红包。
厚厚的。
“认识?”陈诺不不动声色问道。
“不认识啊。”孙校花摇头:“说是我妈的同事,遇到我了,就打个招呼。还给了我一个红包当压岁钱。我都不记得我见过他。”
陈诺点点头,没说什么。
孙校花拆开红包,就“呀”了一声:“这么多!”
红包里,厚厚一叠一百块面值的毛爷爷。
得有一千。
陈诺笑了笑,看了一眼帕萨特远去的方向,又收回了目光,若无其事的样子:“发财了呀,晚上你请客吧。”
`
寒假结束前三天,老苏一个电话把陈诺招呼去了家里。
陈诺没拒绝,带着小叶子上门,还顺道去超市里买了两盒茶叶拎着。
家里居然就老孙一个人,一问才知道,孙校花跟着母亲一起去外婆家了。
老孙让陈诺兄妹坐下,倒了水,又剥了个橘子给小叶子,打开电视机调了个有动画片的频道,就对陈诺招呼:“你跟我来一下。”
小叶子有些不安,陈诺丢过去一个微笑,女孩才乖乖的坐在那儿没动,看电视了。
跟老孙来到了阳台上,老孙点了根烟,皱眉看着陈诺:“这就是你妹妹?”
“嗯。”陈诺点头,他并不意外,这么多天下来,孙校花肯定把事儿跟老孙都说了。
“我打电话问过张教导了,孩子原来不是在顾家养着的么?”老孙皱眉:“我听可可说,你告诉她,孩子现在跟你过了?”
陈诺想了想:“孩子在顾家,过的不好。”
这语气很严肃,老孙明显听出味道了:“不好?”
“嗯。”
“那……这事儿也不能这么办得这么草率。养孩子不是小事,你自己都还没长大。”
“我没问题。”陈诺笑了笑。
开什么玩笑,一个五岁的小丫头罢了。
上辈子,身边的那群妖魔鬼怪,不都是自己满世界救回来的。
这事情,自己熟。
“那也不能这么办吧?那顾家也是,怎么就这么随便把孩子让你领回来了??事儿哪能这么做啊!”老孙抱怨着。
不让领……嗯,不让领走的话,那天可能真的就要见血了。
“养孩子不是小事,而且……还有法律手续要走!至少……你要真觉得顾家人对孩子不好,你要带着……那也得有孩子父母的许可。”老孙一边抽烟一边思索着:“明天我给张教导打个电话,看看能不能跟你母亲联系上,安排一个探视,总要得到她的授权……嗯,这个事儿我也不懂,我有个老同学是做律师的,我回头去请教一下。”
陈诺明白老孙的好意,很诚恳的说:“那可真的谢谢你了,老孙。”
老孙一摆手:“那些都是小事儿,可问题是,你怎么带这个孩子啊?”
“养着呗,她又吃不穷我。”
“胡说!”老孙肃声道:“五岁的孩子离不大人的!你自己还要上学,你哪里有时间带孩子?”
“我可以逃课啊。”
“…………你当着你班主任的面说这种话,合适吗?”
陈诺嘿嘿笑。
“我回头问问,孩子肯定是有幼儿园的……顾家的人没和你说嘛?是不是放完了寒假,孩子得回去上幼儿园啊?”老孙有些不满得看着陈诺:“你这个孩子,做事也太莽撞了,就算你要养着她,很多事情也总得先梳理清楚了才行吧!”
嗯,幼儿园……这种事情陈诺倒是真没经验。
上辈子养萤火虫的时候,哪有什么幼儿园啊。
直接扔一把枪,一把刀,一份军用口粮,就丢到山里练野外生存了。
“哎!!算了算了,这些事,我一起帮你问了吧。”老孙瞥了一眼坐在客厅里的小叶子,叹了口气:“孩子也是真可怜,害,造孽啊。”
陈诺看了一眼老孙,忍不住问道:“老孙,你和杨阿姨,最近还吵架嘛?”
“可可对你抱怨了?”老孙有点意外,然后一摆手:“害,都是家里一点鸡毛蒜皮的小事儿,夫妻么,哪有不吵架的,吵完就过去了。你杨阿姨前阵子工作压力也大,我让着她点就是了。你小孩子家家的,打听这个干什么,八卦!”
·
【新书期,数据还是挺重要了,推荐票和月票,大家帮衬着点吧,谢谢~】
·